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战云密布
    既然这个女人要玩任性,那就让她玩个够好了,只要她能承受这个后果就可以了。

    虽然与天命有些交情,但他千里迢迢的跑来,已经仁至意尽了,不接受,与他毫无关系。

    屠神就算被灭,与他又有何干,黑夜他会想法对付,并不需要屠神帮衬。

    但是身后声音又一次传来,只是这一次变得温和,或者多了几分女人娇柔的不愤,这不像是露丝的性格。

    “你、你站住,你真的要走?”露丝问道。

    萧秋风有些不太舒服的说道:“露丝小姐,我这么老远的跑来,就算什么也帮不上,你至少也应该热情一点,拿着冷屁股对着我,难道我还有留下来的必要么?”

    露丝有些急了,急忙冲了过来,拉住了萧秋风的手:“什么时候拿冷屁股对着你,就这样欺负我,人家这不是学着向你撒娇么?”

    萧秋风一听,差点吐饭,撒娇?这女人向他撒娇,算了吧,他还真是想多活几年。

    “我在你家里住了不少日子,也学会了很多做女人的道理,嫣月姐姐不也说,对男人需要撒娇的么?”

    这话是没有错,只是这女人似乎弄错了对象。

    萧秋风也懒得解释,这种事还是得女人跟女人聊,下次有机会,让柳嫣月再好好的教教她,撒娇也不是这么撒的。

    当下冷脸一摆,说道:“好好的,撒什么娇,行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记住。我现在是你的客人。记得笑脸盈人。”

    没有笑,露丝本就是那冰冷天性的女人,这也是做为杀手的最基本条件,不过她地脸上还算平和,恬静地如同没有被搔扰的天湖之水,不带一丝的涟漪。=君-子堂-首-发=

    撕开了她手臂的衣袖,一条弯弯的黑色刀口清晰的呈现,此刻都有些腐烂的迹象。萧秋风有些生气问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这刀口有毒,你就不知道处理一下?”

    露丝不敢顶嘴,有些嗫嗫地说道:“这一次大战,屠神伤亡很重,那些医生,被我叫去给重伤人医治去了,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以前的训练,再重的伤,只要可以复原,天命都当作没有看到。这种残酷,就算是萧秋风这个外人也有些看不过眼,实在有些难以相信。露丝会是他的女儿。

    “不碍事,你知道个屁,毒素漫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你认为在屠神里,现在还有谁的命经你的更重要。”如果露丝一旦不测,不需要黑夜地攻击,屠神就有可能四分五裂。就算是管家。也没有办法彻底的控制这个局面。

    手一动,一柄锋利的小刀已经握在了指间。萧秋风冷冷的说道:“忍住了,不要吵到我。”

    虽然露丝地确也是很绝代的西方优物,但是在萧秋风的心里,真地很难把她当成女人,一般的时候,视为伙伴或者对手,所以并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

    刀锋一闪,黑血如注的喷涌,露丝虽然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但是本就有些苍白的脸上,却涨得通红,汗水瞬间布满了整个脸庞,贝齿紧咬,但是她的眸间,却很是欣慰的坦承着一种满足的开怀。

    因为第一次,她感受到被人关心地滋味。

    很是野蛮地剥掉了黑色的肌肉,萧秋风真气已经渗入其中,逼出了毒血,然后把那撒掉地袖子当成了毛巾,沾了些清水,在伤口四周擦净,慢慢的包扎起来。$$

    露丝有些迷恋这种感觉,不知不觉的不已经躺到了萧秋风的怀里,一半是因为这种疗伤的痛楚,一半是因为这种依靠,让她很舒服。

    但是萧秋风却已经推开了她,说道:“好了,只要三天,你的伤口就可以愈合,绝对不死人的,现在,好好的给我说说黑夜的情况,剩下的人由我来帮你对付吧!”

    露丝微微的点头,但是手臂又一次缠上了萧秋风,很是轻声的说道:“让我靠靠吧,我很累。”

    原来香港一战,屠神派出狙击枪手的事被黑夜查知,他们知道这一次香港之行无功而返,除了龙组与萧秋风,还有一个屠神的涉入,龙组与萧秋风地处中国,遥不可及,所以屠神首当其冲的,成为黑夜泄愤的目标。

    因为黑夜的大本营,就在欧洲,只是没有人知道,具体的位置。

    “他们的实力很是强大,这一次攻击,很有几个都是世界一流高手,匆促之间,屠神吃了大亏,勇士也牺牲了三个,我真是亏对师傅的教诲,无颜面对屠神的众人了。”

    露丝虽然心性自傲不倔,但她终是女人,屠神失利,组织成员大批的被杀,她作为首领,心里当然很是痛苦,只是这种痛苦,却没有办法向人诉说。

    说着,声音渐渐的变得轻柔,然后这个女人竟然就靠着他睡着了。

    三天未曾合眼,此刻她的确太累了,管家与李强兵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脚步声才把她惊醒。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竟然睡着了。”靠在这个男人身上,她有一种平和而宁静的松驰,一瞬间的不抑,她竟在放纵了自己的坚持,这对一个杀手来说,是非常不智的行为。

    萧秋风倒没有怪她,这一刻的露丝,的确需在关心,拍了拍她的头,轻轻的站了起来,萧秋风很是温和的笑道:“没事,抱着你,怎么说都是我占你的便宜,有时间,我再借你靠靠。”

    在管家身后,紧跟着狼犬,此刻他心里很是不爽,叫道:“露丝小姐,这个男人在我的思感里,很是诡异,如果可以,请你不要与他靠得太近,他比当年的东方人更坏。”

    露丝冷冰如雪的脸上,很是出奇的现出一抹笑意,这笑如鲜花开在冰雪之后,格外的引人注目,也让面前的四个男人全部惊艳不已。

    特别是狼犬,跟随露丝已经十年,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美丽的笑容。

    “管家,狼犬,记得我的话,从今天起,萧少是我最相信的人,屠神对他,不需要有秘密。”很多年前,他就已经了解了屠神,此刻更不需要把他当外人,露丝这一刻,很是郑重的宣布,就如当年的天命一样,相信这个男人。

    狼犬还想反对,但是管家已经很恭敬的弯身应是,虽然天命已经不在,但对露丝,他也是一样的忠诚,当然,作为一个老者,除了忠诚之外,他更对这个小姐,有一种超乎主仆的疼爱,因为他一生未婚,把露丝当成了女儿般看待。

    萧秋风看着狼犬不悦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很是沉声的问道:“狼犬,听到你小姐的话了,如果你再敢对我无礼,我会剥了你的皮,现在我问你,黑夜的下次攻击,会在何时?”

    狼犬天生的敏感,此刻很有作用了,就在他准备拒绝回答萧秋风问题的时候,却看到了露丝很是警告的眼神。

    撇了撇嘴,说道:“明天下午!”

    萧秋风轻轻的点头,说道:“很好,露丝,你需要很好的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下午再见,管家,狼犬,现在,你们跟我来,我还有些事需要细问。”

    露丝任何话也没有再说,就已经转身走进了房子,很听话的去休息去了,管家与狼犬却已经跟着萧秋风走了出来,当然还有一旁不得其解的李强兵,他也想不明白,为何堂堂的杀手联盟的屠神,会对萧少如此的恭敬。

    叫两人出来,除了不想打扰露丝休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需在知道两个人的下落。

    血皇是意大利的高手,一身强悍的护身功法,几乎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而他就是让露丝受伤的最魁祸首,现在萧秋风需要知道他的下落,伦敦本就是屠神的大本营,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管家在一旁补充道:“除了血皇,还有一个青光,血皇是硬体,而他是软质,青光来自日本佐滕家族,被誉为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集合了忍者与剑道的大成,实力强悍,手段更是毒辣阴险,我们勇士有二个就是死于他的刀下。”

    狼犬眼里射出愤怒的目光,说道:“没错,就是这个阴森的魔鬼,露丝小姐手上的伤口就是他留下来的。”

    不仅有一把锋利的刀,刀上更有卑鄙的毒药,的确阴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