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三十七章 流金岁月
    归元寺僧众远远着易天行坐上一辆桑塔纳远去,才又回来禀报斌苦和尚。

    “师父,怎能让那泼皮来我寺修行?徒儿观此人面相煞冷,绝非善类。”先前和易天行在院内争辩的叶相僧愤然不解道。

    “起初见这位年青人竟可破了本寺大须弥错路阵门,进入我寺后园禁地,那是何等样修为之人,自然以为他是上三天的小公子,本寺为弘佛法护山门当然要全力以赴。谁料末了才知竟是个误会。此时误会既除,当然前事如尘,不须再提,我佛当度有缘人,那位小施主便是与我寺有缘,尔等切记。”

    斌苦和尚肃然说道,一身正气缭绕全身,众归元寺佛门弟子满心感佩,躬身一诺应下。

    待众僧退下后,斌苦和尚勉强打坐,数息过后,一口乌血喷了出来。他看着后园方向被白雾遮掩的山谷,黯然道:“天袈裟足可抵挡九玄天火,您老祖宗带着天火和袈裟都收了,又叫我们如何抵挡上三天的索要?”旋即微微笑道:“既然老祖宗你对这小子感兴趣,那我就让他来寺里修法,若他出了事情,您总不能光看不帮吧?”

    原来这个讷于言的慈悲和尚,竟然也是个敏于谋的深谋之士。

    斌苦大师双手合什,暗颂佛经,心里却想着刚才那个奇异喷火少年:“小小年纪,便天生有如此修为,莫不是与我佛宗大有干系的那位传经者?”

    ………………………………………………………………………………………

    易天行哪里知道斌苦和尚的心思,正坐在桑塔纳的副驾驶位上暗自得意,想到,原来自己运气不错,不至于遇见的每个老家伙都像古老太爷那样奸滑成精。毕竟他是初次遭逢这种玄之玄的争斗,事后静思,自己一初哥儿居然愣头愣脑地抗了下来,临走还顺路套出和尚话来,自然有些沾沾自喜,

    不过他旋即又想到天上的那件大袈裟,还有最后那声震到自己昏厥的声音,不禁有些后怕,脸色有些发白,一个声音就有天地莫测之威,实在太过骇人,有这声音护寺,归元寺难道还怕那上三天作甚?莫非上三天更加厉害?

    他在胡乱想着,旁边的司机小肖侧脸看了看他。陪自家三少爷逛归元寺,怎么进去时穿着T恤短裤,出来时便换成了一身青褐僧袍,他对这位三少爷大感莫测高深之余,更是佩服。

    易天行摸摸自己脑袋,暗自想着,为何古老太爷找那声音找了几十年也没个端倪,而自己始来归元寺就有了收获,没觉出什么难来,也很难想像古老太爷苦苦寻找数十年不果的黯淡心绪。他把车窗摇下,看着车外飞驰而的树影美女,嘿嘿笑了两声,回头对小肖说道:“今天是不是有个聚会?”

    “是,少爷。”小肖两眼看着前路,声音很是恭敬。

    易天行叹了口气,知道是改不了这些人的称呼,也就懒怠再管,吩咐道:“身上有钱没有?”

    “有,少爷。”小肖有些诧异地瞄了他一眼。

    “去一家服装店,买身衣服穿穿,花的钱我会让袁野给你。”易天行毫不客气地使用着古家的金钱。

    小肖笑着说:“是,少爷。”

    易天行见这小子乖巧,打趣道:“刚才归元寺里的主持叫我老施主,你以后干脆叫我老易得了。”

    “归元寺主持?”小肖惊叹道:“听说那位主持是得道高僧,一向不见外客,每年省城开政协会的时候也只是在开慕式上露下脸,他居然肯见您?少爷,您的面子还真大啊。”

    易天行暗自苦笑,心想若让你过一下自己方才雪窖生活,才知道这面子是怎么来的,他摸摸自己鼻子,轻声叹道:“刚当了一天大学生,就要四处奔波,水里来雪里去,一生劳碌命,老易不容易啊。”

    ………………………………………………………………………………………

    小肖是省城本地人,对于何处有锦衣美服,何处有精剪细吹自然门清,易天行刚从归元寺一场大战归来,心神犹自恍惚,被他拖着在各式商场专买店进进出出,身上的衣服裤子鞋袜试来换去。不过半个小时,当易天行在商场落地镜前看到自己的身影时,不免怀疑自己眼花。

    “里面那个挺精神的小伙子是谁?”易天行洋洋得意问道。

    小肖知情识趣,应道:“当然是咱家的三少爷。”

    说笑着二人上了车,这便往市区七眼桥而去。

    古家在省城的生意繁杂,其中的大宗生意还是集在鹏飞工贸公司里,而这家公司就座落在七眼桥旁的一幢大厦中,齐齐占了三层。只是毕竟是黑道生意,门面摆着阔,又哪里需要这么大的办公空间和人员?于是空了一层出来,整了个西式餐厅,唤作“流金岁月”,晚上对外营业,白天就成了自家兄弟的俱乐部,没什么事儿的时候,一干强人就打打牌喝喝酒。

    二人上了楼,只见流金岁月门口已经围了一堆人,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几个女子,这些人看见两人来了,只冷冷看了几眼又回头说着自己的话。易天行一眼就看破了众人面上的煞气,知道并非善类,皱了皱眉。小肖认识这群人,正准备介绍一下,却被易天行用一个眼神止住。

    他本来就是被古老太爷骗上这架贼船,心内有些抵触,最初还想着玩上一把,但今天在归元寺的经历对他的心神造成极大震撼,眼界再已不会局限在世俗层面上,此时再来看这些平日里觉着神秘的黑道人物,也只是觉着诺诺,并不怎么好玩。

    境界上去了,人也就自然淡然了,易天行看着那些人,透出些飘然离浊世的疏离感来,这感觉落在黑道诸人眼中,却只感觉到一丝难以捉摸的压迫感和难受。

    有人感到有些不适应,盯了盯这个陌生的年青人一眼,问道:“你是哪位?会所还没开门。”旁边有人给他轻声说了句什么,那人骂咧咧地对小肖吼道:“你个板板娘的,明知道今天有大事,还带朋友来喝闲酒!”

    小肖眉宇际阴鹜一现,却不说话。

    易天行在旁用余光看着,内心有些欣赏这个小子。当然,他在心里称别人小子,却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更是一个小子。

    这时候袁野终于从楼上下来了,他远远看见小肖和一个年青人在一起,急忙半低着身子跑了过去,站在易天行面前,双掌贴着自己的大腿外缘,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道:“少爷您来了。”

    “嗯。”易天行轻轻应了声,便在他的带领下往会所里走去。

    小肖强逼着自己浮出笑容和先前辱骂自己的那人打了声招呼,也跟了上去,只留下方才还嘈乱无比的一干黑道人物在门外面面相觑,不知如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