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三十九章 开会开会
    高阳县城里,有一处建筑易天行最为熟悉,那就是县图书馆。这些年,图书馆的位置被随着经济发展而慢慢肿胀的菜市场挤占,慢慢地被挤到了一大堆居民楼群后面的小巷里。如今的县城图书馆建在一个公共厕所旁边,外观古朴老旧,易天行每来此地,便会叹息一阵。

    易天行打小记忆力惊人,加上一直牢记五柳先生那句“好读书,不求甚解。”聪慧过人,又不求甚解,于是乎看书的速度较诸寻常人快上太多,自然也就会出现无书可看的情况,这样一来,县城里的图书馆就成了他无事时淘书的最佳去处。

    来的次数太多之后,他对这馆里的一切数字都了然于心。县城财政紧张,更无余钱支持图书馆,所以到了易天行离开县城的时候,图书馆也只有图书六万册,外文图书不足千册,幸亏各类工具书倒有四千多种,至于古籍线装书之类更是少的可怜。

    易天行在此看书十年,属于典型囫囵吞枣式读书法,站在布满灰尘的书格间且行且看,一本接一本地拿起放下,没有感觉到太多阅读的美妙,却是往脑子里装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记忆。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记的东西有没有用处,但今天动念要查帐的时候,看过的的那几本企业成本学、会计原理,便在一瞬间浮现在了脑海里,一条一式清晰无比——知识果然就是力量就是好处啊,他暗自叹着——而事实上,这些好处将伴随着他这光怪陆离、峰谷相迭的一生。

    帐册用纸倒是蛮专业,又薄又平很不好翻。正好易天行嫌那碗铁观音苦,不肯再喝,就用无名指蘸了少许金黄的茶水,轻轻翻弄着面前的帐册,无名指的指端像机器一般快速蹂躏着帐页,就好像PaulGilbert疾速而又清秀地拔弄吉它弦。

    他越翻越快,坐的离他最近的袁野和小肖竟然瞪目结舌地发现自己听到了阵阵风声,却看不清帐页的翻动的痕迹。

    以这种变态的速度,寻常人能看清几个数字基本上就可以参加奥运会十米移动靶,和后年拿冠军的杨凌一争高下,更何况还要查出问题来。于是刚开始还盯着他查帐的众流氓头子愈发相信这只是一个过场,开始放松地打起呵欠来。

    易天行却是在高速中把帐上数字看的一清一楚,在脑中高速运算着,结果越算越是摇头,待把第三册翻完后,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暗道这古老太爷真是当个甩手皇帝,竟把这大的家业留给下面的人偷吃混喝,转头问袁野道:“袁叔,公司的帐目平时是谁管?”

    “怎么?出什么问题了?”袁野一惊。

    在会议室里无聊的众流氓们也一个激灵,竖起耳朵听着。

    易天行微微笑了下:“袁叔应该不大管帐吧?”

    袁野面上一窘,黑黑的精悍汉子竟露出一丝赧意来,道:“这个……没读过……”

    易天行又一笑,赶紧拦住他自曝其短的话,说道:“袁叔是公司总经理,自然不会去理帐目这种小事,公司里请的哪家事务所的会计?”

    袁野一愣,自己这些混黑道的人还真没想过要请什么事务所,困惑道:“事务所?鹏飞工贸有自己的会计,林姐,林姐,你来一下。”他大声喊着,过了会儿,从会议室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头发盘着,面容寻常,看到会议室里有这么多平时避之不迭的大佬,有些畏懦地走上前来,低声道:“袁总,有什么事?”

    袁野指着易天行介绍道:“这是……”他愣了一愣,“……这是公司的易董,有些帐目方面的问题要问你。”

    林姐眼神微微一惧,马上低下头问道:“易董,有什么事情?”

    易天行眼角余光瞥见会议室内有好几个人表情都开始紧张起来,顿时了解于胸,温和笑着说道:“林姐是吧?家里经济情况怎么样?”

    “自从来公司上班以后,还算过得去。”林姐本来是省城一家纺织厂的下岗会计,也是迫于生计,才出来寻找工作,也算她运气不好,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肯用她,这公司背景却不大干净。

    易天行想了想,皱眉道:“家里有孩子吗?”

    林姐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易董想做什么,有些无助地看了袁野一眼,才怯怯应道:“有一个儿子,在上高一。”

    “高一啊。”易天行一叹,心想那比自己也不过小了三四岁,斟酌了会儿说道:“林姐,您会计证拿了多少年了?”

    “我是中财毕业的,毕业的时候一起发给我们了。”林姐说到自己当年读的大学,脸上焕出一丝光彩来。

    易天行温和一笑道:“既然是中财毕业,那肯定应该记得你们老师上的第一课?我们国家所有的财务学校,似乎第一课都是讲同样的内容。”

    林姐脸色剧变,身体也开始抖起来,却不肯说话。室内众人心里有鬼的开始犯嘀咕,心中坦荡的人却开始奇怪和好奇财务学校第一课是什么内容。

    “不做假帐。”易天行看着她微微一笑,“这是做会计的人,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他将自己面前的帐本合上,对这位年纪足以做自己母亲的人说道:“我相信您的品行,也相信您有许多不得已的地方。但事实上您做错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请离开我们公司。”

    他淡淡地一句话,便决定了鹏飞工贸一个财务人员的去留。

    林姐一愣,眼眶一红,微微抽泣道:“对不起,对不起,可我……家里还指望我每月的工资……”易天行冷血地摇摇头,袁野也隐约猜到是这位古怪的三少爷从帐目中查出了什么来,于是给手下使了个眼色,便有人领着林姐出门去财务科结帐走人。

    一直坐在下面听的流氓头子们,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他们不知道这个会计的去留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暴风骤雨的来临,流金岁月会所这间有些奢华的会议室,开始陷入一阵古怪的沉默当中。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易天行终于再次开口了。

    “哪位是秦响林?”

    一听见这个人的名字,底下众人齐齐发出了声轻呼。连一直在易天行身边安坐若素的袁野,面上也露出了极不可思议的神情。

    易天行不管这么多,只管微笑看着会议室里的众人。终于,有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袁野忍不住在旁边轻声说道:“易董,这是公司里的元老,解放前就和老太爷一起闯江湖的,身子骨老了,让他坐下可好?”

    易天行微微一笑,示意那位老人坐下,自己用两根手指拈了册帐簿,晃悠悠地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老人身边,半佝着身子说道:“秦老爷子,给您看个东西。”

    那秦老爷子鼻子一哼,说道:“小孩子家家的,尽弄什么玄虚?有什么就快说,老头子我还要去喝茶!”

    易天行摸摸鼻子,把帐册在他面前翻开,伸出食指在帐册上面轻轻点了几个地方。旁人也看不见他点的是什么,但只见秦老爷子脸色一下变了,猛地侧头看了易天行一眼。

    易天行贴着他的耳朵,微微笑着轻声说道:“得胜街的门面租金,我只要拿一半回来,剩下的一半就算您养老的。”

    秦老爷子脸上青白相间,憋了半天,压低了声音说道:“易少爷给足了我面子,我自然也知道怎么做,后天到帐。”接着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对易天行拱了拱手,又和众人一圆手打了个招呼:“老朽去为易董办些事情,诸位兄弟在这里照拂着。”便起身离去。

    易天行知道这老家伙谋公中的钱被自己揭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也就不去管他,慢慢踱回红木桌前,拿起另一本帐册,问道:“周小美又是哪位?”

    会议室里一个微有愕意的美丽少妇站起身来。

    易天行先前也没注意到有这一号女子,这次便不再下去,向她示意过来。会议室内其余的人也被先前秦老爷子吃的闷亏弄的既惧又疑,那个叫周小美的美妇赶紧摇着腰肢,娉娉袅袅地走了过来,脸上露出极媚的笑容,柔声说道:“易少爷,找小美有什么吩咐?”

    易天行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女人倒真有几分风情,幸亏还是颇有分寸,没有把夜总会那套搬到会议室来,不然她若往自己大腿上一坐,这查帐之事算是完蛋了,嘻嘻笑着说道:“小美姐,我也给你看个东西。”说完又像先前那样,侧过身子把帐簿给她一个人看,用手指点了几个地方。

    周小美乃是省城欢场的领羊,心思何其玲珑,一下便知方才秦老爷子因何事而退,眼珠子一转,便嗲声道:“易董真是英明,只是最近省里在抓什么精神文明精神建设,各处管的严,生意太清淡了,向省百批进的酒水帐都没法儿清,所以挪了些交公的款项,我保证,最迟两个月就能有个交待。”

    “交待倒也不必,两个月也是太长,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这块抹平。”易天行对她说话就不像对秦老爷子说话那么客气,冷冷续道:“另外你也别想打手下那些小姐的主意。来之前我也了解了一下,省商和金羊广场周边的那几家夜总会一直是我们公司管理,但公司向来不在你手下的皮肉生意里抽头,只是走周边货,让你代收款子,若这点儿现金帐也有缺口,我实在是很怀疑你办事的能力。”

    周小美脸色变了变,知道这个主儿脑子太清楚了,不敢再多废话,她可不比秦老爷子的江湖地位,脸皮薄可以直接走,应了声是还乖乖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易天行忽然笑了一下,看着会议室里的众人说道:“我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大家自己来?”

    会议室里众流氓头子面面相觑,心知若是一个一个和这位精明少爷对帐,那就是轮着上来被他涮一道脸皮;若大家自己此时认了,呆会儿私下往公司里打帐,还能留个面子。想到这个道上人最在乎的面子,众老大虽然有些心痛吃到嘴里的钱又被充了公,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说,易董不要太辛苦了,这些事情让下面的人弄就好,保证几时如何云云。

    易天行在心中偷笑了一下。其实刚才查帐时间如此短,又哪里能全部查完,他只是看出秦老爷子和周小美两笔交易的的疏漏,然后拿出来当吓猴子的死鸡罢,不料竟果真应声吓倒了一干无胆“匪类”。

    ……

    ……

    这场平静却隐含寒流的见面会终于开完,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易天行、袁野和小肖三人。袁野带着愧色道:“平时对公司的管理实在是不严,好在少爷您来了,不然我真不知道以后怎么见老太爷。”易天行知道袁野也就是打架算计的好手,若真要他管企业,那纯是瞎掰,不由笑着宽慰了几句,然后又叫袁野去请个专门的会计事务所。

    “我不可能做这些事情。”易天行诚恳说道:“今天算我来开开眼界,具体的事情,我是不想插手的。”

    袁野一愣。

    临出门前,易天行想了想,对袁野交待了一句:“那个林姐住在哪里应该知道吧?晚上给她送两万块钱过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