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五十一章 遥相望
    梁实秋说过,最不喜与太有涵养之人下棋,因为杀死对方一大块或是抽了一个车,对方仍然是神色自若,不动火,不生气,好象是无关痛痒,使得局中的你觉得索然寡味。

    易天行也信奉这个道理,他不是君子,在胜负场上也好争个输赢,于是看着对面叫秦梓的女生长睫微垂,白肤赛雪,自凝神不语扮出不食人间烟火模样,便有些大不自在。

    “该你了。”他提醒道。

    秦梓微微点点头,然后伸出如青葱般的玉指拈了枚黑子轻轻放在右下角上。

    学生比赛,自然不会进行番棋,一局定胜负的情况下,易天行对围棋并无太大把握,于是将全副心神集中在中国象棋之上,按着脑海中印象颇深的一套古谱运车行马。他之所以印象深,是因为那古局的名字实在罗嗦。

    古局名:顺炮横车攻直车不食弃马局

    “炮二平五”,“马二进三”,易天行口中念念有词,摆着架式。若对方按常理应炮八平五,马八进七,或是之类应法,便是顺了那个名字挺长的古局路数。不料对方这女子不为所动,过宫炮架着,连环马跳着,竟似一小农般毫无进取心地、自顾自地经营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易天行微微皱眉,心想这样试探,总不是个了局。

    象棋还在试探,二人的围棋却已经在边角上厮杀起来,可惜易天行毕竟不是老手,这围棋实在是易学难精,有些深奥。不多时,便在边角处的反提吃了大亏,一个提三还一,一个提五还一,生生亏空了不少。心情激荡之下,竟连最简单的一处打劫也没照顾到,空空让了几手,损失惨重。

    他不由哀叹着拍了拍额头。

    秦梓长长的睫毛微动,抿着薄薄的唇,面上没有一丝表情的提着子,让人瞧不清她究竟是喜或是激动。

    易天行心中充满了对这个女生的好奇,对于坪上胜负倒不是很在意。他从兰草编的棋子罐中取出一枚哑然意隽的白色棋子,放在自己食指与中间间轻轻摩挲着,眼光却有些无礼地投射到秦梓略显苍白的美丽面庞上。

    ……

    ……

    围棋下到了中盘,秦梓第一百五十六手轻轻落在了H9上,紧紧贴住了易天行那颗可怜无比、黯淡无光的白子。

    易天行微微一笑,身子向后仰着叹了口气。虽然他棋艺不精,但看此局面也知道大势已去,故作洒脱投子认负。

    而象棋此时也至残局。

    易天行黑棋双炮马双卒对秦梓双炮马士象全。

    这棋如何看着也是和棋面居多,秦梓随意在楚汉线上往上运炮顶着马脚,抬起脸颊,第一次说话了:“和?”

    整整一盘围棋未曾多加思索的易天行,此时却支起下颌,开始长考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头来,露出贼兮兮的笑容。

    “不和。”易天行摇摇头道:“和了我就输了,虽然不知道妹妹你为何事而来,但我这人就是好胜,纵要怜香惜玉也得站在胜利者的立场上。”

    秦梓却仍然是面无表情,微微低着头。

    易天行微微一笑,朗声道:“若我赢了这盘,你给我个彩头如何?”

    秦梓终于抬起脸来,她清澈的双眼神光四溢,寒意夺人,淡淡道:“也好。”

    易天行将一双平凡无奇的手搁上棋盘。

    “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秦梓微一凝神,轻轻拂起自己鬓角青丝,缓缓道:“我自己的事情,便答应你。不过若你赢不了,我要向你讨件东西。”

    易天行的手指轻轻摩裟着自己的下颌,闭目半晌后道:“若是我的东西,我自然答允。”

    秦梓听他鹦鹉学舌,不由摇摇头,冷冷道:“在你身上,自然就是你的。”

    易天行出了会儿神,忽然点头应下。

    …………………………………………………………………………………

    炮6退5!

    一直在旁边安静观战的众人,终于忍不住轻轻惊叹了一声。在这种均势的局面下,易天行的黑棋主动退炮,完全像是一步闲手。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人能看出来,这着退炮筹划极其巧妙,正是胜局的要着。

    秦梓眉尖微蹙,帅四平五。

    易天行马4进63,秦梓应了步炮六平五,他也不加思索,迳直回了步马6进54。

    ……

    ……

    接下来,二人在棋盘的楚河汉界上运子如飞,红方后炮再进,眼看将解眼前之虞,不料易天行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老将五平六,横生生地露出这块肥肉给了对方。

    秦梓神情却渐渐凝重起来。

    她忽而想到和易天行的那个赌约,眉头一皱,便开始在棋盘上寻找兑子的机会,毕竟若将大子尽数全弃,局面由繁而简,想易天行的黑棋也再不能玩出什么花招。

    易天行却似乎神游盘外,面对对方明明白白的意思也不稍加抵抗,很轻易地便送了枚马与红子兑掉。

    便是这一兑,却让场上局面焕然一变。

    秦梓微微一惊,似乎看出后面的路数。

    而旁观的众人却还是一头雾水。

    易天行微笑道:“你我一胜一负,也算平手。”

    秦梓淡淡道:“下完再说。”

    易天行见她倔犟,也不多话,默然运着自己的黑棋,不过数步,原本纷繁一片的棋盘上,却骤现一道杀伐之气直冲红方帅营。

    黑棋前炮平四,红棋移帅。

    黑棋前炮炮五进五。

    红棋再无退路。

    正是象棋中最最可怜的困毙。

    旁观诸人直到红棋已败,方才明了此中妙趣,不由哄地一声喝起彩来,只是看在秦梓身为输家又是美女的份上,喝彩声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秦梓一直低着头,此时方缓缓将那美丽不可夺视的脸颊抬起来,若静泉秋石般的双瞳静静看着易天行,然后起身对着身边的人小声说了句什么,便转身离开。

    易天行皱眉看着她。他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

    这次比赛,易天行的收获是:一张大红奖状和寝室同仁额外赞助的十张鸡腿票,走在路上男学生们投来艳羡的目光和女学生们不屑的神情。

    他不知道这些女孩子们为什么会不屑。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对着中文系第一才女秦梓没有怜香惜玉?还是说自己赌鬼的潜质实在是太强,以至于女孩子们都有些本能的反感?

    他将这椿事写到了给邹蕾蕾的信中,在信上哀叹连连妄图搏取同情,不料蕾蕾回信时,一如既往的明月清风。于是他在第二封信里写上关于秦梓的种种事情,状作随意走笔,实则刻意露出些并不存在的甜蜜来,不过是想让蕾蕾同学酸上一酸,不料蕾蕾的回信让他慌了神。那封信里一句私言密语都无,竟是一篇荀子的劝学篇,想来那个短发女生是真生气了。

    易天行向来是个有色心无色胆的精神层面色狼,那日与秦梓见面后,虽然也被那种清雅风姿所吸引,但绝没有动过什么不该动的心思,更何况他非常清楚,这个叫秦梓的才女绝不简单,看模样神情,与上三天中的吉祥天一定关联匪浅。一番考虑后,为安全起见,他恶狠狠地命令那小朱雀晚上不准回旧六舍外的大树,暂时中断了与小家伙的联系,等着这件事情结束后再说。

    似乎为了证明他的这种判断,在以后的校园生活中,他发现一向深入简出的秦梓,似乎成了自己在校园中的某一种倒影,一种时刻提醒着自己的存在。

    当易天行在一教楼前荷花池旁读着蕾蕾写来的信时,秦梓正从他的身后远远地穿过三教。当易天行在操场上当守门员施展八臂金刚功夫时,秦梓偶尔会推着自行车,远远地走过。或许某个无聊的夜晚,易天行扒在旧六舍二四七室破烂窗台往外望去时,隔着数公里远,秦梓正在省城大学东区那架古铜大钟前望着某一个方向。

    若在一般人看来,他二人的生活实在是没有什么交集。

    在寻常人的眼中,这种相隔数百米的“擦肩而过”甚至连薄缘都算不上,

    但他们两个人不同,都是修行中人——荷花池旁的远远注视,操场边的目光一触,还有那个夜晚里,两个修行道上的天才,相隔数公里的遥遥对望——修行中人六识敏锐,这些在寻常人眼中毫无牵连的场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却是清晰无比。

    他知道她在看他,她知道他知道她在看他。

    就是如此。

    终于有一日,这种遥遥互望的日子结束了。

    那一日天高云淡,秋风送爽,落叶渐至,肃杀之意微作。

    秦梓推着自行车来到正在啃鸡腿的易天行面前,轻声说了句:“你的象棋下的不错。”

    易天行知道她肯定有什么话要说,所谓下棋事,只是借口罢了,但还是微笑应道:“不是我下的好,只是记性不错罢了,那局我套的是1984年全国个人赛江苏徐天红和一个河南棋手的谱子。”

    秦梓哦了一声,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在离开的前一刻,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个纸条。

    易天行在纸条上扫了一眼,便放进了自己的钱夹里面。翻开钱夹时,邹蕾蕾同学那张纯净可爱的面容又随着那根嚣张无比的食指,一同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忍不住偷偷一笑,在心里嘀咕着,真是个凶女人啊。

    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点。

    七眼桥下,府北河旁。

    易天行一个人来到了七眼桥下。

    此时微风从河面拂来,荡的河畔弱柳轻摆。

    易天行此刻心神一片清明。他知道秦梓肯定来头不简单,但自己拿定了水来土淹的主意,也就不怎么害怕了。明知道吉祥天的人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那么早些显身在自己面前,或许还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再每日里疑神疑鬼。

    他在河边等了会儿,终于看到了那个骑自行车的少女。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易天行欣赏着少女的美丽。

    秦梓淡淡道:“有些事情想麻烦你一下。”

    易天行隐隐有些紧张:“什么事?”

    “就是赌约上说的事情。”

    易天行吐了口闷气,抱着膝盖坐在河边的椅子上,看着秦梓说道:“那天是你输了,似乎应该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才对。”

    “什么事?你先说吧。”秦梓似乎永远都是那种淡淡然然的神情,这一点却让易天行瞧着有些无名火起。

    他略有些无奈说道:“不要再来烦我了好吗?我都不明白,你们不是半仙吗?和我一穷小子折腾个什么劲儿。”

    秦梓推着自行车站在他的身前,也不回头,迳直看着河面上偶尔展现在湍流中的白石,静静道:“你在说些什么?”

    易天行咧嘴一笑,把皮鞋脱了,让自己憋屈了一天的臭脚丫在椅子上被清风侍候着:“我虽然不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人,但也能看出来,你是有境界的人,只是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而已,最近这些天时常在学校里看见你的影子,感觉有些怪异。”

    秦梓回头,看见他的不雅坐姿,略皱了皱眉,道:“你也是修行人,为什么要和我们拉开距离?”

    易天行摇摇头道:“我无师无长,无欲无求,只想过个凡人的生活,你何必把我拖进你们的世界去?”

    “我们的世界?”秦梓的眼中闪过一丝惘然,“我们的世界又是什么世界?”

    “吉祥天。”易天行虽然很喜欢面前有美女赏目,但很不耐烦进行这种似乎很有味道的对话,直接了当说道:“知道我,并且对我感兴趣的人,不外乎就是吉祥天,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观察我,但我想表明,我对你们没有敌意,请不要为难我。”

    “你不知道?”秦梓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诮。

    易天行忽然觉得自家那个凶霸霸的蕾蕾同学是多么的可爱,无奈叹道:“我不想进行这种你不来我不往的无聊对话。总之象棋你输给了我,你就得答应我,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秦梓露出一丝愕然,旋又微笑道:“我说过,只要是我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可惜这是门内的公事。”

    “不要敷衍。”易天行略带一丝嘲弄说道:“为何方才你脸上露出一丝愕然?莫不是以为这么大的事情我竟想通过一盘小小的棋局化解?你们这些半仙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想很傻?”

    他站起身来,走到秦梓身边,余光看着她的柔弱肩头说道:“我这种人就是这么简单,重然诺,本来就是我的原则,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尊重我们之间的赌约。”

    秦梓侧过头,河风缭绕着她的发丝搭在额上。

    “我只能答应你私人的要求,这也是我的原则。”

    易天行抿着唇笑了,笑的无比邪恶。

    “私人要求?”

    “不错。”

    易天行叹道:“一直听闻上三天大名,总觉着是飘渺于天际的存在,和自己这种凡夫俗子扯不上关系,没想到啊……”他眼光在秦梓小有韵味的身上招视一番,“居然上三天也要玩美人计了。”

    秦梓似乎有些受惊,两只清澈的大眼睛露出一丝窘色。

    也未见她如何移动,只觉河边的风势略一流转,她整个人便与易天行隔开了三步的距离。

    这下倒是轮到易天行吃惊,他张着嘴叹道:“好高明的轻功。”旋又叹息道:“放心吧,过于私人的要求是不敢提的。”

    他微笑着拍拍自己的胸口,扮成可爱憨厚模样说道:“这里有个女生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