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捅破天
    那个柜子的最上层,出现在张铁眼前的,就是一张张的金票,金灿灿,光闪闪的金票,整整一层,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子里面的金票夹中。

    张铁拿出一本金票夹,看了看,金票夹里面的每张金票面值都是1000金币,一本金票夹里面就装了30张这样的金票。

    发了,张铁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喜欢干强盗了,因为做这种勾当,来钱实在太快了,而且总有你不知道的惊喜在等着你。

    柜子里第一层的金票夹有8本,除了面值1000金币的金票夹有5本,总额15万金币以外,剩下的,还有面值5000金币的金票夹2本,里面有42张金票,总额21万金币,面值10000金币的金票有一本,里面有26张金票,总额26万金币,所有的金票的累积面额是62万金币。

    这么多金票放在金票夹中的样子,张铁还是第一次见到,长风商团给他贷款建城堡的时候,那些钱都不经张铁手的。

    张铁强忍住激动的心情,把所有的金票夹捣腾进黑铁之堡中。

    柜子的第二层,放在里面的是大量的债券和股票凭证,张铁把那些债券和股票凭证拿出来,看了看,发现那些债券都是怀远郡长风银行发行的怀远郡三年期的投资债券,债券年息5.8%,一叠叠厚厚的债券足足把柜子的第二层塞满了大半。

    这个时候的张铁也没数那些债券有多少,直接把债券全部弄进了黑铁之堡,等后面慢慢的再看。

    那些股票都是仪阳城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的各种商团、公司与实业团体的不记名股票认购凭证,足足有五大本,张铁粗略的扫了一眼,那几大本股票凭证中的发行人。居然主要都是怀远堂张家名下的产业和团体,有远洋渔业公司,仪阳港口,怀远机器公司,飞艇航运公司等。

    张铁第一次见到股票这种东西,也不太明白这些东西现在到底能值多少钱,到底怎么变现,张铁估摸着,既然能把这些凭证放在这里,那好歹也会值个十多万金币吧。因为如果价值太少的话似乎没有必要弄得这么郑重。

    没二话,张铁照样把这些股票扫进了黑铁之堡中。

    柜子的第三层中放着的是一个用黄金制成的漂亮盒子,盒子都这么珍贵,里面的东西自然不用说,有些激动的张铁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打开。发现盒子里面安静的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瓷质的容器瓶。那个瓷质的容器瓶上最醒目的是一个由几个三角形连接在一起的抽象的标识。

    要是放在以前,张铁肯定不知道这个标识是什么意思。但在怀远堂的这些日子。整天耳濡目染之下,张铁知道也知道了那个标识的意思那个标识最初是大灾变之前的危险生化武器的标志,而到了这个时代,在经过稍微的改变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时代通行的剧毒物品的警告。

    能装在这里的剧毒物品,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张铁在那个标识的容器瓶身的背面,知道了容器里这个东西的名字黑沙之毒。

    黑沙之毒是什么,张铁没听说过,不过本着蚂蚱也是肉的道理。张铁也把它放到了黑铁之堡。

    那个柜子的最下面,放着一个由水晶和金属组成的奇异装置,在认真的看了那个装置一眼后,张铁认出了它的作用,这就一台水晶遥感通讯设备,这种东西的价格非常昂贵,是这个时代的发报机,它与发报机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个东西在通过里面的孪生镜像水晶进行通讯的时候,只能在相同的孪生镜像水晶中进行一对一的通讯。

    这个东西的价格很昂贵,但对张铁来说却没有什么作用,他一不会使用,二则根本用不了用不着。这个东西或许就是这个会馆与天寒城甄家老巢拿来联系用的,自己拿来做什么。

    张铁原本想把这个东西丢到混沌之池,让黑铁之堡多出一种特殊矿物的生长能力,但在稍微想了想后,张铁放弃了这个打算,没有动那个东西,依然把它留在了柜子里。

    ……

    张铁离开这间密室的时候,真有一种吃饱了被撑着的感觉,这一趟观星城之行,真是即报仇雪恨,又一本万利,发大了!

    那些债券股票什么的可能是甄氏家族会馆这些年来投资经营积累下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张铁现在还没谱,但那一张张货真价实的金票,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是60多万金币了,这笔钱,无论放在哪里都不是小数目了。

    把敌人的财产变成自己的财产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这是张铁刚刚才有的感悟,这种享受,并不在乎你能掠夺到多少东西,而是那种把敌人践踏在脚下为所欲为任意掠夺的征服快感。

    这种征服敌人的快感就像**一样,会让人飘飘欲仙,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甚至是整个人都膨胀灼热了起来。

    重新回到书房,张铁并没有把密室的通道回归原位,而是就这样保留着,让任何进入到这里的人都可以一眼就看见这个房间里隐藏的秘密。

    张铁穿过那充满了血腥味的会议室,然后重新回到了会馆的一楼。

    会馆的一楼还有几个仓库和地下室,张铁当然不会放过,因为此刻的张铁已经发现,掠夺敌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在暴力和钥匙的共同作用下,张铁先来到了会馆一楼的几间仓库里。

    这里仓库里面堆放着的东西都是用木箱一箱箱封存好的,一进入到这里,张铁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味道。

    随意把一个木箱撕扯开,张铁看到的,就是木箱里面那一饼饼的茶叶,看到这些茶叶,张铁大笑了起来。这些东西,一定是从东方来的,这些茶,放到黑炎城那种地方,绝对比黄金还要值钱,没想到天寒城甄家还经营着这种生意。

    看着那一箱箱的茶叶,张铁当然不会客气,黑铁之堡的空间储物功能全开,只要是手摸在箱子上,那箱子瞬间就被张铁转移进黑铁之堡。张铁一个人的效率比十个熟练的搬运工还要快上很多倍。一间仓库内的两百多箱茶叶,张铁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搬了个精光。

    除了茶叶以外,一楼的其他仓库中还有一些染料,鲨鱼与海兽的皮革和许多的机械零件。这些东西,张铁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在这些东西上面浪费时间。

    在一楼的库房里搜刮了一遍之后。张铁又来到会馆的地下室。

    会馆地下室的入口就在一楼大厅的旁边,一来到地下室,张铁看到的,就是陈列在这里的各种武器,地下室是会馆里众人训练战技的地方,也是会馆里存放武器的仓库。这里的武器。全部出自怀远堂麾下的武器生产工厂,一件件都非常的精良,刀剑弓弩样样俱全。

    看到这些东西,张铁当然不会客气。分分钟就把地下室里那一箱箱的武器搬了个精光,具体有多少张铁没数,张铁能拿走的,都是装箱密封好了的东西。

    张铁总共拿走了50多箱由怀远堂生产的各种武器。

    除了武器以外,地下室内还有的一种东西就是酒,葡萄酒,一箱箱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酒就和茶叶一样,也是通过远洋贸易从其他大陆运来的,箱子上面都有标识,最好的葡萄酒都来自西方大陆,这些葡萄酒正是从西方大陆过来的。

    不同种类的葡萄酒总共有一百多箱,张铁毫不客气的全部把它们转移到了黑铁之堡。

    扫荡完地下室,看到这里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自己拿的,张铁终于心满意足了。

    来到上面,张铁找来一团布,绑在一根铁棍上,在仓库里翻出一桶染料,拿着这两样东西,张铁就出了会馆的大楼。

    此刻,夜正深沉。

    会馆大楼外面院子的四面墙壁上上都光秃秃的一片,张铁闲庭信步的来到一面雪白的墙壁前,打开染料桶,把铁棍伸到染料桶里面蘸了蘸,用左手,在墙壁上留下了一行行鸡爪狗爬一样的大字。

    天寒城甄家勾结魔族,罪不容赦!

    怀远堂的笨蛋们,甄家的女人改名换姓,已经嫁给了张太白做老婆,被人渗透到这个地步了,还不知道,真是可悲!

    在这两句话的下面,张铁留下了一个名字黑暗执法者。

    原本这些内容张铁只打算写一遍,可写完之后,看着那四周空空的墙壁,张铁一不做二不休,同样的话,张铁在四面的墙上写的到处都是,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得见。

    在墙内写完,张铁还不过瘾,看到此刻外面没人,直接拿着东西悄悄来到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外面,在会馆的大门上,大大的写了一个刺眼的“杀”字,然后同样在会馆外面的墙壁上,把“天寒城甄家勾结魔族,罪不容赦”这句话写得到处都是。

    做完这些,张铁丢下“作案工具”,整个人一下子就消失在黑暗中……

    张铁知道,只要明天一早,观星城就会沸腾起来。

    留下这些字句做完这件事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这个张铁并不是太关心,作为一个小人物,就像在黑炎城一样,他只能在把自己小命保住的前提下,尽量把自己能做的做到,该提醒的提醒到就行了。至于后面的张家要怎么样,甄家要怎么样,那就不是现在的张铁能管得了的了。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张铁只求问心无愧就好。

    几分钟后,像一只大鸟一样越过餐厅外围高墙的张铁整个人像猫一样灵巧的重新从窗口回到了自己的包间,看了看门,没有人进来过,张铁于是换上衣服收起面罩喝了一杯酒后走了出去。

    离开包间的时候,张铁看了看手上的时间,晚上3点17分。

    ……

    “先生,您要走了吗,连上给您的爱车加满酒精的钱在内,您在本餐厅的消费金额一共是1个金币零67个银币!”

    “您的爱车”这个称呼让张铁寒毛都抖了一下,感觉就像有人对他说“您的爱鞋”“您的爱衣”一样,莫名有些别扭。

    心情大好的张铁只是微微龇了龇牙,就掏出两个金币丢了过去,“不用找了!”

    ……

    凌晨5点11分,张铁回到了金海城……

    在早上6点多一点,在太阳刚刚想要出来的时候,张铁从金乌堡的地下密室中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倒头就睡……

    在张铁睡下的时候,怀远堂中无数的大人物则同时被一个消息惊得跳了起来。

    观星城中发现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出了问题的时间比张铁预计的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天还没亮的时候,负责清洁会馆外面大街路面的一个环卫工在扫着地经过会馆大门的时候,一下子就被会馆大门上那个杀气腾腾的杀字和会馆外面墙上的那些标语惊住了,随后几分钟,驻守观星城的飓风军团的装甲车就开到了,把整个会馆里里外外都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