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成为女生公敌的开始
    因为同样的路已经走过一次,算是轻车熟路,张铁放开脚步之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到了白龙镇,过了白龙镇以后,还用不了十分钟,张铁已经跑到了几天前登上潜龙岛的那个码头附近。

    张铁记得,上次在这个码头上岸的时候,他还看到码头边上有一些渔船。在离那个饭馆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鱼市,张铁就直奔鱼市而去。

    作为整个潜龙岛上唯一的鱼市,张铁到来的时候,鱼市中的大多数摊位,都已经卖完东西要打烊了,只有一个摊位正在收拾着东西,准备打烊。

    张铁连忙跑到那个要打烊的摊位前,啊哈,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帮忙,这个摊位上竟然还有一桶鱼没有卖完。桶里面的鱼全部是手指长的小鱼,有着银sè的鱼鳞,鱼的头部还有一根细细的针一样的尖刺。海里的鱼类种类繁多,张铁也说不出这种鱼叫什么名字。

    “请问,这桶鱼卖么?”

    张铁问摊主,摊主是一个四十多岁一脸风霜的男人,听到张铁的问话,停下手上的活计,看了张铁一眼。

    “你要买这些小沙鳞?”

    原来这种鱼叫沙鳞,张铁心中恍然,“是的,我想买下它们!”

    “要买多少,这些沙鳞不零卖的!”

    张铁捏了捏口袋里的五个银币,“这一桶要多少钱?”

    “这桶沙鳞起码有二十公斤,我快收摊了,你想要的话,我就收你一个银币好了!”

    “一个银币?”张铁心中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便宜。

    那个男人却以为是张铁嫌贵,“沙鳞肉少刺多。个头也小,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鱼,但买回去后用来做鱼露还是可以的,不嫌弃的话晒干后油炸可以下酒,比花生有嚼头,如果你诚心想买,这桶沙鳞就算你90个铜板好了!”

    张铁直接掏出了亿个银币放在摊主的手上,“一个银币就一个银币好了,我以后每天都会过来的,你以后的这些沙鳞就给我留着!”

    没想到张铁这么爽快。那个男人拿过银币,笑了起来,“行,以后我这里的这些小沙鳞就给你留着!”

    “能借你的桶用一下吗,我五分钟内就回来!”

    那些沙鳞全部装在摊位面前的一只铁皮桶里。张铁身上可没带着其他能把这些鱼装下的东西。

    摊主爽快的点了点头,张铁提起那个桶里的沙鳞就走。直接往码头那边跑去。

    不知道桶里面的那些沙鳞小鱼是不是真的有灵xìng。在张铁把它们提起来之后,桶里的许多鱼都欢快的跳了起来,有两条还从桶里跃出到了地上,张铁连忙把它们捡起来放回桶里。

    “小鱼啊小鱼,我这就让你们重回大海,给你们放生……”张铁对着小鱼喃喃自语。

    很快来到码头这边的海边。张铁选了一处水质清澈的地方,一股脑就把桶里面的小沙鳞全部倒入到了海中,看着那些小沙鳞重归大海获得新生的欢快,张铁也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喜悦。

    没有人会在码头这里捉鱼。而且还是这种不值钱的小鱼,就是想捉也不容易捉到,所以把它们放生之后,张铁也不用当心有谁会来捕捞。

    夕阳西下,码头的海面上泛起了一层金光,几只回到水中的小沙鳞从水下跃起,在水面上跳了跳,似乎在和张铁打招呼。

    “下次小心一点,别让人再捉住了哦!”

    在放生蚯蚓的时候,张铁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命是卑微的,这次能用一个银币就放生这么一桶沙鳞,张铁非常的高兴。

    在到鱼市把桶还给那个摊主的时候,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铁,“你把那些小沙鳞又重新放回海里去了?”

    刚刚张铁的所作所为,他在这边也看到了,觉得很难以理解,居然还有人会把花钱买的鱼重新放掉,这个人脑子有毛病吗?

    不过对这样的问题,张铁早有准备。

    “嗯,我以前遇到一个老头,他告诉我说放生可以积福,让我有能力的话就多放生一点动物!”

    “放生还能积福?”第一次听说这种理论的摊主愣了愣,显然有些无法接受,不过张铁也不会和他讨论这种问题,在还了桶,约定好明天大概这个时候再来买沙鳞的时候,张铁就离开了码头。

    在放开脚步之后,没有用多少时间,在天黑的时候,张铁就回到了潜龙堂知行院。

    夜幕中的潜龙堂,星星点点的灯火从各个楼宇中透出,一直从山下的牌楼处延伸到了山顶上,看起来颇为漂亮。

    知行院的门口,那个整天在树下对着棋盘的老头一直到这个时候还在冥思苦想着,因为白天的时候大家都很累,所以到了晚上许多人就都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或者练功去了,整个知行院到了晚上,几乎没有多少人。

    ……

    “雨涵姐,我真的好想回家啊,好想我妈妈啊,呜……呜……”

    “别哭了,到了这里就只能坚持下去,你看别的人不是也和你一样吗?”

    “可这里的钱太难赚了,呜……呜……我今天只采到了三颗很普通的珍珠,只赚了六个银币,卖了两盒海贝油,赚了两个银币,我的手昨天下水的时候还一不小心划破了,现在一入水就疼,我想回家,呜呜呜……”

    “你现在还不习惯,等习惯后就好了,等你水xìng再好一点,可以下到更深的水里,运气好说不定就能采集到彩珠,一颗彩珠最少都值一个金币,我们女生赚钱还稍微容易一点,你看那些臭男生可是要下水打捞矿石,他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莎莎你一定可以的……”

    前面走廊的拐角处。传来两个女生的声音,张铁一走到这边就听见了,为了怕人误会,在走近的时候,张铁故意咳嗽了两声,放重了一点脚步,果然,一听到有人走近,那两个女生一下子就没了声音。

    等张铁走到拐角哪里的时候,只见两个女生一起转过头来看着这边。这两个女生一个十五六岁,和自己年纪相仿,另外一个年纪似乎要稍微大一点,不过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悬殊不大。十五六岁的女生长这一张好看的圆脸。眼睛像桃子一样,红红的。看到张铁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另外那个女生似乎正在安慰她。

    张铁现在已经锻炼出一种自然而然的本能,在看女生的时候,眼睛非常毒辣,只要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女生身材各个关键的尺寸和大小。他不是故意这样,只是自然为之,他看到这两个女生的时候,只是在这两个女生的脸上扫了一眼。眼睛就像扫描仪一眼从两个女生脖子以下的胸部,腰部,臀部,大腿这些有着突出曲线的地方扫过。

    嗯,比起爱丽丝和汉娜她们来,华族女生的身材在这个年纪的确小了一些。

    “哼!”看到张铁的样子,那个叫雨涵的女生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丢给了张铁一个白眼,就连那个一直在哭着的女生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偏过头去。

    张铁有些莫名其妙……

    等张铁走出几步后,他敏锐的听觉才让他听到后面那两个女生的声音。

    “哼,这就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了,好像叫张铁……”这是那个叫雨涵的声音。

    “刚刚这个人的眼神很可怕啊,被他看了一眼,我浑身都不自在!”

    “没想到这个人还是一头大sè狼,刚刚他的眼神,太sè了,沙沙,以后一定要小心这种一看到你就盯着你脖子以下的地方来回看的男人,一定要提醒其他的姐妹小心这个讨厌的家伙,这种人,不光让人讨厌,对女生来说还很危险,千万不要和这种人单独在一起!”

    张铁郁闷了,差点想回头找那两个女生理论一下,妈的,自己才到这里两天,还没做什么事呢,怎么就搞得天怒人怨了呢!

    ……

    回到自己屋中的张铁平复了一下郁闷的心情,也压抑住自己马上就进入黑铁之堡看看放生那些沙鳞后到底生成什么果实的冲动,而是把放在窗口充能的水晶金字塔拿了下来,放在床下后安静而且耐心的坐在床上修炼了起来。

    先打磨了一下脊椎上的第六个明点,两个小时中,在第六个明点的橙sè的光华变得透亮,即将突破到黄sè的时候,张铁才停了下来,然后继续珠心神算两个算盘的观想,在张铁的脑海中,那两个算盘一个做着复杂的除法,一个做着复杂的乘法,同时进行着不同的运算,在做了一阵之后,做除法的那个算盘开始做乘法,做乘法的那个算盘开始做加法,总之是各种加减乘除,张铁都换着在两个算盘上玩了一遍。

    等珠心神算的观想结束之后,张铁只感觉自己jīng神饱满,心思灵动,整个人的内在状态都处于一种非常蓬勃空灵的状态之中。

    知行院中此刻只剩下虫鸣,窗外两轮奇异的月亮正挂在高空之中,吹过窗外树叶的风声,似乎也把远处的涛声带了过来,张铁呆呆的站在房间的窗口,看着天上的明月,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之感。

    呆呆的站了半响,等到心中那奇怪的玄妙感慢慢消失,哗的一声,张铁拉上窗帘,房间里瞬间变得一片黑暗。

    张铁眼中的黑暗在短短的瞬间就消失,一片生机勃勃的庄园,出现在张铁眼前。

    穿着黑sè燕尾服,面容英俊得让人恨不得将他毁容的海勒用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你降临黑铁之堡!”在向张铁行过一礼之后,海勒看着张铁,“堡主大人,因为黑铁之堡的基本能量储备即将告罄,我不得不停下手头的许多工作,你这段时间似乎已经忘记了我们的约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