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四章 双鱼(两章合一)
    冲过来的城卫军的魔化傀儡一共有三个,三个魔化傀儡的样子都非常的恶心,其中的两个魔化傀儡的身体表面的皮肤被烧焦了大半,一个一只眼睛掉了下来,还有一个脑袋上的头发和头皮都烧没了,几乎可以看得到头盖骨,剩下的一个右边胸口还插着一只弩箭,伤口处流着恶心的脓液,三个魔化傀儡的身上都散发着恶臭,还有一堆苍蝇在这几个魔化傀儡的身边飞来飞去……

    只看了这三个魔化傀儡一眼,张铁就放弃了把他们带给西蒙教授去研究的打算,没别的,实在是太恶心了。张铁可不想带着这么恶心的东西再跑回去。

    张铁拿出一支飞矛,像拍苍蝇一样,用最快的速度把三个冲到他面前的恶心的脑袋抽碎,然后就在这个军营里寻找了起来。张铁没有在军营里看到史莱克,估计这个家伙的目标应该是在军营外面游荡着的那几个魔化傀儡。

    这个军营占地很大,连上训练场在内的话,足足有几百亩,营区内还有许多高高低低的建筑,那些建筑中,许多建筑已经被烧毁,剩下的最多的是普通的营房,还有部分训练设施,仓库与食堂等。

    按照魔化傀儡的习惯,有少量的魔化傀儡会喜欢在寄居者生前经常呆的地方游荡,所以张铁不相信偌大的一个军营里面只有三个魔化傀儡,虽然训练场上已经没有了,但其他地方说不定还有。

    张铁直接向着离他最近的一栋营房跑了过去。

    营房的门半关着,跑到面前,张铁一脚踹出,就把营房的门踹开了。张铁在里面看了一眼,营房里空荡荡的,有些散乱,上下两层的床铺一眼可以看到头,除了灰尘。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张铁连续踹了八间营房的门,都没有发现,只是在踹到第八间的时候,张铁已经来到营区的一栋大楼前。

    那栋大楼很气派,整个大楼有四层高,大楼外面是一层精致的大理石墙砖。大楼外面的墙上,还挂着一个铜质的牌子——天寒城城卫军第三旅团司令部。

    大楼的门口还有两个卫兵的岗亭,可此刻岗亭里已经空无一人,大楼旁边的停车场里停放着一些军用车辆,还有几辆轻型的轮式步兵战车,那些车此刻杂乱无章的挤在一起。没有一点生气,还有一辆兵部战车则直接冲到了大楼旁边的花台里,在撞碎了一片花台的护栏之后,整辆车斜翻在花台里,已经严重损毁。

    这里的所有一切,似乎都在诉说着一周前怀远堂的飞艇突袭封锁这个军营时这里混乱的场面。

    张铁原本并不打算进去,可来到这里的时候。张铁突然听到大楼的楼上似乎有点什么响动,这才改变了主意,决定到里面去看看。

    进入到这栋楼中,那响动声更清楚了,就是在楼上,每隔几秒钟就传来“嘭……”的一声声音,拿着飞矛的张铁放轻了脚步,找到了大楼的楼梯,快速的顺着楼梯冲了上去。

    就像其他此类建筑的楼梯一样,这栋大楼的楼梯就在大楼的中线位置。一道楼梯,左右分开,顺次而上,每层楼楼梯的两边,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边都是各个办公室,布局一目了然,很有军队的风格。

    二楼三楼的走廊里都没有人,声音来自四楼,这里的四楼比二三楼更豪华一些,地毯上还铺着暗红色的地毯,张铁来到四楼,几乎不用找,就看到楼梯左边走廊的尽头,正在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家伙,用手一下下使劲儿的砸着一道被关起来的房门。

    因为那个人被对着张铁,张铁无法看清他的眼睛,所以一时之间张铁也无法判断那个人究竟是不是魔化傀儡。

    整个走廊两边的各个房间和办公室的门都是大开的,各种文件纸张散落一地,只有走廊尽头那边的那一间的房门是锁着的。

    张铁看了一下,这里好像并没有别人,于是他放心的走了过去,在走到那个不断用力敲击着房门的那个穿着军装的家伙身后十米之处,才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咳……”

    张铁的咳嗽声在空寂的走廊里分外响亮,一听到这个声音,那个穿着军装的家伙一下子就转过了身来。

    血红色的眼睛,狰狞扭曲的脸部肌肉,还有嘴角滴下的一一丝粘液,所有的一切,都在表明着这个人的身份,正是一个魔化傀儡,让张铁意外的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是一个少尉。

    张铁心中松了一口气,总算遇到一个看起来没有那么恶心的家伙了。

    那个魔化傀儡向张铁扑了过来,一拳向张铁的脸上打来,动作麻利,很符合一个六级战士应该有的实力,张铁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空手迎上,就像一个壮汉欺负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一样,半秒钟就决绝了战斗。

    张铁用一只手抓住那个魔化傀儡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然后一只手按住那个人的脑袋,一下子“咔嚓”的一声把那个人的脑袋旋转了一个360度,然后就像掰玉米一样,直接把那个人的脖子扭断,整个脑袋的后脑勺像后弯曲180度,和他的后背靠在了一起,头顶对着地面。

    整个过程没有流一滴血。

    张铁松开手,那个有着少尉军衔的魔化傀儡像一滩烂泥一样的软倒在地上。

    让张铁意外的是,那个魔化傀儡居然没有一下子死去,虽然已经软倒在地,但那个魔化傀儡的手脚还在轻微的抽动着,就像失去了控制的机器一样,一双血红的眼睛,还死死的盯着自己,似乎想要寻找回对身体的控制权。

    虽然早就知道这些魔化傀儡的生命力之强大异于常人,但张铁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魔化傀儡居然还想要试着站起来。

    “妈的!”张铁骂了一声,直接抬起脚,把地上的那个魔化傀儡的手脚踩断。那个魔化傀儡才没有再动,但一双血红的眼睛还是盯着张铁。好在张铁的神经早已经强大无比,对这点“注目礼”根本不在乎。

    原本张铁想抓着这个魔化俘虏就走,可是看了看走廊尽头的这道门门上的金属铭牌之后,张铁心中一动。一下子又改变了主意。

    那金属铭牌上写着几个字——旅团长办公室。

    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张铁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说不定能发点小财,反正是甄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

    似乎因为这里比较重要,所以就连办公室的门也是一道加固的金属防护门。此刻这道门应该是被锁了起来,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用拳头砸了半天,只是把门砸凹了一下,但还没有打开。

    “啪啪啪……”张铁用手在那道门的四周拍了拍,那厚实的回响声一下子就让张铁估摸到了这扇门的分量。

    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退后一步。接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以铁血神拳中的一式“象踏”,狠狠的踩在了那道金属防护门的门锁处。

    “嘣……”的一声脆响,那道金属防护门的整个门框和门板一下子就发生了巨大的形变,原本一下子严丝合缝的门缝在张铁一脚之后已经可以塞得进一个两个拳头。

    又是一式“象踏”踩在那道门上,在一声轰然的巨响中,那道门连着门框一下子就往里面倒下。

    头上走廊的天花板上有被震落的墙灰和细碎的水泥块扑簌扑簌的落下。遂不及防的张铁立刻被弄得一头一脸。

    “呸……呸……呸……”张铁一边吐着掉到自己嘴里的水泥墙灰,一边拍打着自己头发上的灰尘,然后走进了这件办公室。

    要是这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就真的亏大了。

    映入眼帘的,是办公室的一个外间,有三十多平米大,这里有几个文件柜,有一组沙发和一个靠近门口的办公桌,墙上还挂着几幅地图,这里似乎是秘书或者参谋之类的人呆的地方。张铁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油水,也就懒得搜查。

    这个房间的进门靠右边的一面墙上,还有一道暗红色的门,那道门此刻半掩着。没锁,踩着房间里厚厚软软的地毯,张铁走了过去,把那道门推开了。

    相比起外面那间屋子来,门后面的房间才真正有了一点旅团长办公室的样子,这间办公室有一百多平米,张铁一走进去,就看到了房间中央摆放着的一个巨大的天寒城的模型沙盘,和正对着门口的墙壁上挂着的两把交叉的,精光闪闪的漂亮长剑。

    “啧……啧……甄家在天寒城称王称霸,的确有钱啊!”张铁感叹着,摸了摸门口左右两边那两根一米多高,重达数百公斤的大型水晶柱。

    放在办公室门口两边的那两根水晶柱的品相很好,通体晶莹透明,在那两根高大的水晶柱的内部的核心位置,已经各自形成了一个馒头大小的金字塔的能量沙影,张铁一靠近,就感觉到了这两个超级“水晶发电机”带来的强力的能量效果。

    这样的大型金字塔水晶,其等级,至少已经接近了六品,张铁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金字塔水晶,这两个东西的价值,绝对超过一万金币以上。

    在确认了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也不会被人看见之后,张铁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就把这两个巨大的金字塔水晶收到了黑铁之堡里面。

    不说别的,就算最后只有这点收获,张铁也觉得不亏了,总算没有让自己白费力气把外面的那道铁门砸开。

    这间旅团长的办公室布置得很有格调,除了那两根巨大的“水晶发电机”之外,还有几个橡木书柜,书柜里满满当当的塞满了书。看到那几个书柜和书柜里的书,张铁也是两眼放光。他想都不想就把几个书柜全部收进了黑铁之堡他的书房之中。

    刚好他在黑铁之堡的书房还空着,有这些书柜和里面的书籍,当然不能浪费了,一直到此刻,张铁都还记得他在布拉佩格兰特家族的私人图书馆里消费的经历。这个时代的书籍,同样也是一种重要的财富。

    在甄氏家族会馆的时候,张铁原本也有机会把那个会馆里的书籍捣腾到黑铁之堡,可是因为当时情况特殊,一个是时间紧迫。没功夫把那些散乱的书籍再一本本的收好,第二个是张铁怕后面张家的人来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什么猫腻,所以没动,而此刻么,当然不用顾忌那么多。

    这间办公室里除了书柜之外,还有一个酒柜。酒柜里也装着各色的美酒,不过对那些酒,要喝下肚子里的东西,张铁可没有什么兴趣,谁知道那些酒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房间的一面墙壁上挂着不少的精良武器,除了武器之外。还有两幅看起来不错的盔甲,对这些东西,张铁只是看了看,没有动手。

    在房间办公桌的一侧,还有一个保险柜,可那个保险柜此刻已经完全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张铁也不知道里面原本有什么东西,看样子是在混乱的时候被人取走了。那些东西此刻落在谁的手上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除了保险柜之外,整个房间里,最后就只剩下那张办公桌了。

    张铁来到那张办公桌面前,拉开了办公桌下面第一层的抽屉,抽屉里面是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张铁随便翻了翻,又把抽屉按回去。

    第二层的抽屉里面有几盒雪茄和一些杂物,那些杂物有些看起来似乎是药剂,包装非常的精美华丽。张铁拿起一盒药剂,发现药剂盒的包装上有几个体态妖娆性感的女人,媚眼如丝,酥胸半露,充满了挑逗。在这包装盒上还有三行华文:

    ——美人夜夜娇

    ——一次使用,坚挺一晚,补肾养身

    ——东方大陆太夏琼楼秘制。

    “我靠!”张铁骂了一声,又把抽屉按了回去。

    第三层的抽屉拉开,里面有几个勋章和奖章,还有一个三十厘米见方,十多厘米高的用白银与黄金一起打造出来的一个精美的盒子。

    张铁把那个盒子从抽屉里拿出来,打开盒子……

    盒子里面,一根有着金属质感,黑色质地,同时夹杂金色与银色菱形花纹的腰带正安静的躺在里面。看到这根腰带的瞬间,张铁几乎不敢相信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不会吧!

    张铁内心虽然在狂叫着“不会吧”,但这腰带的款式,结构,和那堪称华丽与硕大气派的腰带扣和腰带扣那修长的形状,却让张铁激动了起来。

    这样的腰带,对张铁来说,简直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另外一条赤炼,只不过与当初张铁在铁角军团获得的赤炼相比,这根腰带无论款式,做工,用料还有卖相,似乎都要比那条赤炼明显高出一个档次。

    张铁按下腰带扣中间那颗“双鱼吐珠”的珠子,随着一声轻微到几乎不可闻的“嚓”的一声,腰带扣中间的那两条“吐珠”的双鱼一起弹了出来。

    张铁拿起那两条鱼中的一条,鱼身上那细腻的鳞片所起到的防滑的手感和那沉重的质感,一下子就让张铁找到了当初手上握着赤炼时的那种熟悉的感觉。

    张铁拿着这条体型刻意制作得有些修长的金色的鱼形剑柄看了看,发现鱼身背面,隐隐刻着几个华文小字——“双鱼剑之金鲤”

    铁血战气微微一震……

    剑光一下子从鱼口中喷出,直达六米之外,那剑光之中,显露出一条似乎正在游动的活灵活现的金色的鲤鱼——和当初的赤炼完全一样,一用战气催动的时候,那在剑刃中刻下的秘纹就会像投影一样的投射出一个生动的图形效果。

    张铁用左手拿起另外一把剑,同样铁血战气微微一震,一条剑光从鱼口中喷出,那细薄的剑刃,同样直达六米之外,唯一不同的,是这把剑中用战气催动出来的图像,是一条银色的鲤鱼。

    张铁两只手同时挥动,整个办公室内,霎时间,剑光纵横,远远看去,张铁就像在变魔术,一条条活灵活现的一米多长的金色和银色的大鲤鱼从他手中游了出来,摇头摆尾的在他身前六米的地方来回游动。

    哗啦一声,因为一下子不太习惯用两把这样的武器。而且武器的作用距离有点远,还没用惯,搞不好还会互相磕碰在一起,张铁的左手一个操控不当,那游动的银色的鲤鱼一下子就从远处的酒柜中间游过。整个酒柜哗啦的一声,连同着里面的那些酒瓶,一下子全部出现一条整齐的切口,然后所有的东西都碎散开来。

    “哈哈哈哈……”张铁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手上的这两把双鱼剑,绝对要比当初的赤炼要高出一个等级。这剑不仅是两把,比赤炼多出一把,而且它的威力半径,它的锋利程度,还有做工等各方面,都强过了当初的赤炼。

    张铁猜测这东西应该是有人送给这个办公室原来的主人的。这送人的东西,果然要比当初在铁角军团仓库里供人挑选的东西要好很多。

    更让张铁没想到的是,虽然他知道当初的那把赤炼只能算少见,算不上稀有,但他没想到时隔一年之后,自己居然还能再次收获一套同样的剑。

    这莫非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甄家的人在海岛龙窟让他失去了赤炼,现在他却在甄家的地盘上收获了一套更好的双鱼剑!这一饮一啄之间。就像老天早已经注定好的一样。

    张铁当场就把双鱼剑重新系到了自己的腰间,有野外作战服的下摆遮着,谁都看不出来张铁换了一根腰带。

    至此,张铁有了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再次看了一眼这个办公室后,张铁嘴角含着笑,离开了这里。

    来到门外,张铁一只手抓起依旧躺在地上瞪着一双血红色眼珠,似乎还想挣扎着站起来的魔化傀儡,像抓着一只小鸡一样的飞快的跑下了楼,朝着营地的外面冲去。

    ……

    十分钟后。再次把一大堆追赶着他的魔化傀儡甩脱的张铁绕了一个圈子,然后回到了西蒙教授几个人所在的那个酒店。

    张铁回来后不到两分钟,史莱克也回来了,史莱克的手上,也提着一个被他干掉的魔化傀儡。

    “好了。现在它们归我了,请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不要打扰我!”

    一把那两个魔化傀儡放到酒店会议室的会议桌上,西蒙教授的身上立刻出现了一种气势,就像酒店的大厨要操刀烹饪两条肥鱼一样,立刻把工作地点的闲杂人等赶了出去。

    张铁,史莱克,哲罗姆,还有佐丹都被西蒙教授赶出了酒店的会议室。

    在会议室的门口,史莱克勾着佐丹的脖子在一旁鬼头鬼脑的嘀咕了几句,佐丹就狠狠的咽了几口口水,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哲罗姆,西蒙教授这里有你就够了,我现在想和佐丹在酒店里巡视一下,看看这里还有没有隐藏着其他的魔化傀儡,以便把隐患清除掉!”史莱克挤眉弄眼的说道。

    以哲罗姆的聪明,自然知道他们想去干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注意,别把酒店外面的魔化傀儡引进来就好!”

    “好的!”史莱克一下子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张铁,“怎么样,要不要我我们一起在酒店里‘巡视’一下?”

    “不用了,你们去吧,除了钱和一些贵重的东西,带在身上太碍眼的东西不要拿,不然会有麻烦!”张铁说道。

    这个酒店档次不低,无论是酒店里的或者是酒店客人的,都应该会有不少的钱和一些值钱的东西,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史莱克和佐丹高兴的走了。

    “你不去?”哲罗姆笑着问张铁。

    “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有很多,不必急在一时!”刚刚才发了一笔财的张铁平淡的说道。

    “我差点都忘了,天寒城对你来说什么时候想来都行!”哲罗姆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对了,你现在有科林上尉的消息吗?他也离开黑炎城了吗?”

    哲罗姆摇了摇头,“一个月前我和他联系的时候,他还在黑炎城第七国民中学,你也许还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还在黑炎城的明光大街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买房子?”

    “作为一个想要给女人带来安全感和责任感的男人,在黑炎城没有一个稳定的居所怎么行!”哲罗姆自嘲的笑了一下,“科林虽然大大咧咧,但却是很少会对女人动感情的人,他喜欢上了你们学校的黛娜老师,除非碰得头破血流彻底死心,否则他不会离开黑炎城的!为了攒够在黑炎城里买一套房子的钱,这个家伙这几年就差去打劫了……”

    黛娜老师,再次听到这个熟悉又美丽的名字,张铁不禁微微恍惚了一下……

    两个小时后,史莱克和佐丹两个人腰间鼓鼓红光满面的回来了,擦拭着手上血迹的西蒙教授也从酒店会议室里走了出来。

    张铁只看了西蒙教授那略微显得有点苍白与惊骇的脸色,整个人心中就微微一沉。

    西蒙教授的声音在沙哑中显现出一丝颤音,“我……我必须马上回阿麦斯……马上!”

    …………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