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六章 破日惊变(两章合一)
    天寒城中突遭大变,普通人家一个个都吓得紧紧的把自己家的房门关了起来,那些做生意的商店和各种准备早上开始营业的场所,也一个个关紧了房门,偶有大胆的悄悄从窗户外面向外看去,一看到天空中那巨大的,不断向地面上倾泻着火力的战争飞艇,也一个个吸着冷气躲了回来。

    这个时候,还敢在城中随意乱走的,除了怀远堂的精锐,就是天寒城甄家的人。

    城内各处皆有厮杀,但厮杀最剧烈的地方,还是天寒城的内城,甄家的老巢和根据地。

    天寒城的内城方圆将一平方公里,构造宛如王宫,有重重院墙和禁制,也是天寒成甄家重兵把守的地方,除了青石关要塞之外,甄家黑甲团的大部分兵力也集中于此。

    突袭一开始,在怀远堂的战争飞艇摧毁了天寒城内城的防空炮台和最外围的内城城墙之后,惨烈的搏杀就开始了。

    怀远堂投入到天寒城的兵力,加上潜龙堂的部分精英学员,总人数达到了4000人,这4000人用最快的时间完成了空降,然后就势如破竹的接连攻破了甄家内城中的两道城墙,快速的逼近了甄家内城的核心区域。

    甄家内城的核心区域,是甄家的家族祠堂,甄家核心与嫡系人物的居所还有甄家统领天寒城的权力中枢所在地,这是一片占地200多亩的建筑群,此刻,在张铁他们完成了突袭青石关要塞任务的时候,怀远堂的家族精锐,也逼近到了这片甄家最后挣扎抵抗的地方。

    ……

    在潜龙战力榜上排名第一的兰云曦此刻终于展现出潜龙堂“一姐”的恐怖实力。穿着紫红色战甲的兰云曦拿在手上的武器是一条奇异的长鞭,那条长鞭拿在兰云曦的手上。以她为圆心的半径十五米之内,几乎就见不到一个敌人。

    在突破到甄家内城的最后一道防线前,看到穿着一身显眼盔甲的兰云曦冲在了最前面,最后那道数米高的高墙上,一排穿着黑甲的士兵拿着手上的机弩,在一名军官大声的命令中,一起对着兰云曦扣动了扳机。

    兰云曦就像一道飘逸的火焰,犀利的长鞭在空中划过,十米之外五个拿着长枪冲过来的黑甲团的士兵的的身体和盔甲瞬间就被兰云曦手上那怪异的长鞭切割成两段。

    箭雨袭来,长鞭回缩。如盘蛇一样,在兰云曦的身前围成了一个圆球状的防御圈,水泼不进,射向兰云曦的箭雨纷纷被她拿着的长鞭绞碎,失去了劲头。

    兰云曦的身形如电。几乎瞬间就冲到了墙下,长鞭一挥。那道高墙上的一排机弩手就像庄稼地里被镰刀扫过的麦子一样。一个个的身体和盔甲被切割出一条条恐怖的伤口,惨叫着从墙上摔下,转眼毙命。

    就算张铁在这里,看到此刻兰云曦的狠劲儿,恐怕也会直抽冷气。

    兰云曦跃上了一片墙头,墙头上的黑甲团的士兵就开始一片片的惨叫着从上面跌落下来。一段数十米长的墙头几个呼吸之间,就被兰云曦清空了一片……

    另一边,怀远堂的家族精锐在靠近核心区的这片墙头的时候,迎面也是射来一片箭雨。

    看到这片箭雨。拿着巨斧冲在前面的张武穆怒了,在挥舞巨斧,把所有的箭矢斩飞之后,张武穆放下巨斧,闪电般的解下自己背上的恐怖强弓。

    “你们这些杂碎,敢在爷爷面前玩射箭……”张武穆大叫了起来,声如虎啸。

    话音刚落,张武穆就开弓,闪电般的开弓,一弓四箭,一秒之内连开六弓,动作快到几乎没有人能看清楚他手上的动作。只是几十米外排成三排的一堆机弩手,还来不及发出第二箭,一个个的身体瞬间就如同被弩炮射中一样,一个个惨叫着,捂着身上恐怖的血洞,向外飞跌而出。

    张武穆射出的箭,力道之大,简直超出想象,只要是前后站在一起的人,几乎都像糖葫芦一样的被一支箭同时洞穿,那箭头之上,似乎还有一股特别的力道在其中,只要射在身上,都是碗口大的血洞。

    这边张武穆一人一弓眨眼之间瓦解了这面高墙上的机弩阵,那边,一身白衣的余啸天已经几个闪动,一下子跃上高墙……

    霎时间,高墙上就出现了一轮明月一样的剑光,那明月伴着清风,在高墙上吹拂而过,不见半丝的烟火气,高墙上的敌人,却一个接一个的捂着咽喉倒下。无论什么样的人,不管是普通的士兵还是军官,也无论那个人是在进攻还是在防守,在余啸天的剑下,都是一剑就生死立判……

    看到余啸天第一个冲上了这边的墙头,收好强弓的张武穆暗骂一声,拎起身旁的巨斧,就朝着那边高墙下面的一道大门冲了过去,人还在半途,手上的巨斧已经高举了起来,然后“呼”的一声,他手上那把恐怖的巨斧就带着一阵狂风刮过的怪啸声,旋转着,飞斩在高墙下面的那一道门上。

    包着铜钉,有着漂亮装饰的那道厚实的大门瞬间就粉碎开来,门后传来一片鬼哭狼嚎的惨叫,张武穆一马当先冲入门内……

    大批的怀远堂战士跟着一起冲了进去……

    甄家内城核心区的最后一道屏障,转瞬之间,就被攻破。

    “非甄氏族人,投降跪地者不杀!”有人大叫了起来。

    ……

    天寒城内城的上空,巨大的战争飞艇内,一个老人和几个军官还有一批有着强大气息的战士,正在飞艇之中,透过飞艇底部打开的那巨大的水晶光学成像设备,正在观察着下面战事的进展。

    “这些能在潜龙战力榜上排的上名号的家族学员,果然不凡,只要稍加雕琢,将来必可独当一面!”一个同样穿着紫金紫金流云甲的高级军官看着下面的情景,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甄家十级以上的战力有多少?”老人一边看着下面战事的推进。一边问旁边的一个军官。

    “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情报和这两天审问甄家在怀远郡潜伏的部分人员的口供综合判断下来,甄家十级以上的战士人数应该有十二到十五人之间,甄家的上一代家主甄权有可能已经突破到了骑士阶!”被问到的那个军官认真的说道。

    “甄权,这个人我知道,年轻时也是晋云国惊采绝艳的一个人物,没想到居然是三眼会的余孽,魔族的走狗,希望他能到达骑士阶段,不让我白来一趟,我可是很多年都没出过手了。”老者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声音转为平静,“张义,你们也下去吧,甄家十级以上的战力要再藏着,那就没有出来的机会了。不要让下面那些小娃娃吃亏,都是家族栋梁。锻炼到这里。也够了!”

    “是!”老人身后的一个大汉躬身领命,然后手一挥,带着飞艇中的有着强大气息的十多个人,一个个快速的离开了这间舱室,从飞艇上跳了下去。

    几百米的高空,这些人像流星一样的落下。快要到临近地面的时候,才见这些人身上战气如龙飞舞,所有人在空中往地面隔空遥遥一击,利用那一击的反作用力化去自己下降的力道。然后快速的落到了地上。

    ……

    就在这些人刚刚落到地上的同时,张武穆正被一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打得吐着血往后飞了出去,兰云曦和余啸天几个潜龙战力榜上靠前的人物面前,都各自出现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面色阴冷的高手。

    这几个高手一出现,一下子就让潜龙堂一干精锐的势头为之一错。

    余啸天一剑刺向他面前的那个人,长剑从那个人胸口透胸而过,余啸天还来不及高兴,那个人却不管胸前的长剑,直接抵进过来,一刀劈向余啸天。

    余啸天弃剑飞退,那个人身上插着一支长剑追了过来,剑虽然插在那个人身上,但那个人却半点血都没有流出来。

    攻向兰云曦的那个人实力则更加强大,两个人交手不到三招,那个人就从十米开外欺进到兰云曦的身边,两招之后,就破开兰云曦长鞭的防御,一只漆黑如墨的怪手一掌向兰云曦当胸印来。

    “曦师姐小心,这些人等级都是强战士以上,而且身体似乎不怕疼痛!”远处一个被逼得狼狈无比的潜龙堂的学员大声叫道。

    兰云曦轻轻的和这个人对了一掌,身体借力就往后飞退,一下子就闪身到了十米之外,拉开了和这个人的距离,手上怪异的长鞭似乎像有灵性的动物一样自动回绕的兰云曦的腰上,兰云曦解下了身上背着的那张紫红色的小弓。

    兰云曦背着的弓很小,小到就像孩童练习射箭时的道具,弓小,箭也小,七寸长的紫红色小箭几乎会让看到的人怀疑它究竟有没有杀伤力。

    兰云曦做出开弓的动作,一下子瞄准了那个人……

    这个过程说起来慢,但实际上,只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完成。

    那个人向兰云曦冲来,动作不比兰云曦慢多少,眨眼之间,就冲到兰云曦的三米之外,兰云曦刚刚完成开弓的动作。

    那个人刚刚被兰云曦瞄准,就脸色一变,开始用更加诡异的身法后退,忽左忽右,想摆脱兰云曦的瞄准,眨眼之间就退出四十多米外。

    兰云曦射出小箭……

    几乎就在兰云曦射出那支小箭的同时,退到四十多米外的那个人就一声惨叫,转眼之间整个人的身体就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焰,一秒之后就成为一堆灰烬吗,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得干干净净。

    兰云曦这一箭把所有人都震住了,不过兰云曦没有停下来,而是再次拉开了小弓,又是一支紫红色的小箭射出……

    追着余啸天的那个黑衣人也是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人形火把,然后整个人化为灰烬,余啸天转头向兰云曦看去,就见兰云曦脸色发白,正在把手上的那张小弓第三次拉开,又是一箭射出。再次把冲过来的张武穆打得倒飞出去的那个黑衣人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第三个火把,只燃烧了一下,整个人就变成散落在地上的一堆黑灰……

    “好箭法!”随着这一生赞叹,刚刚从飞艇上下来的张义和其他怀远堂的高手加入战场,一下子就把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甄家十级以上的高手截住,展开厮杀,而且一下子就占到了上风。

    连发三箭发,兰云曦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不止是白,整个人的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不光是余啸天和张武穆连忙冲到了兰云曦的身边。兰云曦率领的潜龙战力榜上有名的那些人物只要是靠近这边的好几个都冲了过来,一副要为兰云曦拼命的架势。

    余啸天刚想伸手扶兰云曦一下,只是被兰云曦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曦师姐。你没事吧?”一个人开口问道。

    兰云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身体稳住。摇了摇头。“我没事……”

    这一刻,潜龙堂的所有学员看着兰云曦的目光又是钦佩又是敬畏,刚刚兰云曦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再一次粉碎了所有人问鼎潜龙战力榜第一名的野心。

    张武穆目光复杂的看着兰云曦,没说话,只是心里有些翻江倒海。这就是张氏宗族中最强的先祖血脉‘破日’的威力吗,同样是张氏最突出的箭术一系的先祖血脉,但‘破日’的威力实在太强大了,果然比我的‘穿云’血脉的威力要强上好多倍……为什么。为什么这样顶级的先祖血脉会出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呢?

    兰云曦当着所有人的面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支印着“曼殊沙华”标识的全效药剂,一口喝下。

    在喝下那瓶全效药剂之后,只是微微休息了一下兰云曦的脸上就慢慢恢复了一点血色,只是所有人都看出,刚才发出那三箭,对兰云曦来说,也绝对不轻松,兰云曦虽然恢复过来了,但整个人肯定没有刚才那样的战力了,所以好几个潜龙堂的学员高手都自动的留在兰云曦的身边心甘情愿的充当起侍卫的角色。

    握着手上的那支药剂瓶,感受着体内慢慢恢复起来的元气,想到张铁,兰云曦的心中莫名有了一丝别样的温暖。

    ……

    随着甄家最后一个十级以上的高手被干掉,在天寒城内城核心区的这场战斗,已经大局已定,天寒城内城四面被围,最后怀远堂的精锐和高手,就把甄家剩下的那一小撮残兵败将,合围在内城核心区中央的甄家的家族祠堂周围。

    甄家的家族祠堂内,有一股恐怖的气息在澎湃着,让所有人都没贸然攻上去,而是在祠堂周围五十米以外停下了脚步。

    ……

    “老祖宗,您再不出手,甄家今日就要彻底绝根了!”甄家的家族祠堂外,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人跪在门外,用力的磕着头,嘶声力竭的大叫着,一干甄家的残兵败将也在祠堂外面的圆形台阶周围大声的嚎哭。

    “事已至此,我就算出手,甄家今日也要绝根!”

    随着这个苍老之中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出现,甄家的家族祠堂的门打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淡淡的看了外面跪了满地的子孙一眼,然后就抬头看着高悬在内城上空的那艘飞艇,“不知是怀远堂哪一位长老亲临,可否下来一见?”

    “四十年前和甄兄在夏京一别,没想到今日会在这样的场景下与甄兄再次见面,唉,真是可悲可叹!”

    天空的战争飞艇之上,一个声音从上面响起,在下面甄家的家族祠堂周围响了起来,这个声音平平淡淡,就像说话的人在每个人耳边用平常的声音在说着一样,但却让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天空中的飞艇上,一个人就那么一步步的走出了飞艇,在虚空之中,就像下台阶一样,一步步的从飞艇上走了下来,来到地面之上。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怀远堂人人精神大振,一个个用崇敬的眼光看着那位从飞艇上“走”下来的家族长老,而甄家的一干人等,却一个个脸色灰白。许多人都颤抖了起来。

    敢躲在背后暗算谋划怀远堂是一回事,但真正面对着怀远堂长老那种强大的压迫力,甄家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感到恐惧。

    “原来是穆恩兄!”看着怀远堂的那名长老,甄权的也叹了一口气,“我天寒城甄家百年的基业今日就毁于一旦,的确可悲可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张家的长老看着甄权,平淡的说道。

    “成王败寇而已,第三次圣战在即。值此天地大变改天换地之时,自然是遇风成虎,遇云化龙,只可惜我甄家时运不济,功败垂成而已!怀远堂都能是四鼎之堂。安知我甄氏家族将来不能位列九鼎呢?”甄权的脸上此刻竟然还出现了一个笑容。

    “与魔族合作,不过是魔族的一条狗而已。就算位列九鼎又有何用?”

    “穆恩兄此言差矣。大灾变之前人类就是由魔族统治,那个时候人类之中也有不少人知道魔族的真相,就连华族中也有不少人和魔族合作,成为魔族统治华族的代理人人和前台,整个家族享尽荣华,阅尽富贵。就算回到以前那种日子,也没什么不好!说白了,这个世道,无论怎么样变。也总是有人穷,有人富,有人为主,有人为奴,有的家族在统治别人,有的人被人统治而已,一切的规则都没有改变。”

    “华族至今犹存,尊荣无比,其中望族延绵已经超过千年,为人族领袖,那些与魔族合作的华族中的汉奸与汉奸家族今日何在?”张穆恩问了一句。

    甄权稍微沉默了一下,“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所以今日甄家必亡!”

    “天寒城中甄家还有数万军队,我可以把他们连同天寒城都送给怀远堂,只求穆恩兄放我甄家现在残余一条生路,我保证,只要我们甄家离开天寒城后,一定远走异乡,改名换姓安分守己永不出世!”

    张穆恩摇了摇头,“你们若现在自尽,我可以让你们留一个全尸入土为安,你们甄家勾结魔族,费尽心机苞藏祸心谋算我怀远堂,这两条中你们犯了任意一条,都是一族尽灭的下场,何况两条都犯了!我想要饶你甄家,怀远堂不饶,怀远堂要饶,老天也不饶……”

    “甄家此刻在天寒城中还有数万军队,我也还有一搏之力,凭穆恩兄今日带来的这点人手,就算尽是高手,想要把这数万军队拿下也并非易事,穆恩兄不再考虑考虑?”

    张穆恩晒然一笑,“渡云关和青石关要塞此刻已经被我拿下,天寒城两座城门也在我手,琅琊郡太史家族的四万风云铁骑此刻估计已经通过渡云关,此刻已经要进入天寒城了,甄家在天寒城中的那点军队,辗转可平,听说甄权兄也晋升为骑士阶,不知道有没有领悟三昧力量,如果甄权兄想要出手的话,我正要领教!”

    “原来怀远堂这次早已经拿天寒城和太史家族做了交易,好计谋,还手段,好心计!”甄权长叹了一声,仰头望天。

    “过奖了,不知道甄权兄是想自尽还是想再做最后一搏呢?”

    “穆恩兄的实力我刚刚已经看到,就算想要拼死一搏,也没有半分胜算,我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怀远堂是如何发现我甄家在怀远郡的布置的?不搞明白这件事,我就算死也不甘心!”

    这个问题倒让怀远堂的长老心里稍微纠结了一下,要不是那个“黑暗执法者”,估计此刻怀远堂都还蒙在鼓里,但那个“黑暗执法者”究竟是谁,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怀远堂也没搞懂,对于那个神秘的“黑暗执法者”,怀远堂唯一能确认的是,这个人或这群人中,有一个练成了铁血战气的高手。

    怀远堂此刻正在寻找“黑暗执法者”,但即使以怀远堂的力量,到了这个时候,仍然一无所获。

    这样没面子的事情,作为怀远堂的家族长老,当然不会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所以,张穆恩就沉默着,没有回答。

    怀远堂长老的沉默却让甄权想到了别处。

    “我明白了,不过这天寒城却是我甄家的,是我甄家几代人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兴建起来的,谁也夺不走,就算我甄家今天要灭族,这天寒城,也应该为我甄家陪葬才是,怎么可能落在别人的手上!”甄权说着,脸上渐渐显露出一丝阴寒而疯狂的笑意。

    一听甄权这句话,怀远堂的长老心中警钟大响,面色微微一变,“你是什么意思?”

    神色渐渐疯狂起来的甄权从袖子中拿出一个东西,一个乌黑的,带着红色花纹,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比普通的土蚕大了几十倍,足足有小孩手臂那么粗的,正在他手上扭动着的巨大的蚕虫。

    那条蚕虫一样的东西一从他袖子中拿出来的时候,刚刚见到光,就在他手上扭动起来,尖叫着发出非常难听的声音,那声音,像是用破碗在墙上刮一样,尖锐异常,让人一听心里就莫名烦躁起来。

    一看到那条挣扎怪叫着的虫子,怀远堂长老的面色就彻底变了,瞬间怒发冲冠,当下就一声雷霆般的大吼,声震全城,“怀远堂所有麾下,立刻火速撤离天寒城!”

    “我们甄家的天寒城,就成为迎接魔族大军兵临威夷次大陆的见面礼好了,哈哈哈……”在疯狂的大笑中,甄权把手上的那条虫子一把捏爆……

    在虫子刚刚捏爆的瞬间,甄家的那些残兵败将们一个个就双眼突出,痛苦的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不光是这里,整个天寒城似乎瞬间就响起了无数的惨叫声,仿佛到处都是地狱般的刑场一样。

    怒吼一声的怀远堂长老向着甄权冲了过去,一掌含怒击出,只是一掌,红光乍现,甄家的家族祠堂和在祠堂门口地上那些痛苦翻滚扭曲的甄家的残兵败将们,瞬间就被震成了一团碎渣,楼塌人灭。

    甄权跳了起来,避过张穆恩恐怖的一掌之威后,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一下子与张穆恩大战起来……

    ……

    在张家长老下了命令之后,攻入到天寒城内城的怀远堂的精锐高手们根本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直接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天寒城的内城,长老的命令是“火速”,所以谁也不敢耽搁。

    兰云曦带领的一干潜龙堂学员也转身快速离开,那条虫子是什么,许多人都不知道,但所有人都明白,不是遭遇到极端的情况,家族的长老根本不会下达这种命令。

    怀远堂的高手们才刚刚离开那个核心区,核心区中飞逸四散的劲气就从原来甄家祠堂的位置波及开来,整个地面都在震颤着,大家身后的房子和各种建筑,更是一片片的四碎轰塌,稍微走得慢一点的人都被波及到了,不轻不重的受了一点伤。

    这种层次的高手交手的破坏力实在太大了,等大家快速冲出天寒城内城的时候,整个内城的核心区,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就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不断有轰然的巨响从那片区域传来。

    ……

    在青石关要塞中的张铁也发现了天寒城中的异状,哪怕是隔着几十里地,张铁还是看到了天寒城中冲天而起的两道狼烟一样的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