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六章 永不低头
    停在地面上的飞艇看起来就像是一栋几十层楼高的庞然大物,一根根的粗大钢绳从飞艇的艇身上笔直的拉下来,像搭帐篷时候钉在地上的绳索一样,牢牢钉在地面的木桩之上,才把飞艇固定住,如果不把飞艇固定住,像怒风级这样的庞然大物停在地面上的时候,有时候一阵大风刮过来,就会出现严重的事故。

    大型的飞艇在地面上停靠和大型的船只入港停靠一样,是一件技术活儿,不是马马虎虎就能行的,这也是着几天张铁学到的一项本事,看着那艘给自己带来极大压迫感的飞艇,张铁的心里转悠着谁都不知道的念头——

    已经好多天都没进入黑铁之堡里面吃果子了,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干掉的这些魔化傀儡有没有什么新的果子生长出来,或者自己再弄一个魂劫果出来,然后在魂劫空间中试试驾驶怒风级飞艇的滋味。

    巨大的飞艇的停靠在一片广阔的沙地上,许多人都在飞艇尾部打开的舱门里进进出出,这里俨然已经成为怀远堂在天寒城的一个临时的指挥部,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就在飞艇舱门的门口,还站着两排全副武装的站岗的怀远堂的士兵,在试行着门卫的职责,没有许可的话,就连潜龙堂的学员都不能随意的进出这个地方。

    在那两名执事的带领下,张铁顺利的进入到了这艘巨型飞艇的内部,来到了飞艇二楼一个房间的外面。

    “启禀长老,张铁已经到了!”那两名执事在轻轻的敲了敲门后。恭敬的在门外说道。

    “让他进来吧!”门内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

    一个执事推开门,做出让张铁进去的手势,张铁怀着心里的疑惑,走进了房间。

    房间布置得典雅而素淡,房间内,一个穿着一身素袍的老人跪坐在一张茶几面前,专心致志的在调理着一壶氤氲的茶水。这个老人的表情专注而虔诚。一举一动都让张铁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张铁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还带着血腥味的衣服,再看了看房间里的环境,突然有一种狗肉被端到上流社会的酒会上的感觉,那盆狗肉,当然不用说。就是他自己。

    张铁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要走上前去彻底把那种氛围破坏干净,还是要站在这里,说实话,这是张铁第一次见到怀远堂长老一级的大人物,这种大人物不仅本身实力恐怖。而且还掌握着怀远堂的权柄,不是摆设,更重要的是。按照辈分和血缘算起的话,这个人,应该是自己太爷爷一辈的了。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过来。坐吧!”张家长老的态度倒很温和,似乎也明白张铁此刻在想什么,他抬起手,把张铁招过去,“不用拘束,天地万物,以人为贵。只有东西配不上人的,没有人配不上的东西!”

    只有东西配不上人的,没有人配不上的东西——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张铁心里震动了一下,似乎饱含着什么深意,听到家族的长老这样说,张铁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过去,像那个长老一样,端端正正的跪坐在茶几面前。

    “尝尝!”那个长老把一杯碧如琉璃的茶水推到张铁面前。

    那茶水一推到张铁面前,张铁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那味道似乎不能用香来形容,只是淡雅之极,又带着一股清新勃发的湿润气息,张铁一闻那味道,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山野之中初春雨后的情景。

    张铁把整杯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咂了砸嘴,没品出什么来,对张铁来说,那茶水的味道只是微微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甜,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感觉如何?”那个长老满含期待的问了张铁一句。

    “要是再放点糖,能再甜一点就好了!”张铁自然而然的回答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那个长老的眼皮抖了抖,然后垂下目光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同样一杯同样的茶,隔了半响,才叹了一口气,“你以前没品过茶么,来自东方大陆的极品‘野春’,你居然嫌它不够甜,想要在茶里面放糖?”

    “我以前的确没有品过茶,只是含过一次茶叶!”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想到自己了解的张铁一家以前在黑炎城的生活情况,怀远堂的长老摇了摇头,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陶醉的闻了闻那茶水的香味,然后细细的啜了一口茶,用很平淡与随意的声音就问了张铁一个问题,“你今天带外人进天寒城了?”

    一听到这个问题,张铁的心中骤然一紧,面前的这个老人虽然依旧在不温不火的品着茶,但张铁却一下子感觉到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老人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像一座山一样,一下子朝着他压过来,压得他的呼吸都有些紧张起来。

    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上的感受,更是修炼者跨越了许多个境界后在气场,精神,能力,意志和诸多可说与不可说的状态上全方位的压制与俯视。

    此刻的张铁,就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蚂蚁,无论跳得多高,都是一只蚂蚁,而这个老人,却是一座山,无论是坐是卧,都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让他有一种无法逾越与抗衡的感觉。这个时候的张铁甚至怀疑,只要对面的这个老人动一个念头,就能让他形神俱灭。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张铁就骇然的发现自己在这样的恐怖压制下似乎正在失去自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自己整个人的身心状态似乎处在一个强大到无所不在的力场之中,这个力场,像泄地的水银一样,毫无阻碍的浸透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甚至已经强大到可以影响自己的中枢神经和大脑对自己身体发出的指令。

    在这样的压力下,张铁原本挺值的脊背和身躯正在像承载了太多东西的扁担一样慢慢向地面自然而然的弯曲下去,他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这一刻似乎都有一种跪拜与彻底放弃抵抗的本能在驱使着他低下自己的头。

    怀远堂的家族长老仍然在悠然的小口小口的啜着茶,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茶杯上,根本没看张铁一眼。

    这就是骑士的力量吗?或者,这就是师傅所说的三昧的力量?张铁的心中震惊无比,脑子虽然清醒,但却充满无奈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弯下去,整个人的额头越来越接近双腿跪着的地面,那地面米黄色地板上的木质花纹在自己的眼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不,打死也不能趴下……张铁在心里愤怒的狂叫了一声,整个人的额头上青筋暴起,用尽了全身的精气神和所有力量,要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这一刻,张铁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些图像,他看到了自己被哈克与斯内德绑架后被人踩在地上放血的那个自己……他看到了格力斯对自己不屑的冷笑……他看到了那第一次就把自己差点逼入必死境地的七匹野狼……刚刚走下决斗台后射来的涂抹着蓝霜剧毒的暗箭……想要把自己撕成碎片的太阳神朝黑羽兵团的不死怪物……法兰卡少校狼一样的眼睛……还有甄家的杂碎在海岛龙窟之下对自己对追杀……

    不……不能趴下……张铁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强大的铁血战气在张铁的气海之中沸腾了起来……

    识海中精神力漩涡中的精神力沸腾了起来……

    张铁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全身的每一丝肌肉开始变得像钢铁一样的坚硬……

    就在张铁的腰杆被压弯,整个人的额头离地面只有一个鸡蛋的距离,眼看就要碰到地面时,张铁扶在膝盖上的双手,终于变成拳头紧紧的捏起。

    头上的汗水顺着张铁的鼻尖一滴一滴的低落到了眼前的地板上,因为离那地板太近,张铁的耳朵似乎都能听得见自己汗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张铁的头终于没有再向下,而是停住了,然后,张铁的低下的头和整个人弯曲的腰杆就那么一丝丝,一丝丝的重新慢慢抬起——慢慢变直——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让张铁的全身的肌肉与骨骼关节发出了那种类似很久没有上油后锈蚀的金属加工台上那些夹具被强行用蛮力打开的“咔咔咔咔”的声音。

    张铁足足用了两分钟,才彻底把自己的头抬了起来,腰杆重新挺值。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整个人,就像刚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水已经被全身的作战服浸湿了,比他在天寒城中厮杀了一天感觉还要累。

    一直到张铁重新挺立起身体和抬起头的时候,喝着茶的家族长老才微微有点意外的抬起眼,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张铁喘着粗气,就连刚刚喝下一杯茶水的嗓子也变得沙哑了起来,他无畏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不错……我今天的确带了四个人到天寒城!”

    “难道你不知道上面下的命令吗?”怀远堂的长老看着张铁,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刚刚还算温和的目光一下子像利箭一样,一下子就射到张铁心里,“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