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三章 新的一年(两章 合一)
    大灾变之后,华族的历法成为了黑铁时代人族通用的历法,在华族的历法中,每年仙龙星从东方升起的那一天,成为了一年的开始,也就是chūn节。

    而在仙龙星升起的前一天,也就是每年的十二月三十一rì,则是除夕。

    “夕”是华族传说中要毁灭人族的怪兽,传说中华族人的祖先们,也就是在这一天,在激昂的战鼓声中,无数勇士拔剑而起,与“夕”大战,最后将“夕”除掉。所以除夕这一天,击鼓就成为了华族的传统。

    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每到了除夕的的这一天,击鼓就成为张铁最大的乐趣,张铁家里以前有一面鼓,平时都是收起来的,只有除夕这一天才会把鼓拿出来,让张铁玩上一天。

    张铁的老爸说除夕击鼓,纪念的是华族先祖的勇武与荣光,华族子孙在除夕这天击鼓,为的就是要把华族血脉中的勇武与荣光永远的传扬下去,只要听到鼓声,每一个华族子孙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苦难和敌人,都应该有拔剑而起的勇气。

    除夕这一天,整个潜龙岛从入夜开始,各个地方就开始响起了鼓声,潜龙堂的鼓声自山巅最高处的城堡中响起,震得让整个潜龙堂的人都能听见。

    咚咚咚咚响自潜龙堂最高处的鼓声时而轻缓如风,时而爆如雷霆,让人热血沸腾。岛上各处的鼓声与潜龙堂山巅的鼓声遥相呼应,此急彼缓,此缓彼急,整个潜龙岛在这样的鼓声中仿佛就处于远古的战场之上,一股肃穆庄严而又磅礴无比的气势就在鼓声中喷薄而出。

    那鼓声缓时,张铁耳朵听见的似乎不是鼓声,而是一个巨人沉重而充满压抑的脚步,巨人的双脚缓慢的,一步步的踩在大地之上。那每一步里,似乎都有着压抑千年的悲怆和血泪,那鼓声由慌而急,逐渐高昂之时,张铁似乎听到无数远古华族英灵在苦难中不屈的呐喊,最后,当那鼓声与山共鸣。与海共鸣,与天共鸣,与潜龙岛上的每一颗跳动的心共鸣之时,那鼓声已经不是鼓声,而是一片席卷天地金戈铁马的呼啸。

    张铁震撼了,一直长这么大。他才知道原来华族最重要的节rì是这样过的,在黑炎城的时候,那城中少数几户华族人家除夕之夜的鼓声更像是小孩子玩闹的节目,而到了此刻,他才明白,那鼓声,洗涤的是每一个华族子孙的jīng神。唤醒的,是沉睡在每个华族子孙血脉中的荣光与勇武之魂。

    张铁都不知道除夕这一夜他是怎么过来的,这一夜,从小在黑炎城养成的守岁习惯让他没有入睡,而是安静的跪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整个人的身心都沉浸在那一遍又一遍响起的鼓声之中。

    张铁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整个人的心神都在鼓声中起伏着。到最后,当鼓声停歇下来之时,张铁离开了房间,出现在知行院的院子之中,面朝东方,看着仙龙星,那颗天空中最亮的星。在rì出之前,缓缓的从东方的天空升起。

    不仅是张铁,知行院中的所有人都走了出来,出现在了院子之中。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肃穆而安静的看着仙龙星从东方升起,整个潜龙堂,乃至整个潜龙岛的人,这一刻,所有人都走出屋外,站在空旷之地或者高处,看着仙龙星从东方升起。

    黑铁历890年就在仙龙星升起的时候悄然到来……

    张铁至此正式跨入16岁……

    看着仙龙星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张铁心中感慨万千,过去半年经历的东西,真是太多了,相比起来,自己以前的十五年的经历简直就像一张白纸。

    黑铁历890年会发生什么,张铁不知道,张铁只知道,如果唐德的话没错的话,那么,第三次人族圣战的脚步从今天开始又逼近了一步。

    所谓的圣战,当然不可能没有任何预兆和前奏的,会在一天之内就突然发生,突然到来,圣战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在历史上,判定前两次人族圣战开始的标志**件,都是以人族的某个国家被魔族彻底攻陷覆灭,亿万生灵涂炭,大多数人族国家卷入到与魔族的战争为圣战的开端,但实际上,在每次的圣战之前,人族社会的动荡和人族与魔族之间越来越频繁的小规模的冲突就已经此起彼伏的开始了。

    所以,张铁知道,自己的时间其实不多了,在潜龙堂的每一天都要抓紧,当威夷次大陆人走走廊陷入动荡的时候,自己有越强的能力,就能给自己身边的人提供越多的保护。

    一直到黎明之时,东方出现太阳的亮光,天上的仙龙星慢慢消失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的人才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

    在回自己房间路上的时候,张铁又收获了无数女生的白眼与冷哼,两周前,当张铁刚刚与这些女生签署完协议之后的当天,张铁就开始爆发出非凡的力量和能力,一举成为知行院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人。

    在此之前,整个潜龙堂,原本几乎没有人认为张铁能练成铁血战气,但在那之后,随着张铁表现得越来越抢眼,越来越不普通,每天从海里面打捞出来的海蓝铁矿石越来越多,逐渐从每天三千多公斤,慢慢上升到每天五千多公斤的时候,许多人已经转变了对张铁的看法,开始认为张铁有可能练成铁血战气。

    非人之人当然能干出非人之事,这几乎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在潜龙堂,甚至已经开始有凌天院的师兄坐庄设局,就拿张铁能不能练成铁血战气这件事开赌,张铁能练成铁血战气的赔率,从一周之前的一比三,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比二点七,对于这样的事,潜龙堂里管事的那些人似乎没有一个人在意,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而知行院里的女生的脸sè,则在张铁的赔率越来越低的时候。脸sè开始越来越黑。

    而在这些女生的眼中,张铁除了小气,好sè,自大以外,又多了一个yīn险毒辣的标签,在女生们看来,张铁之前一直低调。为的就是引诱她们这些女生上钩,一旦她们上钩之后,张铁马上就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一下子让她们处在了被动之中。

    对女生们脑袋里的想法和看着自己的愤恨的眼光,张铁一点都不在意,在张铁看来。等到自己练成铁血战气的时候,才是收拾这些小丫头片子的时机,对于新人来说,90个金币的债务可不是那么容易偿还的,何况还有利息。

    昨晚守岁一夜未睡,此刻黎明之后反而有了一点困意,张铁回到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刚刚准备闭着眼睛在床上静坐一会儿的时候,张铁就听到了敲门声。

    敲门声很轻,只有“铎……铎……”两下。

    张铁打开房门,只见一个小女生揉弄着裙角,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房门口,这个小女生是吕莎莎,张铁第一次看见在知行院的走廊里晚上哭鼻子的那个。

    “有什么事吗?”张铁平静的问道,不知道这个小女生来找自己干什么。

    吕莎莎年纪和张铁差不多。个子比张铁稍微矮一些,体型微胖,胸部和臀部很有肉感,萝莉的面容也很漂亮jīng致,脸上微微有一小点婴儿肥,在慵懒妩媚之中带着几分女孩的天真,细看起来竟然有一点小妇人菲奥娜的味道和风情。张铁一边问一边用眼光打量着这个小女生,面前这个小女生的皮肤比菲奥娜还要好,细腻雪白吹弹可破,胸部虽然稍微小了一点点。但也颇有规模了,胀鼓鼓的,c罩杯吧,已经达到华族中一些妇人的水准了,那齐肩的短发看起来也更有活力,而且,似乎更害羞。

    想到这次离开黑炎城之前菲奥娜那个小妇人趴在床上崛着她那个雪白挺翘的屁股被自己干得哀啼求饶的样子,张铁微微走了一下神。

    “我……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吕莎莎咬着嘴唇。

    “什么事?”张铁的目光落在了吕莎莎的屁股上,菲奥娜的那个屁股似乎和眼前这个小女生的屁股重合在了一起,都一样的丰满挺翘,不知道面前这个屁股干起来感觉怎么样,张铁心中流过一个男人都会有的想法。

    “我和你的赌约,能不能……能不能取消……”感觉到张铁肆无忌惮的目光,吕莎莎红着脸说道,“我……我不想赌了!”

    “取消,可以啊!反正现在还没分成胜负!”

    “什么……太好了!”面前的小女生几乎高兴得跳起来,双眼闪闪发光。

    “现在的赔率是一赔二点七,我们签署的赔率是一赔三,你的赌注是九十个金币,想要取消赌约的话,你只需要赔偿我九个金币就可以了!”

    “啊……”,女孩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怎么会这样,怎么还要我给你赔钱呢?”

    张铁笑了笑,抱着胳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怎么不会是这样呢?一比二点七的赔率,想要赢我这三十个金币,别人只要出八十一的金币就可以了,而你的合约上是九十个金币,我只要把和你签的合约卖掉,让别人来跟你结账,我什么都不干,就能赚因为赔率变化而产生的九个金币的差价,你想撕毁合约,自然要赔偿我的损失!”

    “九个金币……”这个钱对她现在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她现在每天辛辛苦苦才能赚十多个银币,吕莎莎喃喃自语着,大大的眼睛里已经有雾水在打转,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张铁,“除了要赔你金币之外,还能不能有其他办法?”

    “其他的办法?”张铁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思考着,一边打量着面前这个小女生,想着怎么捉弄一下她,说实话,这几个金币,张铁还真没看在眼里,特别是看着这个小女生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样子,张铁也不忍心真的要她掏出九个金币来,想着想着,张铁脑袋里就有了一个捉弄她的主意。

    “嘿……嘿……”张铁故作无赖的笑着,“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不要你的这九个金币了!”

    “什么事?”在张铁灼灼的目光下,小女生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也没什么事,只要你动动嘴就可以了,每天给我……”

    “啊……”张铁还没说完话。吕莎莎就一声惊叫,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恐惧的看着张铁,脸sè惨白的接连后退了好几步,“不……不,我不会答应你做这种事的,你这个臭流氓。人面兽心的大sè狼,大混蛋……”

    说完这话,吕莎莎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就跑了。

    张铁莫名其妙的在门口站了半天,自己只是想要她以后见到自己的时候动动嘴,每天叫两声“好哥哥”来听听,她怎么会吓成这样。怎么还哭了,这和流氓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叫一声“好哥哥”就是人面兽心的大sè狼?

    等等,这个小妞在后退的时候眼睛好像是看着自己的下面,张铁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高高的竖起了一个坚挺的帐篷。木乃伊在里面狰狞无比,这好像是在刚刚想到菲奥娜的时候自然而然有的反应……

    该死的,张铁好像一下子明白吕莎莎为什么会被吓跑了,当一个小女生低下头面对着自己狰狞的木乃伊的时候,自己和她说的是什么——“也没什么事,只要你动动嘴就可以了……”

    我靠,我让你动动嘴可不是那个意思啊,你要跑也等我说完再跑啊。现在这么一跑,我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

    法克!

    现在的这些小女生的思想怎么这么复杂?

    张铁郁闷至极。

    ……

    在随后的两个月内,张铁的身上,再也没发生过任何的“小插曲”,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过他,张铁的全部心思和jīng力,都放在了修炼上。每天就像一个齿轮一样,在潜龙堂,铁石滩和码头鱼市之间机械的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打捞海蓝铁矿石——放生——吃饭——修炼——睡觉——打捞海蓝铁矿石……

    张铁心无旁骛,并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这样枯燥的锻炼中有了怎么样的提高。

    在这两个月中。张铁脊椎上的明点逐次的点燃了三个,整个人已经悄然的晋升到了六级的行列,只差凝聚铁血战气,就正式跨入战士的行列。

    而连续两个多月的放生沙鳞的行动,则让张铁的身体在水中和寒冷环境下的耐寒xìng和身体对水流的感应灵敏度同时提高到了612%,同时,在这两个月中铁胎果张铁也吃下了5个,张铁并不清楚自己的水xìng已经到了哪一步,只是有一天,张铁想看看铁石滩哪里的海蓝铁矿石的矿沟到底有多深的时候,他一直往海中的深处潜去,在潜到海底,差不多有三百多米深的时候,他意外的在海底的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发现了几个大字。

    ——张太玄17岁时到此一游!

    看着这行水中的大字,张铁一时兴起,把铁血化劲凝于手指之上,就在那行字的旁边,同样在巨石上也留下一句话。

    ——哈哈,张铁十六岁也到此游过!>_>…v

    虽然同样是留字,但前者留下的字,每一笔都是铁划金钩,每一个字都充满了一种苍劲潇洒的美感,书法造诣相当不凡,而张铁的字,虽然同样写出来了,但和前者一比,那就是神龙和蚯蚓,凤凰和草鸡的区别。

    原本那块巨石上因为留下的那行字显得极有气势,但当张铁在旁边留下一句话后,张铁那蹩脚的字体,一下子就把那块巨石上的气势破坏得一干二净,不光如此,张铁在留字之后还用手指在字后画了一个滑稽的笑脸,做着一个土掉渣的剪刀手的v形手势,两行字和张铁的“画作”放在一起,一下子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两个月中,知行院里有四个人凝聚出战气的人进入到了凌天院,而同时,知行院里同时也多了五个新鲜的面孔,在这一天,2月24rì,当张铁再次把打捞起来的海蓝铁矿石在器物院中上缴之后,张铁知道,他凝聚战气的时间终于到了。

    因为就是在这一天,张铁进入潜龙堂到现在,上缴的海蓝铁矿石的总量已经达到了317643公斤,张铁不光攒够了300个金币。而且已经做好了凝聚铁血战气的所有准备,整个人的状态,从jīng神到体力,完全处于最巅峰的时刻。

    从器物院中出来,张铁来到潜龙堂的中堡,给堂兄张肃留了一个口信,告诉他自己已经准备好。可以去凝聚铁血战气了。

    潜龙堂依山而建,里面有几道堡垒和险要之地,凌天院就在中堡之后,张铁现在还没有进入中堡的资格,所以就只能采用留口信的方式和堂兄联系。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张铁的堂兄张肃果然出现在了知行院中。

    “你已经六级了?”

    “是的。前几天刚刚把脊椎上的第八个明点点燃,已经六级了!”

    “钱攒够了?”

    “300金币已经准备好了!”

    “好,不愧是我的兄弟,明天我就带你去海岛龙窟尝试凝聚战气,你把你赚的那300个金币给我,我拿去给那两个家伙看一眼,这是你自己赚的赌金。他们看过之后你和他们的赌约就正式生效,你只要赢了他们就赖不掉了,乖乖要给你掏900个金币!”

    “好!”

    张铁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攒下的金币交给张肃,两人商量了一下明天出发的细节之后,张肃就拿着金币走了。

    张铁重新返回自己的住所,在路上,遇到几个女生。吕莎莎正在和旁边的几个女生说着什么,几个女生看到张铁走过来,一起停下话头,狠狠的看着他,只有吕莎莎有些莫名心虚,不敢看张铁。

    这两个月,吕莎莎好像没有把她来找过张铁的事情告诉其他的女生。也没把张铁要她“动动嘴”的“奇怪要求”说出来,估计是羞于开口,这总算保住了张铁的一丝名誉,不至于让张铁因为这么一个误会彻底在潜龙堂的女生中声名狼藉。

    张铁私下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是从那天之后。张铁每次看到吕莎莎,总感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有一种莫名的暧昧气氛在两个人之间飘来荡去的。

    吕莎莎才刚抬起头悄悄打量张铁一眼,就发现张铁的目光贼兮兮的停留在自己身上,似乎还看着自己的小嘴,两个人的目光稍微接触就分开,吕莎莎的心蹦蹦蹦的跳着,脸上泛起两朵红云,再也不敢看张铁。

    这个大sè狼,他居然想让自己用嘴帮他做那么恶心的事情,真是太混蛋了,不过这个大sè狼大混蛋也真的很厉害啊,一个人居然能打捞起那么多的海蓝铁矿石,还敢挑战最难修炼的铁血战气,而且仔细看看,这个大sè狼大混蛋长得还挺帅的……吕莎莎的心里悄悄的流淌过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想法。在少女的心中,张铁的形象,在又危险又下流又让人讨厌的同时,也充满了一种奇特的吸引力。

    看着吕莎莎害羞的样子,张铁心下大乐,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就是调戏小女生的乐趣啊,光用眼光就能让一个小女生脸红心跳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把你的眼珠挖出来!”吕莎莎旁边的杜雨涵凶巴巴的对着张铁挥了挥拳头。

    “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明天就要去凝聚铁血战气了,不知道你们的金币有没有准备好,别到时候输了不认账啊……”张铁抱着膀子“冷笑”道。

    听到这个消息,几个女生的脸sè都微微一变。

    “哼,神气什么,我们才不相信你能练成铁血战气呢!”旁边那个叫董艳的女生不服输的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关于我的秘密了!”张铁抱着调戏小女生的心情胡诌道。

    “什么秘密?”旁边的张婉君忍不住上钩问道,旁边的几个女生嘴上不说话,但脸上的神情却忍不住流露出关注。就连吕莎莎也忍不住悄悄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张铁。

    张铁的目光一转,再次看了吕莎莎的小嘴一眼,又把小姑娘吓得低下了头。

    “我这个秘密和我修炼的铁血神拳有关,我以前被雷击过,得过后天xìng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是不是没听过这个名词,没听过不要紧,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后天xìng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让我修炼起铁血神拳没有任何障碍就行了,所以,乖乖回去准备金币吧,利滚利可是很快的,哇……哈……哈……”

    在张铁故作放肆的笑声中,几个女生的脸微微变sè,再次狠狠的看了一眼张铁那欠扁的得意劲儿之后,杜雨涵狠狠的一扭头,“哼,我们走……”

    几个女生从张铁身边走过,看到吕莎莎走在边上,在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张铁左手的手指灵活的,看似有意似无意的从吕莎莎的手掌心中划过。

    张铁只感觉小女生浑身轻微颤抖了一下,那原本走路时zì yóu摆动的手像被烫到一样一下子缩了回去,转头看时,吕莎莎的耳朵都红透了。

    “哈哈哈哈……”,张铁大笑了起来,觉得此刻的自己颇有几分恶少的风范。

    能在修炼之余调戏一下这些可爱的小女生,和她们斗斗嘴,张铁觉得生活真是充满了阳光。

    ……

    6500多字的大章节一起送上,老虎并没有偷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