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夜战八方
    观星城是一座不夜城,到了夜里,在大多数人都安睡之后,这座城市的许多地方反而热闹了起来,进入观星城后,张铁放缓了车速一路行来,在路边,随处可见一群群在做皮肉生意的女子在拉客,白天还有些低调的红灯区与妓院,到了这个时候,似乎才恢复了真正的活力。

    黑色的仙龙座t9像一只黑色的幽灵,在夜幕下这座城市的街道中安静的穿梭着,张铁架着车悄然的驶过热闹的银河大酒店,最终,在银河大酒店东边500米左右的一家通宵营业的高档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停下车的时候,张铁看了看时间,此刻,正是凌晨2点16分,仙龙座t9的里程表上显示的这段时间的里程读数是278公里,这也差不多是金海城到观星城的距离。

    张铁的车一停下,站在餐厅门口的小弟立马就帮张铁恭敬的拉开了车门,张铁下车,接过那个小弟递过来的泊车服务牌。

    “把车的酒精加满,再要一个包间!”

    泊车的小弟点了点头,先围着车转了一圈,看看有没有划痕,然后才小心的上了车,关上车门,把张铁的车开到停车场,并为张铁的车加满酒精。

    “先生,您跟我来!”一个侍者把张铁带到了餐厅里面。

    这个高级餐厅,采用的是园林式的设计,整个餐厅的就餐房间都是花园中单独的阁楼和包间,所有的客人都可以做到互不打扰,那些阁楼和包间之间相互之间都有一些距离,餐厅中园林的景观设计也是对所有人**的保护。除了那些阁楼和包间透出来的灯光以外,整个餐厅园林中的灯光非常的暗,只有一点不多的点缀。这让张铁暗暗点了点头。

    这种高级餐厅的设计,除了满足部分人吃饭时喜欢清幽的要求以外,还可以让人在吃饭之于干一些别的事情。

    一路行来,张铁敏锐的听觉就发现途经的几座阁楼里面传来一些不属于吃饭的声音,那是女人的嬉笑声和轻微的呻吟声。这种地方,对于想要幽会的男女情侣来说,也是一块宝地。

    餐厅的侍者把张铁带到了一间单独的包间内,看了看包间的环境,张铁暗暗点了点头。

    “先生,我们这里包间的最低消费是30个银币。不足30个银币的我们会按照30个银币收费,正常的用餐时间是两个小时,超过两个小时的话,我们每个小时加收2个银币的包房费!”

    张铁点了点头。

    后面的几分钟,张铁就真的像是一个来到这里的食客一样。点了餐,要了一瓶酒。然后悠闲的坐在包间里面休息。

    张铁要的东西不多。餐厅的服务也很快,张铁只在包间里面等了不到十分钟,张铁点的东西和酒水就被人端上来了。

    “先生,您慢用!”

    “问一下,离这里最近的可以挑选女人的地方在哪里?”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唐德式的猥琐笑容。

    餐厅的侍者脸上的表情是见怪不怪,“如果您需要这方面的服务的话。出了餐厅的后门,左转走上一百米再右转,哪里有一家仙客来会所,估计会让您满意!”

    张铁弹出一个银币。那个侍者眼明手快的一把把银币抓住,满脸笑容的后退着把包间的门关上。

    张铁又看了看时间,凌晨2点24分……

    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张铁坐回桌子边上,看着那桌上的东西,闭起了眼睛。

    做大事,要有静气!张铁在心里提醒自己,越是在最紧要的关头,越要能举重若轻,越要有耐心。

    凝神闭目片刻,张铁睁开眼睛,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酒菜,笑了笑,拿起了筷子……

    十分钟后,张铁站了起来,脱下自己的风衣,把风衣挂在饭桌旁边的衣架上。

    问侍者哪里找女人动了筷子,酒瓶没开留下一件风衣别看这只是几件小事,如果张铁离开后真的有人意外进到包间,看到张铁留下的衣服,再看看桌上吃了一些的酒菜,哪怕那个时候张铁不在房间,那个人也会得出一个结论张铁大概是去找女人了,还会回来。这就把张铁唯一有可能留下纰漏的地方弥补了过来。

    在房间里布置好一切,张铁意识一动,再次激发了识海中的疾行术的符文效果在张铁激发的时候,识海中那凝聚出的六个疾行术的神之符文中的一个一下子金光大盛,就像一瓶盛满了金色液体的容器一样,符文在张铁的识海之中翻转过来,变成头下脚上,然后一片金色的光雨就在张铁的身体内部倾泻而下。让张铁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欢呼了起来,就像大热天喝了冰冻酸梅汤一样。

    在疾行术的加持下,张铁瞬间就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似乎都变得轻盈了起来,脚下的大地,似乎变成了一个充满弹性的巨大的弹簧,只要自己的脚轻轻的一用力,就能把自己弹出很远。

    疾行术效果:在原有移动速度基础上,增加移动速度120%,战斗中疾行术符文效果削弱80%,也就是在战斗中张铁依然可以获得24%的速度加持。

    张铁打开包间里的窗户,看了看窗户外面的这个园林餐厅的高墙,手在窗台上一按,整个人就以比猎豹还要敏捷十倍的姿态,从窗口中飞出四米多远,脚在园林餐厅的墙上一点,人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翻出了墙去,融入墙外无边的黑暗中。

    从这里到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的距离不到六百米,张铁依靠着自己记忆中这片区域的地形,在黑暗中,快速的穿过一条条深夜之中僻静的巷道,一分钟后,就摸到了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西边的墙角下,几乎没有半秒钟的耽搁。身形如大鹏展翅,无声无息的跃入到了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的院墙之内。

    此刻的张铁,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拓荒者的防寒帽,整个人的脸部,在那帽子的遮掩之下,只露出一对寒光闪闪的眼睛,他的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劲装和一件拓荒者的战术背心,手上,则拿着一把拓荒者常用的重型突击剑。

    这种突击剑剑身修长。犀利,杀伤力巨大,而且作为突击剑,剑身经过特殊的哑光处理,黑漆漆的不会发出一点光亮。

    此刻的张铁。完全就是一副杀手的打扮。

    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绝对想不到就在今天晚上,会有张铁这么一个煞星降临在这里。

    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里面是一个占地好几亩的院子。在院子的正中。则有一栋五层楼高的华族传统建筑,此刻,会馆里一片漆黑,只有院子里零星的亮着几盏灯。

    在“一步一景”状态和“疾行术”共同作用下的张铁就像是一个融入到黑暗中的灰色的影子,他闪电一样的游走在光与暗的阴影之中,瞬间。就在院子中越过百米的距离,来到院子中的一处喷泉旁边。

    从张铁眉心飞出的束缚之链和张铁手中的突击剑几乎同时刺入到那喷泉的水池中,张铁拔出突击剑,在黑暗视觉之下。喷泉里的泉水冒出大团的殷红……

    暗哨干掉了一个,还有一个,张铁默默念叨了一下,身体再次变成融入到黑暗中的灰烟,几秒钟的功夫,就来到院子中的几颗高高的松树下,随着束缚之链的再次飞出,张铁从树下一跃而上……

    一秒钟后,张铁用手握着一根疾风6形无尾羽钢质破甲箭,让破甲箭三角形的尖锐箭头穿过藏在松树上那个人的心脏,直接把那个人死死的钉在了松树的树干上面。

    那个被张铁钉在松树上的家伙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张铁,似乎在奇怪张铁怎么知道他隐藏在这里,怎么会突然之前让他无法动弹,大团大团的血浆从他的口中冒了出来。

    这个人临死之前的眼中,都是满满的疑问,张铁盯着这个人的耳朵看了一眼。

    “妈的,果然是甄家的杂碎,死不足惜!”,暗骂了一声的张铁从松树上慢慢的滑落了下来,直接以恐怖的速度直接冲向院子中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的主楼。

    ……

    主楼的入口处,有一间屋子,还亮着一点微微的灯光,是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侍卫夜间值守换班的地方。

    “甄易,甄熊,你们两个差不多要到外面转一圈了,最近这些天要严加戒备,这是馆主亲自吩咐下来的,别出了什么漏子才好!”

    张铁一冲到那个地方,一下子就听到了一个声音说道,一听这个声音,张铁一下子就在那间屋子的窗口旁边停了下来,里面的人看不到他,但他却可以听清楚里面几个人说的话。

    屋子里有煮好的肉香味传来,估计是几个侍卫在里面宵夜。

    “观星城这种地方能发生什么事?咱们甄家在这里做买卖做了多少年了,还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呢,这里最多的就是婊子和奴隶,再说外面不是还有两个人吗,十分钟前我们才看过,能出什么事!”一个声音微微有些懒散的说道,随后就是一阵吃东西的咀嚼声。

    “也不能这么说,前几天家族里不是来了一些人去潜龙岛凝聚战气吗,怎么才几天时间就一个个都回来了,那么多人凝聚战气哪有这么快的,听说……”

    “闭嘴,甄熊,你忘记馆主的禁令了吗,家族会馆之内的任何人在外面都不得议论家族之事!”刚刚让那两个人外出巡看的那个声音低声厉喝道,“馆主这几日心情不太好,要是让他听到你在这里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你想想你会有什么下场,难道你也想到天寒城的虫牢中去走一趟?”

    听这个声音一说,另外两个人一下子就没了话,连吃东西的节奏都停下来了,屋子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结了,隔了几秒钟,张铁才听见刚才那个声音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呵……呵……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反正这里也就咱们三个,而且是在会馆之内,也不算真的违反了规矩,不过刀哥你提醒得对,以后我多注意就是了,老易,走,我们两个出去再看看!”

    屋子里有椅子挪动的声音响起来,似乎有人正站起来,不过还不等里面的人出来,张铁一个闪身就冲到了门口,三条束缚之链瞬间飞出,击中了屋子里的三个人。

    和张铁预想的一样,八级的高手在哪里都不是大白菜,一个小小的天寒城甄家,还没有资格奢侈到用八级的高手来给一个会馆放哨当喽啰的程度,在这些人中,能有几个六七级的家伙,已经算甄家舍得下本钱了,而八级以下的人,在初级的束缚之链面前,就和被绑起来的小鸡差不多。

    房间里,两个人已经站起,正要走出来,还有一个人则坐着,手上拿着一双筷子,三个人都没想到会中招,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门口全身一片黑连脸都蒙起来的张铁,做不了任何的动作,也出不了任何的声音,只是眼神之中,一个个都震惊万分。

    他们连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个的身体就突然僵硬住了。这个时候,他们除了能转眼珠和眨眼皮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戴着面具的张铁无声的笑了笑,在自己的精神力增强之后,束缚之链的威力也在增加,最直接的就是在中了束缚之链后,这些人不能动弹的时间更长了,在束缚之链刚刚击中这三个人的瞬间,张铁就知道,这三个人中,精神力最强的那个也要将近八分钟之后才能活动自若。

    有这么多的时间,足够自己做很多事情了。

    “我知道你们可以听到我说的话,你们也可以用眨眼的方式选择来回到我的问题,愿意回答我问题的人可以快速的眨几次眼睛……”

    三个人看着他,没有一个人眨眼睛,张铁手中的剑一挥,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的脖子上就像开了个水管一样的开始喷血,短短的几秒钟之后,那个人整个人就变成一个血人,头一低,就坐在椅子上死去。

    剩下的两个人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已经流露出无限的恐惧。

    “我再说一遍,愿意回答我问题的人可以快速的眨几次眼睛……”

    左边的那个稍微眨得慢了一点,似乎还有意思犹豫,张铁直接一剑,从那个人的心口穿过……

    最后只剩下那个叫甄熊的人……

    “我最后说一边,愿意回答我问题的人可以快速的眨几次眼睛……”张铁慢条斯理的说道。

    甄熊的眼睛飞快的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