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有点牛
    往年这个时候,到了十二月的时候,黑炎城差不多应该下雪了,而在离黑炎城数万里之外的金海城,却只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下了一场雨。

    因为这场雨,今天一大早的空气似乎非常的不错。

    这已经是张铁来到金海城和家人团聚后的第三天。

    虽然经历了一些bō折,让老爸受了十多天的牢狱之苦,但最终,家族的决策者们还是因为《诛心神算》的关系,把张铁的老爸放了回来,算是有惊无险,这其中,张铁听老哥讲,出自家族金海城一脉的,被父亲称为六叔公的家族大佬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因为有六叔公的帮衬,这件有可能让老爸下辈子都在牢里渡过,让张铁家里一家**离子散的悲剧才风平浪静的过来了。

    按辈分上讲,到了张铁和张阳这一辈,对那个六叔公的称呼应该变成了六叔祖,这是一个和张铁他们这一代相差了近三代的家族长辈,听说是张铁他们家里太爷爷那一辈的一个沾着一点亲的表兄弟。这位六叔祖在金海城大名鼎鼎,执掌着家族的宗人阁,也是目前金海城一脉中在家族长老会中唯一的一员,俨然已经是金海城一脉在家族长老会中的代表。

    听到这样的消息,张铁暗暗记在心里,心想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一下这位自己从未见过的六叔祖。

    张家金海城一脉当初来源于怀远公的七房,彼此血缘更近一些,到了今天,怀远堂金海城一脉共有两万多接近三万的族人,这个数字,在怀远堂八城之中排名靠后,但在金海城,却真正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家族,金海城最具权威的统治者。

    一家人孤零零的在黑炎城呆了几十年,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为这么一个大家族的一员,说实话,张铁一时还真没转换过来。

    今天的早餐老妈兴致勃勃的煮了一锅八宝粥,这八宝粥的许多食材,老妈昨晚就开始准备,到了早上,张铁狼吞虎咽的吃着那香甜的八宝粥的时候,老妈眼角带着细细皱纹的那一丝慈爱的笑意,让张铁恍惚了一下,感觉就像又回到黑炎城自己每天早上去学校老妈看着自己吃早餐的样子。

    几个月来离家在外的奔bō,搏杀与经历的各种凶险,到了此刻,在老**八宝粥下已经全部化为乌有,张铁心里只有一股暖洋洋的来自于家庭的温馨在流动着。

    “吃啊,多吃点,锅里还有!”,看到张铁的勺子动得慢了,张铁老妈马上又给张铁的碗里舀上了一大勺。

    “也给大嫂来一勺,大嫂现在最需要补充营养了!”张铁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你妈还用你来教吗?”张铁的老爸在张铁的头上敲了一下。

    那十多rì的牢狱之灾,因为时间太短,似乎并没有在张铁老爸的和jīng神上留下什么痕迹,这一次再见到老爸的时候,张铁反而感觉老爸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

    没想到自己在地摊上花了几小个银币买的那本《珠心神算》又发挥了一次巨大的作用,这真是张铁当初怎么也想不到的,一想到《诛心神算》给自己带来的这许多益处,张铁就有一种感觉,似乎这《诛心神算》的全部秘密,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掌握。

    因为也就是在这两天,张铁发现自己每次在脑海中观想出那两个十三档的算盘各自同时进行不同的四则运算的过程越来越顺利,自己整个人的思维和大脑在每次观想完之后都有一种越来越灵动的感觉,自己似乎慢慢的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上,感觉非常的奇妙。

    “昨晚我去老妈你说的新河街的那栋楼找了,外公和外婆和大舅一家已经没有住在那里了,我打听了一下,早在十年前,他们就搬走了,好像搬到了新策城,因为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睡了,就没有打扰你们。”张阳也是一边吃着八宝粥,一边像老爸老妈汇报着昨天他去打听消息的结果。

    听到这样的消息,张铁的老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老妈你别着急,要是你想尽快找到他们的话,我们在报纸上登个寻人启事就好了,一堆大活人,又是在怀远郡之内,不可能找不到!”看到老妈似乎有一点伤感,张铁连忙安慰道。

    “登报?”老妈眨了眨眼睛,似乎对这个想法有些意动。

    “既然知道人大概是去了新策城,那有时间我和你妈再去新策找找就是了,反正来回也就是几个小时的车程,出点钱雇人帮我们找也行,实在不行的话再登报,我们刚回来,现在家里的一切事情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张铁老爸不慌不忙的说道。

    自从回到怀远郡之后,张铁也发现老爸遇事从容镇定了许多。

    听了老爸的话,家里的几个人想了想都点了点头。

    吃完早餐后,一家人就稍微有点紧张的忙碌了起来,大家都收拾打理干净,穿上这两天新买的体面的衣服,特别是张铁的老爸,长这么大张铁还是第一次看自己的老爸穿上双排扣的男士正装,打上领结。

    在穿上这么一身衣裳以后,张铁老爸的气质看起来就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老爸,你这么一打扮还真有几分当初公子哥的味道啊!”张铁打趣道。

    “唉,几十年没穿过这样的衣服了,连打领结的动作都有些生疏了!”张铁的老爸感叹道。

    想到一家人在黑炎城的时候老爸在自己印象中经常都是穿着工厂里的那套洗得有些发白的工作服每rì为了一家人生计早出晚归的样子,张铁心中就莫名一酸,更加坚定了去潜龙堂的决心,自己长大了,是到了挑起家里担子的时候了。

    差不多到了早上九点半的时候,张铁老爸的亲哥,张铁的大伯准时来接张铁他们。

    张铁的大伯50多岁,脸型与张铁的老爸有六七分相似,样子都带着一点斯文,只不过与张铁的老爸相比,张铁的这个大伯体型稍微胖了一点,整个人有一种养尊处优的气息,还戴着一副眼镜。

    因为这段时间张铁的大伯经常过来,大家都熟识了,所以也就少了很多的客套。

    一家人上了一辆黑sè的,三排的小轿车,然后小轿车就离开了现在的住所。

    金海城也是海滨城市,这里没有仪阳那么繁华,但也是一座非常大的城市,这座城市有340万人口,是怀远堂张氏家族的制造业中心,其制造业的繁荣程度,还在卡鲁尔之上。晋云国二分之一的轮船和五分之一的飞艇,都来自金海城内的各个制造工厂。

    当汽车行驶到这座城市的海滨大道的时候,远处的海面上和港湾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各式船坞。

    “先到家里的船厂去看看,张铁和张阳应该还没见过呢!”坐在前排的大伯转过头来对老爸说道。

    老爸点了点头,“好,就去看看,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看过了,不知道这些年家里船厂经营得怎么样?”

    “老爷子在这些年里先后兼并了两家船厂,现在星河造船厂在船舶制造领域的规模和实力可以排在金海城的第三位,整个晋云国的第五位,现在船厂主打的几个品种一个是五百吨到两千吨级的近海捕鱼船,一个是元江级的客轮,还有一个是从晋云国海军竞标得到的快速驱逐舰,老爷子雄心勃勃,准备明年上马万吨级的远洋捕鱼船项目,让星河造船厂正式进军万吨级的船舶制造商行列!”

    “家里原来的船坞可没有办法制造万吨级的远洋捕鱼船,新的船坞已经在建了吗?”

    “再过两个月就建好了,家里的船厂以前就是以制造渔船起家的,这些年也有了不少积累,制造万吨级的远洋捕鱼船已经没有问题!”

    “远洋捕鱼是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适应远洋捕鱼作业的船只都是按订单生产,各项要求非常严格,家里的船厂连船坞都没建好难道就接到订单了?”张铁的老爸微微有点惊讶。

    “订单来自家族,我也感觉有点奇怪,在去年的时候,家族所属的长风商团,远洋渔业公司还有远洋轮船公司几乎同时抛出几个发展规划,这几个发展规划对万吨级以上的远洋捕鱼船,远洋客轮和远洋货轮的需求比以往增加了好几倍,看起来非常冒进,也有一点荒谬,我都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信心,但更荒谬的是他们的计划竟然被怀远堂的家族议事团批准了,这次星河造船厂的船坞改造的第一批资金就是怀远银行提供的无息贷款,远洋渔业公司下的订单,只要星河造船厂的新船坞中第一艘万吨级的远洋捕鱼船铺下龙骨,怀远银行就替远洋渔业公司预付40的船款,条件非常的优厚,在金海城,除了我们家里的船厂以外,其他的几个船厂差不多都接到了这样的订单……”

    听着老爸与大伯的讨论,坐在车后面的张铁和张阳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两个人都没想到老爸竟然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中,这个家庭中的造船厂的排名是金海城的第三位,整个晋云国的第五位,听起来感觉有点牛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