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八章 晋级与到达
    数千米高空中的狂风依旧呼啸着,吹得张铁的浑身的衣服猎猎作响,此刻的张铁,在飞艇气囊的最顶端,来回奔跑着,就像跑在平地上一样,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保障他安全的东西。

    张铁手中的赤炼,这个时候,似乎已经真的变成了一条赤练蛇,在张铁每次挥出的时候,在每次诡异的在空中扭动着的时候,那银光之中,真的有一条清晰的蛇影。

    张铁手中的那条蛇影每扭动一次,空中就要洒下一片鲜血,而洒下的鲜血让那些仅存的铁喙鹮更加的疯狂起来。

    和第一次那些铁喙鹮还会攻击飞艇不同,这个时候,张铁几乎是所有铁喙鹮仇恨的焦点,那飞翔在天空中的每一只铁喙鹮,都好像和张铁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一只接着一只的前仆后继的冲向张铁。

    飞艇在以每小时120公里以上的速度快速在云层中穿梭着……

    张铁与铁喙鹮的搏杀还在继续……

    这就是五级战兵的感觉吗?这就是铁血化劲的感觉吗?

    在一个小时前,张铁刚刚吃下那颗小树最新长出来的一颗无漏果,那颗无漏果的效果直接将张铁脊椎上的第五个明点点燃,让张铁一下子就跨入到五级战兵的行列。

    跨入到五级战兵的时候,张铁浑身的骨头都在发痒,像有无数的蚂蚁在骨头里面爬行一样,让你想挠都挠不到,当痒到极致,浑身上下所有骨头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之后,一种全新的感觉开始出现在张铁的身上。

    张铁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每一根骨头和骨头里面似乎都涌出了一股力量,这两股力量和张铁身体内的那股铁血暗劲一结合。张铁的铁血暗劲变成一种全新的力量。

    铁血化劲!那新生的两股力量,就是骨之力和髓之力,

    能从铁血暗劲提升到铁血化劲的人,即使在诺曼帝国的铁血营中,也不到十分之一,但张铁完成这次提升,竟像喝水一样简单,完全水到渠成,就连张铁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以铁血化劲催动的赤炼。开始显现出与以前截然不同的状态,除了威力更大以外,在张铁每次出手的时候,那剑光之中,开始显现出一条蛇的灵动虚影。

    已经很久。张铁没有这种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数千米的高空中,张铁从飞艇气囊的最顶部高高跳起,差不多有三米多高,手上的赤炼如突然从张铁手心中暴起的灵蛇,在空中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天上的五只铁喙鹮吞噬得干干净净。

    只剩下最后一只铁喙鹮……

    张铁的脚几乎才刚刚落地,这硕果仅存的最后一只铁喙鹮那标枪一样鸟喙就刺到了张铁的胸前。一副要与张铁同归于尽的气势。

    在这些天中,与铁喙鹮搏斗经验已经变得丰富无比的张铁在心里嘿嘿一笑,根本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身体轻轻的一侧。那长长的鸟喙,在穿过张铁身体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张铁夹在了左手的咯吱窝下面,就像夹着一把雨伞一样。

    铁喙鹮的利爪抓来。张铁右手的五指也像铁喙鹮的利爪一样硬碰硬的抓了过去。

    在鸟爪与人手相碰的时候,铁喙鹮的鸟爪上咔嚓咔嚓的断骨声响成一片。

    被张铁夹住鸟嘴的铁喙鹮无法悲鸣。但身体却颤抖起来。

    “嘿嘿,不好意思,谁叫你今天是最后一个呢,就委屈你一下了!”张铁说着,那一只还能动的右手,在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内,瞬间就在铁喙鹮的另外一只脚和剩下的那两只翅膀上快速的捏了一下,这只铁喙鹮脚上和翅膀上的骨头瞬间全部碎裂。

    彻底无力挣扎的铁喙鹮悲愤的看着张铁,张铁不为所动,在做完这件事后,一只手粗鲁的抓着鸟嘴,拖着这只已经半死不活的铁喙鹮,往边上跑了两步,一只手抓住绳梯上的一条绳子,从就数千米高空的飞艇的气囊上跳了下去,完全像不要命一样。

    几秒钟之内张铁就下落了几十米的高度,在绳梯上的那条绳子自动回落到飞艇气囊中间位置的时候,张铁的脚在飞艇上一点,整个身子又往外面飞荡了回去,然后再次下落,当绳梯再次回落的时候,张铁抓着绳子的手突然松开,整个人一下子就被“甩”到了飞艇的甲板上,稳稳站好,整个过程,惊险得就像是高空的杂技,又像是那些在飞艇上厮混了好多年的老艇员一样的熟练,不过就算是那些飞艇上的老艇员们,恐怕也没有几个敢在几千米的高空,没有半点安全措施,而且飞艇还正在快速飞行的时候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而且整个过程,张铁的手上还拿着一只已经残废,但还是颇有分量的铁喙鹮。

    甲板上空无一人,张铁直接拿着那只悲愤的铁喙鹮走进舱室,然后随意打开一道门,看也不看一眼,就把那只已经彻底失去活动能力的铁喙鹮丢了进去。

    飞艇上也空无一人。

    哈哈,自己的zì yóu时间到了!

    张铁一路小跑,在上了一层楼梯之后,直接从飞艇乘客所在的第二层,来到了飞艇的第三层——飞艇的第三层,最主要的一个地方就是飞艇的驾驶室。张铁就来到了驾驶室。

    整个飞艇的驾驶室位于飞艇浮空气囊下面的飞艇头部的最高位置,驾驶室里视野良好,那将近一米多高,接近270度环形的透明高强度玻璃窗让驾驶人员的正面视角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

    驾驶室外白云悠悠,驾驶室里空无一人,整艘飞艇,完全按照一条直线在前进。

    驾驶室的房门是从里面锁着的,因为房门上的大块的透明玻璃,张铁才得以看清驾驶室里面的情况,想到自己每次来的时候都这么暴力。张铁不由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碰的一声,张铁的脚直接把驾驶室木质的房门洞穿了一个大洞,然后把手从大洞里伸了进去,把里面锁着的门打开。

    从张铁进入到飞艇驾驶室的这个时候起,这艘飞艇,就成了张铁的超级大玩具。

    飞艇的驾驶台的正中间是一个可以用两只手握住的非常有质感的方向舵,方向舵的两边,是两排仪表还有一大堆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的cāo作杆,就在方向舵的下面。还有两个用脚控制的踏板。

    这些天,在这艘飞艇被张铁弄得连续“坠毁”了超过十次以后,张铁终于搞明白那些cāo作杆各自的作用,而且学会了驾驶飞艇。在这些事故中,最快也是最惨烈的一次。就是张铁拉下了方向舵最前面的那个有着红sè把手的cāo作杆以后,整艘飞艇就几乎像zì yóu落体一样的从天上掉了下去,张铁当时脸都吓绿了。

    在经过这件事之后,张铁才知道那个红sè的cāo作杆是飞艇的紧急迫降拉杆,一旦拉下,整艘飞艇的十二个气囊隔舱就开始自动放气,飞艇会在最短时间内失去浮力。当时张铁在拉下这个拉杆的时候,还慌乱的踏下了脚下的蒸汽动力输出踏板,让推动飞艇的旋桨以更大的推力转了起来,结果就是在失去浮力的时候。飞艇以更快的速度朝着脚下的大地冲了下去,让张铁悲惨的挂了一次

    这次的空难让张铁刻骨铭心。

    事实证明,只要一个人不怕死,多有几条命。学什么都快。

    张铁驾驶着飞艇一个人在天上转了两个多小时,玩得不亦乐乎。感觉这次的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张铁离开了驾驶室,就在驾驶室旁边的一间装备室里面,熟练的拿了一个降落伞背包,背在自己身上,然后跑着冲到了飞艇的二层甲板,怪叫一声,从甲板上一跃而下……

    “我来了,哦……哦……啊……啊……”

    几秒钟后,天空中绽开一朵白sè的小花……

    几分钟后,白sè的小花缓缓的飘落到了下面的地上……

    又是几分钟后,整个世界变成光点粉碎。

    ……

    飞艇的卧舱内,舒服躺在床上的张铁睁开了眼睛,脸上出现一丝笑意。

    张铁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耍小聪明,但是对魂劫果的使用,他又有了一些心得。

    最新的魂劫果,是铁喙鹮的,第一个场景就是在飞艇之上,在魂劫之境中的一次次搏杀后,张铁发现,只要不是自己主动想出来,只要支持魂劫果的时间不到或者最后一只铁喙鹮不死,整个魂劫之境就不会破碎,魂劫之境中的一切,除了不会多出来灵xìng生物以外,其他的都与真实无异。

    这个魂劫之境是天空上的,非常难得,张铁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在一次次以死亡作为代价之后,也就在这趟旅途中,张铁在魂劫之境内学会了跳伞和驾驶飞艇,在空中与铁喙鹮的搏杀经验更是变得丰富无比。

    自从离开楼兰之后,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其他危险的事情和风波,飞艇顺利的一路南下,一直沉浸在各种修炼之中的张铁也不明白飞艇到底飞到了什么地方。

    在今天,张铁刚刚从魂劫果的修炼之中退了出来,就有人在敲张铁的舱门。

    张铁打开舱门,看见是张志天站在外面。

    “怎么?”

    “到了!”

    “什么到了?”

    “怀远郡到了!”

    张铁心中一震,和张志天一起来到甲板上,飞艇下面的大地上,是一条张铁从未见过的大江,仅仅眼前这条大江的宽度,恐怕就有二十多公里,整条大江从远方延绵而来,如巨龙一样从飞艇的下面穿过,江面上有众多的轮船,交织往来,热闹无比,轮船的烟囱冒出一股股的黑烟,而在江边,放眼望去,金黄sè的麦田一望无际,几座高大巍峨的城堡点缀在江边的平原之上。

    这幅画面给张铁的第一个印象就是雄伟,第二个印象就是富庶。

    “这是元江,过了元江,就是我们怀远堂的地盘,今天傍晚,飞艇就能飞到仪阳城,那是长风商团总部所在地,也是怀远堂宗祠与总堂所在地,!”

    怀远堂,自己终于到了吗?

    想到很快就能在这个陌生但又和自己家里有着千丝万缕奇怪联系的地方与家人团聚,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还有,一定要把老爸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