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五十九章 无名火起
    宗思面色一肃道:“你的进境太快,修行门中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出过你这种异类。你既然向着归元寺与我门中为敌,小公子留你一命乃是后患,今日我便要收了你。”

    火焰中的易天行笑道:“收了我?当我是妖怪?据闻上三天虽然神秘,却不涉世事,尤其是吉祥天门中,修器无数,但严禁涉足尘世争斗,你们几番与我过不去,难道不怕门规处置?”

    宗思冷冷道:“短短数月,你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便有了如今连我都不如的修为,是不是妖怪又有谁知道?”

    易天行听他说中自己心中隐隐所忧,咧嘴嘿嘿笑了声,白白的牙在嘴唇上飘着的游移火苗中显得格外明亮:“是人是妖,难不成是由你们吉祥天来定?”

    “不拘是人是妖,你敢与小公子为敌,便是死路一条。”宗思阴冷应道。

    “啪!”的一声轻响。

    不知如何,先前还盘膝坐着与那盏油灯抢夺火元控制权的易天行,此时却像一阵风一样地飘到了宗思的身后,火掌轻推,拍中宗思的肩部。

    宗思一声怪叫,整个人被这一掌击的斜斜地掠上天空。

    易天行刚才等了半天才等到这个机会,见他在半空中防御大乱,哪肯错过,右手中指一弹,一粒朱火便向着他的胸口急射。不料场中的那盏小油灯果然厉害,竟似有极大的吸引力,强自把这枚朱火引偏了数寸,没有击中宗思胸口要害,而是擦着他的脸颊过去,留下一道深深的焦痕。

    宗思闷哼一声,往林梢里一钻,带着肩头火光不知循入何处。易天行咪眼看着,也不知道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竟把自己拍到他肩上的离火弄熄了。

    此时宗思先前设下的结界虽破,但林间火苗处处,青叶青枝被烧得升起阵阵浓烟,林间几不可视,而宗思虽遁,那盏泛着淡淡暗金色的古朴油灯却依然平空停留在易天行身前不远处。

    ……

    ……

    易天行此时顾不得去追杀受伤的宗思,心想这人修为境界比自己低也敢来收自己,看来面前这破油灯肯定是个了不得的法器,想到这节,再看着自己体内真火汩汩而出,绕着油灯不停打转,怎么也招不回来,于是不免有些忌惮,心中惴然,在油灯前复又盘膝坐了下来,想寻思一个对付法器的方法。

    他心想宗思受了自己离火一掌,应该受伤不浅,虽然油灯和“火精”在对付自己,那厮定不敢走远,不过也应该没有什么勇气再来偷袭自己,于是安安心心地坐了下来,在脑海里挖出佛宗的无上法门。

    “物虽有生,不积聚,不灭,亦不舍众形,虽没而不灭。”易天行一颗玲珑心,暗自运着观品之心,隐约感觉火元与天地间诸般真气相似,也讲究个去归之途,但却始终找不到具体法子,不免有些着急。

    佛心一动,神识稍乱,却直透林梢烟雾感受到了那个鸟儿。

    那个红色的鸟儿正在林梢掠翅急飞着,似乎颇为着急。

    原本青青的林梢,此时已被林间火苗燎的枯干一片,在林间的空地上,易天行盘膝坐着,十分吃力地对抗着古铜油灯中昆仑火精的神通,而在林梢深处,还有一双阴煞气十足的双眼盯着他。越过林梢顶头,可以看到有一只浑体通红的小雀儿正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来回疾掠,似乎想要冲入林中。

    “千万别下来。”易天行暗自默祷着。

    他现在还有一抗之力,暗运三味坐禅经,灵机一动。

    “内外出入息,去则心影随。”

    禅经真言一出,体内残余的火元正缓缓沿着腹中某处慢慢转运起来,初始薄淡,却渐运渐厚,形成一道水中急流一样的漩涡。他以心经暗观自身,发现这一大异象,却不知是福还是祸,但不论如何,火元漩的吸取之力较诸先前要大上许多,那盏要命的油灯吸取自己火元的速度减缓了许多。

    易天行双眼静静看着油灯内的那一点幽幽火光,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样不起眼的东西,竟能有如此大的神通,此时才想起归元寺斌苦大师曾经提过,吉祥天最擅炼器,自己与宗思对敌之初,看他修为不过尔尔,却忘了他可能带着的法宝,实在是愚不可及。

    双眼看着前方自己火元组织的数条火龙绕着油灯不停周旋着,他的神识却放在林子上方,十分小心地注意着宗思的举动和小朱雀。

    右上方的林梢一阵微动。

    易天行知道,宗思要来了。

    此时他体内火旋渐快,慢慢要与油灯的吸取之力持平,宗思却要来了!

    易天行一阵微慌,不知应该先顾着那头。

    正想着,便听见上空一段咒语响起:“震离坎兑,翊赞扶将!”肩头一片漆黑的宗思挟着阴煞之气向他扑了过来。

    随着这句道家真言响起,易天行面前的那盏油灯骤然大放光明,一股极强大的力量从那处传了过来,先前还绕着油灯的几条火龙顿时被吸近了三分!

    易天行闷哼一声,将身子强自一扭,恰恰躲开宗思的天外一掌。

    但那宗思身法奇异,竟似无形无质般,身子挟着道道残影绕着他周旋,间或伸出一掌。

    易天行虽然速度奇快,但此时大半副心神全都被场间点着火精的油灯系着,盘膝而坐,便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不由好生郁闷。虽然他反应快,但行动不便,终究还是被宗思拍了几掌,虽然身子坚实不会受伤,但肩头后背火辣辣的痛还是令他无名火起。

    无名火起?

    易天行心中想了这句话,下一刻便悟了对敌之道。宗思又是鬼魅般飘近,毒辣一掌击出,将将要击中他肋下时,他心神一动,法门疾出,一团真火便从自己的肋下渗了出来,直烧宗思的手掌。

    宗思怪叫一声,左掌穿腋而出,替了右掌便要击打他的面门。

    但他的身法虽然诡异飘忽,却终究及不上易天行神思一念之间的迅速,手掌还未触及面门,又是一团真火迎了上来。

    易天行此时体内真火虽然和火精油灯玩着老鹰抓鸡的游戏,但残留的真火却足以应付宗思的拳脚。

    如此交手几个回合,易天行定下心来,知道宗思除了这件法宝外,便只有依赖自己的拳脚功夫,这倒是不大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