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战事风云再起
    佐滕三郎在大发雷霆,几个逃回来的武士已经被他扇着耳光,发泄着意气。

    “青玉堂——”随着一声暴喝,青玉堂如狗般的夹着尾巴跑了进来,躬身叫道:“佐滕将军,请问有何吩咐!”

    青玉堂真的有些后悔,他只是寻找一个合作的伙伴,寻找一个靠山而已,却没有想到,这山口盟的人,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

    但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此刻他也不敢得罪这个魔鬼,面对着族人的愤恨,他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集合你青竹盟的人马,我要用最短的时间,灭了庙街,还有,把你的女儿给我找回来,滚

    青玉堂退了出来,身上已经是一身的冷汗,在他的印象中,萧秋风也给他同样的压力,但是却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如此的张狂,他也不知道,今后是福还是祸,只是知道,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青竹帮已经有些人心散动,对付昔日的盟友庙街,可以说是为了香港的争霸,成为香港唯一的主人,而现在,与山口盟的合作,却已经失去了合作的条约,他们已经沦为了奴仆。

    有怨气,却要积蓄,没有人敢轻意的发作出来,而这三天青族里几个少女的被强暴,更是让这种怨气,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青玉堂毕竟是一帮之主,他依然有着不少的威信,在他的命令下。所有地攻击准备已经完成,大量的火器更是被搬了出来,今夜,一场激烈的大战,就将展开。

    佐滕三郎更是带着无形的杀戮之息,身体鼓涨着强大的气劲。拼命的喝着冷茶,似乎对庙街地存在,有着不顾一切毁灭的冲动。

    这种冲动,就如那无尽的欲忘一样,当他第一次看到青萍儿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夺走。

    如果说以前的是因为需要。但是这个女人,却是他想真正拥有的,美女他玩过很多,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让他充盈着占有之心地女人。

    对庙街,他或者很是不屑,在他地心里,一个小小的帮派,在他强大的战力下,绝对不堪一击。他之所以亲临香港,是因为自己的属下办事不力,而他觉得很没有面子。所以需要把这种劣势掰回来。

    不然一大堆的人会在太神面前污蔑他的成绩,这是他绝对不容许的。

    太神之所以没有确定继承人,就是在考验着他们的意志,这一点,佐滕三郎当然很明白,这关键的时刻,他绝对不能输给任何人。

    既然太神这般喜欢香港,那就让他用血腥地杀戮。把香港彻底的理顺。让这里成为山口盟的大本营,亲自奉给太神。一定会得到他地欢

    如果有女人,或者可以再多呆几天,青萍儿的离去,让他对剩下的女人,已经没有一丝的兴趣,几脚就踢了出去,长长的利刀已经握在手中,虚幻的刀影,带着无匹的刀气,漫散整个房间空气中,产生霍霍的声响。

    在青竹帮某一处很是僻静地小屋里,此刻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老人,已经胡须皆白,带着一股看透尘世地苍桑,脸上忧容,入木三分的无力。

    “长老,青竹帮绝对不可以这么下去,青玉堂已经彻底地失去了人性,变得疯狂,非得让兄弟们替山口盟买命,我们一定要做些什么?”

    “是啊,长老,我们这也没有办法,今夜我们又要与庙街火拼,这一次不比上一次,胜负还真的难分了,而且怎么说,庙街与青竹帮总是中国人,就算内拼,也不干小日本什么事,这种事,做下去,只有他们占便宜。”

    白须老人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们想如何?”

    中老人立刻厉声的说道:“我觉得今夜是一个好机会,罢掉青玉堂的帮主之位,我们都坚决的拥护小姐当掌门人,听说她已经逃到了庙街,我们准备与她汇合,然后重整青竹帮。”

    老人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去做吧,我已经老了,实在帮不了你们什么,不过青萍儿这丫头,实在不错,说不定是又一个十三妹的诞生。”

    老人走了,但是他的话无异已经同意了。

    庙街已经收到了风声,新的一战,今夜会有狂风暴雨。

    十三妹率着几十个头目,四处布置人手,把庙街的上上下下,围个手泄不通,而剩下的高手,就全部交给萧秋风处理了。

    一百多佣兵已经就位,李强兵率着神兵战队,就紧跟在萧秋风的身后,一切随时听从调遣,誓要把那些忍者与武士屠杀得干干净净,以泄庙街众兄弟的心头之恨。

    青萍儿已经冲进了庙街的大战指挥中心,这对一个还不足以取信众人的外人来说,此举实在并不妥当。

    但此刻却并没有人说出来,反而是青萍儿自己说道:“萧少,我知道你们现在还不太相信我,但没有关系,我是真的有急事与你相商。”

    说着,她已经把一封刚刚收到的密柬替到了萧秋风的手里,庙街对她有秘密,而她对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有秘密,以后更不会有。

    这是青竹帮几个分派的头目写给青萍儿的信,意思当然就是今晚的行动,他们想离开青竹帮与她汇合,重新整顿青竹帮。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对庙街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萧秋风没有客气,把信转给了十三妹,在心里,对这个女人,萧秋风是很信任的。

    “你确定他们真的会这么做

    “萧少,如果你想信我,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一定会这么做,因为在那种环境里,没有多少人可以忍受的活下去,除非真的想做一条狗。”

    萧秋风转过头来,问道:“你们觉得呢?”

    十三妹笑道:“我们当然听萧少的,其实作为女人,我相信青萍儿,这对庙街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不是么,那样我可以合力对付山口盟,那会容易很多。”

    “今天这么多人在这里,我青萍儿可以向你们保证,我既然发过誓言,就不会背叛萧少,这一生都会做他的女人,至于你,萧少,你要不要我,我不会强迫你,但我会做我自己应该做的。”

    萧秋风对这件事,不想纠缠,说道:“那你去做吧,不要让我失望就好。”

    要想让他,让这里所有的人信任,这个女人也需要做些事情,而今夜,就是她最好证明自己的机会,希望这一切,不是假的。

    时间越往后推移,那种杀戮与萧杀的气息,就越发的郁浓,晚间的凉风,吻着落叶,沙沙的作响,今夜的庙街,已经成了一座孤城,十三妹通知下去,这里热闹的午夜,已经是一片宁静,静得可怕。

    数百双眸子在夜空里,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他们来了——”萧秋风就静静的坐着,双眸微闭,但是这一刻,却突然的睁开了眼睛,他们来了,来的并不是青竹帮的人,而是山口盟的武士与忍者。

    上百个忍者仗着黑夜隐藏的力量,已经悄然的靠近,而佐滕三郎就是要让这种先头部队,把藏身这里的狙击手全部消灭,给地面的进攻人马,以更有利的帮助。

    这一刻,李强兵也知道了:“是忍者——”

    “强兵,你去吧,不用客气,见一个杀一个。”

    李强兵点头,手一挥,神兵战队的所有人,都瞬间飞身而逝,全部在萧秋风的视线消失,望着夜空无月,黑漆的有种阴森的沉静,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雨就要下了。

    雨的确下了,下的是血雨,山口组最为依仗的武士与忍者,实力的确强悍,而且人数众多,如果是一般的帮众,绝非他们的对手,而且那种隐身术,一般的高手,还真是对付不了。

    长刀一现,就是一条人命,这些人下手极狠,天生的就是培训出来杀人的机器,如佐滕三郎一样的残忍。

    “冲啊,冲啊——”在忍者进去半刻钟之后,成百上千的枪手已经蜂涌而至,枪声响起,这一刻,青竹帮与庙等的血战,已经真正的拉开序幕。

    而在庙街的某处,有一条很窄的巷子,如果不是庙街人,一定不会发现,这里有一条很密秘的通道,十三妹之所以把这个密秘告诉青萍儿,是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也给这个女人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