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狂龙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亲情相诛
    一座海边孤凉的荒居里,闪烁着几抹不定的灯火,此刻已是午夜,但是此处气氛却异常的压抑。

    何能呆呆的站在那里,额头溢着紧张而惧怕的汗水,很是讨好馅媚的躬身说道:“绅士,请你向警长说明,这一次,真的只是意外。”

    在正前方,坐着一个西方典型的绅士老人,如果没有身上那股散发的威严,他就像是一个快要枯死的老头子。

    但是何能在他的面前,却如狗般的卑贱。

    “鼠王,你太让我们失望,二十年的潜伏,你交的答卷竟然是狼狈而逃,东南呢,你的铁血团呢?”

    冷汗冒得更快,何能身体已经有些胆颤,因为他知道,这个绅士对他已经动了杀念,他也不知道这个老人的名字,在黑夜里,大家都以绅士来称呼,但是无可否认,黑夜里任何人都很尊敬他。

    何能不敢狡辨,恳求道:“绅士,请向警长求情,我愿意戴罪立功,为黑夜死而后已。”

    绅士淡淡的脸上,有一种不屑,抬头看看了这一对父子,说道:“这一次,警长已经给你机会,我们派出如此强手,就是想助你一臂之力,一统东南,却没有想到,你如此无能,你根本不配鼠王之称。”

    枯死的眸里,瞪出了一道光芒,一闪而灭,但是屋里的杀气,已经烧到了极点。

    何能承受不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绅士,我为黑夜效力二十年,从来都是尽心尽力,请绅士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绅士眸里的亮光淡去,轻轻的说道:“你们两个,有一个可以活下去,你们自己选择吧!”

    何能与何向南两两相望,眸子里都有着一种惊恐,也有一种变态的激动。

    何向南哭了,哭着跪了下来。

    “绅士,我愿死,让我父亲活下去。”

    何能有些感动,把儿子紧紧的抱住,说道:“向南,爸对不起你,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

    就在一瞬间,何能已经把何向南推开了,在他的胸前,插着一柄锋利的匕首,血已经染红了长衫,嫣红的就如春天最灿烂的鲜花。

    何向南还在哭,泪水已经把整张脸都布满,他很伤心,很伤心的说道:“爸,是我对不起你,你就早些安息吧,儿子会继成你的遗愿,夺回我们何家一切。”

    何能愤怒而惊讶的眼神,手指着何向南,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把所有的情绪转化成狂笑:“哈哈哈----------”

    片刻,倒地而亡。

    绅士阴森的脸上多了一种满意的笑,轻轻的站了起来:“你可以活下去,从今天起,你就是新的鼠王。”

    ****************************

    萧秋风已经回到了上海,扬州的事,他根本就懒得过问,但是没有想到,第二天,李强兵就让人给他捎来了一大堆的资料。

    这些资料属于一个人,东南一姐凤兮的。

    资料是从兔窝里拿出来的,当然不会有假,但是里面的东西,让萧秋风很是有些诧异,他一直认为凤姐背后有很多东西,但是没有想到,她偶而幻发出的苍桑却也是真的,她的确是一个不幸福的女人。

    随着这些资料一起送来的,当然还有最后决战胜利的消息,但这些,早就在萧秋风的预计之中,没有什么意外。

    柳嫣月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敲门声,然后走了进来,刚刚沐浴的清香,带着如水般的飘逸,清纯美丽的不可方物。

    “秋风,该喝汤了,这可是煲了一整天,你喝喝看,味道是不是好一些?”

    萧秋风把资料塞入纸袋里,连一刻也没有犹豫,汤三口就已经喝进了肚子。

    而柳嫣月还在这种幸福中没有回过神来,手就已经被萧秋风拉住了:“嫣月,走吧,晚上我请你吃宵夜,兔子火锅怎么样?”

    柳嫣月直觉手一暖,心里羞喜,不知觉的问道:“兔子火锅,好吃么?”

    不要说吃东西,就是半夜三更的这男人拉着她的手过马路,她都会觉得幸福,脸上浮现的是一种迫不急待的冲动。

    等到了走道,萧秋风笑道:“嫣月,你不会是想穿着睡衣出去吧,你不在意,我可是不愿意你被别人占便宜的。”

    柳嫣月脸一红,可不是,除了这披睡衣,她可是连内衣都没有穿的,急忙摆脱了萧秋风的手,跑进了自己的卧房,*在门后面,双手捂着脸,都有些不敢睁开了。

    女人就是这般的个性,虽然只是换件衣服,但是柳嫣月也等差不多半个钟头才下来,看起来脸上没有扮什么妆,但是身上的衣服却特别的整理过,配着她修长灵珑的身姿,美若午夜的精灵。

    挽住了萧秋风的手,看着他眼中泛着被吸引的神光,柳嫣月心情有些激动了,这还是这个男人第一次约她,也算是两人之间,第一次正式的约会了。

    但是等她到了才知道,这一次并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不过黑夜外游,相依相伴,柳嫣月还是很满足。

    凤兮也来了,一如既往,她的风情,不论何时,都艳光四射,丰盈的美丽,总是惹人眼球,那媚柔嗲语的神态,更让从她身边走过的每个男人都想入非非。

    只是她的冷艳与高贵,却让那些人不敢*近,只有在远处,仰望的欣赏,这抹风景,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独占。

    “萧少,这么闲情逸致,请我吃宵夜?”

    就如熟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凤兮并不客气,淡然的问候,让一旁的柳嫣月稍稍的多看了这个女人几眼。

    因为在她的记忆中,萧秋风从来没有与这种气质的女人交往过。

    萧秋风招呼着柳嫣月坐了下来,才笑道:“我说过,请你吃兔子火锅的,这里的就不错,顺便再送点东西给你。”

    纸袋递了过去,这里面,有凤兮所有的资料,她只是轻轻的抽出了一张,就已经明白。

    但是她并没有激动,只是点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有些事,我都已经忘记了,却没有想到,有人比我记得还清楚。”

    “人总不能每天活在回忆中,抓住现在,看向未来才是正确的。”萧秋风笑道:“其实我还是挺佩服凤姐的,你的意志坚强的出乎我的预料。”

    凤姐突然媚目一转,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萧少,凤兮现在对你来说,可是没有什么秘密了,那你是不是也透露一些,让凤兮也满足满足?”

    萧秋风连忙指向了柳嫣月说道:“这不是,如果你想了解,就请教这位大美女,她对我的了解,比我对自己的了解还深刻。”

    柳嫣月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是她并没有发问,因为做为一个女人,不必事事都要知道,她相信自己的男人做事,一定有他的目的。

    直到此刻,听到两人的话扯在了自己的身上,才很是柔声的开口介绍自己道:“我是柳嫣月,不知道这位姐姐该怎么称呼?”

    从萧秋风的话里,她听到,这个女人似乎可以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