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离开潜龙岛
    6月23日早上,在潜龙岛结束了一天的戒严和紧张气氛之后,早上六点离开潜龙岛的第一艘客轮就被离开潜龙岛的客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海上行程之后,抵达了金海城的一座码头。

    时隔半年多,再次踏上这边陆地,张铁的心中在阴霾之中,憋着一股浓浓的火气。

    去年12月5日的时候,他踏上了潜龙岛的土地,进入潜龙堂,经过在潜龙堂中半年的历练,此刻的张铁,比起粗入潜龙堂时,已经判若两人。

    和张铁预料的一样,昨天潜龙堂和长风商团在岛上的戒严与抓捕行动最后一无所获,毛都没有捞到一根,那些刺杀自己的家伙,似乎已经全部死在了地底,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人在地上一定还有同伙,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

    因为那些人在来到潜龙岛上的时候是化整为零,各自以互不相关的独立身份和三三两两的小团队的面目分批进入潜龙岛的,那些人组织的严密程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任何一部分出了问题,那一部分就像壁虎的尾巴一样自动脱离组织,再也难和其他的部分扯上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潜龙堂和长风商团在把潜龙岛封锁戒严之后能派部队把岛上所有的外来人员全部抓起来拷问,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现谁是那些人的同伙。

    而把潜龙岛上的所有外来人员抓起来这种事,就算长风商团有这样的实力,也绝不会做这样的蠢事,因为潜龙岛上的外来人员有好几万人,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想要把这些人都抓起来。难度不小不说,还势必会激起大乱。

    在这样的情况下,潜龙岛上的戒严和封锁在持续了一天之后就解除了。随着戒严和封锁的解除,在经过一天焦躁的等待之后,张铁也终于获得了他所期盼的自由,获得了自由进出潜龙岛的权力。

    长风商团和怀远堂的大人物们在权衡了一下在大量获得全效药剂和让张铁自由进出潜龙岛的各种利弊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当然,大人物们做事的方法那是非常讲究的,各方面的面子都要顾及,不可能为了张铁一个人就**裸的毫无顾忌的把潜龙党的规矩一下子就踩在脚底。所以,此刻在潜龙堂那台差分机管理的学员档案之中,如果你有足够的权限来查看的话,就会发现,在张铁的那串个人编码的档案下面。就多出了一串与张铁有关的任务信息。

    其信息的内容如下:

    姓名:张铁!

    任务接受时间:黑铁历890年6月22日。

    任务性质:家族指定任务,s级。

    任务内容:与长风商团合作。大批量为长风商团提供全效药剂……

    任务奖励:每年3000个家族贡献点。

    任务持续时间:长期……

    任务保障措施:此任务为最高优先权任务。在执行任务期间,根据任务执行者意愿,可以行使任务保障条款中的任务唯一性和排他性原则,拒绝接受其他任务。

    特别备注:在任务完成过程中,为了完成任务和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与保障任务执行者的人身安全,潜龙堂特别授予张铁自由行动之权力。可以任意进出潜龙岛不受限制,其拥有的交通工具,在报备后,可以自由进出潜龙岛周围临海及领空。

    ……

    张铁的所有要求。除了家族贡献点只提供了张铁要求的百分之六十以外,其他的,张家的那些大人物们就用一个简单的家族指定任务就满足了张铁提出的所有条件,而且让任何人都找不出漏子。张铁满意了,潜龙堂的权威也得到了维护。

    对此,张铁除了感叹张家那些大人物的老奸巨猾之外,实在已经找不出别的形容词。

    至此,张铁成为潜龙堂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没有彻底完成潜龙堂的学业任务之前就能自由进出潜龙岛的第一个怀远堂的家族成员。

    张铁获得了自由,真正的自由!这份自由,是张铁与怀远堂和张氏家族相互关系的一个调整,也是张铁下定决心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开始。

    在坐船回来的路上,张铁一路都在检讨和反思着自己进入潜龙堂来这半年的得失,在潜龙堂这半年,张铁感觉到了自己飞快的成长个人的等级从五级晋升到七级,已经觉醒的家族血脉完成一次进化,铁血战气凝聚成功,包括潜海术在内的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巨大的提高,但是相比起这些来,张铁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终于认识和看清了拥有黑铁之堡和那颗神奇小树的自己在未来所应该走的道路。

    想要获得权势与地位最快的捷径不是伴上一颗大树,抱上一根粗腿,而是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和能力,让自己变成一颗大树,变成一根粗腿。

    当初下决心来到潜龙堂的决定并没有错误,唯一错误的,是自己对自己和自己所拥有的能力缺乏深刻的认识,自己并没有把自己所拥有的这种能力发挥运用到极致,当初的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拥有黑铁之堡和那颗小树,自己和所有人都是不同的。

    这些不同到底不同在哪里,这个问题自己当初没有做过深刻的思索与考虑,而实际上,此刻认真一想,很快就能得出答案,黑铁之堡有多少的特殊之处,自己与其他人就有多少的不同之处,那个曼殊沙华因果万缘宝树能结出的多少种果子,自己比其他人就多了多少条通天大道。

    就比如这一次被那个十级的杂碎追杀,自己唯一对那个杂碎有威胁的能力就是自己甩出的掌中箭,师傅赵元说自己甩出的掌中箭虽然已经达到音击的效果,但掌中箭在空中的速度,只是刚刚超出了一倍音速,大概达到一点二到一点三马赫之间。如果自己能把甩出的掌中箭的速度提高到两倍音速以上,那以后在面对那种十级家伙的时候,就不仅仅是有威胁这么简单了,完全有可能做到一击必杀。

    正如大灾变之前人类所发明的动能武器所走的道路一样,对所有人来说,速度,都是最可怕的武器。哪怕是一个铜板,只要它的速度能达到二十倍音速以上,这个铜板上所拥有的那种动量所带来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也是非常恐怖的。

    别人想要在短时间内把自己手上的一件东西投掷或者甩出去的速度提高一倍。几乎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力量的增长是循序渐进的,但对自己来说,让自己的掌中箭速度达到两马赫以上却有一条捷径,这条捷径就是七力果。如果自己再吃下九颗巨狼七力果,手上甩出的掌中箭的速度。一定可以突破两倍音速。

    坐在船上的张铁。已经决定,在晋升到八级之前,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的掌中箭晋级成为自己真正的杀手锏,到时候再遇到那种十级的强战士,在两三倍音速的掌中箭的打击下,瞬间就要让他爆头。

    ……

    “各位乘客。我们的客轮马上就要到港了,请大家检查携带好自己的行李及物品,通过甲板舷梯顺序下船!”

    客轮上,船舱内的服务员已经把同样的话反复提醒了三遍。在三遍后,抵达码头的船身微微一震,随着客轮上发动机的熄火和几声预示着可以下船的汽笛声响起,船舱里的人都一个个从座位上站起,排队准备下船。

    从开船后就一直闭着眼睛面沉如水的张铁一直到身边的人都下船了,才睁开了眼睛,然后从椅子上起身,缀在乘客的末尾,一语不发的随着众人下了船。

    客轮就停在金海城的一个码头上,这个码头长有数里,整个码头附近密密麻麻的停放着各种各样的船舶,有客轮,有货轮,还有渔船,在一片看起来更讲究的地方,还有两排白色的的私人游艇,金海城虽然没有仪阳城那么繁华,但这里,同样也是一座大城。

    此刻,正是中午,六月的太阳像一个火盆一样挂在天上,地上也像下了火,码头上的工人和水手们许多都只穿着一条短裤在忙活着,一个个大汗淋漓。

    金海城的渔业加工非常发达,这里的制冰厂也很多,在夏天的时候,许多人就会到制冰厂买点冰出来做小生意,在码头检票口的站台外面的街道上,张铁一出来,看到的,一溜的都是卖冰镇果汁的三轮车的小摊位和等待拉客的出租车和马车。

    从客轮上下来的人大多数都顺手买了一杯冰镇果汁好解暑。

    张铁微微眯着眼,看着那从码头检票口出来的人群,在这些人中,或许就有暗算自己那些人的同伙,昨天潜龙岛上的戒严如果说对这些人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在戒严解除之后,一定会有部分人在今天就会想办法离开潜龙岛,只是不知道在第一班的客轮上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家伙。

    如果不是自己的命比这些家伙值钱一万倍,张铁真想把自己脸上的变装面具拿下来,看看有谁会看到自己这张脸会有些失常的。

    按照死胖子唐德的那个说法,这个时候,不管那些看到自己真实面目的家伙的脸上表情会怎么样,只要盯着他们的瞳孔,那种突然看到自己双眼瞳孔会一下子收缩的,都是知道自己是谁,而且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一个人眼睛的瞳孔在某些时候的放大和变小,会暴露出一个人内心的真正情绪与感觉。

    “要来一杯冰镇芒果汁吗?不加冰的六个铜板,加冰的七个铜板……”就在路边,一对上了年纪但穿着非常干净整洁的老夫妻也在卖着冰水,看到张铁,老头就朝着张铁吆喝了起来。

    “来两杯,加冰!”张铁走了过去,用变装过后略显粗哑的嗓音说道。

    老太太非常麻利的给张铁弄了两杯果汁,一杯果汁里面加了几块冰。

    张铁把两杯果汁一饮而尽,然后还用一口好牙口把里面的冰块也嘎嘣嘎嘣的嚼碎咽下。

    两杯果汁下肚,张铁感到自己心头的火气微微小了一些,手往兜里一掏,一个银币就从黑铁之堡的空间里无声无息的被张铁取了出来。张铁直接把银币丢到老头收钱的小桶之内,发出一声脆响,“不用找了……”

    “啊,谢谢,你还要再喝两杯吗!”老头热情的说道,从潜龙岛回来的豪客都非常多,这也是老两口在这里卖果汁的原因。

    张铁摇了摇手,径自往那些出租车哪里走去,看到张铁喝果汁丢下的一个银币的小费,一辆蒸汽出租车很有眼力的从旁边把车连忙开了过来。在张铁面前停下,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的司机就把头从驾驶室的窗口伸了出来,“这位老弟要去哪里,我送你!”

    张铁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秃顶司机的油滑样子,也不多说话。直接拉开车门坐到了车后面。

    那个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张铁那张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平平无奇的脸,笑着问道。“老弟要到哪里!”

    “你对金海城很熟吗?”

    “我在金海城生活了四十多年。老弟你说我熟不熟,不是我吹,金海城街头巷尾吃喝玩乐的地方,就没有我不熟悉的!”秃头司机海吹着,一边慢慢发动了汽车。

    “我的身份证明在潜龙岛海岛龙窟里弄丢了,听说在怀远郡没有合法的身份证明很多地方都不方便去。连住宿都成问题,所以,我想找一个能帮我弄个身份证明的地方,你知道这样的地方吗?”张铁淡淡的说道。

    一听到这个。开车的司机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抖了一下,“要弄一个怀远郡的身份证明搞不好要坐牢和掉脑袋,这可是犯法的事情,我可不知道这样的地方,你还是找别人吧!”

    “我不是晋云国和怀远郡的人,也不想要弄一个怀远郡的假的身份证明,我只想要弄一个可以让我在这里找个地方方便住下的证明就可以!”

    秃顶司机的脸色重新变好,眼睛在汽车的后视镜的转了两圈,“要是这样的话,我刚好知道金海城里有一个地方可以给你弄一个身份证明,不过这路费和咨询费加在一起可能要贵一点,起码……起码要一个金币!”

    张铁心里嗤笑了一声,还真当自己是什么都不懂的冤大头了,办个假证而已,在黑炎城火车站,那些办假证的小广告贴得到处都是,这个行业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人族之中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了。用唐德那个混蛋的话来说,随便到一座城市,那种一个银币可以服务两次甚至包夜的年老色衰的妓女,只要你肯给她两个银币,就几乎没有打听不到的事情。

    “给你十个银币,别跟我啰嗦,再啰嗦一句就只有五个银币。”张铁恶形恶状的瞪着眼,粗声粗气的骂道,“妈的,真的以为老子的钱是天上下雨掉下来的,信不信老子下车找个女人,两个银币就让那个女人把我带到地头,一个金币,一个金币十个假证都办下来了!你开火车啊……”

    司机的脸上讪笑着,“原来老弟你也是行家啊,算我刚刚失言,算我刚刚失言,十个银币就十个银币,老弟你消消气,消消气……”

    ……

    半个小时后,就在张铁以为那个秃头司机要把自己带到一个什么阴暗隐秘的角落的时候,这个司机,却把张铁带到了一栋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四层楼的房子面前。

    那栋房子的楼下是几个档次不高的小饭馆,卖着一点海鲜拉面和鱿鱼铁板烧之类的小吃,而就在那栋房子一处门口的下面,却挂着一块极其唬人的招牌。

    神圣金兰花帝国驻晋云国大使馆。

    张铁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看着那块已经掉漆掉得很严重的“帝国”大使馆的木质招牌,再看了看这个招牌旁边的那个被擦得锃亮的,铜质的“王德福鱿鱼铁板烧”的小吃店的牌子,有些不确定这是不是谁在这里弄出的恶搞。

    一个帝国的大使馆就这幅德行?妈的,凌天院里的公共厕所看着都比这里高级几十倍。

    张铁微微摩挲着下巴,难道金海城的出租车司机一个个胆子都肥得没边了,连这种玩笑都敢和自己开,还是自己的脸上就写着“来蒙我”三个字。

    通过后视镜,看到张铁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坐在前面的司机连忙叫了起来,“这里真的是可以办身份证明的地方,如假包换,这里真的是神圣金兰花帝国驻晋云国大使馆,我记得上次来这里还有两个卫兵在站岗呢,卫兵呢,今天怎么没见卫兵,难道是去睡中午觉了!”

    就在张铁忍不住想要发火的时候,旁边的小面馆里,一下子就窜出来一个人,哧溜的一声把嘴角的一根面条吸到了肚子里,然后四处乱看,“是谁要办身份证明?是谁要办身份证明?”

    然后,那个人看到停在大使馆门口的出租车,一下子跑了过来,在擦了擦自己嘴角面汤的汤渍后,以极其专业的姿势拉开了出租车的后门,“先生,您想要办身份证明吗,神圣金兰花帝国驻晋云国大使馆高级商务参赞菲利普很高兴为您服务!”

    张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非华族人把“您”字这个礼貌用语说得这么字正腔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