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记忆如水般的涌现
    “你敢------”那男人也是东南四大公子之一,柳嫣虹如此的不给面子,他虽然知道风正集团很有势力,但是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有什么不敢的,没有听到柳董的话,都扔了。”洋洋这个小母老虎第一个发威,就凭这几个花花公子,还不够他瞧的,柳董发话,她就敢做,在她们的心里,萧家,乃至风正集团,在东南还怕过谁来着?

    一脚踢了过去,就已经把那簇拥起来的花蓬给踢倒了,散了一地,而洋洋还显不够,已经跳了上去,肆意的蹂躏起来,嘴里还大叫着:“都滚蛋,想追我们柳董,以后换个新花样,送花,已经不新鲜了。”

    田世民的脸色很不好看,握在手里那装着项链的盒子,都捏得绷紧,显示着心里有着十足的愤怒,这个女人,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说他们东南四大公子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岂能让人如此随意的污辱。

    “柳嫣虹,你实在太过分了,要不是给萧家面子,此刻我就可以把你的风正集团拆掉。”田家也是东南的新生贵族,当然是随着高层的变动,又形起的一股新势力,这种初生纨少,屁都不懂,只知道吃喝玩乐,他们又如何了解,东南的水很深,如此的肆意妄为,怕是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田公子,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不然我们东南四大公子还要怎么混?”刚才对着柳嫣虹撒气的男人,已经凑了过来,四人这中,就属田世民的背景最有势力,他当然需要激起他的怒气,给这个女人一个好看。

    但是四大公子的另外一个,却是脸色涨红,看着柳嫣虹,满脸的尴尬。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说起来,他也与萧家渊源不浅,正是东南孙庆煜的大儿子孙雨,叫萧秋风。还得叫表哥呢?

    此刻才二十出头,萧秋风出来混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子,一转眼,就已经长大了。

    “田公子,算了,为了这点小事,何必闹大,走。今天我请客。”孙雨对萧家还是很有顾忌的,特别是害怕见到凤兮,每一次在那个应该叫表嫂地女人面前。只要被她看几眼,他都心里忐忑不安,而且老头子一再强调,东南萧家,是绝对不可以得罪的。

    何况他们还是亲戚,虽然柳嫣虹并不是萧家人,但是与萧家的关系,他可是清楚着呢?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东南四大公子的面子,一定要讨回来。”那个男人又坚决的发表意见。

    其实柳嫣虹除了生气这些无聊男人地把戏。更厌恶他们侵占了属于姐夫地称号。闻言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们。也配称东南四大公子。真是不知羞耻。东南除了我姐夫。还有哪个配拥有这个称呼。”

    “你说地是那个萧家秋风啊。不错。几年前。这个人地确有点名堂。但是现在不也死翘翘了。就算当初再吊又如何。还不是照样被人挂掉了。说明他。也不过如此?”

    这些人哪里知晓当初萧家秋风。在整个东南。整个京城。如何地威风。可以说祟拜他地人。几乎是两代人。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世界。变化很大地。萧秋风离开地三年。很多人。都已经把他忘记了。

    也许那种杀戮。不发生在自己地身上。他就永远也不会觉得痛地感觉。

    “你妈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洋洋。给我打。狠狠地打这几个王八蛋。”每天心里都有着这种梦想。姐夫有一天。会很突然地出现在他地面前。会给他一个拥抱。会让所有地幸福。再重新开始。姐夫一定还活着。

    这些人终于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老母虎之怒。洋洋早就已经抑不住。闻言一个箭步。一记耳光。就已经扫到那个东南公子地脸上。脸立刻青紫一片。但是这还没有完。洋洋可是三大秘书中。最强大地暴力者。一腿已经袭中了这个可怜男人地跨下。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他就已经捂着跨倒下了,很惨很惨。

    洋洋可不是普通人,出来工作,也并不全部是为了工资,她的家庭条件不错,最主要是他的老头子,是市里最大一家武馆的馆主,脾气似乎也很不好,所以上梁不正下梁歪,能生出洋洋这样地暴力女,当然不奇怪了。

    再说了,在风正集团呆了几年,大家情同姐妹,相处的非常的爽快,而且小花与小悦,更是已经把武馆当自己家了,随进随出,让他家那老头子也约束不住,没有办法,老太婆喜欢这些小丫头,谁都让着她们几分。

    “可恶,柳嫣虹,你太过分了,竟敢逞凶-----”田世民已经有些气极败坏了。

    “柳大姐,算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免得大家面子上过不去,好了,好了,我们马上走,马上走------”孙雨不敢再留,拉着气昏了头的田世民,已经很是狼狈的转身,更示意几个手下,把地下的公子扶起来,一起离开。

    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要不要在他的脸上踩一脚,事情闹大了,可是对在大家都不好的,再说,孙雨很清楚,这几个人,虽然都是纨绔,但他们的背后,实力不小,没有必要惹这种麻烦。

    几人离开,这里花色未散,但四周地人见没有好戏可看,也陆续的走人了,唯有萧秋风,静静的站在那里,手里一朵玫瑰花,慢慢的凑近鼻间,轻轻的嗅着清香,淡然如昔,只是这一刻,他的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

    他终于想起了,他究竟是谁。

    看着这脾性一点也没有改变的柳嫣虹,他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温馨,这才真正是他的亲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地家。

    “其实,我觉得这些花,真地很漂亮。”

    “是谁,找死啊-------”众人离开,三个小秘书当然开始玩那种踩花的游戏,似乎每踩一朵,就可以泄出心里一分憎恨,这些王八蛋,看他们还敢不敢来,萧秋风突然传出地话,让洋洋怒吼的转头。

    “咦,他是谁啊,看着有些眼熟-----”洋洋身上的暴力气息一缓,就喃语的开口。

    而这一刻,望着萧秋风的,不仅仅是三个小秘书,余愤未泄的柳嫣虹也转过了头来。

    那种很熟悉,很让人讨厌的嘲弄笑意已经浮现在他的脸上,记得当年在北海学院的女生宿舍楼下,这样的一幕也曾经发生过,萧秋风这一刻,才知晓,为何来到这里,会如此的熟悉,原来这一切,真的都发生过。

    这里是他的家,这里有着他太多的回忆。

    柳嫣虹盯着这个男人,没有动,或者说不敢动,因为她很怀疑这是幻觉,会在她一个惊动间,景象就会消失,她静静的,凝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凝望着他的脸庞,这张脸庞,在梦中,已经想过千次万遍,却没有此刻如此的鲜明。

    “怎么,三年不见,你好像不认识我了,是不是我真的已经变老了,嫣虹,你真的-----真的不认识我了?”

    “啊,啊------你是、你是、你是总裁,你真的是总裁么?”小悦急切的盯着萧秋风,虽然已经很多年未见,而且这些年萧秋风的变化很大,长长的头发已经掩饰了所有熟悉感,但是刀削的脸庞,与那让人神往的眼睛,却是一样的。

    泪,已经滑落,柳嫣虹哭过一次,那是听说姐夫真的已经失踪了,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柳嫣虹躲着所有人,在房间里哭了一夜,而这一刻,却是第二次,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傻,为姐夫哭的小姨子,她这小姨子做得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她可是把人生第一次伤心,第一次失意,第一次痛苦的思念,统统都给了这个姐夫。

    “姐夫,真、真的是你么?”柳嫣虹一边问着,一边脚步已经慢慢的移动,说道:“你真的回来了?”

    萧秋风点了点头,然后柳嫣虹的脚步从走,变成了跑,然后变成了冲刺,双臂张开,几乎是飞扑到萧秋风的怀里,这个梦是真的,真的实现了,姐夫,姐夫真的已经回来了。

    倒在萧秋风怀里的那一刻,柳嫣虹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整个世界,眯着眼睛,沉淀在这种熟悉的气息中,一抹一抹爱意的往事,已经滔然而已,填满她的身心,填满他的思海,这一刻,她已经不在空虚。

    三个小秘书也在激动的流泪,她们当然知道,萧总裁失踪了,而且一走就是三年,看着柳嫣月这个大姐的失意,然后再到柳嫣虹这个柳董的落寂,看着林玉环姐姐静谧间的叹息与眼里渴望的哀怨,她们可以感受着这种思念的痛苦。

    看着柳嫣虹扑到萧秋风的怀里,兴奋,幸福的气息,已经也感染了她们的身心。

    “三年了,都没有看到柳董如此的兴奋激动过,原来她喜欢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姐夫,洋洋,你说她这不是与自己的姐姐抢老公么,不好吧!”

    “闭上你的臭嘴,打扰我美好的感受,真是该死。”洋洋才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感受着眼前此刻久别重逢的喜悦,心灵中注入了一股清泉,很舒服,很坦然。

    她喜欢这种感觉,才不管抢不抢老公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