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十七章 温馨不留情
    萧家父子俩皆是惊叫:“这怎么可以------”

    萧远河急色的说道:“老婆,我知道你喜欢嫣月,我也一样,但是你不能这样要求她,她根本就不想,我们何必强人所难!”

    萧秋风也被吓了一跳,柳嫣月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可不想与之纠缠个没完,灵魂重生,现在,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如果是以前的性格,有个这样娇美动人的女人玩玩还可以,结婚,他没有想过。

    而且他知道柳嫣月是一个纯情的女人,如果真的不小心占了她的便宜,这一辈子都得呵护她,这种事,他还没有接受的心理准备。

    “妈,你也知道我这人的性格,女朋友一月换几个,花心惯了,你不要胡思乱想,非得逼这么漂亮的鲜花插在牛粪上,我浪子回头的第一件事,就是答应过了,放柳小姐自由,这事,以后不需要再说了。”

    萧秋风真的有些害怕了,柳嫣月的*近,让他有些紧张了,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发展下去。

    柳嫣月生着闷气,心想,你这个臭男人,以为自己是谁啊,我非得嫁你不成,说了自己是牛粪,还挑三拣四的。

    “好了,这事妈就不操心了,缘是天意,份是人为,如果你们真的有心,就自己努力吧。”田芙有些疑惑的看着儿子,很是不解,他不是很喜欢嫣月的,怎么今天竟然拼命的往外推呢?

    不过她这话,是对着柳嫣月说的,有些暗示的意思,或者也只有心人才会领悟了。

    萧秋风不想在这件事再纠缠,站了起来,说道:“爸妈,你们慢吃,我吃饱回房了。”

    “等等------”这一次,是萧远河叫住了他说道:“小风,你先不要回房,送嫣月回去,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安全。”

    萧秋风有些不屑,这女人不是有车么,开着车,半个小时就到家了,有什么不安全的。

    “嫣月,要是嫌天晚了,就留下住一晚好了。”田芙试着建议。

    萧秋风一听,心里一急,留一个女人过夜,好像不太好,更说不清楚了。

    还好柳嫣月也站了起来,笑道:“不用了伯母,我这人认床,还是回去吧,反正又不远,不需要人送了。”她早就看到了这个男人无动于衷的态度,多少男人想当她的护花使者,他有必要这样不乐意么?

    田芙想着这可是好机会,连忙说道:“这怎么行,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小风,去,送嫣月回去,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唯你是问。”

    看到柳嫣月回去,不留下来惹麻烦,萧秋风也算是给面子,点头说道:“好了,我送她回去。”

    这一次,柳嫣月没有反对,只是向萧远河两口子说了声再见,没看萧秋风,领先的走了出去,萧秋风紧步跟随其后。

    等他们一消失,田芙就回头,凤眸一眯,冲着正在喝汤的萧远河大声的骂道:“你这个笨蛋,刚才为什么拆我的台?”

    儿子反对,有情可原,但是这个老头子却看不懂她的眼色,死命的反对,真是把她气死,演这场戏容易么?

    汤放在嘴边,都忘记喝,萧远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事做错了,连忙讨好的说道:“老婆,你不要生气,生气容易老的,我哪里错了,你指出,我一定改正。”

    结婚将近三十年,他对这个妻子的爱意,却没有一份的减弱,相反,随着芳华尽逝,他越发的珍惜拥有她的日子,关爱与呵护是无与伦比的。

    “你这个爸爸是怎么当的,也不为儿子着想一下,让嫣月当咱萧家的媳妇,哪点委屈她了,再说了,你就没有发现,嫣月自己也愿意,只是女孩家羞涩,没有办法开口说出来么?”

    这萧远河还真是没有看到出来,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老婆,你没有弄错吧,就小风这种德性,嫣月会喜欢么?”不是他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对这儿子,就算是现在浪子回头,还是配不上小月这丫头。

    这话让田芙更生气,怒骂道:“小风什么不好,你这个千刀杀的,如果不是小风,你这一次能逃过大劫,我真是怀疑,你有没有把小风当儿子看待------”

    “老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错了------”

    “不要看我,晚上不准进房,回你的书房睡去。”田芙冷哼一声,转头就上楼了,留下萧远河一个人郁闷的看着满桌的饭菜,没有了胃口。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难以平静,老婆说嫣月喜欢儿子,这真的有可能么?他不太相信。

    夜色迷人,晚风阵阵,吹拂着温情的气息,驾着宝车,慢慢在霓虹灯下移动,外面的生活喧哗热闹,但是车内却显得有几分尴尬的静致。

    从上车,柳嫣月就坐在副驾驶室里,她是故意的,这本是她的车,却非得让萧秋风开,因为她想感受一次当女人的滋味,尝尝恋爱的感觉。

    身姿窈窕,清香怡人,那淡然的体香,带着绝色的容颜,不时的飘过来的温情眼神,无一不触动萧秋风宁静的心扉,这个女人本就很美,此刻黑夜中,如精灵一般,乖巧顺从,有着贤妻良母的潜质。

    终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柳嫣月忍不住的转头问道:“你真的是萧秋风么?”

    萧秋风心里一震,脸色有些异变,抑住心里狂动的激潮,装着莫名的说道:“什么意思?”

    “如果你是萧秋风,这一刻,你一定会色迷迷的看着我,眼里的**就会如一条毒蛇,恨不得撕开我的衣服,但是你没有,你安静得就像是最孤独的君子,连看也没有看我一眼。”

    萧秋风哭笑不得,说道:“你喜欢我那样?”

    “不喜欢。”

    “那你还说。”

    “可是我想现在的你能看看我,至少让我感受女人的魅力,萧秋风,我已经认不清你了,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我很害怕。”

    萧秋风不解,笑道:“害怕什么,等婚约一解,我们就各走各路,不再相逢,你不需要害怕,我绝对不是会是你心中的噩梦。”

    柳嫣月往后一*,似乎没有听到萧秋风的话,喃声轻语的说道:“我恨以前的萧秋风,他毁了我一生的幸福,就算是他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但是你知道么,自从上次住院,这一个月来,你已经变了很多,你身上多了许多女人喜欢的东西,让我很迷惑。”

    心里暗暗的叫糟,这女人似乎有些喜欢自己了,这不是好现象。

    当下特别把眼睛色迷的在她的酥胸之上盯了三秒,有些流氓的说道:“傻妞,你可千万不要迷惑,男人骗女人有很多种办法,像什么装深沉啊,扮苍桑啊,等你上了当,就知道我其实就是最会骗人的,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女人上床。”

    柳嫣月笑了,笑得迷人而美若艳阳,不知道为何,以前的萧秋风怎么说怎么讨厌,就算是说尽了甜言蜜语,她都觉得恶心,但是此刻的这个男人,就算是说着色狼的下流,她却没有办法去责怪,相反,她喜欢上那种称呼。

    “我真的很傻么?”

    “嗯,我看看------”萧秋风很仔细的看着这个女人的脸,她怜若沧海,忧若秋哀的神态,却还是如此的高贵,让人百看不厌,但是此刻,不是欣赏她的时候。

    “傻,怎么看怎么傻,好了,不能再看了,再看我也会变傻的,希望你傻人又傻福了。”

    小嘴翘得老高,柳嫣月女孩子娇气的表情,格外的可爱,看了一本正经的萧秋风,冷哼一声骂道:“大坏蛋,骗人!”

    这一刻的她,对萧秋风没有一丝的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