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做女人,就要听男人的话
    老人走了,萧秋风一直回到了家里,还有想着那个老人是谁。\\\\

    这种超级高手世上已经不多了,老人的离奇出现,还观注京城来的这些人行踪,说明他也是有目的,而细数京中几大家族,萧秋风脑海里并没有这种形象的人存在。

    “老猫?他会不会是老猫,难到-------”萧秋风脸色已经有些变了。

    电话已经接通了,舞的电话,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睡了,但是声音却立刻的传来,这个时候接到萧秋风的电话,当然不是一般的事。

    “秋风,出什么事了?”

    “我好像看到老猫成员了。”对舞,任何事都不需要隐瞒,萧秋风立刻把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

    舞一愣,揉了揉眼睛,说道:“不可能啊,老猫的存在,是绝对秘密,而且他们一般不会离开京城,你也知道老猫的责任是什么。”

    萧秋风轻轻的笑了,这一刻,他好像想通了:“一般的时候是不会,但是如果他们的目标动了,这也就不奇怪了。”

    舞也明白了,惊叫道:“秋风,你是说南巡提前了?而且是秘密的提前?”

    “现在看来,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舞到吸了一口冷气,说道:“现在怎么办,东南的事,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样会很危险。”

    萧秋风轻轻的沉凝了片刻,说道:“刚才我斩杀了京中来东南的几十高手,应该是林家请来地。这件事,其中一名老猫就在现场,现在继续不继续,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了,不过,你不要担心。这件事,其中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你帮我注意一下就好。”

    “我知道,秋风,你自己注意一下,老猫真的不容易对付的。”超脱龙组之上的高手,当然不容易对付。这一点,舞知道,萧秋风更知道。

    如果没有迫不得已,他也不想与老猫有什么争端。PaoShu8、com首发再说了,老猫背后代表的是什么,他也很清楚,那是整个国家地力量。

    虽然现在力量壮大,但是萧秋风还没有自傲的以为可以与整个国家的力量相对。

    挂断了电话,萧秋风没有回自己的卧房,虽然有凤兮民柳嫣月在俏生生的等候,也没有去天颜悦的房间,虽然她说过。今夜的房门,将为他敞开。

    萧秋风来到了卓凝雪地房间,轻声的敲门,但是很奇怪的,这三更半夜的。门竟然很快地打开了。

    一衣浅色的睡衣,苗条的身姿,带着几许慵懒的风情,这个女人虽然性格如孩子,但是她的身体,毫无疑问的,已经成熟了,至少不比天颜悦逊色。而那青纯美丽,夹着妩媚成熟的身体韵味。更增添了几分春意的诱惑。甜甜的笑容,如初生婴儿一般地纯真。让萧秋风不敢有这种念头。

    “是你,萧少爷,这么晚了,你还有事?”轻轻一笑,这个女人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唐突。

    萧秋风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不是大色狼,不会对你心怀不诡的。”

    卓凝雪说道:“请进,这一点,我不怀疑,颜悦妹妹这样的美人,你都没有占过便宜,说明你还算是有几分可取之处,我义父看人的眼力,还算是有几分保留。”

    估计天颜悦已经与这个女人说过心里话了,不然,她哪里会知道天颜悦没有被占过便宜,不过想想,萧秋风也挺佩服自己的,这样地漂亮东方巨星,呆在他的身边大半个月,竟然连抚摸这种最轻柔的动作,都没有试过,他真是太纯洁了。

    也许是因为天颜悦那怯怯的柔情,那羞涩的表情,让萧秋风不敢有那些太过分的想法吧!

    事态有变,萧秋风此刻也没有心情调戏这个女人,这一次来,他是有事要她去做。

    “刚才我与你义父通过电话,要想在最短的时间摧毁林家,需要两方面的夹攻,所以,从明天起,你去风正集团上班,我不想这场游戏,浪费太多的时间。”连老猫也在这里出现,实在会有太多地变故,林家在整个东南,还不算什么太大地事情,但是影响却太大了,而且此刻,萧秋风需要全力的面对新来地危机,没有功夫与林家纠缠。

    这种冷声的命令,让卓凝雪很是有些不满,撅起了嘴,不悦的抗议道:“喂,你这什么态度,现在是你求我,能不能语气放好一点?”

    萧秋风望了她一眼,从头扫到了脚,嗯,长得水灵,身材也不错,最主要是那孩子气的表情,却配着硕大饱满的酥胸,还有挺翘的**,此刻在睡衣的遮掩下,分明的呈现出灵致的纯条。

    “你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萧秋风轻轻的说道。

    卓凝雪瞪了萧秋风一眼,似乎对他这种没有礼貌的眼神相当反感,喝道:“什么身份?”

    “你是萧家的女人,就应该知道,听男人的话,是有好处的。”

    “你不要弄错了,义父只让我与你订亲,没有让我听你的,你不要妄想,你根本就不是好人,骗了这么多女人,还想我听你的,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萧秋风身子一动,什么话也懒得再说,就已经把卓凝雪整个的压在了床上,胸口压在她的身上,那软绵的雪峰,弹性十足的起伏,**抗拒的时候,也有着很缠绵的感触,碰触的滋味,还真是很不错的。

    一向淡然的脸上,立刻浮现了羞红,卓凝雪护着胸口,有此害怕的叫道:“你、想干什么?”

    萧秋风邪邪笑道:“你说呢,你知不知道男女订了亲之后,就可以睡在一张床上,男女睡在一张床上,好像还有很多事可以做的。”

    就算卓凝雪再纯情,这种事,还是知道的,吓得手忙脚乱,急命的叫道:“不要、不要,我听你的,都听你的,我、我明天就去风正上班-------”

    敬酒不吃吃罚酒,萧秋风毫不客气的捏了捏这女人的脸上肌肤,滑腻清爽,嫩润无比,真是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保养的,真的像婴儿的皮肤。

    “记住,既然住在萧家,就要听话,不然我剥光你的衣服,把你赶出去。”对待心性未成熟的人,当然可以随便的吓嘘,反正不需要应证的。

    卓凝雪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粗鲁过,吓得晶泪涟涟,拉着被子躲在床角,那幽怨的眼神,就像是已经被人非礼了一样,伤心欲绝。

    这一刻,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是实实在在的坏男人。

    回到了卧房里,两个女人似乎还没有睡着,小声的聊着天,看到萧秋风,柳嫣月最先的坐了起来,拉动的被子,泄出了凤兮硕大的胸脯,那荡漾的春色,紫色的鲜嫩果实,如两颗最璀灿的明珠,耀人眼目。

    “老公,你怎么过来了,颜悦妹妹,不是说今夜要你为她庆功的?”

    如果没有杀戮,今夜的确是品尝这抹绝美艳色果食的最佳时刻,但是对萧秋风来说,此刻,需要的是浓浓的**发泄。

    他不想,把这种**给天颜悦的第一次,带来阴影,所以,明知道门掩着,他也没有去推开那扇门。

    萧秋风在卓凝雪身上点燃的**,已经很是不堪的腾升,再看到两个女人春色身体,灵珑剔透的风情,哪里还堪忍受,双臂一张,就已经跃上了床,被子掀起,这一夜,注定是无边的**。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夜,隔壁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睡着。

    好不容易把柳嫣虹赶走的天颜悦痴痴的等了一夜,一直到天明,才闭上美眸,但是那个男人,却没有进来,她失望极了。

    而另一边的卓凝雪,却是被吓的,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好像看到那个男人偷偷的进了她的房间,被惊醒,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原来要真正的做一个女人,她还有许多的难关要过。

    第二天,卓凝雪与天颜悦起床的时候,腥眸迷微,眼眶通红,但是在田芙的关心下,却都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这种私密的事,她们都只能放在心底。不过天颜悦吃过早餐,回房去休息,可怜的卓凝雪,只有露出那种如被欺负的小媳妇一样,被萧秋风一个厉色眼神的暗示下,与柳嫣月一起去上班了。

    剩下的事,当然是要与凤兮好好的商量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