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倾诉的往事
    既然是合作,萧秋风当然不会拿着这种超级的挡箭牌,不去使用,对丁本军这种列入五大首长之中的老人,虽然平日里不太管事,但是一旦管起事来,可以使用的权力,会让人惊叹的。

    “好了,这件事,我会让人调查一下,如果你说的没有错,这件事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了,那件事有头绪了没有?”对丁本军来说,此刻没有什么事,比1号的行踪更重要,只是他把所能派出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却依然没有消息。

    萧秋风有些苦笑,说道:“丁老,他们可是老猫,若论隐匿藏身,就算是我本人,也不一定比得过他们,没有这么快可以找到的,不过你放心,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只要安全,一切都不是问题。”

    丁本军叹了口气,有些气恼的说道:“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但是你小子记得,这件事用心去办,不得马虎的,不然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你萧家,知道么?”

    萧秋风知道丁本军这个老人,一辈子革命,当然很是固执,也知道他心忧天下,绝非一般人可比,也不好意思顶嘴或者戏笑,很是正经的应道:“我向首长保证,誓死完成任务。^^首发^泡^书^吧^^^”

    这句话丁本军倒没有觉得突兀,反而心神舒服,因为他的地位,所有接到命令的人,都会立下这句军令状的,立刻变得满意的点头,说道:“好,秋风,我就等着与你庆功了。”

    庆功?这老人的酒量,会不会庆功训练出来的。萧秋风心里偷偷的想。

    其实前天与老人商量过之后,他已经下令东南在秘密的搜索,而关刀与小陆子他们也只知道要找一群很厉害地老人,至于真正的目的,萧秋风当然没有泄露,因为对他们来说,老猫才是最惹人注意的,找起来方便很多。

    萧秋风放下了电话,舞已经欺身上来,眸子里散着一种浓浓的戏谑光芒。有些惊奇的叫道:“秋风,你还真是厉害,什么时候与丁老扯上关系了,也难怪你这么不怕事了,原来是有后背后的大山撑着。PaoShu⑧.com”

    萧秋风笑道:“老婆大人,不要笑我了,我就不相信。你会不知道,我与丁老头第一次见面,还是仇人呢,为了她那个孙女,我们都差点翻脸了。”

    舞有些生气的用手去掐他腰间的软肉,骂道:“你说你,只要是有女人的事,好像都与你有关,丁老这一辈子铁面无私。但是唯有对那个孙女最为疼爱,没有一丝地办法,你不知道,丁美婷说要上学。他竟然给华清学院的院长下达了一道行政命令,你说有多夸装。”

    萧秋风闻言也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丁老头疼孙女,竟然疼到了如此地步,好在他一惯清廉。而且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所以也没有人把这件事挑出来打击他,不过也让人见识了这个老人的脾气。

    “小丫头最近过得还好吧!”舞与梦清灵不同,虽然那一天,他也想问问丁美婷的情况,但是为了不让那个女人怀疑。他最终没有开口。^^PaoShu8首发^^但是对着舞,他什么都不需要担心。舞是他最相信的人,就像凤兮一样的。

    虽然对萧秋风关心别地女人有些不爽,但舞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没有见过她,不过听人说过,这个小妹妹长得很漂亮,而且与梦清灵这个京中第一美人呆在一起,怎么说也有她的几分风范,你就不要担心了,除了你,关心她的人多着,连军神都当她的保镖,你想她还能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当日一别,他利剑斩情,其实也并非是因为丁家对萧家的蔑视,更重要的是不想让这小丫头陷入莫名的情愫中,未来的路,充满阳光与希望,感情地事,对她来说,似乎还太早了一些。

    看着萧秋风没有声音,舞脸上似乎多了一些阴谋的气息,凑近身子,小声的问道:“秋风,你见过梦清灵了,她漂亮吧,可是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

    萧秋风掌着方向盘,轻轻地说道:“只要是舞问的问题,就算是再隐密,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问吧!”

    “在你宣布死亡的那些日子,我发现有人通过种种的渠道,在极力的打探你的消息,而这个人,据我最后地调查,竟然是梦清灵,秋风,你能不能告诉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件事,舞很早就已经发现了,但是人都死了,所以舞也没有追究,或者说心爱的人死了,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她已经没有心情理会任何事。^^PaoShu8首发^^

    萧秋风身体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这抹记忆,虽然只是他心底的秘密,但是今天,他不准备隐瞒,对舞,他不隐瞒任何事。

    身子贴了过来,轻轻的拥着萧秋风,舞说道:“算了,秋风,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好奇,只要有你在身边,舞绝对已经满足了。”

    体贴关怀的温柔,永远只有舞才会做得如此地彻底。

    “你还记不记得六芒星事件?”萧秋风轻轻一笑,已经开口问道。***PaoShu⑻.coM**

    六芒星事件虽然很秘密,但是舞又如何能忘记,而且这个事件地所有记灵,全部由她整理,虽然没有亲自经历,但是她了解的,却绝不会比任何人少。

    好像陷入了一种回忆,萧秋风脸上多了几分憧憬:“你也知道,六芒星事件,我是主角,但是没有人知道,除了我,在六芒星阵里,被困地,还有一个女人---

    舞真的大惊失色,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的秘密,急问道:“那个女人就是梦清灵?”

    萧秋风轻轻的点头,又接着说道:“其实到了今天,我也没有弄清楚,六芒星阵为何只困住我与梦清灵这两个根本毫不相干的人,也许我们身上,有些相同的东西,但是很可惜,这种东西是什么,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

    “你们在阵中困了三天,应该发生了一些难忘的事情吧,不然她也不偷偷的去调查你,秋风,你不会对人家不规矩了吧?”

    真是破坏气氛,萧秋风瞪了这个女人一眼,说道:“我有这么色狼么,放心,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只是你也知道,梦清灵一个女人,体衰虚弱,三天不吃不喝,当然受不了,大家这么有缘被困同一个星阵,我也不想她死掉,所以-----就喂了她一些血。”

    舞一听,立刻就想起了什么,叫道:“秋风,难道这就是你手腕三处伤口形成的原因,原来你没有昏迷,而是撒谎,害得我都担心了好久,原来你是为女人弄的,真是过分。”

    萧秋风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吃醋,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手伸出,在袖子滑落的那一刻,三道伤口已经显现,舞一把抓住他的手,惊问道:“秋风,不可能的,你借体重生,怎么还会有伤痕,而且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不要问我,我也弄不清楚,只是自从我武魄的体能被激发之后,我感觉以前萧秋风的身体被我融合,现在几乎都已经感受不到了,而且这三道伤痕,竟然是见到梦清灵的当天晚上才显现的,我也找不到答案。”

    舞慢慢低头,在那伤口处轻轻一吻:“秋风,还疼么?”

    不管这个男人如何的变化,都不重要,重要的那颗永远爱她的心,舞没有再问,只是用柔情,呵护着这份拥有。

    “疼,当然疼,舞,我疼你入心,一生都这么疼你,知道么?”

    舞甜甜的闭上眼睛,身体靠着这个温暖的港湾,幸福的光环,已经把她笼罩,这一生,这一世,她都爱这个男人。

    回到家里,萧秋风发现气氛并不是很热络,田芙坐在那里,似乎有些哀声叹气的模样,更是让人有些费解。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既然关系都已经注定,舞也应大家的一致的要求,把田芙当成亲人,把萧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唉,是雪儿了,这小丫头,说是接到她义父的通知,明天要离开,老妈真是有些不舍。”生活中聚散分离,本是人之常情,但是老人总是特别的在意,但是田芙却不知道,她这抹不舍,让气氛都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