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海中狼鹰
    在金乌堡内堡天台上的狂欢持续了四五个多小时,这中间,不仅男生有喝醉的,就连女生们,到最后也有不少人喝得脸若朝霞,一个个醉眼迷离。

    玩到疯的时候,张铁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对着知行院的女生们大叫起来,“姑娘们,你们的债主来收债了,师兄我挥泪大甩卖,愿意赌债肉偿的,现在谁在我的脸上亲一下,欠我的金币就两清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张铁话音刚落,俏脸喝得通红的郭妙露就第一个冲了上来,快速的抱住了张铁的脑袋,“啵……”,在张铁的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女生们都尖叫了起来,有郭妙露做示范,一大堆女生毫不示弱的冲了过来,在一片“啵……”“啵……”声中,张铁的脸上立刻落下了十多个飞吻。

    债一还完,张铁立刻就被女生们抓住手脚扔到了天台的游泳池中,溅起了老高的水花,一落到泳池之中,张铁微微有点迷糊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泳池的水并不冷,通过城堡里面的蒸汽热循环系统,水池的水温刚好保持在36摄氏度左右,无论什么时候在这里游泳都会让人很舒服,泳池的水不到两米深,张铁的手在水下微微一拨,整个人就浮了上去,看着站在水池边上一堆看着他哈哈笑得前俯后仰的几个女生。

    “好啊,敢把我丢到水里,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谁要被我逮到今晚就给我做压寨夫人!”张铁凶恶的说着,用手掀起一堆水花,溅向站在泳池边上的一堆女生,然后恶形恶状的作势向女生们扑去。

    女生们尖叫着四散分开。但还是有不少女生的上被张铁泼上来的水淋湿了不少。

    张铁哈哈大笑,重新游了上去,这一上去,张铁才发现,除了少数几个人,大多数的人这个时候已经胡吃海喝得差不多了。

    魏武和张云飞两个人这个时候甚至整个人就睡在草地上,吐得一塌糊涂,男生之中,除了带着女朋友过来的杨元康和刘旭两个人还算克制之外,其他的人。已经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

    女生也好不到哪里,最先喝醉的是张铁的几个豪放师姐马艾云和袁紫衣,这几个女生的脾气性格都颇为火辣,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主动来找张铁的麻烦,这一放开了拘束拼起酒来。连酒量小一点的男生都不是对手。张风和张克亮就直接被这两个女人喝得睡倒在了桌子下面。

    “来……来到潜龙岛上这些日子……就是今……今天最高兴……师兄……来,我们……我们再喝一杯!”知行院的小师妹李雨柔摇摇晃晃的走到张铁面前。刚刚说完这句话。脚一软,差点就摔倒在游泳池中,张铁连忙一把把她抱住。然后招呼站在旁边的几个女仆来把她扶到房中休息。

    作为主人的张铁这个时候当然不能一走了之或者喝醉,张铁指挥着内堡中的那些女仆,看到有谁喝得不行了,就把人带到房间里去睡觉休息。估计只要睡上一觉,第二天就好了,反正内堡之中空着的客房大大小小还有几十间,足够了。

    当然。男生女生休息的房间都是分开的,安排女生们睡觉的地方都是连在一起的套房,一间套房中可以睡好几个女生,这样也方便女生之间互相照顾,那就更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至于杨元康和刘旭,张铁一人直接丢了一把房间的钥匙给他们,至于他们两个晚上究竟是一个人睡还是两个人睡,张铁就不管了,反正张枣和杨美玲两个女生也没喝醉,要做什么要不做什么,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张铁看着杨元康和刘旭两个人和各自的女朋友离开了天台,没想到仅仅才过了几分钟,张铁就又看到这两个家伙在天台出现了。

    “怎么了?”张铁问道。

    “被赶出来了,没地方好去!”杨元康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美玲说你不是好人!”刘旭也无奈的耸耸肩,对张铁说道。

    张铁哈哈大笑,招呼过来一名女仆,让女仆带两个人去休息。

    天台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大家都高兴而来,尽兴而去,所有人都觉得畅快淋漓。

    张铁是最后才离开这里的人。

    吹着那凉凉的夜风,张铁看着重新安静下来的天台和天空中的满天繁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就在张铁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发现,天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一身红裙的女子兰云曦。

    “我以为你不会来呢?”张铁笑着就向兰云曦走了过去。

    “我要是来早了,你和你那些师妹还怎么赌债肉偿呢?”兰云曦白了张铁一眼,这话说出来,不仅张铁微微愣了一下,就连兰云曦也微微愣住了,这饱含情绪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一说出来,兰云曦就知道要糟糕,难道自己竟然还会吃这个家伙的醋?

    张铁笑着走了过去,“你想我了,对不对,不想我的话你不会来,不想我的话你也不会吃我的醋!”。

    看到张铁再次目光灼灼的接近,兰云曦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其实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她是不想来的,可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鬼使神差的来了。

    “不要过来……”兰云曦紧张的叫了一声,身子不由后退了两步。

    张铁却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径直走上前去,一把就抓住了兰云曦的手,兰云曦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就不由咬了咬嘴唇,瞪了张铁一眼,“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张铁目光灼灼的看着兰云曦问道。

    “谁喜欢你了?”兰云曦的脸色微微一红。

    “喜不喜欢做个试验就知道了!”

    “什么试验……嗯……”

    张铁一把就霸道的搂过兰云曦,把兰云曦紧紧抱住,不由分说的就吻在了兰云曦的双唇上,用力的吸允起来。兰云曦的双唇转眼之间就被张铁的舌头攻破,张铁用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一下子就游进了她的口中,和兰云曦的香舌纠缠起来……

    从第一次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张铁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外冷内热型的女人,她的外表或是是一座高高的冰山,但她的内在,绝对就是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或许是她平时的环境和接触的人让她有些压抑,不会轻易表现出自己渴望爱和渴望被男人征服的那一面。但实际上,这个女人和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在某些方面,甚至有着更强的渴望与需要,压抑得越深。反弹得也就越厉害。

    玫瑰社的女生们让张铁知道了一个道理,女人只是女人。不是圣女。也不是荡妇。她可以是别人眼中的圣女,也可以是你面前的荡妇,或许也可以完全相反。

    在刚刚见到兰云曦的那一刻,张铁的心里就烧起了一把火,他知道兰云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在等着他来征服的。无论是**上还是精神上,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原因。

    舌头刚刚伸进兰云曦的口中没多久,张铁就觉得自己的舌头微微一疼,一下子就被兰云曦咬住了。这是兰云曦的反抗,兰云曦似乎也不想在张铁面前这么快就一败涂地。

    在兰云曦咬住张铁舌头的时候,两个人脸对着脸,唇贴着唇,眼睛看着眼睛,两个都可以呼吸到对方鼻中呼出来的炙热气息。

    兰云曦想把自己的头移开,却被张铁的左手搂着她的脖按着她的脑袋,张铁看到了兰云曦眼中的闪现过的一丝羞赧,也感觉到了兰云曦牙上传来的力度,舌头微咸,张铁知道自己的舌头已经流血了……

    兰云曦也知道了,在张铁坚定的目光下,兰云曦没有坚持几秒钟,目光就软化了下来,慢慢的放松了牙齿上的力度,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张铁也不为己甚,在兰云曦的牙齿放松了力度之后,他也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只是继续和兰云曦温柔的吻了一分钟后,就离开了兰云曦的双唇。

    兰云曦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带着一丝迷离和复杂的神色看着张铁,张铁也看着她,两个人互相看着,谁也没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上次在海岛龙窟刺杀你的那些人的背景很不简单,有很深的势力,怀远堂现在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你自己要多小心!”兰云曦先开了口,然后就像一朵红色的云彩一样冉冉飘起,跃到了内堡天台的堡墙之上,避开了张铁再次伸向她的手。

    张铁微微有点遗憾的看着兰云曦,就像看一朵天边的云彩,刚刚呢他还能把这朵云彩抓在手上,转眼之间,这朵云彩就飘走了。

    “怀远堂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没有,但怀远堂长老会怀疑那些人和魔族有关,有可能是魔族在人族之中布置的棋子和收买的势力,正是这些人,现在在大陆上兴风作浪!”

    魔族?这个答案让张铁一震,但又在张铁的意料的情形中,张铁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着张铁在思考的样子,兰云曦也不说话,而是从袖子中抽出一卷东西,丢给了张铁。

    “这是什么?”

    “这份图是金乌堡的防御漏洞,你买来的那些奴隶,实力太低,也没有驻守和巡防城堡的经验,那些人在驻守和巡防的安排上还有很多问题,还没有把城堡的防御设施的能力发挥出来,在很多高手的眼里,你这个城堡现在就和一片无人驻守的崖壁一样,根本挡不住人!”

    张铁拿着手上的那一份东西,心里有些温暖,他知道,兰云曦一定是昨天晚上就来过了,所以现在才能拿出这么一份东西来。

    “今晚留下来陪我吧!”张铁直言不讳的说道,一点也不掩饰对兰云曦那种“**裸”的想法。

    兰云曦脸一红,瞪了张铁一眼,转身就跃下了内堡……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堡墙,张铁怅然若失,然后就打开了兰云曦丢给他的那一份手卷,认真看了半响,最后才把手卷收了起来。

    张铁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正是夜里11点26分……

    张铁随后也离开了天台……

    “那些客人呢?”张铁把索妮雅叫了过来。

    “主人所邀请的那些客人们都已经安排在各个房间里休息了!”金乌堡内堡的女仆恭敬的回答道。

    “嗯,把天台收拾一下你们也休息吧,如果她们有人找我,就说我在练功室,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我!”

    “好的,主人!”

    ……

    两分钟后,张铁进入到城堡的密室之中,在把密室的门从里面锁好之后,张铁快速的进入到了密道之中,进入密道中的张铁再次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11点29分。

    张铁弯着腰在密道之中快速的小跑了起来,一出了密道,来到山腹之中,张铁就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疾行术,然后一头扎到地河之中……

    疾行术在水中的效果,让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周围就像笼罩上一个柔软的气泡,那个气泡自己看不见,也不影响自己在水下的感知,但却可以让自己在水下行动的阻力一下子似乎无限趋近于零。

    张铁在地河中的身形的速度一下子就提高了一倍。

    仅仅六七分钟后,张铁就来到了无比熟悉的铁石滩,然后一秒钟都没有耽搁,就从铁石滩这边入水,进入到海中。在辨别了一下大致的方向之后,张铁潜入水底,两只手一下子打开了海水与混沌之池连接起来的空间通道。

    潜于水下的张铁的速度在疾行术的加持下,很快就飙升到了一个连张铁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被混沌之池吸入的海水给张铁带来了在水中前进的源源不绝的动力;疾行术在水中加持在张铁身上的那层看不见的气泡让张铁在水中的阻力一下子变成了最小;被强化后的黑暗视觉让张铁在水中也可以看清前面很远地方的东西;超强的精神力和对水流变化的灵敏感应让张铁在水中变得比真正的鱼还要灵活。

    这所有的一切,造就了张铁在水下的速度奇迹。

    张铁就像火箭和鱼雷一样的在水中无声无息的穿行着,那种速度,连张铁都惊讶了起来,张铁就像感觉自己在水中驾驶着一辆仙龙座t9一样,仅仅从海底景物后退和变化的速度中,张铁就大概判断出了自己此刻在水下的速度每小时绝对超过了160公里,几乎与仙龙座t9的最快时速相当。

    张铁感觉自己像狼,海中之狼,而整个大海,都是一片无限广袤的草原……

    离开潜龙岛刚刚还不到二十公里,张铁就感觉到了身旁的一道海中的洋流,那洋流的方向正与自己前进的方向是一样的金海城,于是张铁的身形切入到洋流之中。

    在洋流的推动下,张铁的速度就像上了快车道一样,再次加快,张铁感觉自己从狼变成了鹰,像要在水里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