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 破局
    按照张铁的吩咐,三个人坐的车没有开过去,而是熄了灯停下,张铁留下保护奥琳娜,基塔一个人朝着城堡走了过去。

    很快,基塔就来到了城堡下面的吊桥处。

    吊桥被收了起来,一条二十多米宽的护城河把城堡保护了起来,那条护城河,也是对擅入者最后的警告,在城堡的防御体系中,任何未经允许私自越过护城河的人,城堡就有攻击的权力,因为你已经越过城堡的防御设施,进入到了别人的私人领地之中。

    来到护城河边上的基塔抬着头看着河对面那高高城墙上的几部蒸汽弩炮,心中也微微一凛,虽然此刻已经是深夜,但城墙上面的灯光,却依旧可以让基塔看清楚那几部蒸汽弩炮闪耀着一股寒光的炮口,正有意无意的对着城堡下面的吊桥这边。而且就连平日不怎么使用的一部散射式打击的蜂窝式弩炮的炮衣也被掀开了,那炮口的角度,微微下垂,也正对着城堡下面。

    在基塔的记忆中,在平日,那几部蒸汽弩炮的炮口都是平放的,今天在张铁的提醒下,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平日不怎么在意的细节,果然感觉到了城堡楼上的那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我是奥琳娜夫人的侍卫长基塔,放下吊桥!”,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基塔站在护城河边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城堡上面大叫了起来。在往日,城堡上面的人只要一看到奥琳娜夫人的车队到来,吊桥就自动放下了。

    同样的话,基塔在下面大喊了两声,开始的时候城堡上面没有动静,隔了十多秒钟之后。城堡的塔楼之上,才响起了一个有些傲慢和懒洋洋的声音。

    “谁在下面乱叫,这里是海蓝堡,不相干的人赶快滚开,要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

    这个声音基塔也不熟悉,哪怕是作为奥琳娜夫人的侍卫长,基塔也不可能对城堡里商团护卫的每一个人的声音都了如指掌。但这个声音一开口,基塔就知道城楼上面果然有猫腻,自己这么大声,城楼上的许多人应该都听到了。按常理来说,回应自己的应该是今晚在城堡上面执勤的一个护卫队长,那几个护卫队长自己都很熟悉,他们也应该熟悉自己的声音,怎么会跑出一个小角色来让自己走开呢?

    “佩里夫。克里,亚历山大。纪冈。阿迪丽娜,你们今天晚上是谁在上面,回答我!”基塔在下面愤怒的大叫了起来,“你们这几个混蛋,是谁在上面,出来说话。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赶紧滚开,再在这里叫唤,我们就要射箭了!”又是刚刚的那个声音出现,不过这一次。那个声音明显的严厉了很多,有着一股色厉内荏的感觉。

    “我是基塔,奥琳娜夫人的侍卫长,城堡里的许多兄弟都应该认识我,谁敢在这里射我,夫人回来不剥了他的皮?佩里夫,克里,亚历山大,纪冈,阿迪丽娜,谁在上面,出来和我说话!”

    基塔继续在城堡下面大声的叫着,城堡的城墙和塔楼上面,已经有了一些骚动。

    终于,一个基塔熟悉的声音在上面出现了。

    “是谁在下面?”

    “克里,我是基塔,放下吊桥!”

    “基塔,你不是和夫人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夫人呢?”

    “夫人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有人想对夫人不利,她让我先回来,让你们带城堡里的护卫去接她!”

    听到基塔在下面的话,城堡的塔楼上,一个四十多岁留着一撇漂亮的八字胡,脸色微微有点发青的男人的脸色变幻了一下,有几个他的亲信护卫站在他的身边,一个个也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让他们的布置一下子就打了水漂。

    四十多岁的男人咬了咬牙,对着外面叫道,“海蓝堡的规定,入夜之后没有夫人的命令不得擅自打开城门让人进来,调动城堡里的兵力更需要夫人亲自下令,基塔,你说的那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没有看到夫人的命令,就算我们很熟,我也不能为你破坏城堡里的规矩,除非看到夫人亲自到来,否则我不会为你打开城门,更不会让你把城堡里的兵力调走!”

    “佩里夫,你这个混蛋,你要是不赶快出来,你欠老子的那两百多个金币,明天老子就要你还,还有亚历山大,夫人现在正需要人手,你他妈的还在睡大觉吗,纪冈你这个杂碎,除了调戏女人,你他妈的能不能中用一会,阿迪丽娜,你要是再不出来,老子挂了你以后就要做寡妇了!”

    城堡外面的基塔的声音越来越大,丝毫不理会克里,而是在下面,就隔着一条护城河,大叫起城堡里面其他几个护卫队长的名字,一边叫一边大骂。

    塔楼里的几个人的脸色彻底的难看起来。

    “克里队长,要不要让他闭嘴,这个时候,只要扣动一下扳机……”克里身边的一个护卫悄悄的走近了一步,低声说道。

    “闭嘴,你想让我给他陪葬吗?”克里低声的骂了一句,心里却也有些纠结,外面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把基塔干掉了,一旦哪个女人没有事情,等天一亮,该掉脑袋的就是自己了,而且基塔此刻能够回来,那个女人或许也真的像他说的一样,已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么自己在这里的坚持就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任由他在下面大叫,把城堡里的护卫带出去支援那个女人,这样做,或许会生出一些意外的变数,也不是他想见到的,那些人对他的许诺也就彻底无法兑现了。

    克里正在纠结的时候,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城堡里的另外几个护卫队长已经登上了城堡的墙头,刚刚基塔在下面大叫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城堡里面,被许多人听到了。

    “克里,这是怎么回事?”有着一头浓密的棕色头发与胡须,身材雄壮的佩里夫第一个冲进了塔楼,“基塔为什么会在外面大叫,为什么不让他进来!”

    克里勉强笑了一下,“按照城堡里的规定,入夜之后没有夫人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进出海蓝堡。所以……”

    佩里夫没有理会克里,而是就在塔楼上,对着下面大吼了嗯一声,“基塔,你这个混蛋。夫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正在护城河边大叫的基塔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知道自己刚才的大叫终于起作用了。彼得说的是对的,那些人无法把城堡里面的每个人都收买。

    “佩里夫,夫人今晚回来时遇到了危险,有人想对夫人不利,夫人让我来海蓝堡带护卫去接应她!”基塔用更大的声音叫了起来。

    听到基塔这句话的,不光只有佩里夫。刚刚听到动静赶来到城堡塔楼的亚历山大,纪冈和阿迪丽娜几个人都听到了。

    亚历山大五十多岁,是几个人中年纪最大的,体型有些发胖。光着一个脑袋,像奸商的摸样多过像一个护卫队长,纪冈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但却梳着一个油光水滑的发型,长相英俊,有几分花花公子的气质,腰上挂着一把长剑,阿迪丽娜则是一个女人,一个左边的眼角和眉毛处脸上刺着火焰般的奇怪刺青,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背着一个标囊,有着蛮族血统的女人。

    只用了几秒钟,赶过来的几个护卫队长就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克里则在向几个人解释着他不放下吊桥和让基塔进来的原因。

    亚历山大微微眯着眼睛看了克里一眼,“克里说的有道理,不过夫人也说过,如果她不在城堡的话,遇到突发的事件,可以由我们五个人一起表决决定,今晚的事情就是突发事件,我们表决好了!”

    “我同意出城,带领城堡护卫去接应夫人!”佩里夫第一个大声说道。

    “我也同意!”有着蛮族血统的阿迪丽娜也毫不犹豫的开了口。

    “同意!”纪冈笑了笑,“我早就希望夫人能给我英雄救美的机会!”

    “我也同意!”亚历山大也表了态。

    五个人最后只剩下克里,克里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看到佩里夫的手靠近了他的剑柄,阿迪丽娜的眉毛则危险的挑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我也同意!”克里连忙说道。

    ……

    基塔只在河边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吊桥放下,城堡的正门打开,佩里夫等五个城堡的护卫队长带着大批的城堡护卫,打着火把,从城堡里面快速的冲了出来,那些护卫中,有不少居然是由阿迪丽娜带领的披着轻甲的女战士。

    “基塔,夫人呢,她现在怎么样?”冲过来的佩里夫第一个开了口。

    “夫人现在很好,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阿迪丽娜,夫人让你的人从现在开始接管城堡外堡城门塔楼的防御!”

    “是!”对于基塔传递的这个信息,阿迪丽娜一点也没有表示出质疑,她只是狠狠瞪了基塔一眼,“你刚才在下面胡说些什么,等以后再跟你算账!”

    阿迪丽娜朝着身后的那些女战士说了两句,所有的女战士重新返回到了城堡里面,迅速接管了城堡外堡城门塔楼的防御,基塔传递的这个命令让所有人都微微有点意外,亚历山大则意味深长的看了克里一眼,此刻的克里,已经一语不发,脸色已经难看了起来,甚至还有一点惶恐。

    “需要出动车队吗?”纪冈问道。

    “不用,大家跟我来吧!”基塔看了克里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淡淡的说道,“克里也跟着一起来吧!”

    克里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微微有些卑微的凑到了基塔面前,“我刚刚只是在执行海蓝堡的规矩,希望你不要见怪!”

    基塔没理他,转身就走,所有人都拿着火把连忙跟上……

    ……

    奥琳娜披着一件狐毛披风。和张铁就在路边的一颗松树下等着,看到城堡里面鱼贯而出的拿一片火把排成队伍快速向两个人所在地接近的时候,张铁知道,这一次,他赌赢了,面对这种情况,他宁愿最后让别人嘲笑他是多此一举,也不愿拿自己的小命去赌他不认识的那些人的人品。

    张铁感觉身边的这个女人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要是基塔回不来了,你会怎么办?”看到那一片晃动着的火光快要接近到两个人所在地的时候,一直盯着远处的奥琳娜突然问张铁。“你知道,那种可能是存在的,他们也许无法把城堡里所有忠于我的人都收买掉,但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阴谋和一瓶毒药,同样也有可能让城堡里再也没有忠于我的人。到那个时候,我就真的孤立无援了。你的处境也会更加的危险。我想知道,到那个时候你会丢下我不管吗?”

    这个问题让张铁愣了一下,张铁揉了揉脸,正要开口,这个时候非常认真的看着他的奥琳娜又补充了一句,“我想听实话!”

    “实话?”张铁沉默了一下。不论什么时候,哪怕就是在床上,当一个女人要他说实话的时候,他就不会说假话。不骗女人,是他做人的原则,“要是那样的话,如果实在无法与想要算计你的那些人对抗,我会带着你跑路,大不了离开圣赫纳岛!”

    张铁的答案让女人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彩,似乎是很好奇的紧接着又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不怕我给你带来麻烦吗?那个时候的我有可能已经失去一切,再也无法让给你任何的报酬了!”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张铁微微有点窘迫起来,就算想要说实话,他也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说,如何开口,因为那实话说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惨绿少年心里最隐秘的成长故事。

    好在奥琳娜对这个问题没有刨根问底穷追不舍,在看到基塔带着人跑过来的时候,女人看了张铁窘迫的样子一眼,脸上一丝笑意一闪即逝,然后就重新恢复了威严和淡然。

    ……

    在离开城堡几百米以外,从海蓝堡里出来的人就看到了奥琳娜,当然,还有张铁,所有人都有些意外,所有人连忙与奥琳娜见礼……

    在看到奥琳娜的时候,几个护卫队长除了意外之外,几个人的脸色都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只有克里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奥琳娜夫人明明已经到了城堡外面,离城堡只是咫尺之遥,为什么不过去,而是要把大家叫过来,难道这个女人已经知道了……

    这个时候,不光是克里想到了这个问题,就连旁边的几个护卫队长同样也想到了。

    基塔来到了奥琳娜的身边,轻轻在奥琳娜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奥琳娜的眼光一下子就盯在了克里的身上,淡淡的说道,“克里,刚刚的事情基塔已经告诉我了,我没想到你那么尽忠职守,很好,很好!”

    “应该的,应该的……”克里一边艰难的咽着口水,一边干巴巴的说道。

    “夫人,听基塔说今晚想要有人对你不利?对了,其他的护卫呢?”佩里夫上前一步,大声的问道。

    “这件事我们先回到海蓝堡再说!”

    “夫人,这个人是谁,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危险!”阿迪丽娜在来到之后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张铁,这个年轻秀气的男人看似人畜无害,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让人感到一种巨大的危险,在看到张铁第一眼,对危险的东西有着最敏锐感觉的阿迪丽娜脖子上的寒毛就竖了起来,这是阿迪丽娜在森林里遇到那种最危险的凶兽才有的感觉。

    阿迪丽娜的话让所有人的眼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张铁身上。

    “这位是彼得,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的贴身保镖,在海蓝堡的一切待遇和权力与基塔一样。”奥琳娜并没有太多解释张铁的来历,只是说出自己的决定,上位者的威严展露无疑,随后,她挥了挥手,“我们先回海蓝堡!”

    在所有人的簇拥和保护下,奥琳娜回到了海蓝堡,张铁也跟着大家一起,进入到了那座城堡之中,一路上,张铁发现阿迪丽娜对自己最是戒备,而那个叫纪冈的年轻的护卫队长则对自己隐隐的有一点排斥,仅仅是排斥,而不是敌意,基塔则悄悄的对着张铁指了指刚刚说话的那个克里,凝重的点了点头,张铁就明白了……

    张铁很好奇,奥琳娜这个女人要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

    ……

    海蓝堡的议事大厅奢华堂皇,在回到海蓝堡以后,城堡里的五个侍卫队长就被奥琳娜叫到了这里。

    在议事大厅内,奥琳娜坐在大厅的主位之上,几个护卫队长站在她的面前,张铁作为奥琳娜的贴身保镖则站在这个女人身后的左手边,基塔则在回到城堡的第一时间就消失了,不知道干什么去。

    奥琳娜用很平静的语气向所有人讲述了自己今晚遭遇刺杀的经过,听完经过后,那几个护卫队长一下子都呆住了。奥琳娜则根本不给几个人发问的机会,一连串的就下达了一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