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波云诡谲
    初级恢复之躯在夜晚翻倍的效果此刻已经慢慢体现了出来,张铁此刻似乎都能感受到身体体内和外表的那些伤势在缓慢的恢复着。

    在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慢慢从城堡大厅的门外传来的时候,张铁才睁开了眼睛。

    脸色凝重的张太白走在前面,在他的身后,是两队穿着通体漆黑的甲胄,个个携刀挎剑,一个个气息凝练的护卫,那些护卫有二十多人,走起路来,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威势和煞气在里面。

    在看到张太白的那一刻,张铁明显感觉到这个长风商团的主事者之一脸上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那个表情似乎在说——你没事就好!

    张太白今天穿在身上的衣服有些隆重,是一套黑色的男士礼服,估计原本在惨叫什么活动,也是在听到潜龙岛这边生的事情的时候突然赶过来的。

    “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张铁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走过来的张太白看了张铁一眼,点了点头,抬了一下手,整个城堡大厅里的长风商团的高手和护卫一个个就走了干净,只有两个人在大厅的入口处背对着大厅在警戒,不让任何人靠近。

    “我这次带来的人都是怀远堂的长风卫,这些人都是家族子弟出身,忠诚上绝无问题!”张太白说道。

    张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站在怀远堂中的这些大人物的角度上来说,那些人或许不会出卖怀远堂,离开了怀远堂那些人就什么都不是了,但自己算哪根葱,为了利益。亲兄弟都有动刀见血的时候,何况那些家伙和自己只是5oo年前是一家子,大家族之中同样也是良莠不齐的。何况对有的人来说,就算被人利用了自己也现不了。

    “我今天刚刚被长风商团派来保护我的高手暗算了,对这些我既不知道名字又没见过面的人。就多了一些小心,我实在不希望我和你在这里说的话没过两天就弄得人人皆知!”张铁直白的说道,也不管张太白听了这话后微微难看起来的脸色。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正在仪阳城刚刚听到消息就马上赶过来了,具体的事情通过水晶遥感通讯无法说清楚!”

    张铁就把自己今天和刘响于张海潮两人认识的经过及随后被刘响暗算和遭遇追杀的事情向张太白讲了一遍。

    “刘响想要暗算你,那张海潮呢,还有。你怎么现刘响有问题的!”作为一个大商团的主事者之一,遭遇到这样的大事,张太白当然不会听张铁的一面之词说什么就是什么,他马上问出了两个问题。

    “张海潮估计已经凶多吉少!”张铁叹了一口气,“至于我是怎么现刘响有问题的,那不是明摆着的吗。先,他们两个在一起,如果同时遇到袭击,因为张海潮的实力比他要强一点,能最先逃出来的,一定是张海潮而不是他,如果按照他说的话。张海潮一个人就足以把那些袭击者挡住,那么他就没有必要跑过来,再加上他,两个人的实力足以把那些袭击者杀光,这就是他露出的第一个破绽,如果袭击者的实力比他们两个强,最有机会跑出来的是张海潮而不是他,如果袭击者的实力与两人相差不多,他不应该把张海潮丢下一个人跑来,如果袭击者的实力不如他们两个。他也就没有必要跑来,这是他露出的第一个破绽,让我一开始就对他有了提防。”

    张太白皱着眉头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但也不是绝对的,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和意外,常常会出大多数人的想象!”

    “我知道可能有我不知道的情况,我的推论未必就能把所有的情况包括在内,所以我开始只是怀疑,没有马上动手!”张铁笑了笑,“我不知道长风商团让高手保护一个人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危险有没有固定的处置程序,但对我来说,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在远处示警,让我保护的那个人知道出现了危险情况,让他做好应变准备或者藏起来,而不是拖着受伤之躯找到我要保护的那个人,把危险带到他的身边,然后告诉他让他和我一起逃命!他没有示警,而是直接过来找我,这就是我怀疑他的第二个地方!”

    “还有呢?我想你一定是现了什么,最后才抓住机会先下手为强的!”

    “当然,让我彻底肯定他有问题的,是我和他在逃跑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做的那些事情!”

    “他在和你一起逃跑的时候做了什么?”

    “他在我们逃跑的沿途留下了让人可以追踪过来的标记,他留标记的方式非常的巧妙和高明,一般人几乎不可能现,那是一套在行走过程中,通过脚印的深浅,脚印之间距离的变化和与周围的环境中出现的某些东西自然契合在一起的一套自然痕迹系统,他以为我看不出来,而恰恰相反的是,我看出来了!”

    在杂货店那几年,唐德那个死胖子教会了自己许多的东西,那些东西当时学起来觉得非常的傻b,比如看人耳朵之类的,但在出来之后,张铁才现,就是这些原本以为没什么用的东西,在许多时候,却能派上大用场,反而是在学校里学的那些用来混饭吃的本领,到了现在,几乎都用不上了。

    “就算是这样,这也不能完全说明刘响就是叛徒!”张太白看着张铁,“他留下的那些痕迹,也许是为了方便张海潮和长风商团的人能找到你们!”

    “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相比起这种可能,他有问题的可能更大……”张铁毫不在乎的笑了笑,“三个破绽加在一起,他有问题的可能已经是百分之八十,我可不会为了那百分之二十可能存在的人性的善良和某些意外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我宁愿最后我活着。别人说我有可能错了,而不是那种我挂掉,别人在惋惜我不够聪明!”

    张铁一边说着一边就把一直装在身上的那根长针拿了出来,丢到了张太白的手上,“就在他想用这根东西插入我后脑的时候。早有准备的我先一步把刀插在了他的肚子里,这根东西上面有毒,你们拿去检验一下这就知道是什么毒了……”

    张太白拿着手上那根诡异的长针,已经无话可说,脸色彻底变得铁青,“你放心。这件事,长风商团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张铁等的就是这句话,随后,张铁又把自己遭遇追杀,如何死里逃生的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遍,整个过程。唯一省去的,就是张铁拜师的那段。

    张太白问了几个关键问题,然后就眯着眼睛,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对张铁说道,“照你这样说的话,那个老头有可能是一位炼金大师。恰巧救了你一命,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本事从岩浆之中走出来毫不伤而且随手就制造了一场爆炸,没想到这样的高人居然能出现在海岛龙窟,可惜无缘拜见,就这样让他走了,唉!”

    “或许这个人以后还会出现也说不定!”

    “你不知道,这样的高人行踪一向诡秘难测,一日之间仅仅靠自己的脚程就能远行数千里,比飞艇还快,与这样的高人相遇。完全可遇不可求!”张太白似乎在为与这样的人失之交臂而扼腕,随即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个追杀你的强战士呢,后来如何,他们有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就在张铁刚刚想要把自己最惊人的那个现。关于那些人来自晋云国琅琊郡天寒城甄家的来历说出来的时候,大厅外面的守卫哪里,突然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

    “主人吩咐,现在一切人不得入内!”这是守卫的声音。

    “难道连我也不行么……”这是一个女性的声音,这个声音在冷淡之中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随着这个声音一出现,守卫的声音没有了,然后几个人就同时进入到了城堡的大厅之内,径直向张铁所在的这里走了过来。

    一看到有其他人进来,张铁一下子闭上了嘴,同时心中也暗暗恼怒,更是坚定了“独自造船”的决心,就算这座城堡还没造好,但这座城堡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想和人单独谈点事都有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搞个屁啊,真当这个地方是广场啊。

    张铁心中虽然有些恼怒,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听到那个声音的张太白的脸色却露出了一丝温和但微微有一些尴尬的微笑。

    “夫人,我不是说让你在飞艇上稍等一下么,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会回来!”

    “我看飞艇之下有一座城堡,以为是老爷的金屋藏娇之所,所以特定进来看看,老爷如果看上哪个女子,直接告诉我娶进门来就是了,我可不是小心眼的妇人,老爷现在就算有了八房的妻妾,再娶上八房,也是无妨的!”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盘着高耸髻,看样子三十多岁的美艳贵妇就在两个侍女的导引下走了过来。

    这个妇人的身上穿着一身火红的水晶晚礼服,浑身珠光宝气,眉眼之间即风情万种,又有一种似乎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堪称是尤物中的尤物。

    这个女人一走进来,就转头四处看了看,看到整个大厅四处简陋灯火明亮一览无遗,根本没有藏着其他人的时候,才翘起兰花指,微微掩嘴一笑,三四十岁的女人,脸上竟然有十几岁少女的娇憨的风情,“我以来老爷这一次又是借口有急事,悄悄从舞会上溜出来会什么小情人呢,老爷以前这一招用了很多遍,没想到这一次倒是真的有公事,那我就不打扰老爷了!”

    这个女人来得突然,走得自然,似乎真的就像是吃醋后来查岗的妻子一样,也非常懂得分寸,从进来到出去,只说了短短两句话,看了周围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此刻的张铁,看着那个消失在大厅门外的背影,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似乎把他的思维都冻结了。张铁知道,自己今天真的中大奖了。

    唐德那个混蛋曾经得意洋洋的告诉张铁,根据他的观察,黑炎城中的男人,每二十个人中。就有一个男人在为其他男人养着孩子,相耳之术在唐德的身上,全部被他用在打探窥视别人的**,满足他那龌龊的好奇心上。

    张铁没想到这门自己掌握的秘传,在今天,居然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意外。如果说第一次是惊喜的话,此刻,那种惊喜已经变成了惊吓。

    “这个……我接到这里消息的时候,正在和我的夫人在仪阳城参加一个晚宴,因为是坐飞艇过来的,路途不算远。我夫人不放心,所以,也跟着一起过来了,这女人啊,就是醋劲和疑心病重了一点……”张太白微微有点尴尬的向张铁解释了一句。

    “夫人仪态万千,落落大方,一看就是名门闺秀。不知道出自晋云国哪个豪门望族!”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的张铁用赞叹的语气问道。

    “哈哈,这你就错了,我夫人并非出自豪门,而是出自新策城中的普通中产之家,二十年前一次偶遇,让我们喜结连理,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那个问题呢,那个追杀你的强战士是否暴露了他的身份和来历?”

    看着张太白那张突然间感觉有些变幻莫测的脸,千千万万的念头闪电般的在张铁心里转了一遍。最后张铁摇了摇头,“那是一群组织严密的杀手,哪里会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个救我的前辈实力高强,也根本没给那些人反应的时间。只是一招,就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来自哪里的!”

    “你放心,这次的事情,无论对方是谁,怀远堂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张太白沉声说道。

    “能尽早找到幕后黑手就好!”张铁的眼睛转了转,“我听说最近大6上很多的药剂师被暗杀,会不会是同一伙人干的?”

    张太白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缓缓的点了点头,“有可能,总之,最近你要多加小心!”

    “我怎么小心?”张铁苦笑了一下,“只要一天不把那幕后的黑手揪出来,我就得一天都提心吊胆,对方这次派了一个十级的强战士来,后面说不定就会派更高级的人来,潜龙岛就这么大一点地方,除非我永远躲在城堡和潜龙堂里不出来,永远当缩头乌龟,否则一旦出去,那不是给人当靶子吗?”

    “我让一队长风卫来保护你,长风卫都是家族的精英子弟,忠诚上绝无问题。”

    “忠诚没有问题,那实力呢?”张铁看着张太白,“如果对方下次直接派出一个骑士来要我的小命,你派来保护我的长风卫能抵挡得了骑士的攻击吗?如果不能,那长风卫又有什么用?别人有可能会派一个骑士来,随便用几天的时间,像完成一个简单任务一样顺手就把我给干掉,这样的成本,我相信别人是出得起的,怀远堂和长风商团却不能派一个骑士来永远贴身保护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这样的成本,怀远堂和长风商团出得起码?”

    张铁的话让张太白无言以对。

    “我这个人一向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这条小命的生存建立在可能的某种概率上,或许我的命对有些人来说还不算值钱,但我这条命对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家人来说,却是无价之宝,一堆不能在真正高手面前保护我的人,跟在我的身边,除了把我这个靶子的位置标示出来以外,我没看到有任何的作用!”

    “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就两个字——自由!”张铁看着张太白,眼中精光闪闪,“我知道潜龙堂的那些规矩,在以前,那些规矩对我没什么影响,但现在,在我九级之前,那些规矩就等于把我绑在了潜龙岛上等着让人来刺杀,我需要自由,进出潜龙岛的自由,只要对方摸不清我的行踪,想要派人来刺杀我,就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铁要的自由,说起来很简单,但饱经历练的张太白却从张铁的话中体会到了更多的东西,张铁要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而不是简简单单进出潜龙岛的自由,张铁说得含蓄,他却不能装糊涂,他知道,这次长风商团出的这个大纰漏让张铁感到了危机,张铁已经决心要跳出怀远堂给家族子弟在潜龙岛上画出的这个圈子了。

    “除此之外呢,你还需要什么?”张太白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着张铁。

    “只要我能保证每年稳定的提供给长风商团全效药剂的货源,那么,每年算我5ooo个家族贡献点应该不算是过分的要求,而且,为了杜绝再一次的刘响之类的事件,对于潜龙堂布或分配给我的任何任务和要求,我都有权利选择拒绝!”

    “如果我不答应呢?”张太白的目光之中已经有了一些严厉的意味在里面。

    张铁笑了笑,“那么,我与长风商团关于全效药剂的合作,就在偿还清建造这座城堡的46万金币的借款后终止,我虽然喜欢钱,但还不至于到了那种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地步,你们不能一边要我在潜龙岛上制造全效药剂给你们赚钱,增加家族的实力,一边又让我在这里等着不知道哪一天被人干掉或暗算。”

    “如果家族真的能派一个骑士级别的高手来保护你呢?”

    “那我可以放弃前面的要求,我们的一切合作照旧,但是那个来保护我的人干什么要听我的,一切我说了算,你们可别找个大爷来让我伺候。”张铁马上说道,一点障碍都没有。

    张太白终于叹了一口气,“潜龙堂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还要找人商量一下!”

    “没关系,这两天我就在这里养伤,决定好了通知我就行!”

    ……

    就在张太白要离开城堡大厅,张铁亲自把他送出去的时候,张太白的一个护卫脚步匆匆的拿着一张字条来到了城堡大厅,一语不,就把字条递给了张太白。

    张太白看了看那张字条,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看了看张铁,有些欲言又止,想开口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一种不祥的感觉让张铁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他一把抓住张太白的手,大声问道,“是不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了?”

    “刚刚接到消息,你大哥张阳……出事了!”张太白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张铁的头一下子就炸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