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密道(三章合一)
    “呸……呸……”

    刚刚挖好的密道的内部还没有经过平整处理,在张铁弓着腰经过的时候,身子轻轻蹭了一下,一小片沙土就从洞顶上掉了下来,弄得张铁一头一脸都是灰尘,有些砂子还沾到了张铁的嘴里,让张铁连忙把那些东西吐了出来。

    张铁手上拿着钢锹和钢铲,弯着腰摸到了昨天挖掘到的这条狭窄密道的尽头,一只脚半跪在地上,然后拉下了保护住眼睛的护目镜,拿着钢锹一用力,钢锹一下子就全部嵌入到那坚硬厚实的泥土之中,张铁稍微用了一点力,一大片沙石泥土就被张铁挖了下来。

    在张铁那一身恐怖的蛮力的作用下,只算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张铁面前的密道的地面上,就被他挖出了一片的泥土和沙石,密道又往着前面的方向延伸出了一米。

    看到密道中的沙石泥土太多,张铁放下了钢锹,拿着锯短了手把的钢铲,一铲子下去,铲起十多公斤的泥土,然后张铁心念一动,铲子上的泥土瞬间消失,一下子就落在了黑铁之堡的混沌之池内……

    张铁再来一铲,铲子里的东西瞬间消失,再来一铲,又消失……

    在这几天的连续操作之下,张铁干这个已经非常的熟练,此刻铲起那些泥土和碎石来,简直就像是魔术师在变魔术,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阻挡在密道之中的那些泥土碎石就被张铁清理了个干净,全部变成了黑铁之堡里面的基本能量储备。

    张铁又往前面挪了一米,把铲子换成钢锹,继续像土拨鼠一样的挖起来。

    在张铁恐怖蛮力和体力的支持下,又有着黑铁之堡里面的混沌之池这个大后援,挖下的石头和泥土都非常容易处理。也因此,张铁的速度和效率非常的快,常常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能把密道往着他认准的方向挖出一两米的距离。

    密道内漆黑得没有一丝的光线,但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下,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几个小时后,正在密道中埋头苦干的张铁停下了手,他侧着耳朵在密道的里倾听了一会儿,密道的那一边,已经传来了清晰的流水声。张铁大喜,继续用力往下面挖去,运锹如飞。

    十分钟后,哗啦一声,随着一片土石崩落的声音。拍打着身上灰尘的张铁从密道中钻了出来,一下子出现在云居山山腹之中的一条地下暗河的溶洞之中。

    这个溶洞并不大。面积不过数万平米。空间的高度也只有十多米,洞内到处曲曲折折,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和石灰石,一条五六米宽的地下河流过这里,不急不缓的像这远处流去。

    事实证明,人的恐怖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源于未知。而人在感官上的未知就是黑暗,人在可以清晰看清楚自己周围环境的情况下,恐惧感会大大的减弱。

    张铁此刻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是此刻他没有黑暗视觉的能力。那么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说不定他还会有些害怕,但此刻,在看清了这个溶洞和地下河的情况之后,张铁的心情反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看来刘工真的没骗我,根据他们的地质勘探,金乌堡下一百多米深的这个地方,真有一个巨大的封闭的溶洞和一条流往外面飞雁湖的地河!”张铁呐呐自语的说道。

    在快速的把这个地下溶洞检查了一遍之后,张铁发现这个溶洞真的是一个处在山腹中的密闭空间,除了自己挖下来的那条密道,这个溶洞根本没有任何进出的道路和其他洞口之后,张铁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检查完这个位于云居山山腹中的溶洞之后,张铁又探查了一番那条地河,地河的水深大概有三四米,在溶洞中走了一段之后,就没入到山腹之中。

    检查完溶洞与地河情况的张铁默默估算了一下自己所处的这个位置和外面飞雁湖的位置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方位感和判断,然后张铁毫不犹豫的就跳到了地河之中。

    地河之中的河水很清澈,加上张铁的黑暗视觉,就算在水中,张铁也能把水下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张铁的感知对水流的缓急和变化非常的敏锐,再加上张铁那几乎无人能敌的水下速度和几乎可以无限制在水下呼吸的能力与对地河前方情况的预判与了解,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张铁才敢跳到地河之中。

    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来,哪怕是本身的战力超出张铁十倍而且精通水性的高手,也不敢轻易的就跳到地河之中,因为一条地河的流向和环境是谁也说不清的事情。

    你在这个山洞里看到有一条地河显露了出来,等你跳下去游上一段,说不定就会发现后面上千公里的距离,这条地河都像一条埋在水下的水管一样,再也没有给你露头上来的机会怎么办?

    你感觉这里的水流缓慢,好像没有什么危险,说不定也就在你游出几千米以后才突然发现,这条地河的另外一边,是一个通向地下无尽深渊的恐怖大瀑布呢?或者前面就是一个有着恐怖吸力的地下漩涡呢?这些情况,每一条都能轻易的要人的命。

    所以,哪怕是水性再好的人,一个个可以把大海当做自家的游泳池一样的那些人,也没有几个敢随随便便跳到地河下面去游泳戏水的,因为比起大海来,这深藏在地下水道的危险程度才是真正无法让你预知的。

    在地河里游了一小段后,张铁就发现自己面前的路一下子一分为二,前面的一条水道似乎是通往飞雁湖,而另外一条水道似乎是通往着白龙镇的方向。

    张铁先选择了通往飞雁湖的那条水道游了过去,五六百米的距离,对张铁来说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越接近飞雁湖,地河前面的水道也就越窄,水流也慢慢变缓。从五六米宽变得只有两三米宽,其中最窄的一段处于两块巨大的石头的缝隙之中,宽度只有一米不到,不过还好不影响张铁游过去。

    眼前光线突然一亮,张铁抬头望去,发现已经从地河之中游了出来,头上二十多米的地方,就是飞雁湖的水面,地河连通着飞雁湖的地方就在飞雁湖靠近云居山这一面的湖底,因为这里的地势已经变平。这里的水流就已经慢到人难以察觉的地步。

    飞雁湖的湖底长着茂盛的青绿色的水草,还有一片片的乱石,地河与飞雁湖的连接处的洞口就在那片水草和乱石之中,很隐蔽,除非是守在这个洞口。不然根本看不到有人从这个洞里游出来。

    一群手指长的小鱼在水草中间游来游去,脑袋上的湖面波光粼粼。像一片跳动燃烧的金色火焰。从石头和水草中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的张铁把那些小鱼吓得四处逃窜,张铁看了看,湖面上,离自己三百多米远的地方,还有有一条小船浮在那里。

    从水下往上看去,那条小船半圆形的船底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时候可不是浮上去的时候。看清楚周围环境的张铁身子像鱼一样的在水中一转,又从那个位于湖底的洞口重新游了上去。游回到上游五六百米的那个分叉口位置的时候,张铁想了想,直接往通往白龙镇的那个水道游了过去。

    几分钟后。张铁从一处有光亮的水面上露出了脑袋,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正当张铁抬着脑袋看着上面的亮光,感觉这个洞口的形状有些奇怪的时候,一团黑漆漆的物事一下子从上面落了下来,要不是张铁动作敏捷的连忙必然,那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差一点就砸在了张铁的脑袋上。

    被吓了一跳的张铁看了看,我靠,是一只水桶,张铁一下子猜到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万福,你这个懒鬼,又在这里偷懒睡黄昏觉了是不是,后花园水缸里的水挑好了没有,小荷那几个丫鬟还在等着呢,老爷养的那些花早晚要浇水一次,要是耽搁了,看不打断你的狗腿,你这个狗东西……”一个盛气凌人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哈哈,赵管家,我哪里有睡觉,你看,我这不是正在打水吗?”一个讨好的声音响起,随着这个声音响起,那个在张铁脑袋面前晃动的木桶一偏一沉,一下子就装满了水,被绳子拉了上去。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这分明是看到我过来才动起来,刚刚分明就是在偷懒,这个月老爷赏下来的月钱,你的减半!”那个叫赵官家的声音冷喝道,已经走到了井边。

    “别啊,赵管家,我的月钱一减半就会弄得我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就会喜欢借酒浇愁,我一借酒浇愁心里就藏不住事,这要是我喝醉了,把前几天晚上看到的有些事情说出去那就不好意思了!”

    “你什么意思?”

    万福的声音一下子变小了,而且诡秘了起来。

    “我前天晚上酒喝多了半夜起来上茅房,这头一晕,再加上黑灯瞎火的一时就找不到地方,然后就在后花园的假山哪里小解,刚好看到赵管家你和夫人房里的小红在假山的山洞之中,嘿……嘿……赵管家真是好体力!”

    “咳……咳……”赵管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万福啊,你这个人就是人太老实,府里的活儿那么多岂是你一个人能干完的,今天你先把后花园水缸里面的水挑满就行了,明天你休息一天,以后的月钱我给你多加五个银币,好好干,勤快人老爷是会看在眼里的!”

    “多谢赵官家!”

    ……

    听完这些,张铁暗骂了一声,重新潜入到了水中。

    ……

    几分钟后,张铁重新顺着地河游回了那个云居山山腹中的山洞之中,虽然这个地方基本不可能有人会来,但张铁还是给自己挖出来的那个洞口做了一番掩饰和伪装,找了一个大石头把洞口遮起来之后才顺着那条刚刚挖出来的密道来到了一处密室之内。

    这间密室的大小和布置与唐德在黑炎城留下的那间有点相似,总共也就两百多平米,有台阶通到上面,密室中有几盏万年萤石灯,房间里摆放着一些简单的用品。这个地方,是张铁在金乌堡中名义上用来闭关和练功的地方。

    从密道中爬上来的张铁用两只手抓着那块重达三百多公斤的厚重青石地板,在轻巧的把青石地板放回原位,又在石板上放好了一张桌子后,密室之中,其他人就再也无法看出一点异样来。

    城堡里还有一条密道,那条密道连接着张铁的卧室和书房,通过那条密道,张铁可以从地下悄悄的跑到了城堡之外,靠近飞艇起降场的那个地方。

    那条密道是由长风商团在建造城堡的时候顺带建造的。在遭遇了刘响的背叛事件之后,张铁很清楚,那条密道实际上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作用。

    超过两个人知道的事情就不能称之为秘密,何况知道那条密道存在的人不止两个,长风商团内参加密道施工和城堡图纸设计的人绝对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在。这些人都知道了,那么。隐藏在长风商团和怀远堂中的那些想算计自己的人。就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

    或许正在此刻,就在潜龙岛上,就有人在负责每天拿着望远镜监视着那条密道的情况也说不定。

    张铁当然不会把自己计划的成败和秘密建立在一条已经暴露的密道上,所以回到怀远堂的这几天,张铁每天都用闭关修炼的名义在这间密室里呆上很长时间,而张铁则利用这些时间。根据自己知道的某些信息,悄悄的打通了一条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密道。

    当初负责城堡建造任务的那个工程师也只是在和张铁闲聊的时候提到过一句云居山的地形勘探结果,恐怕就连他都没有想到张铁还真把他嘴边说过的一句话记在心上,真的一个人在城堡里打通了一条通往云居山山腹之间的密道。然后利用自己超绝的水性,在地河之中找到了一条不知不觉就能离开这座城堡的路径。

    或许到了这个时候,就连那个人是否记得和张铁说过这么一句话都不一定了,毕竟一个人一天要说多少句话,特别是在工作上与人闲聊交流的话,谁又能把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记得呢。

    张铁心情不错,在密室中转了一圈,把一切都恢复原样后,张铁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正要离开密室的张铁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狼狈的身上,直接进入黑铁之堡,在黑铁之堡里面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又从黑铁之堡回到了密室。

    看着张铁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张铁这几天都在做着土拨鼠在挖洞呢。

    等找个机会到白龙镇上看看那家人的情况,如果可以,自己就悄悄的换一个身份把那家人的宅子买下来,这样一来,自己离开黑铁之堡就更方便,更加的让人无法摸清楚自己的行踪了。妈的,狡猾的兔子都有三个洞呢,自己的智商不至于连一只兔子都不如吧!

    这么想着的张铁从台阶走了上去,穿过一条十多米长的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打开了密室的合金密锁,然后安然的从密室中走了出去。

    ……

    在张铁刚刚离开密室后没几分钟,金乌堡之外,张铁请来“胡吃海喝”的客人中,有几个家伙有些按耐不住,已经提前先到了。

    “魏武,我说我们这个时候来,会不会有点早了,张铁的请柬上说是太阳下山的时候来赴宴,可现在我看离太阳下山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走在云居山山道上的张洪声抬头看了看才刚刚偏西的太阳,小声的说了一句,“来得太早会不会有些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来迟了才会不好意思,提早一点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魏武大咧咧的挥了挥手,“我们是张铁在潜龙堂里最早认识的哥们和朋友,当然应该早一点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听说张铁还请了其他人,总共可能有二三十个,今天这顿饭就算是庆祝张铁的乔迁之喜,我们自然应该早到一点!”

    “那城堡里除了张铁应该还有别的人吧,帮忙什么的应该不需要我们,我对金乌堡倒是很好奇,早一点到的话。可以让张铁带我们去参观一下,等一会儿人多了张铁肯定忙不过来!”张云飞笑了笑说道。

    经过在潜龙岛上近半年的锻炼,原本秀气斯文的张云飞个头长高了一些,皮肤也晒黑了,身体也健壮了起来,眼睛变得更加的有神,整个人身上已经有了一股蓬勃的精猛之气,已经和半年前判若两人,除了张云飞之外,魏武和张洪声的变化也很大。几个人马上就将点燃自己脊椎上的第八个明点,正式成为六级的战士。

    一向比较有大哥风范的张克亮听了这些话,只是笑了笑,不出声,而是抬着头看着出现在前面山道尽头的那座巍峨的金乌城。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这个时代的男人,谁不想拥有一座自己的城堡呢?拥有一座城堡。那就是建立属于自己的家族的开始。张克亮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的梦想,就是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族,有朝一日也能拥有一座这样的城堡。

    对张铁取得的成就,他没有嫉妒,而是更加用功的鞭策起自己来,能为有张铁这样一个朋友。他感到很骄傲,从张铁的身上,他汲取到了强大的前进的力量。

    张铁现在能做到的,有朝一日我也能做到!张克亮暗暗对自己说道。

    在完成最后的装修后。整个金乌堡的外墙面,已经不是当初刚刚完成主体结构施工的时候那一片难看的灰白色的混凝土墙面,此刻整座城堡的外墙面,都贴上了云居山特产的一种云纹花岗石,即增加了城堡的外墙防御力,又显得美观大方,比当初何止漂亮了十倍。

    而且金乌堡的造型也很出众,比起潜龙堂那些方方正正充满了古典风格的城堡来要多了许多的灵动与个性化的元素。

    这么一来,整座金乌堡就变成了潜龙岛山最漂亮的城堡。

    虽然几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城堡,潜龙堂里就有几个城堡,可是走到金乌堡之下,仰头看着那高高的城堡外墙和在仿佛阳光中燃烧起来的城堡箭塔顶部那飞扬的翼角,几个人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一下子变细了很多。

    城堡的城墙上,箭楼和蒸汽炮台上,有一些身材高大,穿着全套钢制铠甲的闪灵族战士拿着长枪在认真的守卫和着,一下子就给城堡平添了许多的威严和肃穆的气氛。

    城堡的城门口,身材同样高大的两排闪灵族战士一动不动的站在吊桥两侧,履行着自己侍卫的资格。

    整个金乌堡虽然才刚刚建成,但已经有了一些气象了。

    魏武几个人才刚刚走近城堡的正门,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更加高级一些的全身甲,腰上挂着一把长剑的闪灵族战士已经走了过来。

    “请问几位是今晚来这里赴宴的客人吗?”

    “是的,我们正是今晚来这里做客的!”张云飞答道。

    “我是金乌堡的侍卫队长鲁诺,几位能出示一下你们的请柬么?”

    就在几个人想要拿出自己请柬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已经在鲁诺背后的城门中响起。

    “不用了鲁诺,这几个都是我的朋友!”,脸上洋溢着热情笑容的张铁已经从城堡的大门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一看到张铁,魏武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而在城堡门口执勤的几个闪灵侍卫则脚跟一碰,马上持枪肃立。

    魏武和张克亮几个人笑着就捶了张铁的肩膀一下,张铁也捶了他们一下,大家还是用以前的方式打招呼,然后互相看了看,一起大笑起来。

    “你小子,现在可算是发了,潜龙堂里第一个有城堡的就是你了,不是收到你的请柬,我都不敢相信短短半年你都能混成这个样子了!”,说着这话的魏武又捶了张铁一下。

    “哈哈,侥幸,侥幸,谁让我一不小心就会弄出全效药剂呢,不要太羡慕哦!”张铁还是用和以前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和几个人说着。

    “全效药剂也太小儿科了,等将来我成为丹药师,弄出更厉害的来给你瞧瞧!”张洪声大声的说道,说完还故意鄙视的看了张铁一眼。

    “切,就算你有一天成为金袍丹药师,你的钱也没我多。照样气死你!”张铁也故作鄙视的看着张洪声,“我现在连草药学徒都不是,那又怎么样?你咬我啊!”

    所有人又都笑了起来,张铁虽然住在这里,但张铁给魏武几个人的感觉,此刻的张铁,还是那个和他们一起到水下打捞海蓝铁矿石的那个张铁,一点都没变。

    “对了,你要出去吗?”张云飞问张铁。

    “没有啊,只是我刚才在上面看到你们过来。这就下来接你们一下,怎么样,在胡吃海喝之前,想不想我带你们先去参观一下我的金乌堡?”

    “好!”张克亮痛快的答应道。

    张铁就把几个人领到了金乌堡内,自己充当着导游。领着几个人参观起金乌堡来。

    说实话,年纪轻轻就拥有一座城堡。无论张铁怎么谦虚。怎么不以为然,心里其实还是非常骄傲的,因为到了此刻,张铁发现,自己以前最大的人生理想能够躺在金币上拥有一大堆美女的人生梦想,似乎这么一眨眼就真的实现了。

    整个金乌堡。仅仅外堡靠近城墙一边的建筑,就可以轻松住下1800人的战士或者其他人员,就算住松一点,住六七百人那也是极为宽敞的。此刻的金乌堡的外堡,仅仅驻扎了100人的闪灵族战士,还显得极为空阔,城堡外堡内除了已经用做各种用途的屋子以外,其余大大小小的各式房间,现在还空着300多间。

    城堡的外堡和内堡之间,有一条环形的宽敞街道,一个小型的喷泉演武广场一个花园组成,在街道,喷泉广场和那个花园之间还贯穿联通着一些回廊和半覆式的通道与精致的巷道,在这些街道和巷道的两边,还有很多相对低矮一些,最高不到二十米,也就是四层楼高的建筑。

    这些建筑规划建造得极为整齐和美观,看着这些建筑,张云飞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城市做在的那些商业街两旁的商铺。

    “这些房子是做什么用的?”张洪声好奇的问道。“怎么看起来有点像是商铺呢。”

    “这些地方正是商铺,将来也可以是酒馆,旅店和各式作坊,这么大的一个城堡,只住几个人,实在太浪费了!”

    “难道你准备开放金乌堡的部分区域用作商业用途?”张云飞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张铁笑了笑,“为什么不呢?现在潜龙岛越来越热闹,每年来的人越来越多,围绕着海岛龙窟的几个镇子上的土地都有些紧缺,我做过了解,在这几年中,岛上每年要新增十万平米以上的房屋建造面积才能满足岛上的各种商业与服务需求,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不利用一下手上的现有资源,即赚了这笔钱,又为潜龙堡增加了人气和活力呢?我的目标,就是要把金乌堡打造成潜龙岛上的一个小型的岛中之城!”

    “唉,貌似张铁的这个想法真的可行啊,这里离白龙镇很近,离海岛龙窟也不算远,但却比围绕着海岛龙窟的那几个镇子要清净很多,很多来到潜龙岛上的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那几个镇子上热闹的环境,如果这里真的放开这部分区域做商业用途的话,我觉得这里绝对搞得成!”张洪声叫了起来,“潜龙堂凌天院里的许多师兄不是也在用开店开旅社开饭馆的办法赚钱吗,其他人可以,这里也可以。”

    魏武用老成的姿态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又看了看这里街道两边整齐优美但又别有一番情致的环境,“金乌商业区还是金乌步行街,这个名字貌似听起来就是会火的样子,对了,你这里打算是卖出去还是租出去呢?”

    “当然是只租不卖了!”张铁笑了笑,开玩笑,在金乌堡,自己想要掌握最大的权力,当然不能把这些产业卖出去,用租的话,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多自由,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张克亮认真的看了看这里,不由大为意动,其实不光张克亮一下子想到了,魏武几个人也想到了,将来要进入凌天院,那每个月可是都要用钱砸出来的啊。这将来怎么赚钱,那可是摆在每个人面前最大的问题。

    潜龙岛上有许多可以赚钱的办法,有手艺的可以去卖手艺。比如制作药剂和各种器具等等,有战力的尽管去探险和承接那些高风险高收益的任务,但在所有赚钱的方法中,赚钱最快,最稳定的方法,其实还是要走大众化的商业路线,也就是在岛上开店和为来到岛上的人提供服务。

    在潜龙岛上开店做买卖的,只要不是你笨得可以,基本上没有不赚钱的,潜龙岛上每天源源不绝的客流。就是你赚钱最大的保障,也因此,潜龙岛上几个镇子的地价和店面的价格,也非常的昂贵。按照魏武几个人的财力,想要在潜龙岛上拿下什么店铺。那估计还得奋斗很长时间才行,但现在么。似乎已经有现成的东西摆在自己眼前了。

    看到几个人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张铁笑了起来,“行了,别说没用的,看上哪个位置的铺面你们尽管拿去,你们一人一间各干各的也行,合起来想要做什么买卖也行。随你们意,前两年房租全免,够意思吧!”

    魏武怪叫一声,一下子抱住了张铁。作势要在张铁脸上亲一下,直接把张铁吓得面色大变。

    “我靠,你想干什么,我对男人可没兴趣啊!”张铁差点直接给了这个家伙一个过背摔。

    “我发现不这样已经无法表达我激动与喜悦的心情了!”

    “你要是敢亲,等一下我叫城堡里那100个闪灵族的战士都对你用同样的方式表示一下他们激动与喜悦的心情!”

    张铁只说了一句话,魏武就被吓得放开了手,远远的跳开。

    张克亮几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在内堡之中,张克亮几个人又参观了一下将来准备放在内堡核心区域的全效药剂生产区,看着此刻堆放在内堡核心区分层库房中那上千个巨大的陶罐和几个已经分割开来的用于各种水果清洗,切碎,搅拌和罐装等工序的房间和房间里那一应俱全的加工工具,几个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妈呀,你这个是制造全效药剂还是在做咸菜啊?”张洪声感叹道。

    “差不多吧,全效药剂就是超级酵素,里面的工序,有部分是和制作普通酵素的方法是相同的!”张铁解释道,反正这个东西用不了几天就无法保密,对某些有心人来说或许他们现在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张铁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几个好友。

    看到张铁连这么重要的地方都能带他们来参观,张克亮几个人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都是暗暗感动,知道张铁是真的那他们几个当朋友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把几个人带来这种地方参观。有这样的朋友,你还能说什么呢。

    在金乌堡的内堡,除了参观完将来在这里生产全效药剂的地方,几个人还到张铁住的地方看了一遍,比起以前张铁所住的那个房间,不算阳台,现在张铁的卧室的面积就有两百多平米,让几个人羡慕不已。用张铁的话来说,反正内堡里空的房间多,现在内堡的客房就有三十多间,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选了一间大点的地方做主卧。

    在参观内堡的时候,魏武等人也看见了内堡里面的那些女人,也就是张铁买来的那些奴隶,此刻那些奴隶,一个个都焕然一新,穿起了城堡里女仆穿的服饰。

    在选择这些女仆服饰的时候,张铁突然想到了汉娜,所以金乌堡里所有女仆的服饰,就变成了布拉佩地区啤酒节上当地妇女所喜欢的那种裙装打扮,只不过颜色变成了以黑白色调为主。

    脚下是高跟皮鞋,下身是直达脚面的,中间是束腰,围裙,胸部是敞口领,领口镶嵌着折叠起来的精致花边,再加上干脆利索的泡泡袖。

    那些女奴们一个个穿上这样的衣服后,都感觉这种装扮即方便她们干活,又漂亮大方,还不影响她们展露自己的美丽身材,一个个都非常的高兴。

    而看着那些女仆们穿着这样的衣服在自己面前晃荡,张铁也有一种回到布拉佩的轻松感觉,这样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的确可以让自己看着有赏心悦目的感觉。

    而在知道整个内堡里平时除了张铁就只有五十多个女人之后,那几个家伙看着张铁的眼色全都变了,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对着张铁异口同声的大骂了一句。

    “禽兽啊!”

    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了。知行院的那些师妹呢,你们来的时候看到她们了吗?”

    “难道你不知道,那些女生遇到这种邀请,不在我们屁股后面打扮一两个小时,是绝对不会出门的,有些女生今天下午老早就约着一起去白龙镇弄头发去了!”

    ……

    在魏武等人来到金乌堡一个小时后,知行院的女生和凌天院的女生们就一起来了,看到那些女生的瞬间,张铁的眼睛真的被眼前的那一大堆漂亮姑娘们给晃了一下。

    女生们一个个都仔细打扮过,一个个即青春可人又漂亮妩媚。看到这些女生,张铁愁眉苦脸的一句话就让女生们都笑了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把自己打扮得像仙女一样,这是要来搞谋杀吗,一个个迷死人不偿命啊,真要出了人命。我到哪里去喊冤!”

    “啐,油嘴滑舌!”听了张铁的话。就连郭妙露的脸都微微的红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是害羞还是高兴,张铁这个家伙,讨厌起来讨厌至极,但让女生高兴起来,也会高兴之极。

    看到瞿靓颖亲昵的拉着顾彩蝶的手,两个人有说有笑。张铁摸了摸脑袋,“两位美女这是要让世界上的男人多出两个光棍来的节奏吗……”

    “彩蝶是我表姐!”

    “靓颖是我表妹!”

    两个女生笑着回答道,一起丢给张铁一个生动的白眼。

    “咳……咳……欢迎各位师姐师妹莅临鄙人的金乌堡参观指导工作,鄙人不胜荣幸……”

    张铁在城堡的大门口摆出了一个绅士的请进的姿态。

    女孩子们一个个笑着走进了城堡之中。都觉得十分有趣。走在最后的吕莎莎在经过张铁的时候看了张铁一眼,却发现张铁也向她看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的小嘴看了一眼,吕莎莎一下子又被张铁吓得躲到了杜雨涵的身后。

    张铁哈哈大笑……

    ……

    这堆漂亮姑娘们刚来没几分钟,杨元康一伙,**,褚文强,刘旭也都先后来了,杨元康和刘旭还各自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起来。

    杨元看的女朋友叫张枣,刘旭的女朋友的杨美玲,两个女生都是潜龙堂的学员。

    ……

    张铁选择招待这些朋友的地方是在内堡顶楼的一处天台上,天台上有一个游泳池,一个小型的花园,还有一间300多平米的房子。那个地方在建造之初就是用来作为内堡里面的一个休闲娱乐之地用的,所有的布置,不求豪华,只求舒适与惬意。

    张铁招待大家的,是自助冷餐加天台海鲜烧烤还有不限量的各种酒水,原本还有些拘束的众人在来到天台之后,看到这里的布置和招待,特别是女生们,一个个都欢呼了起来,还不等张铁这个做主人的说上两句,一个个已经跑得一干二净,各自围着冷餐台和天台烧烤架转悠去了。

    大家都是同龄的年轻人,也都来自潜龙堂,无论男生女生都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不一会儿的功夫,在彼此熟悉之后,也就慢慢放开了拘束,天台上女生们的欢声笑语和男生们的大喊大叫也就慢慢变多了……

    ……

    一个小时后,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从魏武和郭妙露拼酒,最后耍赖被几个男生抬着扔到游泳池里开始,张铁的胡吃海喝派对上的所有人终于放开了拘束,开始彻底玩闹起来……

    看到自己在潜龙岛上所有的朋友都在,唯独兰云曦没来,张铁心里莫名觉得有些遗憾和有一丝难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你妈妈呀你妈妈,莫奈何也莫奈何!”张铁摇头晃脑的一通大叫,然后拿起一瓶烈酒,一口气就喝掉一瓶,再次拿起一瓶来,手掌一挥,从玻璃酒瓶瓶口切过,酒瓶的瓶口就飞走了,张铁对着一堆正在拼酒和秀肌肉的雄性牲口大喊了一句,“酒帝张铁在此,我今夜要野战八方,杀人盈野,尔等何人可与我一战……”

    一堆牲口一下子嗷嗷叫着全都扑了过来……

    扑过来的男生们不知道,张铁所说的今夜要野战八方,杀人盈野,真的不是指喝酒……

    ……

    万字更新这种节奏爽不爽,反正老虎很爽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