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风暴
    从昨晚半夜开始,天上就下起了倾盆暴雨,那呼啸的大风越过松涛阁外面的松林,发出鬼哭狼嚎的啸声。

    张铁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走出松涛阁,外面的风雨半点也不见小,似乎还更大了。豆大的雨点随着狂风侵袭而来,打在身上都感觉有些生疼。凌天院里的树木都被吹折了一些,更多的树木则被狂风压弯了身子,在做着艰难的抵抗。

    这场风暴在昨天傍晚的时候已经有些预兆,只不过张铁没想到会有这么猛烈。

    在吃完起床的早餐后,张铁穿上一件雨披,顶着风雨,来到了长风珠场。

    珠场的海面上,恶浪滔天,那十多米高的巨浪砸到海边的礁石和崖壁上,发出一声声巨响,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大海的愤怒中颤抖着。

    来到海边,张铁完全感觉自己就像要被狂风吹飞的风筝一样。长风珠场城堡下面巨浪激起的水花,飘到几十米的高空被狂风吹着落在张铁的脸上,张铁都能感觉到那雨水中的一股咸腥味。

    刚刚进入城堡,张铁就看到了老陈。

    “快点进来吧,外面雨大!”老陈在城堡一楼的一间房门口朝张铁招手,张铁连忙走了过去。

    张铁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老陈渴望的眼睛在张铁身上打量了一番,张铁拍了拍雨披下面,朝老陈点了点头,老陈就笑了起来,拉着张铁走进房间。

    一进入到房间,房间里的几个正在此抽烟的男人一下子就向张铁看过了过来。

    这几个人张铁也认识。正是长风珠场的几个巡海夜叉,这几个人的年纪最小的四十多岁,最大的差不多六十多岁。

    “这几个老伙计也和我一样,常年在水上奔波,年纪一大,这关节炎和风湿病就都来了,特别是干巡海夜叉的,常年泡在水里。寒气一入体,一变天的时候就要受罪!这几个老伙计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觉。”老陈向张铁解释着,“这几个老伙计听我说起你泡制的那个东西的神奇,今天都忍不住想来试试!”

    “行!”张铁点了点头,“只是我今天带的不多,除了你的那一瓶之外,身上只有一瓶!”

    “没事,我的那一瓶也拿出来让大家尝尝,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效!”老陈大方的说道。

    把雨披挂好之后。张铁就把身上带着的那个水壶和酒壶拿了出来,老陈则找来了几个酒杯,按照自己昨天喝的分量。每人倒了了大概一百毫升的一小杯特殊溶液。

    张铁的那个铝制的行军水壶里的东西刚刚够房间里的五个人一人倒了一杯。

    在倒着东西的时候。房间的那几个人已经围了过来,看着那种金黄色中透着一股淡绿色光泽,浓度感觉也比水大上一些的东西,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啊,这是什么味道,太好闻了!”

    不光是色泽上让人赏心悦目。张铁带来的那种溶液的味道让人闻一下就觉得浑身舒爽,口水直流。

    那东西一倒好,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小心的把杯子拿了起来,一个个迫不及待的把杯子里的东西喝干净。然后在房间里安静的坐着,静静体会那东西在自己身体内发散开来的感觉。

    他们都是把这个东西当做药来喝的。只是没想到这东西的口感比他们喝过的所有药都要好上千百倍,所以一个个都有些惊奇。

    老陈也喝了一杯。喝完后,老陈还小心的用清水在自己的杯子里晃了晃,然后把清水都喝了。

    “今天风浪太大,珠场不捞珠了,可以休息一天!”

    在大家都等着那东西的效果开始发挥的时候,老陈对张铁说道。

    “那我今天的家族贡献点还算不算!”张铁问道。

    “当然算!”

    张铁舒了一口气,只要在这里再坚持几个星期,他就能把所有修炼类的必修科目的家族贡献点凑够了,那几个修炼类的必修科目每一个需要的家族贡献点都是七十个。

    ——基础步法,基础剑法,盾牌防御术,初级弓术,提纵术,骑术六个科目加起来就需要420个家族贡献点,他在这里每周的家族贡献点是六十个,张铁就打算在这里干上两个月,九周,攒够540个家族贡献点就去进行这些基础科目的修炼。

    张铁可没忘记自己和张庆国交手时那个人诡异的身法。

    **,褚文强,杨元康三个人这个时候也都到了,来到房间后,看着张铁那个空空如也的水壶,几个人都有些失望,不过看着房间里那几个人一个个正在等着溶液效果发挥的样子,又好奇起来。

    昨天张铁的溶液只是老陈一个人喝过,所以老陈身上的病究竟是不是溶液的效果还有些不好说,而此刻,房间里的五个人都喝了,要是张铁的溶液再发挥效果的话,那可真是神了。

    外面狂风暴雨,今天又无事可干,几个人就在房间里吹着牛聊着天,打发着时间。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

    “啊,我似乎感觉到了,身体里面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开始散发出来……”一个珠场的巡海夜叉叫了起来。

    ……

    “我也感觉到了,刚刚身上还在疼呢,现在慢慢都不疼了!”

    ……

    “啊,我也是,喝那个东西之前我的肩背两边还感觉就像被钳子夹住一样,现在已经开始慢慢的放松了……”

    ……

    “我的膝盖也好多了,太神了,真的像老陈说的一样!”

    房间里沸腾了起来,那几个巡海夜叉一个个把目光看向老陈的那个小酒壶。

    褚文强几个则是微微有些震惊的看着张铁,原来张铁弄出来的东西真的能治病。而且看样子好像还神效非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几个人根本都不信,几个巡海夜叉多少年没看好的病,一小杯那个东西喝下去马上就起作用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同样一种东西,用在病人的身上能治病,而昨天自己几个人喝了却感觉到精力和体力都很旺盛,什么东西这么神?褚文强几个人看着张铁的眼神都微微变了变。

    “老陈,来。再给哥哥我来点!”一个50多岁的巡海夜叉腆着脸说道。

    一听这话,老陈就像防贼一样,一把就把自己的小酒壶收了起来,“没有了,张铁带来的已经被你们喝光了,这一小壶我还得留着自己用呢!”

    几个巡海夜叉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把目光集中在张铁身上。

    张铁也摊开了手,“今天带来的也就这么多了!”

    “这个东西你还有吗?”

    “我住的地方还有一点,不过也不多了!”

    “能……能卖给我们一点吗?”那个巡海夜叉原本是想说送。但感觉白要张铁的东西有些不好开口,所以就说买。

    “哈哈,我和几个老哥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谈钱伤感情。几个老哥每人找一个能装东西的瓶子来,我每人送一瓶!”

    没想到自己泡制的那个东西真的有市场,而且治病这么灵验,张铁心里乐开了花。在杂货店的经历让张铁明白什么叫口碑,他还要等着这几个人给自己做宣传,所以也大方了起来。

    “张铁……你那个东西能不能……”褚文强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呵呵。我住在松涛阁玄字七号房,回去后你们带个瓶子来找我,我一人送你们一瓶!”张铁大方的说道。

    褚文强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张铁的那个东西,的确让人印象深刻。

    就在这时。知行院的女生们来了。

    在以往,因为张铁来的时间都比她们要早。而且整天都呆在海中,这些女生根本就没见张铁在长风珠场出现过,更不知道张铁是巡海夜叉。

    今天来到珠场的时候,女生们被告之因为风浪太大,她们下水会有危险,今天就不采珠了,女生们正要来城堡里休息一下,避一避风雨再回去,没想到一来就在城堡里看到张铁,差不多两个月未见,这个时候再看到张铁,知行院的女生们都有一点吃惊。

    脾气火爆的杜雨涵一看到张铁的那张笑脸,眉毛就竖了起来,毫不客气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呵呵,来看看你们啊,都快要两个月了,你们欠我的钱的利息马上就要变成十八个金币了,连上本金在内,你们现在每个人差不多都欠我108个金币,我想来看看你们什么时候还啊!”张铁嬉皮笑脸的和知行院的女生们开起玩笑来。

    一提到欠张铁的那些钱,知行院女生们的脸色一个个就苦了起来,108个金币,对这些刚刚尝试自己赚钱的女生们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而且这笔巨款的利息还每月上浮百分之十,她们中的很多人现在一个月赚的钱连利息都不够还。

    “欠你的钱我们会还的……”吕莎莎弱弱的说了一句。

    “还不了也没关系,只要你们能完成我指定的任务就可以获得减免了!”张铁故作“邪恶”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吕莎莎的身上。

    一想到张铁让自己“用嘴”完成的那个“恶心的任务”,吕莎莎的脸色就一白,看都不敢看张铁,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连忙躲到另外一个女生的身后。

    和张铁的那个赌约到了这个时候,才让知行院的女生们切实体会到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那个赌约是她们逼着张铁签下的,她们以为可以借此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混蛋,没想到到头来却被这个混蛋给收拾了。

    ……

    调戏了这些小女生一番之后,张铁就哈哈大笑着回到老陈他们所在的那个房间,作为巡海夜叉,想要拿家族贡献点,即使不下海,也要在城堡里呆着值班,以应付一些突发情况。

    女生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张铁为什么在长风珠场的地盘上会这么随意。

    ……

    十多分钟后,正当张铁在房间里悠闲的磕着瓜子听几个巡海夜叉说着一些趣事的时候,一个女生脸色惨白的有些惊慌的冲了进来。

    “不好了,杜雨涵下海采珠,被浪卷走了……”

    一听这话,张铁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向一阵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