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章 麻烦
    张铁到达圣赫纳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比预定的时间稍微晚了几个小时,原因是昨天晚上客轮在海上遭遇了到了大风,突变的天气让客轮在海上的行驶速度变慢,这才耽搁了一点时间……

    圣赫纳岛在阿克雷岛北面一千多公里以外,到了这里,气温已经明显的比阿克雷岛低了一些。

    客轮一到了港口,在船上憋了几十个小时的人们就争先恐后的下了船,客轮上的许多人都带着行李,有的人还拿着刀剑等物品,只有张铁一个人空着手。

    在下船的时候,张铁才注意到自己空着手的样子实在有些引人瞩目,这个样子是假冒的拓荒者的身份,着实有些不配,看来又要到圣赫纳岛上销售拓荒者用品的商店里去一趟了。

    黑铁之堡里面虽然还有一些张铁曾经在观星城里买的拓荒者的装备和用品,可那些东西与埃温达拉群岛这里的拓荒者使用的东西无论是在外观还是在风格上,都有着极大的不同,穿戴着那些东西,无疑就是在向所有人表明我是一个菜鸟,来自很远的地方这样就太傻了。

    特别是埃温达拉群岛与冰雪荒原这里因为气候的原因,这里拓荒者的穿着与晋云国那些拓荒者的穿着更是两回事,只想安安静静来到这里提高自己的实力的张铁当然不会为了省几个金币而把自己变成引人注目的存在。

    圣赫纳岛的港口上的货物堆积如山,港口上那高高的塔吊不断把停靠在码头上的那些体型超大的轮船上的货物卸下,张铁看了一下那些被卸下的货物,大多都是木材,还有很多的是各种矿石,装着各种皮货的被捆扎得四四方方的麻布包囊也是随处可见。港口上的仓库密密麻麻,有很多的工人在仓库和货轮这间来回装载和搬运着这些货物。

    码头上的人潮熙熙攘攘,这里要比阿克雷岛繁荣很多,不关是人多,而且工业和商贸更显得发达。

    张铁在港口附近还看到了几个船坞,张家在金海城做的就是造船的生意,参观过张家造船厂的张铁也稍微了解了一点制造轮船的知识,看到码头附近的那几个船坞,张铁一下子就从船坞的大小和平台上判断出来,那几个船坞。居然都有能力制造万吨级的巨轮。

    这里除了比阿克雷岛更加的繁荣之外,好像也更加的野蛮,码头上粗鲁的监工工作的时候手里拿着鞭子,随时可以毫不客气的抽打在那些动作慢的码头工人身上,大声的斥骂……

    在码头上那汹涌的人潮之中。张铁还看到那些脸上和身上刺着怪异纹身的蛮族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就连那些头上戴着骷髅牛角盔。一个个一脸横肉。神色凶狠,就差把海盗两个字写在脑门上的家伙也有不少背着刀剑和盾牌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

    从离开客轮到来到港口的售票窗口,短短的一段路上,张铁就看到了两起斗殴。都那些斗殴,周围所有的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许多人连看热闹的兴趣都没有。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治安员和警察来管这种闲事。

    “给我来一张最近的到冰雪荒原的船票!”售票窗口的队伍并不长,张铁只等了不到三分钟,就轮到他了。

    售票窗口里坐着一个有着酒糟鼻的老头,那个老头懒洋洋的看了张铁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又是一个想到冰雪荒原发财的拓荒者吗?最近的客轮要五天后才出发,船票有贵宾舱,头等舱,普通舱和经济舱,你要什么舱?”

    “有什么不同吗?”

    “贵宾舱的船票每张16个金币,头等舱的船票每张7个金币,普通舱的船票每张4个金币,这三种舱位的房间都是一人一间,经济舱的船票每张80个银币,是住所有人挤在一起的大间,贵宾舱和头等舱有免费的三餐提供,你想要什么票?”

    这个船票的价格把张铁吓了一跳,以船票来说,这简直太贵了,要知道这坐的可是客轮,而不是飞艇,“怎么这么贵?”

    “客轮要要穿过奥罗海峡的魔鬼北风带,当然贵!”

    想了想的张铁摸出四个金币递了过去,“给我一张普通舱的船票!”

    售票的老头哒哒哒的操作着打票机,几秒钟后把船票递了过来,张铁接过船票,看了船票上面的信息一眼7月31日早上10点,圣赫纳港七号码头,蓝极鲸号,g614号普通舱,凭票登船。

    看来要在这里呆上两天了,张铁这么想着,随后就离开了售票点。

    港口外面的大街上,人流接踵摩肩,抬眼望去,外面街上清一色的俱是各种贸易商行的招牌。

    张铁并没有走得太远,而就是在离港口不到二十分钟脚程的地方,找了一个既不豪华,也不寒酸,外面看起来还算干净整洁的普通酒店住了下来。

    酒店的管理要严格许多,不比拓荒者旅馆随意,需要登记入住者的身份证件,在酒店的前台,张铁拿出了自己最新的身份证明一张神圣金兰花帝国国民的身份卡,卡上有张铁现在这个样子的照片,还有着一个张铁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取的一个大众到极点的名字彼得.汉普雷斯。

    整个布莱克森人走走廊,叫彼得的家伙张铁估计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记得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仅仅在一个学校里,就有好几个叫彼得的家伙。

    就这样,张铁就在圣赫纳岛上住了下来,等待着登船的时间,眨眼之间,两天就过去了。

    这两天里,张铁也了解了一下圣赫纳岛周边海域的情况,在圣赫纳岛周边海域的一些小岛上,有大量的海豹与海象,在圣赫纳岛,就有不少人靠捕杀这些动物为生。不过这些动物的性情温顺憨厚。很少袭击人类,虽然是生活在海中的哺乳动物,但其族群并没有与人类处于敌对状态,按照七力果的生成规则,张铁自然也不会把主意打到这些可怜动物的头上。

    普通的海豹与海象不行,但那些变异以后的海豹海象就是两回事了,圣赫纳岛附近的血海豹与巨型海象则是可以让水手们闻之色变的存在,这两种东西都非常喜欢攻击人和小型的渔船,曾经在这片海域制造过不少的灾难。

    圣赫纳岛附近海域虽然有这两种东西,但其数量。却并不是太多,这两种东西存在最多的海域,则是靠近冰雪荒原东边的蓝凌海峡,所以,想要狩猎血海豹和巨型海象还是必须要前往冰雪荒原才行。这与张铁原本的打算也并不冲突。

    张铁只是在拓荒者地图上稍微规划了一下自己前往冰雪荒原后的行程,然后就安心的在酒店里住了下来。

    第三天。海勒想让他收集一点海岛上一些特殊植物的种子。张铁也想再买一点拓荒者前往冰雪荒原的必须装备,因此在酒店吃完晚饭后,就离开了酒店。

    拓荒者的装备很容易买到,前后花了不到四个金币,张铁就让自己从头到脚焕然一新,头上戴上一顶海狗皮的帽子。手上带着一副熊皮手套,身上披上一件狐毛的多用途披风,再背上一把当地特产的海陆两用的重型拓荒剑,张铁的样子。已经和街上那些来来往往的拓荒者没有多少区别了。

    拓荒者的东西买到了,可海勒想要收集的植物种子却让张铁在城里转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才在一个偏僻到连张铁都不知道是哪里的位于郊区的一个农贸市场内的一个小商店里买到了一些。

    等买完种子把种子收进背囊之后,那个小商店就直接打样了,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以后了。

    张铁顺着记忆中的原路返回……

    ……

    夜晚郊外的路上行人非常稀少,道路两边都是一排排的高大的白桦,张铁走了二十多分钟,也只是遇到了三五个人,对于现在的张铁来说,走这么点夜路,当然还不会让他感到有什么好害怕的,何况张铁现在还有黑暗视觉……

    有汽车的灯光从后面射过来,走在路上的张铁连忙走到路基边上避让,十多秒之后,六辆小车从张铁旁边飞快的驶过,有一辆车经过张铁身边的时候,轧到了路边上的一个小水洼,“哗啦”的一声,张铁猝不及防之下,一片泥水一下子就溅到了张铁的裤子上。

    “法克!”,张铁大骂了一声,可是开车的人根本不管他这个路边小人物的感受,半点也没有停下车来道歉的意思,眨眼之间,六辆车的车队就驶出了几十米外。

    遇到这种事,除了骂一声之外,张铁也懒得去计较了,只能自认倒霉,就在张铁准备擦拭着裤子上的污水的时候,张铁就看到前面的路上,几颗合抱粗的白桦一下子从路边轰然倒下,正正的拦在路中,有一颗树直接砸到了第一辆车的引擎盖上,一下子就把那快速行驶的车队给逼停了下来。后面有两辆车减速不及,还一下子撞到了前面车的车屁股上。

    “快退!”即使隔着几十米,张铁也能听到那六辆车中有人惊天动地的大叫了一声。

    回应这一声大叫的,是路边松林里面如蝗虫一样飞出来的一片在黑暗中闪耀着寒光的飞斧。

    有的飞斧撕开了车身脆弱的钢板,一下子镶嵌到车身里……

    还有的飞斧直接把那些车辆上面的防弹玻璃砸出一片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第一波的飞斧眨眼之间就耗尽,除了让那些车辆的外表看起来狼狈无比之外,没有伤到一个人。

    转瞬之间,除了第一辆被大树倒下砸到的车子以外,所有的车都开始训练有素的飞快后退,无法开动的第一辆车上瞬间跳下来六个拿着盾牌和利剑的男人,一声不吭的就向道路两边的松林里面杀了过去……

    第二波的飞斧转瞬即至,从第一辆车上冲下来的六个人还没冲到路边,就在一片呼啸而至的飞斧的斧影中被撕成了碎片……

    有的飞斧准确的从被第一波飞斧破坏的几个车窗里面飞到了汽车里面,那正在后退的五辆汽车中的三辆汽车里面,立刻就爆起了一团血雾,喷射的鲜血像刚刚被汽车轧过的路上的小水洼一样。溅射到汽车四面的玻璃上,把那些玻璃染得一片通红……

    就在张铁前面十多米外的地方,又有几颗合抱粗的白桦树倒下,把那几辆后退汽车的道路给彻底的堵死了。

    后退的几辆汽车的车门一下子打开,车里面的人冲了出来,瞬间就和那些从道路两边冲出来的穿着黑衣的杀手们厮杀在一起……

    惨叫……凶狠的厮杀……溅射的鲜血……刀剑与利斧切入身体的声音……还有那些刚刚升起来就湮灭下去的战气图腾……

    几秒钟之内,还没等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张铁想好是要冲上去救人危难一次或是干脆转身跑开避过这次不知道的麻烦的时候,场上的杀戮和局势,已经一下子明朗了了。

    短短的几十米长的路面上,就在那几辆东倒西歪的汽车的灯光之中。躺着三十多具仍在流着鲜血的尸体,大多数是从车上下来的人,还有七八个是穿着黑色衣服的杀手,不断有穿着黑色衣服的杀手在那些尸体上利索的补上一刀。

    一个身材高大浑身浴血的男人,靠着一辆已经停下来的车。拿着一把长剑和一面盾牌,把一个女人护在了自己的身后。愤怒的看着周围那些慢慢围上来的神色阴冷的血腥杀手。

    那些杀手的数量。虽然在刚刚的战斗中还有一些折损,不过此刻的人数也在五十人以上。

    “你们是什么人?”保护着那个女人的男人大声的质问道,“与巴拉斯家族为敌的后果,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周围的那些杀手一声不吭,只是慢慢围了上来,封死了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身前身后所有的退路。

    “基塔。不用问了,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把这些人派来的,正是巴拉斯家族里的那几个老不死!”一个冷静的声音响起。被那个男人保护着的那个女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些人的愚蠢与贪婪,已经让他们丧失了最后的一丝理智,而选择与魔鬼合作了。他们也不想想,就算把我除掉了,巴拉斯家族的财产,又怎么可能落到他们的手上!”

    “啪啪啪……”随着一阵轻轻的巴掌声响起,在那些杀手的身后,走出长着一个长着一张马脸浑身肌肉纠结的家伙,“整个埃温达拉群岛的人都知道圣赫纳岛上有一只媚狐,是巴拉斯家族中一个美艳绝伦的厉害寡妇,一个女人在短短十多年中就让巴拉斯家族成为了圣赫纳岛上的三大家族之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处在张铁的这个角度,他并看不到那个二十多米外背着自己的女人长什么样,只是从背影上看,显得成熟而诱人,而那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家伙眼睛看着那个女人所喷射出来的熊熊的**之火,就算隔着二十多米,张铁也可以感受得到。

    似乎是张铁的目光引起了那个人马脸的注意,他看了张铁一眼,然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用眼光示意了一下,他身旁的一个穿着黑衣的杀手就拿着剑朝张铁这边走了过来,对那些人来说,像张铁这样的少年,只是运气不好的小人物,谁叫他这么晚还在赶路,偏偏又遇上这件事呢,把这样的倒霉蛋顺手干掉,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看到有一个杀手已经朝着张铁走了过去,那些杀手中,包括那个马脸男在内,就再也没有人关心张铁了,在所有人看来,此刻的张铁,已经完全像是摆在案板上的咸鱼差不多,这样的一个随处可见的落魄拓荒者,大概此刻已经吓傻了吧。

    所谓的拓荒者,在许多人的眼中,只是一群无所依靠四处奔波梦想着发财的苦哈哈,不比参军退伍后到乡下种地的农民有更多的威慑力,而许多的拓荒者,正是由那些不甘于过平淡生活的退伍的士兵组成的,大多数的等级,都是在一级到五级之间,进入六级甚至更高位阶的拓荒者不是没有。但其数量,比军队中同等数量士兵中的军官还要稀少。所以那些人自然不用担心什么。

    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或许也是这么想的,此刻站在两个人二十米之外的张铁,只是一个倒霉的,碰巧遇到这件事的目击者而已。

    没有人觉得张铁的存在会对现场的局面和将要发生的事有什么影响,似乎张铁此刻就已经变成了一具躺倒在路上的尸体一样。

    张铁看了一眼那个拿着武器向他走来的家伙,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不去找麻烦,麻烦还是来找自己了,既然那些家伙决定要把自己干掉。那么,除非自己现在马上就离开圣赫纳岛,连船都不坐直接跳到海里游到冰雪荒原,或者再次变装,否则以这些人的能力和背景。要在这么一个岛上找到自己,并不是难事。

    虽然这次出来不想惹什么麻烦。但张铁却并不想为了这些人委屈自己。他觉得不值当,而且张铁敢肯定,要是自己现在就这么跑了,那么十有**,到了明天,自己刚好成为这起血案最好的替罪羊。一定会被那个狗屁巴拉斯家族悬赏通缉,死活不论,这样做,既能封住自己的口。又让自己替人背了黑锅,一举两得,只有傻子才想不到。

    刚刚那两个人的对话已经引起了张铁的兴趣,一向觉得自己和普通的小市民差不多的张铁对这种“豪门恩怨”,同样也有着非常浓厚的八卦心态。所以,马上一走了之的念头在张铁脑袋里转了两圈后,就被张铁抛到了脑后。

    这是一场好戏,一场难得的好戏。

    “我现在对巴拉斯家族已经心灰意冷了,我不知道那几个老不死的给了你们什么样的许诺,但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在这里,我们不妨做一个交易,你们让我和我的侍卫长离开圣赫纳岛,我们明天就可以走,不带走一个铜子儿,我把我在圣赫纳岛与巴拉斯家族的一切都交给你们,让你们更容易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们觉得怎么样?”

    那个女人虽然已经处在绝对的劣势,但却并没有放弃,而是在语气冷静而从容的和那些人谈着条件,做着交易。

    “在见到你之前,我的确想要把你干掉,不过此刻,我已经改变主意了!”那个马脸男毫不掩饰自己想法的贪婪目光盯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上下巡视着,像狼的舌头在舔舐着猎物一样,“能把你这样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弄到床上,干起来一定很爽,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周围的杀手们都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保护着那个女人的男人一声怒吼,身上的战气翻涌着,出现了一条王蛇的摸样,男人想要冲过去,但却不放心他身后的女人,只是双眼像要冒火一样的看着周围的那些男人,“除非我死,否则你们任何人都别想碰奥琳娜夫人一根头发!”

    “那么……你就死吧!”马脸男说到这里眼神一寒,手上拎着的一个巨大的流星锤就像一下子就向那个男人砸了过去,就像一颗流星一样,同时,一个巨大的血蝎的战气图腾也出现在马脸男子的身后。

    只是三声巨响之后,基塔手上的盾牌彻底破碎,他的身体飞了起来,吐着血,重重的落在十米之外的地面上。

    那个女人叹了一口气……

    马脸男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就要上前把那个倒地的男人砸成血浆……

    “咔……”的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所有男人都转过了头,看向发出这个声音的地方。

    那个地方正是张铁所在之地,张铁的手捏在刚刚那个向他走过去的黑衣杀手的脖子上,就像捏着一只鸡,在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的时候,张铁刚刚把手收了回来,那个杀手则脖子扭曲的软倒在地,再也没有一丝声息……

    看到所有人转过头来,张铁似乎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人刚刚想要杀我,所以,我只有把他捏死了,这个……你们不会介意吧!”

    拿着流星锤的马脸男子眼睛一下子一寒……

    听到张铁的这句话,那个女人也转过了头来,看着众人圈子之外,站在路边的张铁。

    当那个女人转过头来的时候,张铁感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子空白了一下,就好像看到了换了一身衣服的黛娜老师站在自己眼前……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