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六章 杀局
    一个人一辈子有时候就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做一些事情。

    比如此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这个女人那张像极了黛娜老师的脸和女人眼中那浓浓的期盼的神色,张铁就有一种不想让这个女人受到任何伤害的冲动,刚刚,也正是基于自己内心里的这么一种冲动,虽然知道一旦自己出手就有可能惹上大麻烦,但张铁还是出手了。

    正如这个女人所说的一样,此刻,虽然她活了下来,过了一这关,但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更加危险的情况在等着她。

    “好吧,我接受你的请求,但我声明一点,我只负责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但却不会为你主动去杀人,我是一个拓荒者,不是一个杀手,而且我不会长时间的呆在你身边!”

    “我保证,你不会为你今天的这个决定后悔的!”女人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诱人的红唇再次开启,“那么,年轻的拓荒者,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彼得.汉普雷斯,你可以叫我彼得!”张铁理所当然的报出了自己准备的那个马甲。

    说话的功夫,侍卫长基塔已经认真的把周围的几具尸体检查了一遍。

    “夫人,我想你应该过来看一下!”基塔神色凝重的站在马脸男的那具无头尸体面前,让这个女人过去,听到基塔的话,女人拿出一块手巾,捂着自己的口鼻,小心的越过路上的尸体和血迹,走到了基塔的身边,张铁也跟着走了过去。

    那具无头尸体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基塔用刀划开了,而且身体被翻了过来,露出那个人的背部。就在那个人的背部,张铁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纹身,那个纹身似乎是一条巨大而面目狰狞的大蛇,蛇的脑袋上还长着一支独角。

    “基塔,直接告诉我吧,这是什么意思?”女人问她的侍卫长。

    “夫人,这个人是魔蛇岛的人,而且在魔蛇岛上地位应该还不算低,否则没有资格在身上留下这样的纹身!”基塔郑重的说道。

    “家族里的那几个老不死人果然在和这些魔鬼合作!”知道这样的答案,女人脸上的神色似乎是在预料之中。即释然,又有几分难过,这样的表情,在女人脸上停留了不到两秒钟,女人就冷静了下来。“先把这个人的脑袋收起来,我还有用!我记得魔鬼岛上的这些人的脑袋可是很值钱的。被很多人在通缉。圣赫纳岛上的贝尔家族的族长就很喜欢看到这些人的脑袋!”

    “是!”侍卫长根本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就在附近把一个杀手身上的衣裳剥了下来,把掉在远处的那颗死不瞑目的脑袋给包了起来。

    张铁就在一旁看着,因为他对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也不发表什么意见。

    “夫人,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找那几个老不死的算账?”用衣服包着一颗脑袋的基塔重新站在了女人的面前。手上拿着剑,有些杀气腾腾的问道。

    “算账?我们有什么证据可以指证他们吗?还是直接去把他们干掉!”

    “当然是去把他们干掉?”基塔大声的说道,眼中满是悲愤,“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他们还想杀了你,难道不应该让他们付出代价吗?只要夫人你下命令,我就去砍下他们的脑袋!”

    “然后呢,他们是死了,你变成了被通缉的杀人犯,而我则成为整个埃温达拉群岛最声名狼藉的蛇蝎毒妇?”女人摇了摇头,美丽的青色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要那几个老不死的亲自把他们酿出的这杯毒酒给吞下去!”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我们先回海蓝堡去!”

    ……

    随后的几分钟,基塔清理好一辆还能开动的汽车,然后和张铁一起把前面倒在路中间的几颗白桦树挪开了一些,好让车过去。那几颗倒在路上的白桦原本张铁一个人也可以把它们挪开,可看到基塔来帮忙,张铁也不想充什么大头蒜,进一步暴露自己的实力,而是顺水推舟的就和基塔两个人把树挪开了。

    “彼得,我欠你一条命!”在和张铁一起把树挪开后,基塔拍了拍手,很认真的对张铁说道。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这就有可能是我现在最值钱的债权了,希望你永远没有还的机会!”张铁笑了笑,对这条大汉,他很有好感,在基塔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以前在铁血营里那些战友身上才能感觉到的东西坦诚,热烈,直接,忠诚,还有爱憎分明。

    基塔也咧嘴笑了起来,伸出手,和张铁紧紧握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就上了车,基塔在前面开车,张铁则和奥琳娜坐在后面。

    一和奥琳娜坐在一起,张铁的鼻中就闻到了这个女人身上一股好闻的,熟女身上夹杂着香水味的幽香,刚刚在外面拼命的时候没有发觉,现在坐在一起,这股好闻的味道一下子就鲜明了起来,闻着这股幽香的张铁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不仅长得和黛娜老师很像,就连身上的味道,两个人居然也相差无几,都是那么的甜蜜诱人,难道两个人用的都是同一个牌子的香水?这也太巧了吧……

    这辆车的车窗玻璃已经全部破碎了,整辆车可谓是四面透风,车身上也有一些飞斧留下的凄厉伤口,不过好在发动机和车灯还算完好,跑起来没有问题。

    从这里到城里,还有一大段路,因为车上没有了玻璃,在车开起来之后,迎面的风就一下子就从车上的几个窗口里灌到了车中。

    圣赫纳岛的夜风很冷,拂面生寒……

    开着车的基塔混若未觉,只是瞪大了眼睛,小心的开着车,一边开车一边警惕的注视着路上的情况,坐在后面的奥琳娜只穿着一条。车还没在路上开上两分钟,整个人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两只手就开始抱在了胸前,看到这样的情况,张铁把自己的狐毛披风脱了下来,自然而然的披到了身旁女人的身上。

    “啊,谢谢!”奥琳娜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转过头来吐气如兰对张铁说道。

    “不用客气!”

    披上披风的奥琳娜在车里很自然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在重新坐下的时候,似乎是为了更暖和一点。她向张铁这边靠了靠,两个人的大腿几乎就挤在了一起,隔着那层丝绸的高档裙装的布料,张铁的大腿甚至都能感觉到身边这个女人那丰腴细腻的大腿上美妙的触感。

    开始的时候张铁感觉还很自然,可是随着车辆在行驶中的颠簸和起伏。两个人的大腿就不断的来回摩擦着,慢慢的。张铁就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

    张铁偏过头看了奥琳娜一眼。刚好奥琳娜也转过了头来,似乎是因为身体暖和起来的缘故,奥琳娜的脸上多了一丝温暖的红晕,两个人的眼光一触即收,但张铁却感觉车里的气氛一下子暧昧刺激了起来。

    基塔依旧在混若未觉的开着车。

    张铁微微有些局促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虽然知道这个女人不是黛娜老师。但黛娜老师带给他的那种贯穿了他整个青春期的深刻感觉,和那无数粉色的绮梦,却依然透过这个女人体现了出来,总让张铁感觉自己好像就坐在黛娜老师身边一样。莫名的感到有一丝紧张,就在这样的紧张中,内心却萌发着一股想要靠近与挤压的躁动。

    特别是鼻端的那股香味,太像了,只要张铁不偏过头仔细看,那感觉,就像黛娜老师真的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一样。

    “我有点困了,我能借你的肩膀靠一下么?”奥琳娜说着,也不等张铁说同意,而是直接把头偏了过来,靠在了张铁肩膀上,这个亲昵的动作让张铁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不仅是头靠了过来,女人的两只手在下面也伸了过来,紧紧的握住了张铁的右手。

    在被奥琳娜的手用力握住的时候,张铁才感觉到这个女人两只手的手心里那一层冰冷的汗水,那些冰冷的汗水让张铁知道,刚刚经过的那遭人刺杀,惊心动魄的一幕,这个女人远远没有她表面上表现得那么平静,不仅不平静,而且还非常的害怕与恐惧,只是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把自己的那份害怕表现在脸上。

    基塔只是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就依旧神色如常的开着车。

    女人温软的鼻息完全就触摸在张铁的脖子上,脖子上的寒毛微微有点发痒,只要张铁一偏头,他的脸就能碰到女人的额头,所以张铁的身体微微有点僵硬。

    就这样坐了几分钟,等张铁感觉这个女人握着他的那两只手重新变得温暖的时候,张铁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奥琳娜,发现这个女人似乎真的睡着了。

    汽车很快就到了城里,与张铁熟悉的那条返回酒店的道路交错而过,朝着道路的另外一边驶去,为了避免再次遭到埋伏,基塔似乎挑选了一条有些偏僻人少不经常走的路,一路上,遇到的人不多,偶尔有几个看清这辆车“惨状”的人,除了脸色微微有些惊讶之外,都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就这样,在离开事发地二十多分钟后,汽车终于行驶到了城区东边的一座城堡下。

    海蓝堡是一座比张铁的金乌堡大上至少一倍,城墙也要高出不少的西式城堡,张铁他们来到这座城堡外面的时候,虽然已经是深夜,隔得老远,张铁还是看到整座城堡的城墙上还是灯火通明,显得戒备森严。

    基塔似乎想把汽车直接开到城堡下面,但看着那座灯火通明的城堡和城堡上面的防御武器,张铁的心脏一下子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座城堡一下子让张铁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有点心血来潮……

    “停下车!”张铁一下子喊住了基塔,基塔一下子踩下了刹车,小车在城堡500米之外停了下来。

    “怎么了?”基塔回过头来问道。

    “先把车灯熄了吧,500米的距离,对城堡上面的城防武器来说,并不算太远!”

    在经过前面的生死搏杀之后,基塔对张铁已经有一种本能的信任,听到张铁这么说,他一下子拉下了车灯罩的开关,把车灯熄了。

    奥琳娜也一下子醒了过来,把头离开了张铁的肩膀,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看了看外面,“怎么,到海蓝城堡了么?”

    “已经到了,不过彼得让把车停在这里,而且还要把车灯熄了!”基塔对着奥琳娜解释道。

    奥琳娜立刻就把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张铁。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奥琳娜夫人住的地方,平时夫人就住在海蓝堡中!”基塔解释道。

    “守卫城堡的是什么人?有多少?指挥他们的人是谁?”

    “是巴拉斯商团的武装护卫,总共200多人,指挥他们的是夫人任命的五个护卫队长,你觉得有问题吗?”

    “如果我们贸然把这辆车开到城堡下面,城堡上面的几座弩炮近距离对这辆车来一次覆盖式的射击的话,你觉得坐在这个车上的人能活命的几率有多大?”张铁认真的问道。

    一听到张铁这么说,基塔和奥琳娜两个人同时变了脸色,以城堡上那些城防武器的恐怖威力,又是近距离覆盖射击的话,哪怕几个人坐在车里,这辆车瞬间也会变成马蜂窝,车里的人绝对不可能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你的意思是城堡里面的商团护卫已经被人收买了,有可能会对我们不利,这怎么可能?”基塔差点叫起来,那些人都是他的同僚,听到张铁话语里的意思是有可能那些人也背叛了,他第一个接受不了。

    “不会是所有人都被人收买,那些人也不可能收买所有的人,要是能这样的话他们今晚也不用在路上埋伏了,但如果是今天晚上负责城堡防御的某个护卫队长被人收买了,几个负责操作城防弩炮的护卫被收买了,在这里设下最后的一个以防万一的杀局,你觉得怎么样?”

    基塔不说话了,奥琳娜也紧紧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

    “现在怎么办?”

    “基塔,防守城堡的人都认识你吗?”

    “都认识,里面有不少人是我的朋友!”

    “那么,你怕死吗?”

    “我以前就该死了,是奥琳娜夫人救了我一命,我今天晚上原本也应该死了,又遇到了你,我已经比常人多活出两条命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基塔毫不在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