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五章 提前到来的危机
    张铁等五人离开天寒城回到出发营地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回到营地后的哲罗姆几个人重新在张铁的帐篷里换好衣服,然后张铁直接把几个人从难民营里送了出去。

    “不管怎么说,雷神佣兵团欠你一个人情!”,干瘪的西蒙教授说着,和张铁拥抱告别。虽然大家只是认识了一个早上,但怎么说也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了。

    “有空来阿麦斯,我介绍最火辣的姑娘给你!”佐丹一边说着也一边和张铁来了一个熊抱,“还有,谢谢你给我取的那个外号,黑旋风,我喜欢!”

    “你是一个能给人带来好运的家伙!”史莱克也和张铁拥抱了一下,说了一句临别的感言,“现在的天寒城就像一座金库,说实话,我都不想走了!”

    轮到哲罗姆,张铁也和他拥抱了一下。

    “你自己多保重!”哲罗姆对张铁说道。

    “你们也多保重!”张铁说道。

    “原本我们还想去怀远郡一趟,看来暂时是去不了了,西蒙教授的发现必须以最快时间通知雷神的总部,让他们做好应变的准备!”哲罗姆微微有点遗憾的和张铁说道。

    “你们原本还要准备去怀远郡吗?”这个消息让张铁微微讶异了一下。

    “嗯,听说怀远郡中有丹药师制造出了全效药剂,在天寒城事件之后,现在各种药剂的供应非常的紧张,阿麦斯是一个毒物遍地的地方,解毒药剂的供应一出现问题会引起很多不好的连锁反应,原本我们准备在离开天寒城后到怀远郡想想办法。现在么……”哲罗姆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的飞艇只有一艘,在发现了更重要的信息之后,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自然就只能先回阿麦斯了。

    “你们雷神需要多少全效药剂?”

    “雷神对全效药剂的需求量每年至少4000支!”哲罗姆回答道。4000支的药剂交易,在任何地方,已经算是一笔大数目了,特别是对于一个佣兵团来说。

    如果雷神佣兵团是哲罗姆的,张铁现在一秒钟都不犹豫就会拍着胸口把这件事揽下来,哪怕就是送给哲罗姆也行。张铁做人的宗旨,很受他老爸老妈影响,讲究的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曾经在野狼山谷试炼时哲罗姆和科林上尉曾在噬金蟒的洞穴中救过他半条命,那么,张铁自然不会吝啬那么一点全效药剂。

    不过雷神佣兵团不是哲罗姆的。哲罗姆在雷神佣兵团中只是一个刚刚受到佣兵团高层器重的人,说白了就和一个商团的职员差不多,甚至连股东都算不上,那么,这一切就得好好想想了,要把人情还给雷神的话那就真的表错情了。这份人情是还给哲罗姆的,起码要让雷神佣兵团领了哲罗姆的这份人情。知道哲罗姆的分量,这对哲罗姆以后在佣兵团的发展也有好处。

    许多的念头在张铁的脑中一闪而逝。

    张铁笑了笑,装作从自己身上的战术背心的药剂囊中取东西的样子,实际上则不动声色的从黑铁之堡里拿出了两根他留着备用的全效药剂,递给了哲罗姆。

    “你们说的全效药剂,是这种东西吗?”

    一看到张铁拿出的那两根药剂,折箩姆和西蒙几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阳光下,张铁手上剔透的水晶药剂瓶闪耀着一股彩虹般的光彩,这更让药剂瓶中那绿中带金的药剂显得神秘非凡。药剂瓶上那独特的曼殊沙华的标识更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一下子就把几个人的眼光吸引过去了。

    “啊。曼殊沙华,对了,听说全效药剂使用的就是这个华文标识……”哲罗姆还没有说话,旁边眼尖的史莱克就先叫了起来。

    “张铁,你也有这种东西?”

    “怀远郡里面的好东西。张家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呢!“张铁随意的说道。

    看着手上的那两支药剂瓶,哲罗姆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出了光彩,“听说这种药剂在怀远郡中流出来的不多,在阿麦斯则谁都没见过,只听说过这种药剂的神奇,这种药剂真的能代替初级解毒药剂使用吗?”

    “如果只是解毒的话,效果比初级解毒药剂还要好上一点点,我身边有人试过,这种东西可以轻易的把百足蜈的中毒症状解除!”

    听到张铁这么说,好奇的西蒙教授拿过一支全效药剂,认真的盯着看了看,似乎想把药剂瓶打开检查一下,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因此用征询的眼光看了张铁一眼。

    “没关系,这两瓶药剂就送给你们了!”

    听到张铁这样说,西蒙教授一下子就把药剂瓶的密封圈打开了,然后就把瓶口凑到了鼻端小心的闻了一下,然后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精彩起来,佐丹和史莱克也把脑袋凑了过来。

    “啊,这种药剂的味道怎么这么好闻……”佐丹一下子叫了起来。

    “这就是超级酵素的味道吗?”西蒙教看着那瓶药剂,微微有点失神。

    “怎么了,教授?”史莱克问道。

    “唉,我年轻时候的梦想是做一名丹药师,自学过一些草药学徒的知识,也曾经想泡制超级酵素一下子功成名就,可惜没有成功,为此还浪费了几年的时间,现在看到这瓶药剂,就想起以前的事情来……”西蒙教授摇了摇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哲罗姆看着张铁,眼神之中的询问和渴望的意味甚至不用说张铁都能感觉得到。

    “下次你到怀远郡的话,可以去金海城找到金乌商行,在那里,你可以弄到全效药剂!”张铁对着哲罗姆说道。

    “金乌商行?”一听商行,哲罗姆微微有一点意外,因为所谓的商行。都是小型的商贸组织,更大的,则是商社,再大的,则是商团。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怀远郡金海城中的一家金乌商行居然会掌握着炙手可热的全效药剂,这让哲罗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金乌商行难道在销售这种东西?”

    “要是别人到金乌商行买这个的话,就算花大价钱也不一定能买的,如果是你去的话,一定可以买到。金乌商行有特殊的渠道可以弄到全效药剂!”

    张铁这话,不光是哲罗姆听懂了,就连旁边的西蒙教授和史莱克与佐丹都听懂了,几个人都不由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哲罗姆一眼,哲罗姆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通广大了?无论如何,不管张铁的那些话中有没有夸张的成分在内。哲罗姆有可能在怀远郡弄到全效药剂,这对雷神来说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哲罗姆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心里莫名感动,在张铁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哲罗姆终于确信,眼前的这个少年,有可能成长到连他都感觉陌生了。

    男人间有些话是不用说的。

    哲罗姆再次喝张铁拥抱了一下。“保重,希望下次还能再见!”

    “你也保重!”

    张铁终于和哲罗姆几个人分开了,一直看着哲罗姆等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张铁呆呆的在野外站了一会儿,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头顶上那炎炎的烈日,这才转头回到营地。

    天上的太阳此刻阳光灿烂,但张铁的心中却莫名有一股寒意升起。

    看着那几个离开的背影,张铁也不知道此刻刚刚分开的这几个人以后还有没有再次见面的机会,或许这次见面也就是最后一次见面。

    在去年的时候。唐德曾经告诉他距第三次圣战全面爆发的时间是快则五年,曼则二十年,算上今年的话,唐德曾判断最快四年圣战就将到来,但是今天西蒙教授从对魔化傀儡解剖与分析中得到的信息。却一下子让这个时间加快了很多。

    留给张铁的时间,最短的,不再是四年,而是一年,因为根据西蒙教授的分析,天寒城城卫军被傀儡蠕虫虫卵寄居的时间已经超过36个月,如果不出意外,让那些傀儡蠕虫的虫卵自然生长的话,最迟在明年,最快甚至是六个月以后,那些虫卵就将完全自然孵化……

    这是一个很要命的信息,这个信息透露出来的意思更是让人不寒而栗,这意味着——魔族与其在人类中发展的三眼会的走狗们计划在威夷次大陆掀起魔灾,把整个大陆全面推入到乱世的时间,也就是在明年——最迟就是明年的八月——这是西蒙教授对傀儡蠕虫虫卵最晚孵化时间点的判断。

    真正的乱世已经来了,天寒城只是开始,在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变成像天寒城这样的人间地狱。

    张铁不知道天寒城甄家的覆灭和暴露会不会让魔族和三眼会的某些计划再次提前,因为既然西蒙教授都能分析出来的信息,张铁不相信晋云国的那些大家族会分析不出来,那些从天寒城弄走了不止一个魔化傀儡的大陆上的其他的国家和势力会分析不出来?

    这些人一旦加快了应对圣战和魔灾的步伐,那么,实际上,也就是在逼着三眼会和魔族提前发动,所以,真正留给自己和大多数普通人应对准备的时间,有可能,更短!

    因为所有的战争都不会等双方完全准备好后才开始,战争,从来都是一开始,就是双方的速度比赛!

    心里想着那些让人难以平静下来的信息,张铁心情微微有些烦闷的走在难民营中,看着那一张张悲伤麻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脸,心情渐渐沉下来。

    此刻的张铁,就像一个在平原上奔跑的人,原本看着远方的地平线,那个奔跑的人还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再跑上一段时间,应该还可以看到更多的希望,可是突然之间,那个奔跑的人却发现所谓的地平线,只是海市蜃楼,而实际上,他已经站在了一道悬崖边上,前方就是万丈深渊,已经没有了路。

    ……

    一个红色的皮球从远处翻滚着撞到了张铁的脚上,让沉浸在自己心思中的张铁一下子转过了头。向旁边看去。

    一个满脸阳光和笑容的四五岁的小男孩咯咯咯的笑着从远处跑了过来,“大哥哥,能把球踢给我吗?”

    小男孩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让张铁怔了怔,在难民营里转了这几天,张铁还是第一次在难民营里看到有人的脸上会有这样的笑容。这简直就像在满天的乌云中看到一缕灿烂的阳光一样。

    有些发怔的张铁一直等到小男孩说第二遍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用脚轻轻一挑,就把地上的皮球挑在了手中,张铁拿着皮球向小男孩走了过去,蹲下来,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脑袋。把皮球递给了他,“怎么,就你一个人吗?你的爸爸呢?”

    “我爸爸在天寒城中抓坏人!”小男孩神气的说道,“他是天寒城的警察,你这样的衣服我爸爸也有一套,只不过爸爸的衣服是蓝色的!!”

    “你爸爸在天寒城中抓坏人?”这样的答案让张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天寒城中现在还有坏人……不,天寒城中现在还有活人吗?

    “是啊,我妈妈告诉我的,我爸爸可厉害了,以前抓过好多的小偷,我们现在在外面野营,等我爸爸把天寒城中的坏人全部抓完。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野营?张铁看了看这个到处扎着帐篷的难民营,正想说话,就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有些惶恐的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啊,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小星玩球的时候没注意,没碰到你吧!”

    “妈妈,我正在和这个哥哥在说着爸爸的事情呢!”小男孩转过头对他妈妈说道。

    “啊,小星。我们到那边去玩好不好,这个哥哥还有事情,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在玩的时候最好不要影响到别人!”

    “可我正想问问这个哥哥有没有见过我爸爸呢,爸爸也有一套和这个哥哥差不多的衣服哦。这个哥哥也是警察!”小男孩天真的说道,然后就问张铁,“哥哥,你也是警察吗?”

    “啊……是啊!”张铁笑了笑。

    “你也抓坏人?”

    “差不多吧,不过没有你爸厉害,我还没有抓到过小偷呢!”

    “那你现在也每天在天寒城中抓坏人吗,你有没有见过我爸爸,他现在怎么样了?妈妈说过几天爸爸就会给我写信了!”

    小男孩没有看到,但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蹲在他身后的他的妈妈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女人忍着泪,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张铁。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啊?”张铁耐心的问道。

    “我爸爸叫方韦强!”

    “哦,我见过,上次我去天寒城的时候还看到他抓了好几个小偷!太厉害了。”

    “真的吗?”小男人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那等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告诉他,星星想他了,在这里住帐篷好好玩,我想和他一起玩!”

    “好的!”张铁点了点头。

    小男孩高兴的把球丢在地上,又是一脚把球踢开,咯咯咯的笑着去追他的皮球。

    “谢谢!”那个女人连忙抹着眼泪站起来对张铁说道。

    对这样一个母亲的用心,张铁除了叹了一口气之外完全找不出一句能说的话,“他迟早会知道的!”

    “能让他高兴一天就一天吧,他现在还小,我不想让他现在就知道他已经没有了爸爸!”,女人的眼中有坚强,也有痛苦。

    张铁看了这个女人一眼,“我叫张铁,就在怀远堂的营地之中,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谢谢!”女人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

    张铁离开难民营,那个女人刚刚给张铁也上了一课,从那个女人和那个小孩身上,张铁学会了一个道理,不管未来如何艰难,这日子,总是要过的,你也许无法决定要发生的事,但是你至少可以决定自己的态度。

    一个小孩都可以把在难民营当做是野营,在住帐篷中找到乐趣,那自己,为什么不能把那艰险莫测的未来,当做是一场生命的豪赌呢?

    未来的开局不妙,但自己,似乎因为全效药剂的关系,在这不妙的开局中,已经占到了一丝先机。药剂资源的突然紧张,则意味着自己手上所掌握的全效药剂的分量变重了。这预示着什么呢?更多的钱,更多的掌握资源的机会,更加的举足轻重,当然,还有更多的不可预测的危险和暗箭会朝着自己汹涌袭来。

    张铁回到营地,却没有想到潜龙堂中的两个执事已经在他的帐篷那里等着他。

    “张铁吗,家族长老想见你!”

    一听这个消息,张铁心中一震,家族长老召见,会是什么事呢?

    “请问两位大哥知道是什么事吗?”张铁客气的问道,难道是自己带外人进天寒城的事被人告发了,不会啊,这种小事怎么能惊动家族长老这样的存在。

    “我们也不知道,你跟着我们过去就是了!”两位执事的话十分客气,没有一点冰冷感,这让张铁微微有点忐忑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张铁直接跟着两个执事向远处的飞艇旗舰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