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新人
    整个潜龙岛四面环山,海边险滩密布,涌动的海水之下怪石嶙峋,岛上的唯一的码头,就在海岛的北面,在一处相对背风的延伸到海中的两座陡峭山峰的夹角之中,地势相当的险峻。

    客轮进入码头的水道蜿蜒曲折,水道两边的山上,不知道是由于风化还是雨水侵蚀,甚或因为特殊的地质构成,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溶洞,有些溶洞一半就浸在海水之中,随着海浪的拍打,那些溶洞之中会发出一些古怪的回声,像是什么怪物的嘶吼一般,听起来就让人莫名心寒。

    客轮在那狭窄蜿蜒的水道中前行了差不多五六百米之后,张铁才感觉眼前景sè陡然开阔,看到了潜龙岛上那个只有一百多米长的一个小码头和部分人工建筑。

    船靠在码头停好之后,所有人都开始上岸,张铁则慢腾腾的留在了最后,在船上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之后,两个十六七岁,穿着黑sè干练劲装的少年才才和另外三个穿着其他杂sè服饰的男人来到客轮的甲板上。

    “就是他……”这些人一来,那些穿着杂sè服饰中的一个人就指着甲板上的那具尸体大叫了起来,“就是他杀了我大哥和大伯,抢走了他们两个从那条百足蜈身上挖出来的蜈珠……”,这个人说着,就忍不住大哭起来,最后忍不住拿出身上的长刀,狠狠的一刀砍在那具尸体的身上,疯狂的砍了好几下,“大哥,大伯,你们死得好惨哪,我就用这恶人的脑袋来给你们祭奠……”

    “蜈珠已经交给了你们。这个人的尸体也在这里了,尸体由你们处理,不管挫骨扬灰还是生吞活剥随你们的便!”

    “老朽马腾代表我清山郡马家庄659口人多谢怀远张氏高义!”另外几个人中的一个老者强忍悲痛,向两个少年深深的抱拳行礼。

    “人死不能复生,几位还请节哀顺变!”

    那几个穿着杂sè服饰的男人在悲愤中,对两个少年道谢过后,直接抬着这具尸体下了船。

    一直慢腾腾留在最后的张铁看到这一幕后,对两个少年的身份已经有大概的猜测,这两个少年。就算不是潜龙堂的,也至少是张家在岛上的人。

    “两位请慢走!”就在那两个少年刚刚走上码头的时候,张铁叫住了他们。

    “什么事?”两个少年转过了身,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张铁。

    “我想向两位打听一下潜龙堂怎么去?”

    “你要去潜龙堂?”两个少年中的一个听说张铁要去潜龙堂,又认真的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张铁。

    “是的。我要去潜龙堂!”张铁微笑着说道。

    “你去潜龙堂有什么事?”

    “去报道!”

    “把你的家族牒牌拿给我看一下!”

    张铁把身上的家族牒牌拿了出来,递给两个少年,两个少年在认真看了一遍之后,互相看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你叫张铁?”其中一个少年把家族牒牌还给了张铁。

    “是的!”

    “我叫徐朗,他叫张侯羽,我们两个都是潜龙堂的!”说话的徐朗的态度一下子热情起来。徐朗说完这话,看着旁边那个叫张侯羽的少年,“是你送他去潜龙堂还是我送他去?”

    “呵呵,既然都姓张。那么我送他去好了!你继续巡岛,我把他送到潜龙堂后我们在云石镇哪里会合。”那个叫张侯羽的少年说道。

    “好!”

    “跟我来!”张侯羽招呼了张铁一声,转身就走,张铁自然跟着他一起离开了码头。那个叫徐朗的少年在离开码头后,和两个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从另外一条路走了。

    码头这边有一小条街道,街道两边有几栋建筑,张铁看了一下,那几栋建筑有仓库,有旅社,有一个鱼市,还有两个不知道出售什么东西的商店,这里竟然还有一个饭馆,刚刚从船上下来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涌到了饭馆里,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船,大家米水未进,一看到有饭馆,自然一下子都涌了进去。

    张铁肚子也有些咕噜咕噜的叫着,不过此刻,看到别人在为他带路,他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等着他吃完饭再走。

    “你要先吃点东西吗?”张铁不说话,张侯羽却是很善解人意的问了一句,“如果想吃的话,最少少吃一点,这里离潜龙堂大概还有二十多里地,吃太饱我怕你跟不上!”

    “没关系,那就到了潜龙堂再吃也一样!”

    “好,那就跟上,我们跑着去,这样快一点!”张侯羽说完这话就跑了起来,张铁连忙跑着跟上。

    想到刚刚见到的那个徐朗,张铁心中冒出一个问题,一边跑一边问张侯羽,“潜龙堂也招收外姓子弟吗?”

    “除了张氏嫡脉以外,整个怀远郡张氏家族的亲族中若有人觉醒先祖血脉也可以进潜龙堂,你刚来潜龙堂,要记住潜龙堂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得随意打听别人觉醒的先祖血脉是什么,觉醒了几次,也不要随意向别人透露自己觉醒的家族血脉是什么,这些信息现在你可能觉得无光紧要,但却是非常重要的家族机密,第一次觉醒的先祖血脉可能还有一些人知道,但第二次以后觉醒的先祖血脉无论让你拥有什么样的能力,都是越少人知道就越好,这是你的底牌,将来某些时候说不定可以救你的命!”张侯羽一边说着,看着张铁能跟得上他的脚步,慢慢又加快了一些。

    “先祖血脉还能觉醒第二次?”这样的信息,张铁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微微感到有点吃惊,他还以为一个人就能觉醒一次呢。

    “当然,觉醒先祖血脉的次数根本没有上限,不同的先祖血脉会让你拥有不同的特长和天赋,至于觉醒多少次。则完全看你的能力和机缘,许多觉醒过一次的血脉都还能二次,三次,甚至更多次的觉醒完成同种先祖血脉的进阶与强化!”

    张铁心里微微感叹,果然是潜龙堂,自己才刚来不久,就给了自己两次惊喜,一次是在客轮上,一次是在这里。不知道自己投掷长矛的这个先祖血脉再次觉醒后会进阶成什么。这个问题,只是随便想想,就让张铁的心火热了起来,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憧憬。

    离开码头之后,两个人就在山间的小路上飞奔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开始的时候,张侯羽还想照顾一下张铁,故意放慢了一些脚步,而到来后面,他看到张铁一边跑一边还能和他轻松的聊天,张侯羽也就慢慢加速起来。可不管他怎么加速,张铁跟着他的步伐始终不紧不慢,一派从容,张侯羽在惊讶的同时。也生出了少年人的争胜之心,慢慢的用出了全力。

    张铁却没感觉到给他带路的这个少年额头已经冒汗,对吃下了九颗野狼七力果的他来说,他只觉得这样的速度非常的轻松。只能算是小跑,就是和他现在的“巡航速度”比起来似乎都有一点差距。如果他愿意,他用这样的速度跑上一天都没问题。

    在跑出了五公里,翻过了一座山之后,张铁还意外的发现潜龙岛上居然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城镇,城镇就在岛上的一个小盆地中,被山林围绕,那个城镇的繁荣程度,似乎不比陆上的城镇差。两个人就从城镇东边的山坡上跑过。

    “啊,没想到潜龙岛上还有这种规模的城镇!”张铁自然而然的感慨了一声。

    听到张铁的感慨,一直在埋头跑着的张侯羽一口气差点就泄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这么自如的说话了,但没想到张铁说话的时候连气都不怎么喘两下。

    “这是……白龙镇……潜龙岛上……一共……有五个镇子……除了白龙镇以外……还有青龙镇……黄龙镇……黑龙镇……蓝龙镇!”咬了咬牙的张侯羽一边跑一边说,断断续续的,迎面的风在他说话的时候灌到他口中,差点把他呛得咳嗽起来。

    这一刻,张侯羽在心里已经认定,张铁觉醒的先祖血脉,一定是和奔跑能力有关的,要不然,他实在想不出一个看起来年纪比他还小上一两岁的少年,如何会有这么惊人的耐力与奔跑能力。

    在张侯羽卯足劲奔跑了不到半个小时,潜龙堂终于到了,那是建立在一处地势险要但又风景秀丽所在的堡垒群,三个城堡从山脚之下一直建到了山顶之上,城堡的中间由各式的山庄和掩映在丛林中的楼阁建筑连接在一起,恢弘壮丽,气派无比。只看看眼前的这些建筑,张铁就知道怀远堂之富,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一栋挂着“潜龙堂”三个大字的二十多米高的牌楼就矗立在张铁面前,牌楼下面,是两只巨大雄伟的石狮。

    “这……这就是潜龙堂,你进去后自然……自然有人会招呼你!”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还不等张铁道谢,张侯羽已经离开了。

    张铁抓了抓脑袋,微微感觉张侯羽的态度有点奇怪,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带他来“潜龙堂”的“前辈”,在路上,已经被张铁的脚力羞愧得无地自容。这一到了目的地,就赶紧开溜了。

    ……

    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张铁摸了摸身上揣着的家族牒牌,跨过牌楼,走向了山脚下的第一个城堡,城堡外面的守卫都是年轻人,看到张铁到来,已经有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主动迎了上来。在张铁拿出家族牒牌并且交代清楚来意之后,年轻人把张铁带到了城堡之中。

    ……

    几分钟后……

    “张铁,年龄十五,战兵五级,第一次觉醒先祖血脉,初入潜龙堂,这是你房间的钥匙,行知院第七十三号,这是潜龙岛的地图,你今天就可以到知行院报道,在你离开之前,你可以再确认一下,你身上带的钱物是不是都交出来了,你的钱物已经登记,总共有8个金币13个银币,会在你离开潜龙堂的时候还给你,如果被发现你私藏钱物,哪怕是一个铜板,处罚会非常严重!”一个留着山羊胡子,60多岁,看起来有些猥琐的老头像当铺的掌柜一样,站在一个高高的柜台后面,一边把钥匙,地图等东西推到张铁面前,一边抬起头来认真的交代张铁。

    张铁也没想到来潜龙堂报道的第一步会让自己交出身上的全部钱物,除了身上带着的这些,黑铁之堡内还有5000金币的现金和5000金币的金票,这是张铁给自己留下来的备用款,在拍卖会上拍卖那个活力之戒剩下的钱,在他去了一趟黑炎城和又拿给了老哥一部分之后,现在就只剩下这么多了。

    “我能问一下吗?潜龙岛和潜龙堂里难道不需要用钱吗,为什么要把我身上的财物全部交出来呢?”

    “潜龙岛和潜龙堂里当然要用钱,而且会用得更多,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是不花钱的,只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加入潜龙堂的家族子弟来说,在潜龙岛和潜龙堂里花的每一个铜板的钱,都必须是自己在岛上挣来的,而不能是从家里面带来的!”这个声音来自于张铁的身后,张铁转过头,只见四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一个个背着一个铁丝麻袋走了进来。

    四个少年都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粗布背心,一个个汗流浃背,似乎背上的东西很重,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身材相对高大一点的少年还好一些,走在后面的那三个少年一个个脸上和胳膊上的皮肤都被晒得像干枯的树皮一样一一块快的裂开,张铁依稀可以想象他们以前细皮嫩肉的模样。

    几个少年的额角因为汗流得太多,各自都凝聚起了一些细微的白sè的盐粒,那流下的汗水浸在被晒得龟裂的皮肤上,让几个人的眼角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几个人稍微一靠近,张铁似乎都能闻到几个人身上的海腥味,张铁看了看,几个少年的手上和胳膊上都有一些被划出来的细微的伤口,就这幅模样,要不是在这里出现,换在别的地方一下子看到这么几个人,张铁绝对怀疑有人在虐待奴工。

    “新来的?”走在前面的那个少年问张铁。

    张铁点了点头。

    “那就跟我们走,我们也是知行院的!”带头的那个少年说道。

    “哈哈哈哈,欢迎进入潜龙堂?”另外一个脸晒得像锅巴一样的少年看到张铁发愣的样子似乎想笑,但脸上才微微挤出了一个笑容,就抽着冷气硬生生的把笑容憋了回去……

    这个潜龙堂好像和自己想象的有点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