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六章 血夜
    在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几个信息后,张铁一剑将甄熊给刺穿,看着甄熊那不敢置信的眼睛,张铁的眼中寒光闪闪,“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你回答了我的问题就不杀你啊!”

    突击剑抽出,上面滴溜溜的沾染着一排血珠,张铁把剑身在甄熊的衣服上擦了擦,打开这件屋子的抽屉,就拿出了一串钥匙,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间屋子。

    甄熊的回答并不一定全是真的,也绝对不可能全是假的,至少,在这里获得的信息总比张铁两眼一抹黑的要多一些,而且更关键的是,张铁从甄熊这里确认了那个信息当自己在潜龙岛上遭到袭击和暗算的前两天,的确有一批天寒城甄氏家族的人以凝聚战气的名义来到了怀远郡。

    那些人还在观星城的家族会馆里呆了一天,然后就到了潜龙岛,在自己出事之后,那些人分成几批陆续回来,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观星城和怀远郡……

    甄熊还在奇怪,只是几天的时间,要是凝聚战气的话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啊。

    张铁自然是在心里冷笑,那些天寒城甄氏家族的人去潜龙岛,自然是在明处接应和配合被自己干掉的那些杂碎的,看到计划失败,那些人就找了个借口离开潜龙岛了。

    天寒城甄家看来是派了一明一暗的两股力量一起到潜龙岛一起行动,会馆里的普通角色只知道甄家明面上的那股势力,但是甄家暗地里派到潜龙岛上的力量,估计只有这里的馆主和少数人才知道,这也就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的主事人会下命令让下面的人禁口的原因。

    不光是禁口,甚至连暗桩都用上来了。在这之前,这个会馆里晚上可是很少用到暗桩的,在那件事之后如此小心翼翼,除了做贼心虚之外,还能有什么样的解释呢。

    想到那一天自己和老哥的遭遇,张铁心里的杀机如岩浆般的再次沸腾起来。

    钥匙轻轻转动,会馆主楼下面的大门被就被张铁轻轻推开了,张铁闪身进入,再次把主楼下面的大门锁了起来。

    整个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主楼的占地面积大概有差不多两千平米,作为家族会馆承担的角色。这里除了可以让家族人员吃住以外,还是天寒城甄家在怀远郡的商贸据点,在明面上,天寒城甄家也有不少的合法生意买卖奴隶,与怀远堂的武器交易。还有远洋贸易等等。

    会馆内漆黑一片,不过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下。张铁一进门就看到了会馆大堂的富丽堂皇。

    张铁没有上楼。而是像一道无声无息的影子一样的穿过了一楼的大堂,顺着大堂左边的一条走廊了前行了几十米后,来到了会馆里其他侍卫的休息区。

    整个会馆里的侍卫,当然不止今天晚上在外面值班的那五个人。

    几乎就在张铁冲进这里的时候,迎面就差点和一个正在拉着裤子,似乎刚刚从厕所里走出来。正在打着哈欠的男人撞在了一起。

    张铁的手从黑暗中生出来,捏住那个人的脖子,在那个人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之前,铁血战气轻轻一吐。那个人瞬间就像一根面条一样的委顿在了地上。

    数米之外,正有一间房门微微的开着,里面有一片轻微的鼾声传了出来,张铁冲了进去,十秒钟后,张铁轻巧的把那道门关上,走了出来,里面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旁边还有几间这样的卧室,张铁依次走过去,用铁血战气贴着门锁轻轻一吐,转为阴柔力量的铁血战气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就把门锁震开,让张铁冲了进去……

    五分钟后,当张铁离开会馆一楼,来到会馆二楼的时候,一楼已经没有一个活人,整个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的所有侍卫,都已经被张铁清扫一空。

    这中间,也发生过两次小小的“意外”。

    一次是张铁开门的时候那门因为缺少足够的润滑,自然而然的发出轻微的“吱”的一声,一下子把房间里睡得非常警醒的一个侍卫给惊醒了,让那个侍卫瞬间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但是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

    随着张铁束缚之链的飞出,虽然张铁还距那个人有好几米,但那个正准备有所动作的侍卫一下子就被“凝固”在了原地,在房间里的其他几个睡得迷迷糊糊的侍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铁的剑锋已经快速的在几个人的颈部切割而过。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第二次准确的说并不能算作意外,因为房间里的几个人根本没有睡觉,而是在打着牌赌着钱,张铁在门外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这是一次标准的强袭,也是速度最快的强袭,从张铁震开门锁冲进去到里面的几个人的脑袋几乎同时飞起来,总共用时不到两秒,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一楼除了这些侍卫的住所之外,有价值的地方还有几个仓库和一个地下室,因为这个时候不是在仓库里搜刮东西的时候,因此张铁也就没去,而是在把一楼的人员清理干净以后,就冲上了二楼。

    会馆的二楼最多的是办公室,会议室和资料室,这里似乎是甄氏家族会馆用来谈生意和处理生意上的事情的地方,张铁把二楼的每个房间都快速转了一遍,没有遇到一个人,这就冲上了三楼。

    黑夜中的张铁,就像一个死神,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血腥之气。

    来到三楼后,踩着通道中那柔软厚重的地毯,张铁没有一丝声音的在三楼转了一圈,只要听到房间内有呼吸声,张铁就无声无息的震开房门,走进去,把里面的人了结,然后再走出来。

    这样的家族会馆里里里外外都是甄家的人,而且都是男人。所以张铁杀起人来完全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早在甄家派人要想把他和他哥置于死地的时候,他和甄家之间,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生死之仇,而且甄家行事诡秘,做事毒辣,按照兰云曦的说法,这个时候在人族之中搅风搅雨到处搞暗杀和破坏的势力,背景复杂,牵扯很广,有很大的可能已经被魔族收买。是魔族的走狗和狗腿,对这样的家族,张铁自然更是没有半分的仁慈。

    会馆的三楼很快被张铁清洗一空,张铁又来到四楼。

    四楼以上,已经是会馆里的几个高层的居所。张铁在四楼转了一圈,发现好几个房间里面都空无一人。张铁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难道那些家伙今天不在会馆,不会这么巧吧。

    等张铁无声无息的来带四楼这边最后一间主人的房间的时候,张铁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铁血战气暗吐,张铁震开了这间屋子的门锁,然后没有一丝声息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亮着暗红色的灯。气氛有些诡异,张铁一进去,那奇怪的声音更清楚了,张铁穿过房间的客厅。打开里面的一道门,就看到这么一幕……

    一个女人,被塞住了嘴,**着身子,脖子上,脚上,手上,都被铁圈箍在了一张铁床上,一个男人光着屁股正在女人的身上起伏着,一边干,一边用一根三十多里面长的细长的铁刺从女人的**刺到了女人的身体之中。

    “臭婊子,爽不爽,爽不爽……老子用两根东西插到你的身体里……爽不爽……对,再扭得快一点……啊,夹紧了……老子以前就想干你了,你以为搭上了馆主就很**吗……啊……这个会馆里有些地方你是不能去的……有些事也不是你应该打听的……你没想到吧,就是馆主把你赏给我的,你这样的女人干起来果然比奴隶要舒服……”

    男人像正在进食的野兽一样的在女人的身上低声的嘶嚎着,声息从喉咙里面夹杂着他的喘息叫了出来……

    剧烈的痛苦让女人浑身是血的奋力挣扎着,箍住女人手脚的铁圈已经一片血肉模糊,但女人的挣扎,却给男人带来更大的乐趣。

    “杂种!”这样的情景,让张铁都忍不住骂了一声。

    那个人的身手也不弱,似乎也有六级级的样子,听到张铁的骂声,整个人一下子就从那个女人的身上弹了起来,一下子闪到了几米之外,看着一身黑衣杀气腾腾的张铁,眼光一阵收缩。

    那个男人二十多岁,脸色青白,长相还算英俊,只是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邪气和暴虐。

    那个人看着张铁的样子,似乎也明白这个时候能来到这里的人不是普通人,自己也不会是张铁的对手,就算叫救命,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张铁也可以把他干掉了。

    “有人让你来杀我吗,只要你离开,我付你双倍的钱,你大概不知道,我爸爸是……”那个人假装镇定的刚刚说到这里,脑袋就飞了起来,眼睛里还带着一丝惊讶……好快。

    一剑斩飞了那个男人的狗头,张铁来到那个被虐女子的身边,解开了那个女子的嘴塞,那个女子看看那个无头的尸体,再看看张铁,惨笑了一下,几滴眼泪就从脸上滚落了下来……

    张铁把这个女子脖子上和手上的铁圈解开,把女子放了下来,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女人的身体,暗暗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已经不行了,刚刚那个杂种刺入到她身体内的铁刺,虽然在身体皮肤表面上留下的伤口很小,但在内部,已经把这个女人的脏器刺得像一个筛子一样……

    张铁扯下房间里的一块窗帘,将女人**血污的身子盖好,然后转身就走……

    “五楼……书房里……有……密室……密室里有……有……”

    张铁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那个女人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说出来的这几个字,点了点头,然后冲了出去……

    甄家的这群杂种……

    ……

    还有八个小时,再次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