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不应该出现的敌人
    佐滕泉生冷眸泛着阴森的光芒,盯着闯入武士部队的几个身影,脸上更多了一种得意的嘲笑,面对着三百武士,就算是再强的高手,他也不需要害怕,更何况在这里还有四十八个超级的影子。

    “围歼,一个不留------”佐滕泉生大声的一喝,武士手持利刃已经把七人已经围个水泄不通。

    但是李强兵他们哪里管得了是不是被围,只管杀戮,每一个近身的武士,铁定是一招致命,不是被捏断了脖子,就是打断了腿,反正都倒地,不可能再爬起来。

    萧秋风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佐滕泉生的双眸已经眯了起来,一种紧张而沉重的压力,却已经把他包围,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他感受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

    努力的忍耐着这种气息,他尽力不让自己颤抖,他是山口盟佐滕家的家主,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耻笑。

    “你、你就是傲天盟的萧少,杀我儿子的人?”

    “不仅杀你儿子,今天还会杀了你------”对山口盟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此刻更是浪费他的时间,萧秋风雷霆之击,力量已经凝聚,并不想太多废话。

    佐滕一笑,得意的说道:“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因为他已经有了帮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地身边。多了四十八个冷冰强壮的男人,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萧秋风却已经感到了一种无比的震惊。

    震惊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在这些人地身上,他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那就是影子身法,虽然只是莫明而是,与真正的相差甚远,但是这确确实实是影子身法。

    佐滕泉生在他一愣之间,心里更是放松开来,他就知道。这些强大的人,一定可以对付傲天盟的萧少,此言果是不假,看到萧秋风的沉疑,他心里认定,这是害怕的表现。

    “这些都是黑夜的高手,世间没有哪种力量可以与黑夜相抗衡,你看,天马上就要黑了,这是属于他们地世界。”

    这些人竟然拥有他的身法。萧秋风整个人都有些乱了,这套身法知道的人并不太多,就算是知道,了解其中秘诀的人更是廖廖可数,他已经不敢再想。

    如果不了解的人,看到此刻的这些影子高手,还会以为他就是黑夜的首领。

    一种很暴怒的火气,已经在心里酝酿,看着佐滕还在那里喋喋自语,十分的厌烦。萧秋风已经冲了过来,嘴里喝道:“你的废话实在太多了。”

    刀已经成形,在这黄昏地夜间,如突然出现的皓月。银光鳞鳞,带着冷息的杀戮,让人心生寒意,但是最让人奇怪的,四十八人,只是静静的把萧秋风围着,却并没有人上前阻止。

    这种凌厉的刀气一出,佐滕泉生已经有些害怕。不顾得家主的尊严。已经叫道:“你们,快、快拦住他!”

    刀已经抽出。双手紧握,劈开那层层的刀气,但是不论他如何的吆喝命令,这些人就没有一个动手,皆深沉冷默,一语未语。

    萧秋风已经知道,这佐滕泉生,在黑夜的手里也不过是一颗可利用地棋子,他们想要对付的人是他,至少佐滕的生死,实在是无足轻重,此刻算是送了他一份人情。

    佐滕泉生业已经明白,气得都失去了家主的矜持,大声地叫骂道:“八葛,可恶的使者,竟然敢欺骗本家主,本家主要挖掉你们何家十八代祖坟。”

    何家?何向南!

    他果然行踪诡秘,竟然成了黑夜的使者。

    不过此刻,萧秋风已经没有心情理会这些,除了这个可怜的棋子,他还需要面对这四十八个影子高手,这才是今夜的头彩戏。

    佐滕泉生已经从失望转成了疯狂,他厉声的喝道:“佐滕家族是不畏生死的,杀、杀、杀,统统给我杀死他们。”

    而他自己,已经舞刀,形成了最狂暴的迎风一刀斩,地确,与伦敦地青光相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迎风一刀斩,但是这招一出手,就已经注定了佐滕泉生,今夜死定了。

    因为萧秋风曾仔细地研究过这一式,没有办法,每次与小日本对敌,他们用的几乎都是这一招,这一招气势磅礴,如大海激滔,一般人根本就挡不住,就算是挡住了,而人家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佐滕泉生身为家主,对迎风一刀斩的淫浸,已经达数十年之久,但是即使如此,萧秋风却已经找到了其中的三处破绽。

    一处就已经是死,三处,那是死上加死!

    天终于黑了,最后一抹光亮已经在水平面上消失,但是这一刻,当那抹莹光灿烂散发出一瞬间光芒的时候,那最刺耳的惨叫声,却已经传开。

    佐滕泉生已经倒在了地下,因为他只剩下一条腿。

    “你比你儿子差得太多,实在不配我动手杀你,你可以好好的活着,不需要多久,我们在山口盟的总部相见。”

    萧秋风的话一出,佐滕脸上的表情,比死更是灰暗,满脸的汗水,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激动。

    四十八影子高手动了,他们的动作很是奇怪,不是进攻,而是围,形成了一种里里外外三层的包围圈,就像是战场上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组成了很是玄妙的阵势。

    “无影飘缈阵------”越是不敢想,越是有这种熟悉的东西在他的眼前出现,萧秋风到一刻,对很多人几乎都有些绝望,这种阵法在这里出现,代表着昔日的信任,已经彻底的被摧毁。

    他们是影子部队,有着超级的地位,从二十年前开始训练,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出战,而这一切,皆只为眼前的男人。

    “虚无阵-----”随着其中一个人的轻喝,阵式又变,四十八道身影,形成了虚幻之势,变化莫测,虚幻无踪,他们身形一样,穿着一样,甚至年龄都是一样的,在这种黑夜中,如果光凭眼睛,他们或者就是一个人。

    萧秋风静静的站在那里,耳边传来暴厉的杀戮声,还有这四十八人低沉的呼吸声,都已经清晰入耳。

    内脉之内,已经满布全身,这四十八人的力量,的确已经很是强大,如果没有武之魄没有触动,今夜这一战的胜负,还难以预料,就算是李强兵这般的超级兵王之王,却也没有没有办法,从这阵里走出去。

    萧秋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走,他要杀,血杀突围,他要告诉那个人,就算是再强大的力量,也挡不住他的脚步,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影子,他是萧秋风。

    爱与恨就是一瞬之间,这一刻,萧秋风心里满是恨,浓浓的恨意,这影子身法与无影飘缈阵,本就不应该出现的。

    可是他真的出现了。

    一切的事情,似乎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头昂起,萧秋风的双臂蓦然的绷紧,紧握双拳,已经如两个黄色之锤,分开护在胸前,那种力量,连空气也被掀起了浪滔,滔然而动,滔滔不绝。

    浪到了巅浪,终于又缓缓的落下,但是四十八影子高手,却已经动了。

    杀戮,缓缓融升,看着这些人,萧秋风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还不够强大。

    这四十八人,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退缩,就像是无畏的哑巴,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死萧秋风,完成使命。

    拳已经轰出,强大的力量就如沉入海底,陷入苍穹无尽的黑洞中,没有丝毫的作用,萧秋风自己也像是陷入云海之中,找不到出路,也失去了目标。

    “刀-----之------心-------诀!”

    每一字的喝出,身体内就多了一份力量,当诀字出,力量已经形成了狂霸之势,萧秋风那淡若虚无的刀形已经在众的眼前出现。

    与以前的刀心相比,这种刀气,光芒却像是淡了许多,气息也显得内敛平实,没有一惯的莽撞,这就是反璞归真的力量,纯然而单一。

    但这却也是一种最有效的力量,有效而致命。

    这种淡淡的光芒一散,涌动的无匹强悍之息,无人可挡。

    首当其冲的三个影子高手已经被拦腰斩断,血漫天飞舞,他们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分尸而落地。

    可见那刀势之快,戮意之狠,杀气之猛。

    “小行阵!”随着又一声轻喝,阵式又改,把失去的三人位置很快的补了过来,四十五个影子,依然犀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