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五章 彼岸之花
    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身份,这对张铁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张铁明白,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没有色胆不行,光有色胆也不行。自己喜欢的是她,而不是她的身份和她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兰云曦有什么样的家庭和老爸对自己来说无关紧要,但必须正视的是,如果自己想要和她在一起,她的家庭,她的身份,围绕着她的那些舆论和她周围的一切势必会对自己和她的关系产生影响,这是根本无法避免的。

    在杨元康走后,张铁很认真,很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在思考了半天之后,张铁得出了一个操蛋和有些伤自尊的结论,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如果想要和兰云曦在一起,就算兰云曦自己愿意,她也会因为自己而承受着许多的压力和白眼,甚至还会有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伤害。

    一个公主和一个砍柴的路人甲走在一起有什么后果,那么兰云曦和现在的自己走在一起就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结论虽然让张铁感觉不舒服,但张铁知道,现实就是如此。因为自己,而让一个女人去承受来自家庭和现实的压力,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张铁能做得出来的,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如此心安理得的去把他的感情变成对一个他喜欢女人的压力。

    如果这个压力全部能冲着自己来,张铁刀山火海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如果这个压力是冲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去的,张铁打死也不愿意。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为自己喜欢的女人遮风避雨,反而把更多的风雨带给那个女人,那这个男人还能叫男人吗?

    张铁暗自咬了咬牙。火热沸腾的心思像岩浆一样慢慢冷却和凝固了下来,变成了沉甸甸的,坚硬的花岗岩。

    “兰云曦……”张铁默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然后用力在脑海里回想着她的样子,那个女人的面孔在张铁的脑海里若隐若现,最后,张铁又悲哀的发现,刚刚过了一晚,除了那个女人的衣服之外,他就又忘记那个女人长什么样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可能都没有人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难道这也算是相思病的一种?张铁不知道,他摇了摇头,强忍住去找兰云曦,重新记起她样子的冲动。而是摸了摸自己怀中重新被自己包好的那一双绣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出了门。

    张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兰云曦的感情有没有资格贯上“爱”这个神圣的字眼。但张铁知道,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可以炽烈如火,也可以坚硬如铁。

    今天早上的基础步法训练,张铁那股认真和拼命的劲头,让在一旁“指导”他的那位叫马艾云的师姐都大为惊讶。

    在两个小时的训练完毕之后。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个传闻,那位留着一头俏丽短发,叫马艾云的师姐问了张铁一个问题,“凌天院中都在传说一个叫张铁的家伙弄出了全效药剂。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

    把擦汗的毛巾丢在一旁的张铁笑了笑,“让师姐见笑了,那个全效药剂正是我弄出来的?”

    “难道你还是隐藏的丹药师,怎么没听你以前提过?”马艾云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丹药师,制造这种药剂靠的是一种我偶然得到的秘传!”

    “你制造的那种药剂很抢手唉,我有几个好朋友想买,愿意出十个金币一支都买不到!”

    “怎么,师姐你有朋友需要吗?”

    “当然,难道你不知道对女生来说酵素是最好的美容产品么,普通酵素都有美白皮肤和延缓衰老等诸多功效,更别说超级酵素了!”说道这里,马艾云笑了起来,半真半假的问道,“怎么样,能不能在你这里走走后门?”

    用全效药剂来美容?张铁发现自己还是不太了解女人的想法,这种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东西,在女人的眼中,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美容和延缓衰老,而且为此不惜砸锅卖铁?

    张铁知道,十个金币一支的东西对很多女生来说其实并不算便宜,简直贵得要死,凌天院的月费每个月也只是三十个金币而已,这已经让很多人头疼了。但就是这样,还是照样有女生愿意为了单纯用来美容的东西掏十个金币。

    看到张铁微微有些发愣,马艾云还以为张铁有些为难,在她看来,就算是丹药师,想要制造出那种东西来也应该不轻松,何况张铁还不是丹药师。

    “你也不要为难,如果你这里一时拿不出来就算了!”话虽这样说着,但马艾云的语气之中还是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失望。

    张铁笑了笑,直接在旁边的衣物架上拿出了自己的药剂囊,从里面取出六根这两天新罐装的全效药剂,递到了马艾云的手上,“马师姐说哪里话,别人要没有,你要还能没有吗?”

    看着手上那几根药剂,马艾云一下子笑了起来,脸上都在放光,“没想到你还真有,多少钱啊?我先说,超过十个金币我可用不起!”

    “这是送给马师姐你和其他几个师姐的,一人一支,不要钱,麻烦马师姐你把其他的那几支拿给其他几位师姐,这段时间来多谢诸位师姐对我的指导,这点东西又算什么!”张铁大方的说道。“要是这点东西还给钱,马师姐就是真的看不起我了!”

    马艾云在张铁认识的那几个师姐中也是爱憎分明性格豪爽的一个人,听到张铁这么说,也不客气,直接就把几瓶药剂收了起来,“行,那就就替她们谢谢你了,反正你这个家伙以后估计也不会缺钱!”

    张铁笑了笑,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不知道马师姐和其他几位师姐平时是靠什么赚钱?”

    “主要是家族任务,还有会收集一些特殊的东西!”

    “很辛苦吧?”

    马艾云仰着俏脸,故作鄙视的看了张铁一眼。“你以为谁都能像你一样吗?不是靠赌钱赢上一笔就是会制造药剂,从凌天院出去的女生,一个个差不多都被这里锻炼成女汉子了!”

    张铁微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这里倒有一个主意,如果几位师姐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凑钱在潜龙岛上开一个药剂店,全效药剂的销路应该还不错,以后我给几位师姐供应药剂,让师姐们赚钱也容易一些,不用那么辛苦!”

    张铁这么一说。马艾云就突然定定的看着张铁,眼睛闪了闪,很认真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从你这里拿全效药剂要多少钱一支?”

    “供货给几位师姐的话,每支药剂4个金币!”

    “4个金币?”这个价格让马艾云真的惊讶了一下。她认真的看着张铁,似乎要从张铁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然后突然噗嗤一笑。“行,就冲你这句话,你是看上彩蝶还是紫衣,我给你做媒!”

    “我其实看上马师姐你了,马师姐你的身材太棒了,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又丰满又有女人味,我每次看到你小心肝都扑通扑通的跳!”张铁嬉皮笑脸没正经的说道。

    马艾云双颊微红,一拳向张铁脑袋上打来。“油嘴滑舌,讨打!”

    张铁笑哈哈的连忙跳开……

    ……

    在完成了今天的各项训练之后,到了下午,张铁来到了百草谷的管理处,在这里订制了他的第一批私人药剂瓶。

    百草谷聚集着凌天院中的许多丹药师,为这些各阶段的丹药师提供各种服务,也是百草谷管理处的职责,为丹药师们提供订制的私人药剂瓶就也是这里的服务内容之一,而且是最常见的服务。当然,就算你不适当丹药师,想要买药剂瓶来装酱油也没问题,只要你能出得了这个价钱。

    因为考虑到以后的发展,张铁决定在药剂瓶上使用自己的私人注册标识。

    丹药师工会药剂瓶上的私人标识的注册费用是86个金币,非常的昂贵,一般人根本注册不起,不过一旦注册之后,就受到丹药师工会的保护,注册者也就拥有了该标识的各种权益。

    张铁原本想注册的标识是一颗小树,没想到最后被人告知,用小树作为标识的药剂师已经有一大堆,那些标识的相似度都非常高,药剂师工会很久之前就已经决定不再接受带小树图样的私人标识注册。

    到最后,张铁想了想,就注册了一个全新的标识!

    这个可以印刻在药剂瓶上的私人标识由两个部分组成,标识的上面,是一朵神秘的,血红色的怒放的美丽花朵,花朵的下面,是四个带给人无限遐想的文字曼殊沙华。

    曼殊沙华,又名彼岸之花或恶魔的温柔,花语是优美纯洁,在一些地方,它又代表着悲伤的回忆和互相思念。

    标识在张铁提出思路后由专业画师负责设计,整个标识,充满了一种唯美的色彩。

    在画师把那朵曼殊沙华画出来之后,张铁想起了兰云曦,于是就拍板了下来。

    相比起这个美丽的标识,张铁订购的第一批的药剂瓶的数量则把管理处的人都镇住了张铁第一批就订购了一万瓶!对任何丹药师来说,这都是一个恐怖的数量。整个人凌天院,还没有哪个丹药师能生产这么多的药剂。

    在张铁离开百草谷后,关于他订制的药剂瓶的数量的消息,就落到了一些人的手里,这后面引起的一番变化,就连张铁都没想到。

    离开百草谷,张铁到码头放生,放生完后,吃完晚饭回到住处,张铁就进入到了黑铁之堡。

    刚刚进入黑铁之堡后没有几秒钟,张铁被吓了一大跳,因为整棵小树上的果子,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