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星日诀的力量
    身体凝结的真劲,形成了最强大的不破罡气,萧秋风冷漠的脸上,带着不屑的轻蔑,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杀戮,他要这个幽阴人死,所有的幽阴人都得死。

    几个雷霆炮,在萧秋风的周身炸开,弹片飞扬,如密雨形城的冲击,一波接着一波,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止步,气阵紧紧锁住五长老,那股冷冰的杀气,渗入他的心肺之间,让人胆颤心惊。

    这一刻,所有的人才见识了魔之子的强大,更见实了他残酷的无情,对自己都如此的无情,何况是别人。

    其实又有谁知道,在他的心里,所有的无情,皆因为爱的杀戮,他要报复。

    “龙之子,龙形神兵,回来吧,回来吧-------”遥远的七杀,已经运动了魔功,在七杀诀的感应下,发出了呼唤,他真切的体会到,人形兵器已经成熟,需要接受他这个主人的试练了。

    意海之间,泛起了一种冷寒气息,萧秋风气息一顿,痛苦的无力马上袭上了心头,有人在呼唤他,在呼唤他,那是谁的声音。

    双手抱头,试图把这种声音揪出脑海,但是却如春蚕般,吞食着他的意识,让最后一抹理智,也随着这种呼唤沉沦,魔性大盛之下,在萧秋风的额头中,显现出一轮或明或暗的红月之印,那就是魔的印记。当日七杀在他体内种下了魔根,终于发芽长叶,结出了果实,现在是采摘的时候了。

    在这种痛苦之下,身体的护盾已经渐失,子弹飞舞的密集,在萧秋风身上留下了道道弹孔,血色飞溅之间,他整个身体已经在这疏纵的片刻,已经被袭上前的五长老击中。胸口碎裂声,很是清明的发出。

    又是子弹的声音,但是这一次,死的却是金门两端乱抢扫射的M国大兵,死伤无数,在金门大桥两侧地山石之上。架了几十门远程机枪,此刻几十道火舌喷出愤恨的火焰,这是属于屠神的力量。

    虽然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不是他们寻找的人,但是此刻,露丝需要救那男人一命,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死,唯独他不行,因为没有他,世上死的人会更多。

    “不惜任何代价。我要这个男人活着。”这就是露丝的命令,她孤独地身形,已经动了。在他的身上,紧紧的跟着几十个屠神的高手,只要小姐的命令,他们都可以付出生命的承诺。

    十几支大口径地狙击枪。已经对准了五长老。让他再一次前攻地身势一缓。刚才一拳之力。已经把萧秋风打飞了数十米之多。身形软绵地。没有一丝地力气。跃出了楼面之外。掉下了金门大桥。

    水下地汽艇。已经飞速地驰到。屠神地力量。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小视。这一刻。被打得昏头转向地M国大兵。根本就没有想到。在面对着这个变态怪物地时候。还会受到如此猛烈地攻击。

    大桥之上。根本没有地方隐藏。一下子死亡无数。纷纷地趴了下来。等到装甲车地救援。

    就在所有人翘首昂望。等待着萧秋风掉入大海地时候。诡异地景象。在这一刻发生了。

    他没有掉下去。只是飘在大桥与海这间。如一片树叶般地。慢慢地打着恍子。一圈又一圈地。身体有了光芒。一种炙热如火。温情如春地光芒。缓缓地从他地身体里散发出来。很远。很远地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被召唤地声音。在脑海里波动。随着遥远七杀地心之音律。一遍又一遍地在缠绕重复。这是魔鬼地呼唤。在这呼唤声中。萧秋风心里只有戾气地毁灭。

    萧秋风迷入了狂乱的思绪中,身体太多的创伤,还有大脑里魔力的召唤,让他失去了最后一抹理智,神情无措间,气劲全无,只是随着风声,扑向大海,他已经尽力了,真的已经尽力了,这一刻,大海就是他的归宿。

    当一股暖流融入了他的心脉,那几乎已经平静的心,开始有了强劲地跳动,这是星日诀之力,星日诀本就是一种重生地力量。

    随着这种星日诀慢慢涌现的,是那次在星芒阵中渗入脑海地莫名口诀,所有的字符在脑海里飞旋转动,然后形成一个很奇怪的景观,那些字符组成一个人形,一个看不清模样的老人。

    “孩子,你终于突破了生命之海的限制,到达了彼岸,千年来,你是第一个可以与我说话的人。”

    萧秋风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老人轻轻的答道:“你可以称我为生命之父,或者称我为神,至于真正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因为我也在无限的探索着。”

    “你是神仙?”

    老人似乎笑了笑说道:“世上没有神仙,我只是以另一种生命形态生存着的人,你也可以,这是一种超越生命的形态,可以无穷无尽,只是太寂寞了。”

    萧秋风立刻拒绝道:“不要,我只想回到我的世界,找回属于我的前世,找到属于我的爱人,我思念着她们,请你帮助我。”

    “天道天命,就算是我,也只有感悟,无从逆天改命,只是我们总算有缘,千年一遇的缘份,我实在是应该助你一臂之力,孩子,路虽然只有靠你自己走,但我可以帮你吸收所有的星芒力量,成为人类心中真正的神,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

    模糊的人形字符,在老人轻轻的叹息声中,飞舞旋动,组成了花环般的,围在他的身边,然后他听到一句最后的声音:“孩子,珍重,你身体里拥有光明与黑暗巅峰力量的存在,星日的力量可以把他们融合,以后,你会是世上最强大的人,再见了孩子,我会祝福你的。”

    当那种字符,变成一团团幻化的真气,涌入他身体的时候,所有的伤,都在愈合,所有的痛,都在消失,万道金光,如茧般的裹着他的身体,在半空中轻轻的飘啊飘,如宙宇中的一叶小舟,吸附着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几乎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种神秘的变幻,连五长老也不例外,一百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事,也没有遇到这种不断可以提升的力量,被他一击之下,就算不死也会彻底的失去力量,更何况被枪击如此多的弹孔,身体早就已经是遍体鳞伤。

    但是在他的意识这中,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力量,却越发的惊世骇俗,就算是在太阳神的光芒下,他也没有这般的害怕,是的,他是幽阴人,从来是别人害怕他,而这一刻,他竟然害怕一个东方的年轻人。

    “攻击,攻击------”五长老已经失声颤抖的叫起来,指着桥下空间的芒光团,急切的呼喊着。

    枪响了,万发子弹的力量,就算是钢铁之躯,也可以被射得千疮百孔,变成一堆废渣,但是那芒光却可以燃烧任何的弹体,海面的水滴密集,就如天上下起了雨,就算是屠神的力量,也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

    露丝已经冲上了桥的一端,虽然风铃的行踪,是屠神最大的秘密,但是为了那个男人,她什么事都愿意做,靠近一些,那种莫名的感觉就强烈一些。

    当士兵们枪里的子弹射完,片刻的宁静间,那种芒光开始慢慢的消失散去,萧秋风身形缓缓的飘动,是的,那是飘动,一直飘到了大桥的上空,随着风,那披肩的长发轻舞飞扬,就如一个充盈着神圣光彩的战神,从天而降。

    刚才疯狂的魔戾之气,已经全部散去,在他的心里,只有无止镜的沉思,星芒的力量,属于天地,而天地的空间,需要思考的事,实在太多。

    萧秋风也没有想到,星芒最大的力量,就是那些心诀的字符,那些根本就不是文字,而是心诀力量幻化而成,当他在老人的帮助下,吸附了这种力量之后,星与日,代表的阳与阴,把龙变、武之鬼,把魔功,统统的融一,任由他的支配。

    这里并不属于他,他的世界在东方,这一刻,萧秋风只想回家,虽然还没有想起自己究竟是谁,但是他知道,他可以找得到。

    “幽阴人,恐惧吧,我会让你尝试一种你们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力量。”萧秋风声音很轻,但是随风而送,很多人都可以听得到,而五长老更不要说了,看着这个男人,虽然已经感受不到一丝的能量,但是他却只觉得恐惧。

    甚至激不起一丝反抗的。

    双手挥动,在萧秋风所处的天空,发生了莫名的变化,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空间发生了裂变,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金门大桥,发出“滋滋”的声响。

    “不好,桥要倒了,快,快撤-----”

    但是这个声音才叫出来,桥就已经在萧秋风的脚下断成了两截,三截,而他的手,已经按在了五长老的脑袋上,血色喷涌的瞬间,金色的光芒万丈,就算是杀戮,他的脸上,依然圣洁,这就是神的力量。

    但是这一瞬间,露丝已经看到了这张面孔。

    凄婉的声音,悲怜的叫了起来:“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