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二章 出名了
    离开图书馆后,天sè已暗,张铁一个人重新来到百草谷中昨天看到那个红裙女子的地方,静坐等候。

    张铁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可以在这里再看到那个女子,没想到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除了谷中那幽幽的虫鸣和郎朗清风之外,一个鬼影也没有,最后知道那个红衣女子今晚不再出现的张铁苦笑了一下,从青石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衣服,然后离开。

    要不干脆就在潜龙堂里弄个寻人启事……张铁脑子里转着这个念头,然后又想起“费雷傲”和自己说过的那些话,难不成还真要等她生个孩子叫自己叔叔?

    想到那个红衣女子牵着一个小不点叫自己叔叔的样子,张铁脸上的肌肉和心都莫名的抽搐了两下。最后摸摸自己放在怀中的那一双绣鞋,暗暗咬了咬牙。

    在张铁回到松涛阁的时候,他又印证了一句话,所有不是一个人知道的事情,都算不上秘密,自己制作那种药剂的事情,现在最少有七个人知道,那就更不是秘密了。

    虽然已经很晚,但松涛阁的外面,却有很多人在等着,那些人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凌天院中立志要成为丹药师的学员,还有很多是在想要看热闹的人,总共有三十多个,因为听说那个制造出全效药剂的家伙就住在松涛阁,所以所有人都想来看看那个家伙长什么样子。

    全效药剂啊!没想到凌天院中真的有人制造出来了,这个消息,对那些正在丹药师路途上攀爬着的学员来说,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总有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这种不真实感,就像大灾变之前的一个普通人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一个经常可以见到的人在某一天一夜之间变成偶像巨星一样不可思议。

    因为酵素很容易制造,对这些正在丹药师路途上攀爬着的年轻人们来说。这其中的大多数人,在踏上这条征途的时候,还在草药学徒阶段,就想着要尝试制造出超级酵素,来证实丹药师世界中的那个著名的猜想。

    虽然最后大家都没有成功,但当初尝试制造超级酵素的经历,却是他们走上丹药师道路的开端,酵素虽然简单,但却神通广大,他们的老师。都会要求他们在尝试制造酵素的时候,熟悉各种草药与植物的属xìng并慢慢了解人体的奥秘。

    几乎每一个草药学徒当初都制过酵素,也曾有过有朝一rì自己成功制出超级酵素制造出全效药剂一夜之间功成名就飞黄腾达的幻想。

    但幻想毕竟是幻想,看到自己不能成功,也没听说有谁能成功。所有人也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只是没有想到突然有那么一天,就在他们以为这永远会是一个幻想的时候。就在他们身边。突然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把他们未能实现的幻想,把几百年来许许多多千千万万草药学徒们未能实现的幻想一下子变成了现实。

    这叫他们如何不震惊,不激动,不好奇,不猫爪火燎的想来看看那个家伙长什么样。是什么人,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还有一些等着张铁出现的人,则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凌天院中无傻人。几乎在知道有人能制造全效药剂的时候,所有人都从这里面嗅到了**裸的金钱和权势的气息。

    和其他特殊的药剂比起来,这种用超级酵素构成的全效药剂因为没有太多的特殊效果,对许多身体原本就非常健康和强壮的武者来说还算平常,最多把这种东西当做一种具有很多功效的初阶的复合药剂而已,但对很多身患各种疾病的人来说,这种全效药剂,就是不折不扣立竿见影的神药。

    张铁走近松涛阁的时候,那些人开始也以为松涛阁旁边又多了一个围观者,张铁知道该来的终究要来,所以也没在意,而是很平静的走到松涛阁的门前,拿出钥匙来准备开门进去。

    一直到张铁拿出钥匙来开门,那些人才反应过来。张铁因为回来得有些晚,几乎是松涛阁内唯一一个这个时候还没回来的家伙。所有人在这里等了半天,等的就是这个没回来的人。

    那些等在松涛阁周围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周围瞬间安静,有的人在互相看着,等着别人开口,还有的人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跃跃yù试。

    终于有人走了上去。

    “请问,阁下就是张铁吗?”。一个声音在张铁身后响起。

    张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过了身,看了看,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站在自己身后,带着好奇和一种考究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没错,我就是张铁!”因为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张铁坦然的说道,环视了周围一圈。

    “啊,原来他就是张铁……”

    “没想到这么年轻!”

    “我以为会是一个师兄,没想到原来是一个师弟!”

    “长得还挺帅的!”

    听到张铁承认自己身份的时候,周围立刻传来一阵窃窃私语,集中在张铁身上的火热目光,一下子更加炙热了起来。

    “请问是不是阁下制造的全效药剂?”那个青年似乎是在做最后的确认般,又问了一句。

    “不错,全效药剂是我制造的!”张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知道大家都想来看看那个制造全效药剂的家伙长什么样,现在看到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也散了,天寒地冻的,我就不招待大家了!”

    所有人都听得愣了愣,那个第一个站出来的青年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在张铁转身想要推开松涛阁大门的时候,人群中又走出来了一个人。

    “师弟且慢!”

    张铁微微皱了皱眉头,转了过来,这个人一开口就先把张铁的身份按下去,让张铁一听,就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心机。

    这次走出来的青年。二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白袍,腰上扎着一根醒目的,绣着百草和葫芦图案的漂亮腰带,让人一看他的腰带就能猜出他的身份——这是一个束带丹药师。一个二十多岁的束带丹药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了自傲的资本。

    “我叫古白,不知道师弟是否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青年脸上含笑,神sè之间却有一种隐隐的倨傲,一边说的时候还一边看着张铁。似乎就在等张铁说出一大堆如雷贯耳和久仰之类的话。

    张铁认真的打量了这个家伙两眼,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张铁是真没听说过,这个古白是哪根葱。关他屁事。

    听到张铁的话,古白的脸sè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常。依旧笑脸不改,风度翩翩,“师弟大概刚来潜龙堂不久,所以还未听过,愚兄在潜龙天工榜上也不过是位居中游,排在第二十七位。也算不上多厉害!”

    这个家伙一边自谦一边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听到这个家伙居然还是天工榜上的人,张铁不由多看了他两眼,不过语气依然非常平静,“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师弟制造出全效药剂。愚兄特来邀请师弟有时间到百草谷飞羽楼做客!”

    “飞羽楼?”张铁喃喃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不错,张铁师弟炼制出全效药剂后,愚兄和百草谷中的几位一同研习丹药之道的朋友对此都非常好奇,想向师弟讨教切磋一下!”

    张铁一听,再看看那个古白双眼灼灼的目光,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讨教切磋,说得好听,只不过是想来觊觎自己制造全效药剂的方法而已,此刻的张铁哪里有心情和时间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不好意思,我对丹药之道没有多少研究,全效药剂的制造之法是秘传,所以恐怕我们没有什么好讨教切磋的!”

    面对着张铁毫不客气的拒绝,古白的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变得勉强起来,不过马上,他的脸上就充满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样子。

    “全效药剂有诸多功效,一旦能够推广,势必泽被苍生,师弟又何必敝帚自珍,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我也是一片好意!”

    听到那个人如此说,张铁的脸上也马上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师兄即有泽被苍生之心,那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成全师兄一回,就请在场的诸位作证,师兄你把你的家产全部拿出来,我成本价卖给你一批全效药剂,然后师兄就用这批药剂去免费分发给需要你泽被的苍生,潜龙岛上也有不少劳苦大众,你看这样如何?谁要反悔,谁要不敢,谁就是王八蛋和狗娘养的!”

    “咳……咳……”古白直接被张铁的这番话呛得咳嗽起来,脸上那个悲天悯人的神sè再也绷不住,一下子涨得通红,“你……你……泽被苍生这种大业怎可如此儿戏!”

    “泽被苍生的确是大业,在这种大业面前,个人的生命和荣辱都如儿戏一般,说抛就抛,一点钱又算什么,莫非师兄连儿戏一回都不敢么?”张铁含笑问道。

    “这……这种事,怎么能假借他人之手,借他人之力,如果我能炼制全效药剂,我自然会去做,何必用你帮忙!”古白词穷,强自辩解道。

    “师兄说得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泽被苍生这种大业,对男人来说,就像入洞房一样,就算再苦再累,就算jīng疲力竭,我一向都喜欢亲力亲为,从来不假他人之手,要他人帮忙!”张铁笑嘻嘻的看着古白,“难道这种事师兄需要别人帮忙吗?如果需要的话,小弟倒愿意代劳……”

    噗嗤!周围的许多人听了一下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几个女的听了脸sè发红,在心里暗暗骂了张铁一句:流氓!

    所有人都没想到凌天院中制造出全效药剂的是这么一个人物。

    “当然不需要!”古白被张铁的话噎得额头青筋直跳,但又发不出火来。

    “所以,师兄请回,我也不需要……”

    那古白说完之后才发现,就这么三五句话的功夫,他自己就被张铁给绕进去了。自己说的话一下子前后矛盾,窘态百出,看着周围那些窃笑的目光,在狠狠看了张铁一眼之后,古白也没脸呆下去,而是有些狼狈的离开了松涛阁。

    所有人都明白了,张铁可不是那种可以欺之以方的人物。

    “张铁师弟,你这里还有全效药剂卖吗?我们想买一点!”人群中有人大声问了一句。

    “第一批药剂已经没有了,后面的药剂要两周后才能出得来,到时候你们来找我就可以!大家请回。我可真要上去睡觉了!”

    听到张铁这样的话,所有人都离开了。

    在看着所有人离开之后,张铁正准备进门吗,突然间,张铁的鼻子动了动。然后张铁什么话也不说,自己从怀中把那一双用布包好的绣鞋拿了出来。放在手上。然后用一种抚摸小白兔一样的温柔动作抚摸着那双绣鞋,整个人还用腻歪到极点的语气感叹了起来。

    “绣鞋啊绣鞋,你真是太可怜了,被主人遗弃荒野,如果今晚再没有人来找你的话,你就只有乖乖跟我回家喽!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如果你的主人如果再不出现,那你就委屈一点,我就只有把你挂到沁云堂去写寻人启事了。”

    “无赖!”话音刚落。昨天张铁看到的那个穿着一身红裙的女子就已经出现在张铁面前,今天的那个女子,已经换了一身白裙,更显动人。

    张铁一看,就觉得整个世界和自己的心都鲜活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彩虹,记忆中的那个模糊的空洞,一下子就被一张宜喜宜嗔的脸填满。

    “把我的鞋子拿来!”女子恶狠狠的看着张铁,目光中有些羞恼,脸上也微微挂着一层寒霜,在整个潜龙堂,还没有人敢这样耍她,拿她的东西。

    张铁就像没听到那个女子说什么,而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我刚刚去我们昨天见面的地方等你了,我等了你三个小时,知道你不会来了,所以才回来!”

    “你等我干什么?”女子的声音依然冰冷。

    “因为我发现我已经记不清你长什么样了,昨天我回来后,一遍一遍的想你,做梦也在想,想得太多了,就忘记了你长什么样!我有点怕记不清你长什么样子,我想再看看你……”张铁欢快的笑了起来,“现在好了,我又知道你长什么样了!”

    女子的心中原本还有些怒火,想要教训张铁一下,可不知为什么,听着张铁给她说的这些话,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开始发起烧来,一下子就把她脸上的那层寒霜融化了。

    张铁的话让她有些震撼,她不相信,想一个人可以想得忘记那个人长什么样,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张铁这样说,听着张铁那坦然而热烈的陈述,她就知道这是真的,张铁没有骗她。

    张铁的热情就像一团火,面对这样大胆的攻势,女子不要说经历,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女子看了张铁一眼,只和张铁那明亮赤诚的眼光一碰,就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就砰砰砰砰的跳了起来,竟是不敢再和张铁的眼光触碰一下。

    “啊,你不要过来!”原本气势汹汹的女子发现张铁又朝她走近了两步之后,一下子变得微微惊慌起来,就算她的本事比张铁强十倍,只要张铁靠近她,她的本能就会让她紧张起来,张铁整个人对她来说,充满了一种侵略气息。

    “好的,我不过来……”生怕这个女人又像昨天一样被自己吓跑了,张铁连忙停下了脚步。

    “你刚刚为什么知道我来了!”女子瞪着张铁问道,看到张铁没有再逼近,她的心终于安定了一些。

    “你的味道啊,你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香味,刚刚我闻到了!”张铁一边说一边用贪婪火热的眼光在这个女人的脸上和身上转了一遍又一遍。一边使劲儿的用鼻子吸着空气,“你穿什么都好看,都这么漂亮,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女子有些好笑的瞪了张铁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因为你把你的鞋子丢了,被我捡到,而且我还帮你保管了一天,面对你的恩人,要有起码的礼貌和回报!对了,再给我一张你的相片,省得我什么时候再把你给忘了!”张铁挥了挥手,大喇喇的说道。

    “你这个无赖,我的鞋子分明是你偷走的!”女人咬了咬嘴唇说道。“我不教训你就算好的!”

    “废话,像我这种有为青年会去偷一双女人的鞋子,你的鞋子很值钱吗?你穿在脚上的东西别人怎么可能偷得走,”张铁无赖的说道,“反正,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你就别想拿回你的鞋子!”

    张铁刚刚说完,就发现手上一轻,那个女人隔空一抓,直接就把他手上的那双鞋子抓了过去。

    这个女人的实力把张铁吓了一大跳,拿到鞋子的女人得意的看了张铁一眼,没想到张铁怪叫一声,一下子像饿虎扑食一眼的向她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