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春色(求月票啊,大家砸下来吧!)
    那是真话,连情爱都没有弄清楚,以后还要生儿育女,还要持家操劳,她需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不过看着紫瑶一脸沉闷的样子,萧秋风笑道:“紫瑶,你怎么能这样的看自己,你剑法这么高绝,可以随时保护家里人,你也知道,七杀与人形兵器随时出世,萧家人都很危险,有你在,我都放心许多了。”

    被这话一说,紫瑶已经笑道:“那好,以后我就是家里的大保镖,这也算是一份工作吧!”

    “紫瑶姐,你这大保镖,除了保护我们的安全,也要保护我们不给人占便宜,是不是啊,美婷?”对着紫瑶说话,但是却扯到了丁美婷,让她羞愧着脸,不敢应答。

    这几天,柳嫣虹却是故意的,时刻的缠着她,不给她与萧秋风一丝的机会,白天扯着她说是教风正集团的管理,晚上说是姐妹聊天,好像感情好得,没有办法分开。

    其实只有柳嫣虹自己心里清楚,她真的是因为嫉妒,虽然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件事,已经是水到渠成,无法改变,但是她就是想拖一天算一天,如果美婷也成了姐夫的女人,那家里孤家寡人的就只有她一个了。

    萧秋风却说道:“小虹,由我在这里,还有谁敢占你们便宜,我打断他的腿?”

    柳嫣虹瞪了他一眼,说道:“除了你还有谁,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天,是不是想着占美婷的便宜,哼,我就不给你机会。”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丁美婷已经羞得把头低到膝盖去了。不过一旁的紫瑶却是愣了愣。挥她善良而纯真的品性,说道:“小虹,这事我怕是管不到吧,这男男女女,情情爱爱,别人是没有办法管的,再说了这也不叫占便宜,舞姐说了,这是感情的需要嘛。应该支持的。”

    柳嫣虹一听,顿时就用手捂着头,差点被刺激得昏了过去,紫瑶这大姐真是不简单,连这么复杂的问题,她也弄懂了。

    丁美婷听到了,格格地笑了,立刻说道:“虹虹,听到了没有。这不叫占便宜,这叫情感地需要,我喜欢萧大哥,我们亲热,就是理所当然的嘛,今天晚上。你能不能不要缠着我了?”

    地确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冲动。这种羞人地话丁美婷也都破口而出了。中东地几位姐姐随时会过来。她不想失去大好地时机。再说了。家里地老爸。老妈。还有爷爷。都问了很多次了。她不想再等下去。

    “小虹。姐姐觉得不太舒服。你今晚陪我。照顾我一下。”柳嫣月听到后。已经走了过来。美婷这小丫头。为了老公等了这么多年。是应该实现她心愿地时候了。

    身后玉环与玉婵她们都走了过来。看着羞答答地丁美婷。戏笑道:“美婷。看样子。你做新娘地日子快到了。我们先恭喜你了。”

    不抑这种戏弄。丁美婷妩媚地看了萧秋风一眼。就已经狼狈地逃走了。不过她地芳心中。却是春意荡漾。情潮汹涌了。

    凤兮也走了过来。对着秋风说道:“老公大人。这里需要你安慰地小妹实在太多了。你要加把劲才是。不过能把萍儿接过来。算你还有些良心。唉。我们女人也真是可怜。这么多人。为你了一个。苦思久盼。才不过换来小小地一抹依靠。看她们高兴得。简直都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知道说什么。却也说了一大堆。柳嫣月笑道:“凤姐。算了吧。当初舞姐进门地时候。我都一肚子地不舒服。但是等你进门地时候。我都看淡了。反正啊。逃也逃不了。躲也躲不掉。就放任了。没有想到。萧家地姐妹。现在十个指头。都已经数不过来了。”

    天颜悦也有些羞羞的说道:“两位大姐大,对不起了,我们也不想的,可是忍不住嘛,虽然明明知道老公有了你们,却还是喜欢他,爱上他,如果不是你们的宽宏大量,我们怕是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种幸福了,说起来,真是要好好的谢谢你们。”

    舞说道:“说感谢就不用了,大家既入萧家门,就是萧家人,只要在心里维护着萧家,相亲相爱,就是一家人,不分和彼此地。”

    众女一听,当然纷纷应是,只是柳嫣虹在一旁,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你们倒是肚量大,但是便宜却是姐夫拿了,女人呐,乍都这么笨呢?”

    赵若辰笑道:“小虹,你是聪明人,应该不会走你姐的老路了吧,以后可不要求我们哦!”

    这可是杀手锏,如果不是凤兮的宽融,怕就算是喜欢,也不敢动这份心思的,只是明明知道这个姐夫是个风流鬼,却还是无路可走,柳嫣虹有些时候,自己也挺恨自己的。

    但不管如何,她与姐姐一样,这是她们姐妹的宿命,从这个男人走进柳家那一天开始,这一切就已经被上天注定了。

    柳嫣虹脸一红,就已经像丁美婷一样的当了逃兵,喝道:“不与你们说了,你们都已经被姐夫迷得智力下降,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夜色凄迷,弯月如芒光益动,天穹之间,漆黑一片,没有星星,但是对身处萧宅的众女来说,却是最幸福地夜晚,因为她们心爱地男人,陪伴她们在一起。

    很是清爽的沐浴之后,丁美婷换上了一套最漂亮最柔美地新内衣,因为今夜,是她与萧秋风的缘份约定之夜,虽然她已经作好了所有地准备,但是内心的悸动,却依然没有办法平息下来。

    当卧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她全身绷紧,心脏跳动的很是厉害,几乎带着喘息的不堪,情爱的相融,对她来说,还是显得很是陌生的。

    羞涩,期待,兴奋,或所有的情绪,都有一些。

    萧秋风轻轻的走了过来,看着不敢抬头的丁美婷,羞美的情态,很是诱人,在众女里,她可算得年纪最小的,所以,才会一等再等,萧秋风不想让她后悔。

    但是这些年,不管他是不是失踪杳无音讯,还是东奔西走,聚少离多,这个心性坚定的小女人,就从来没有放弃过,除了爱,或在萧秋风的心里,还有少许的感动,这样的女人,的确值得深深的爱,永远的珍惜。

    伸手抬起了她的脸,萧秋风笑道:“美婷,过了今夜,就没有后退的路,要一辈子都呆在萧家,成为真正的萧家人。”

    眸子一抬一闪间,丁美婷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说道:“我妈教过我了,还要给萧家生儿育女嘛!”

    这一生唯的一抹坚持,就是对这个男人的爱,不顾家人的反对,爱得很是辛苦,自从萧秋风京中一行之后,丁家人也放弃了反对,不过对唯一女儿下嫁东南,他们还是很留恋牵挂的,所以常打电话过来问候。

    承受了寂寞,无限的守候,这一刻,算是幸福生活到来的时候。

    手在脸上抚过,萧秋风说道:“小丫头懂得不少嘛,怎么样,你妈妈有没有教你,如何侍候自己老公的?”

    脸更红润欲滴,有些羞人的事,作为母亲,教女儿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她哪里敢说出来,把头转了过来,慢慢的把被子掀开了,露出了修长而滑腻的身姿,那动人的曲线,随着清香的气息,坦然毕现。

    这种动作,当然就是一种邀请,春色怡人之态,娇美动人,让人无法抗拒。

    萧秋风坐在床上,已经张臂,把这小女人,紧紧的抱入怀中,激情的,瞬间爆而起,带着渴求的眼神,彼此相望,丁美婷羞羞的把身体贴近,然后从紧张,变得娇软,有种任君轻薄的放纵。

    手当然已经动了,带着说不出来的挑逗,伸入了内衣间,慢慢的寻找着属于女人芳芬艳动的风景,滑腻的肌肤润泽清香,闭眸的感沉,就如到了春天,身处百花之中。

    “嗯”的一声轻呤不抑而,让这种激情如被火点燃,慢慢的有了火花,丁美婷不堪这种抚摸,小声的说道:“萧大哥,轻点”

    情爱的放纵,都已经开始,哪里可以抑制,萧秋风没有回答,已经顺势而起,把这个女人紧紧的压在了身下,嘴已经覆在了她的樱唇之上,慢慢的侵占了香丁软寸的圣地,把这把火烧得更旺。

    春色浅融,激情的声音,慢慢的渲染着寂静的卧房,不管丁美婷昔日如何的温婉娇柔,这一刻,爱的幻化,就如翔飞在天际,动听的高歌,随着萧秋风的带起,漫漫永无止境,花艳正浓,刚是采摘的好时候。

    这份娇嫩的花蕊绽放,如杜娟凄鸣,随着两人的狂爱,犹如狂风暴雨中的求救,只是可惜,这一夜,是属于他们,不论如何的巅跛,也不会有人打扰,只能丁美婷婉弱的身体,苦苦的支撑着这种掠夺。

    痛苦的过程也带着美妙,苦尽甘来之后,那曲声再变,缓缓升腾,就如仙境的天赖之音,百转千回,悠然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