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夜叉踏浪
    外面风雨呼啸,张铁像一阵风一样冲出房间,冲出城堡,快速的来到珠场附近。

    海上恶浪滔天,就在珠场旁边的山路上,几个女生拥成一团,泪流满面瑟瑟发抖。在大海的天地之威面前,几个小女生一时的冲动就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后果。

    “人在那里出事的!”短短的一段路程,一刻不歇的张铁浑身已经湿透。

    吕莎莎含着眼泪指了一下远处风浪最恶的一块礁石,一句话都不说的张铁就冲了过去,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下,在那些女生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义无反顾的从礁石上纵身跳下,跃入到大海之中。

    张铁刚刚跃入海中,一个巨浪打开,那块礁石附近的浪花飞起几十米高。等浪花落下的时候,礁石和海面上都没有了张铁的踪影。

    张铁这一刻奋不顾身跳入大海中的决绝形象,就这样,一辈子铭刻在了这几个女生的心中。

    老陈和几个巡海夜叉紧随跑了过来。

    “张铁呢?”老陈一来,发现张铁不在,立刻就变了脸色。

    “张铁……张铁他跳下去了!”一个女生指着张铁跃入大海的那块礁石。

    “老陈,先把这些姑娘带回去,我们下去看看!”珠场的一个巡海夜叉当机立断的对老陈说道。

    就在老陈将要把几个姑娘带回去的时候,一个女生突然指着大海,“啊……张铁!”

    众人顺着那个女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张铁。

    此刻的张铁,就宛如那些神话传说中真正的巡海夜叉,双脚就踩在那十多米高的巨浪上,在海中,从一个巨浪的头上跳到另外一个巨浪的头上,整个身子在巨浪中浮浮沉沉,时而下沉,时而为在一层层的巨浪中看清海面的情景一飞冲天跃上浪头。在巨浪中奋勇跳跃拼搏……

    那滔天的恶浪。此刻在张铁的脚下,就宛如一阶阶滚动的阶梯,张铁双脚踩在巨浪的浪头,踏出一朵朵好看雪白的水花,整个人宛如海中的精怪一样在浪头上如履平地的飞奔着。

    看着张铁此刻舍生忘死的样子,吕莎莎和其他女生只觉得胸腹之间一瞬间就被一股莫名的滚滚的热流充满,一个个嚎啕大哭起来。

    老陈和几个巡海夜叉则是看得目瞪口呆。

    “夜叉踏浪,步步生莲,……真的是夜叉踏浪……”珠场的一个巡海夜叉有些失神的看着在远处的巨浪中跳跃翻滚的张铁,一时忘了动作。

    “夜叉踏浪。水不过膝,没想到真有这样的水中神技……”老陈也震惊了起来。在珠场老一辈的传说中。只有那些得到海神眷顾的巡海夜叉,可以在水中施展出这种匪夷所思的神级水技。

    那汹涌翻滚的大海,此刻在张铁的脚下,就宛如一条浅浅的小水沟一样,张铁在浪头上飞奔的时候,每次踩下去,还不等海水淹过他的膝盖。他的另外一只脚就已经踏出,整个人就在那波涛汹涌的大海和恶浪之上奔跑了起来……

    张铁此刻所呈现出来的这幅画面,对那些原本要下水的巡海夜叉来说,就像一幅绝世画作。

    “等着张铁上来吧……”一个巡海夜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张铁一定能把人救上来的!”

    这话语中透出来的,不是放弃,而是敬畏——一个个在海上讨生活的巡海夜叉对能施展出夜叉踏浪的人的敬畏和信任。

    此刻的张铁,则根本不知道他此刻所施展出来的水技有多么惊世骇俗。他只是感觉到水中有一股不断起伏的力量,他似乎可以利用那股力量支撑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利用那股力量更加自由的行动,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这么做了。

    远处波浪涌起的时候,似乎有人的手伸出海面,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被张铁看到了。

    张铁跳下浪头,潜入海中,手上的空间通道一打开,整个人在水下就像离弦之箭一样的朝那边潜了过去。

    果然是杜雨涵,此刻的杜雨涵,身体已经被那些随着巨浪涌来的长长的海藻给缠住了,整个人被海藻拖在水底,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潜过去的张铁一把在水底抱住杜雨涵,一边吻上了杜雨涵的双唇,在用舌头敲开她的牙齿之后,一边把自己嘴里面从黑铁之堡中“搬运”来的空气渡给这个小女生,然后三把两把的把缠着杜雨涵身体的那些海藻拉开和扯断。

    张铁用一只手抱着杜雨涵,一边嘴对嘴的给她渡着气,然后快速的朝珠场的海滩上潜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珠场的海滩边上的巨浪中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啊,张铁上来了……”看到张铁的身影和张铁抱着的那个人,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而等到大家跑到海滩边上看到张铁的时候,一个个不由再次愣住了。

    女生们面红耳赤,而老陈几个人则一个个暧昧的嘿嘿直笑了起来。

    此刻的杜雨涵,就像一个八爪鱼一样,双手紧紧搂着张铁的脖子,双脚自然而然的缠在张铁的腰上,一张嘴更是用力的在张铁的嘴上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吸德啧啧有声,就像张铁的口中有无穷的美味一样。

    这只是溺水之人在能抓到一个漂浮的稻草和呼吸到新鲜空气后的自然反应。现在意识还处于迷糊中的杜雨涵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张铁的嘴和舌头被杜雨涵紧紧的吸住,说不了话,他只能用眼神和手示意那几个女生赶紧把杜雨涵从自己身上弄开。这个小妞吸得太用力了,张铁都感觉自己的舌根有些发疼。

    “雨涵,雨涵……”吕莎莎和一个叫瞿靓颖面红耳赤的走了过来,一个使劲儿在杜雨涵的背上拍着,一个则把杜雨涵搂着张铁脖子的手分开。

    对这些女生来说,张铁和杜雨涵现在的姿势也太羞人了。

    因为能下海采珠,杜雨涵的水性原本也不差,在张铁刚刚找到她的时候,她只是一口气喘不过来所以半昏迷了过去,此刻,在张铁渡了几口气给她后,在几个女生的拍打和呼唤下,杜雨涵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杜雨涵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与自己四目相对的张铁,两个人的眼睛的睫毛差不多可以碰在一起,因为离得太近了,看到张铁眼睛的杜雨涵还没有反应过来对面这个人是谁,然后就发现自己居然还狠狠的吻着这个人,自己的嘴里,有一截软软的东西,自己正在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吸允着,似乎不想和这个人分开。

    接着杜雨涵就发现了自己和这个人暧昧的姿势,自己双手搂着这个人的脖子,双脚缠在这个人的腰上。

    杜雨涵悚然一惊,在发出一声尖叫后一下子从张铁身上跳了下来。然后因为太紧张,在离开张铁的身上之前,她还一不小心咬了张铁的舌头一下。

    然后就轮到张铁发出一声惨叫跳了起来……

    ……

    “胡闹!”城堡里的大厅内,一个个衣服重新在火上烤干的女生们都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挨着长风珠场管事的训斥,“张铁来这里是逼你们要账?然后你们这几个小女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想要在这种天气还去采珠赚钱,坚决不向他低头,谁说张铁来长风珠场是找你们要账的?”

    “他自己说的!”一个女生小声的辩解了一句。

    “张铁是长风珠场的巡海夜叉,这一个多月来他每天都来这里,为你们把水下的危险生物赶跑,当你们采珠的时候他在外围海域警惕着,守护着水下的安全,不让危险的水下生物靠近珠场,每天他都比你们提前一个小时到这里,而每天都在你们一个个都离开之后他才离开!”

    珠场的管事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些知行院的女生,“要在平时,你们都见不到他,因为今天风暴大,珠场采不了珠,所以他才在城堡里休息,正好和你们遇上!想要找你们要账,他早就找了,何必等到今天!”

    “啊!”知行院的女生们一个个捂住了自己的嘴,互相看了一眼,根本没想到那个他们最讨厌的人居然在这里默默的守护了她们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让她们知道。

    “今天要不是张铁,换了别人下去,海里这么大,只要再晚几分钟没发现你,你就完了,姑娘们,以后做事可不要再这么冲动了!”珠场管事语重心长的对杜雨涵说道。

    杜雨涵心中五味杂陈,而想到张铁把他救上来之后她搂着张铁亲吻的样子,杜雨涵又不禁脸上微微有些发烧,心中对张铁生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来。

    哼,那个混蛋,叫他占我的便宜,人家的初吻没想到就把那个混蛋给霸占了……

    听姐妹们说,那个混蛋当时知道自己落海之后,那么大的浪,想都没想就跳下去了,莎莎她们都被感动得哭了……

    少女的心中柔肠百转,时嗔时恼。

    自己那一下一不小心咬得有些狠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还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