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如梦幻一般的战
    六辆豪华大巴停了下来,从车上,冲下来的并不是打手,而是军队,虽然他们没有穿军衣,但是身上凌然的强大力量,萧秋风就已经感受到了,这是军人,国际雇佣兵。

    因为在这支队伍里,各种皮肤的都有,只有一样是相同的,他们有着相同过硬的素质,此刻如蜂般的涌过来,子弹如雨,呼啸狂暴。

    “夜鹰,灭掉他们。”萧秋风强大的真气包围着四周,一动不动,那气势,连经历无数战事的阿芳也有些祟拜,这个男人果然不愧是她们见过最强悍的高手,光凭这冷静,就已经不需要怀疑。

    夜鹰已经动了,在动之前,他冷冷的说了一句:“杀无赦!”

    淫贼最先的冲了出去,他已经憋得有些受不住了,而醉鬼是第三个,飞剑在最后,他看着远处大厦,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嘴角轻轻的动了动,但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说了什么。

    六层天桥,已经成了战场,龙组的四大高手,展开了无边的杀戮,他们都是从军中经历九生一死,才达到今日的成就,当然不是几个雇佣兵可以相提并论。

    几记雷霆炮火,已经炸掉了半边天桥,几十辆空置的小车,一半已经从六层天桥掉了下云,激起飞扬的尘土,已经弥漫了半个天空,这让萧秋风想起了伦敦一战的辉煌,只是不知道今天。这里有没有属于他地对手。

    又是狙击的枪响,那几十个枪手,一个接一个的毙命,看样子屠神里还是有不少玩枪的人才。

    四个黑色的身影,如苍鹰一般。从四个方向腾空而起。强大地力量,带起了罡气般地风阵,几辆小车,已经被掀飞起来。如落叶一般的飞舞,萧秋风气劲洋溢。真切的感受到战的激情。

    醉鬼已经发现了异状。大喝一声:“夜鹰,回援------”

    但是夜鹰却连头也未曾转来,只是一记强喝:“我们地任务,是灭掉眼前的敌人。”

    萧秋风所在地小车,已经被人掀开了车盖,在四人地手里,那纯钛的车顶,却如纸般的不堪一击。纷扬成碎片。如雪花飘落。

    “目标不在,速战速决!”

    萧秋风身形如电。凌然伫立,整齐的西服,随风而动,意态俊然而潇洒自如,看着这四个黑袍包身的高手,不屑的冷哼道:“恐怕四位不能如愿了。”

    四人同样的黑袍,从头到脚紧紧的包裹在一起,从体形,三瘦一胖,皆是难得一遇地高手,此刻相信这里根本没有天颜悦地存在,他们上当了。

    “无名小足,竟然劳动我们黑夜四老,还如此不知死活,真是可笑至极。”这说话的是一个老人,声音苍豪有力,却是典型地亚洲人。

    而另一个声音略有些干哑,而说的却是英语:“五分钟,警察就到了。”

    他们只有五分钟的时候,引开了四大龙组高手,五分钟的时间,却是已经足够了。

    阿琴与阿芳紧紧跟在萧秋风身后,在这辆破坏彻底的敞蓬车两边凝神伫立,感受着四个黑袍老人力量,身体被激起了血般的热情,这是人潜在战的本性。

    另外两人未再开口,却是攻势一起,如奔雷般的攻来,好像有一招夺命的猛烈,四人,三人围住萧秋风,而一人分开来,对战阿琴与阿芳两女。

    全身的力量无边的展开,就算是面对着扬伯的古武气劲,萧秋风也没有此刻般的渴望,这四人才是最好的练手,他的杀戮,需要在这种层次的较量中,再向突破。

    对一个武者来说,突破是一种禁不住的诱惑。

    枪声,打斗声,刺耳的嚎叫声,每一样,在这里激烈的上演着,附近的路人,都已经逃开,躲在很远很远的地界,昂望这都市的战火。

    看着飞腾起跃的身姿,他们或者在好奇着:这莫不是在演戏?

    五指成刀,刀气凝然而发,就算是真正的刀此刻也在,萧秋风也有信心,与他一较高下,影子心法的无上心诀,就如洪水一般,滔滔不绝,杀戮与意念一样,只要动了,就无法抑制,每每见到鲜血涌现,那种身体激情,就更激起一份。

    “你是谁-------”

    三招之后,一个瘦个老人已经被刀气袭中,右腑之下,鲜血染红,从黑色的碎衣下,点点下落,这种悍然的杀气,已经让四人都震撼当场。

    这个年青男人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什么时候,车队里有这种高级,比龙组四人,只高不低,那身法,形踪如影,根本就不堪触摸。

    萧秋风杀意已经起,手气劲已经没有办法抗拒,朗笑一声:“死到临头,废话实在太多了。”

    此刻,力量被激发,他需要有人来发泄爆涨的强大真气,话一句也嫌多余。

    而在远方,一支望远镜,死死的盯着这一切。

    顷刻,这个人放下了望远镜,脸色一片死灰,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与他交往多年的朋友,竟然是如此高手,连在黑夜里地位如神般存在的四大老将都无力杀之。

    电话接起,一种很冰冷的声音。

    “警长,我们的计划失败了。”到了这一刻,他不能不承认失败,何向南第一次知道,他彻底的看错了萧秋风,这个男人,他从来就未曾真正的认识过。

    这个计划是警长一手安排,所有的意外都已经设想到,但是唯独没有想到过,四老也有对付不了的高手。

    当然也没有想到想到屠神也会加入,狙击黑夜邀请来的高手,这些枪手,可是国际上,一流的杀手,却没有想到,依然挡不住屠神。

    第一杀手组织,的确也非浪得虚名。

    电话里变得很是宁静,警长似乎在思考,最后叹了一口气,很是淡然的说道:“你马上离开,此事你不需要再处理了,我还在更重要的事交待你去办。”

    三百多个雇佣兵,已经死了一地,他们的确够忠诚,守承诺,没有完成任务,他们绝不后退。

    几十个一流枪手,逃走了三个,本来有四个,但是那个枪手逃跑的车子,却被击中了油箱,马上被炸成了肉沫。

    萧秋风举起了双手,凝聚着又一重击的力量,双眸微闭,双耳灵听四方,那沉沉的喘息声,已经无一遗漏的收入耳内,这四人虽然是超级高手,但是他们实在太老了。

    其中一个被撕下黑袍,从那苍桑沟渠满脸的神态,估计已经超百岁了。

    百岁之命,何苦又来自已找死呢?

    萧秋风力量蓬涨的时候,内心略略有些遗撼。

    这一战之后,他的身份,会有很多人怀疑,这一点,萧秋风已经没有办法再顾忌了。

    醉鬼凑到夜鹰的身边:“他很像一个人!”

    夜鹰没有理会,只是上前一步,替萧秋风守候,轻声的回道:“世上相像的人实在太多了。”

    淫贼也目瞪口呆,不过他没有问,只是自己拼命的想,这个萧少爷,身姿招式,怎么就如此像那个王八蛋呢?

    如果真是他就好了,那六百万的烂帐,说不定可以要回来了。

    只有飞剑,站在一旁,轻轻持剑而立,满脸的血腥,带着一股强大的戾气,看着萧秋风,眸子里多了一种闪烁不定的猜疑,他很早就已经怀疑这个男人的身份,只是很可惜,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没有一丝问题。

    老而弥坚,老而不死,四个黑袍老人,似乎被激起了残性,身体的伤势已经忘却,四掌纷扬,掀起了晴天霹雳,此刻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对付阿芳与阿琴,光是萧秋风带给他们的力量,已经不堪负荷。

    “老四,你们走------”

    那身材最瘦,也最矮的老人一开口,萧秋风已经窜了出去,想走,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那似乎吸够了天地的能量,在这一瞬间,散开了朵朵真气凝成的雪冰之花,萧秋风的手掌已经迎到,与那瘦矮之人,掌掌双碰,一种雷呜声,激天而动那冰雪之花炸开,血肉横飞,矮个老人已经失去了整支手臂。

    “黑暗苍穹-------”一种阴冷的语音,慢慢的从这个断臂老人的口中,如魔鬼般的呤出。

    “老二,不要-------”那个胖乎乎的老人,已经飞奔而至,企图拦住这个断臂老人发功,但一切都太晚了,他还没有走近,已经被那黑暗的庞大力量,震退了十步之多。

    一团黑色的迷雾,在这一瞬间,已经把断臂老人紧紧的包围起来。

    “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