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家族
    傍晚,历时超过两周,从卡鲁尔出发的飞艇终于到达了晋云国怀远郡仪阳城。张氏家族的怀远堂的堂号就是郡名,整个郡,都是张家的族地。

    第一次,张铁感觉到什么叫家族。在飞艇上张志天的介绍中,张铁知道整个怀远郡,身上流着怀远公嫡系血脉的张氏家族成员超过了二十万人,真要严格说起来,就在飞艇上几个姓张的人中,包括飞艇艇长,大副,轮机房的技师,张志天这名普通的艇员和张铁在内,五个人要是考究一下家谱的话绝对都是亲戚,因为大家身上都流着怀远公的血脉,只不过是来自于怀远堂不同的分支而已。

    怀远公当年有八房妻子,子女四十多人,这八房妻子中每房的族人各聚一城,长房的仪阳城,二房的新策城,三房的观星城,四房的齐海城,五房的伏波城,六房的云州城,七房的金海城,八房的台安城,这八城中的怀远公血脉又经过几百年的繁衍生息,到了今rì,才形成这样的规模。

    在这八城之中,仪阳城不仅是怀远郡的郡城,更是整个怀远堂张氏家族政治,经济与文化的中心。

    仪阳城是一座靠近大海的城市,整座城市的繁荣程度与规模,更是在黑炎城的十倍以上,居住在这座城市和城市周边的人口有2100万人,仪阳港不仅是晋云国最大的港口,就是在整个威夷次大陆,仪阳港每年的货物吞吐量也都可以排在前三位。

    如果说之前张铁对怀远堂张家的印象还仅仅停留在别人介绍中的话,那么,当飞艇靠近仪阳城的时候,怀远堂张家的力量和底蕴一下子就如这座城市一样,突然横亘在张铁面前,让张铁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与这个家族的强大。

    远处港口和海面上那密密麻麻的轮船和天空中那如过江之鲫一样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飞艇。对张铁来说,简直就像是画中的情形一样。

    甲板上那些从卡鲁尔城一起过来的乘客们看到这样的景象,许多人已经惊呼了起来,那乘客中的许多人,用还不太熟练的华语大叫着,“仪阳……仪阳……”

    “你打算在仪阳落脚吗?”张志天问张铁。

    “我大概要先回一趟金海城,以后在不在金海还不知道!”张铁想了想告诉张志天。

    “这次回来,我在飞艇上三年的实习积分已经足够了,我打算去报名参加家族的飞艇部队,做一名真正的军人。将来做一名艇长!”张志天踌躇满志的说道。

    “那祝你一切顺利……”张铁笑了笑。

    这段时间,张铁已经大概知道了飞艇上的一些情况,在飞艇上。很多像张志天这样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是在飞艇上的实习艇员,这是张氏家族的人才培养机制,对大多数怀远郡的少年来说,15岁到18岁这最为叛逆的一段时间。大多数人,并不是在学校里悠然渡过,而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到各行各业中打拼,接触社会,积累资历与经验。确定自己以后的发展方向,在18岁冠礼之后,才算chéng rén。可以享受诸多的社会权利并能正式参军和被委任正式的职务,有正式的工作。

    与黑炎城那种工厂流水线一样的人才教育体制比起来,这个时代华族的教育体制,要更加的严格,像张铁这种翻过年后才满十六岁的弱冠少年。在怀远堂,绝无正式参军加入部队的可能。更别说还要成为军官了。

    “我听大副说,你第一次用那些弩炮上的弩箭shè下那些铁喙鹮的本领,好像是一种与投掷技能有关的先祖血脉的觉醒?”张志天目光灼灼的看着张铁,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张铁苦笑了一下,这就是从小接触的文化背景的差异了,这个困扰了自己很长时间的问题,在怀远堂,似乎很多人都知道一样,自己才表现了一次,就被人猜到了,“应该是吧,最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之间,自己的投掷能力就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准,也是在回怀远堂之前,我才知道这是华族觉醒先祖血脉的表现!对了,你身边的朋友有人和我一样的吗?”

    “有一个,那是我在学校时班里的一个同学,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他的先祖血脉突然觉醒,原本箭术平平无奇的他,在那一年成为了学校运动会上的箭术冠军!”

    “他觉醒的先祖血脉与弓箭有关?”

    “是!”张志天奇怪的看了一眼张铁,“难道你不知道吗,张氏家族最强的两种先祖血脉之一就是弓箭系的血脉?”

    张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还真的不知道!”

    ……

    飞艇最后在长风商团的一个飞艇基地落下。

    在和飞艇上认识的几个朋友完成告别,张铁就拿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和那些第一次来到仪阳城的乘客一样走下了飞艇,正在张铁琢磨着离开飞艇基地是不是先买张火车票回金海城的时候,张铁已经看到了老哥,和张铁老哥在一起的,还有两位穿着黑sè制服的男人,三个人的身后还有一辆小轿车。

    “老哥!”张铁心中一激动,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上去,两兄弟使劲儿的抱了一下,张阳也同样有些激动,两兄弟这次分别,虽然才几个月,但感觉上,就和生离死别后的重逢差不多,无论是张铁还是张铁家里,在这段时间,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经历了太多的波折与动荡。

    “老爸怎么样了,老妈的病好了吗?”两个人一分开,张铁一下子就问出了两个问题。

    张阳先仔仔细细从头打量了一遍张铁,然后笑了笑,“老爸已经回来了,知道你马上要平安回来的消息,老妈的病也好了!”

    张铁大喜,没想到就在他上飞艇的这些天里,这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就解决了。这才是真正值得庆祝的喜事,“老爸回来了?”

    “嗯,具体的我们回家再说!”张阳给张铁使了一个眼sè,然后就给他介绍他身边那两位穿着制服的男人,“这两位是怀远堂宗人阁的干事!”

    那两个男人气度平和的向张铁点了点头。

    在飞艇上经过张志天的介绍以后,张铁已经知道宗人阁大概是干什么的了,自己这次回来,在张家这边,肯定要先把身份洗白和确定下来,要不然的话。自己来到晋云国的身份,绝对还是那个被诺曼帝国秘密jǐng察通缉的杀人犯。

    这边介绍了几句之后,四个人坐上车。张铁和张阳坐在车后排,那两个宗人阁的干事坐在前面,小车一路就驶出了飞艇基地。

    张铁坐在车上,一边和老哥简单的讲着自己离开黑炎城后到了卡鲁尔战区发生的种种事情,一边瞪大了眼睛看着车外的东西。感叹着这座城市的繁华与兴盛。

    路上车水马龙,街边行人接踵摩肩,路旁高楼参差比邻,这一路望去,整条道路两旁那到处都是的华文广告牌到处都是,而且路上的行人中。虽然各种肤sè的人都有,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黑发黑眼的华人。那路边商店行人还有小孩们打闹时的嬉笑交谈之声,都是华语,这样的情景,让从小就生活在黑炎城的张铁一下子莫名放松了下来,一种来源于血脉中的归属感油然而生。

    所谓的宗人阁。当然不是一个阁楼那么简单,这个怀远堂张氏家族的宗族管理机构的总部。其实是一座二十多层高的方方正正的大厦,大厦的门口,有严格的岗卫,宗人堂的人把张铁带来这里的原因,就是完成对张铁身份的最后确认,这个确认过程简单的出乎张铁的意料之外。

    张铁被带到大厦的一间屋子里,那间屋子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块黑sè的奇怪水晶,那块水晶镶嵌在一个银白sè的,有着奇怪符纹的基座之上,然后在几个人的监督之下,带张铁回来的那个宗人阁的干事用一根针头戳破张铁的手指,让张铁把手指上的血液滴到那块水晶上,黑sè的水晶开始亮了起来,整个鉴定过程就完成了。

    在完成这个过程之后,张铁又在这里照了一张相片,填写了两张表格,在和老哥坐在休息室里等了不到十分钟之后,带张铁来的一个干事把一个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长方形的牒牌拿给了张铁。

    这个牒牌大半是金属的,牒牌的正面中间却是镶嵌着一块透明的水晶,水晶下面是张铁刚刚才照出来的一张头像,在水晶头像下面,还刻有张铁的名字,做工非常的jīng美与特别。在牒牌的背面,则刻有怀远张氏四个字。

    “这个东西就是你的身份证明,你要把它收好,如果丢了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有多严重?”

    “罚一百金币,苦役半年,还要扣除家族贡献点20个点!”

    张铁微微吸了一口冷气,一百金币,那就是2500克黄金,半年苦役那不必说了,就是那20个家族贡献点好像也是挺稀罕的东西。

    “难道这个东西比黄金还值钱?”张铁问道。

    那个把牒牌拿给张铁的干事淡淡的笑了一下,“你的这个身份牒牌上使用的珍贵合金就有七种,其中的海澜铁和孔雀铜的价值就在黄金的十倍以上,这块牒牌的制造工艺更是有好几种秘传技艺,非张氏不能制造,这块牒牌极难损坏,损坏后就无法复原,至少在威夷次大陆,还没有人能够仿冒,牒牌上的秘纹中包含着宗人阁里的蒸汽分析机为你生成的金属二维识别码,那是你在家族中独一无二的身份与权限标识,你说这个东西重不重要?”

    这些话把张铁唬得一愣一愣的,“那再问一下,家族贡献点是什么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