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六十六章 朱雀之庇
    叶相僧一窒无语。

    “不肯教?那把你那些师兄弟玩的大悲咒教我。一排和尚整齐吟唱出声,确实还挺能唬人的。”易天行笑嘻嘻道:“在县城的时候就想着要学梵文,一到省城就被这些事耽搁了。”

    他的心里其实有许多疑问,但生就这种惫懒性子,既然知道见到斌苦后一定能有个解释,便又回复了无赖神态。

    汽车在黑夜中缓缓驶进归元寺。

    易天行一进后园便深深吸了口气,叹道:“终于安稳了。”

    “不安稳。”一直在禅房里等候的斌苦大师微微笑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佛不动心,无始亦无终。”易天行脱了牢狱之苦,又得归元寺之助没和吉祥天翻脸,心中对这老和尚不免有些感激,深深一什到地。

    斌苦大师微微一笑,将他领进禅房,然后道:“你可是有许多事想问我?”

    易天行点点头。

    “居士乃是有缘人。”

    易天行今夜第二次听僧人称呼自己为居士,微微咪眼,心里保持着冷静:“如何有缘?”

    “居士未曾施术,便施施然进我归元寺后园,显是上天护佑,这便是一缘。一场误会之下,却得了不问俗事的老祖宗相救,这便是二缘。居士携着圣物朱雀外火燎身,不习本寺方便门佛法便有殒命之险,这便是三缘。而本寺至宝天袈裟被种于朱雀额头,以镇天火,从此与居士不离不弃,便是四缘。”

    易天行诚挚请教道:“究竟我与佛门有什么缘份?”

    “老衲也只是猜忖,毕竟我佛门史上,已有数百年未见……”斌苦大师一脸宝严道:“佛门史中,无父无母,自外而来,无师自通大智慧……若不出意外,居士应着这真言,应是我佛门传经者。”

    “什么是传经者。”易天行膛目结舌。

    “把这些经书看完。”斌苦大师道:“以居士的聪慧心,定能悟了。”

    丢下这晦涩难明的几句话,斌苦大师起身离去,剩下冥思苦想不得其解的易天行和蒲团旁边的几本书籍。

    易天行拾起书籍一看,却发现是杂七杂八,什么样的书都有,分别是《大唐玄奘三藏西域记》、《南山律宗史》、《阿弥陀经》、《大乘五方便》

    便是这样浑似毫无关联的书摆在自己面前,易天行毫无头绪,拾起却又放下,正在此时不知为何他心中忽有感应,扭头望向归元寺后山那间小茅屋的方向。

    便在此时,老祖宗的那个声音在他的心里响了起来,是一声冷笑。

    一声极怨恨极愤怒极怅悔的冷笑。

    月光洒在归元寺的禅房上,清清洒洒一片清丽,易天行盘膝坐在禅房内的蒲团上捧着微微有些发黄的经书,慢慢翻读着。书页上墨迹如夜,让人心中宁静,经文精深,玄思幽远,虚实相间,一时竟让他的神思恍恍乎有些外游之意。

    这几本经书均为佛门精义,却不涉玄妙修行之法。

    易天行认真颂读,随着唐三藏西去东归,品着鸠摩罗什大德那一声声的佛说,隐约感觉着自己似乎跟随着达摩先师在少室山那个满是积雪的山洞门口,看着那个叫做慧可的断臂少年……

    “什么是传经者?”

    他在心底这样问着自己,也这样问着面前那个满面皱纹的老和尚。

    斌苦和尚摇头不语,转而道:“居士你看这几本经书有什么共通之处?”

    易天行应道:“均为一代大德所著或是自西土译来。”

    “这些大德有何相似之处?”

    易天行皱皱眉头,半晌后应道:“三藏法师生于盛唐,达摩祖师是南朝时渡的江,鸠摩罗什是后秦时从龟兹国来中土,神秀和尚八十岁的时候,安禄山才打进长安。这些人有什么共通之处?”他自幼看书便多,对于这些佛门高僧虽然了解并不深刻,但一些大体上的事情还是记得清楚。

    斌苦和尚微微一笑合什道:“其实……他们都是传经者。”

    “传经者?”易天行心头一震,联想到斌苦和尚说自己也是传经者,脑子里有些迷糊,“什么传经者?不明白。”

    “每逢佛法衰微之际,天下大乱之时,我佛慈悲,便会降下大德之力,游走于世间,以佛门经义教化世人,这大德所附,便是所谓传经者了。”

    易天行并非常人,先前稍一错愕,此时便已回复冷静,笑着问道:“传经取经,又不是拍西游记,说这多闲话又能如何?”

    斌苦和尚笑着应道:“居士还是爱顽笑,你可知达摩祖师面壁十年,才传下我禅宗之星星点火;唐李太宗当朝,民心初定,天下不安,三藏法师西去天竺,历十数年而归;南北朝时六祖慧能出身梅岭,却险些湮没不闻,全*七祖神秀于长安宣法,与北宗相争数十年,方才定下正统……”

    易天行赶紧摆手止住他的罗嗦,他自然清楚斌苦老和尚最后说的是当年禅宗史上最大的一桩公案,说白了,也就是几个和尚在那里争,谁才是佛祖的正宗灰孙子吧……他自然不敢将这段腹诽当着斌苦的面儿说出来,毕竟不论怎么说,自己来省城后,很是承这老和尚的情,也得了对方不少助力,这表面上的尊敬还是要讲究的。

    “好,既便这些是佛门中万众敬仰的传经者,每当佛法衰微之际,传经者便应运而生,揭竿而起……”易天行忽然觉得自己这成语用的大不妥当,似乎是把这些佛门传奇人物全当作陈胜吴广一流,却也不及改口,一个呵呵打个马虎眼,续道:“将佛法洒遍世上,普渡慈航于苦海里渡世人往彼岸去……可是……”

    “可是……”他眉宇间闪过一丝莫名之色,挑着眉梢望着对面的老和尚,“这与我又有何干?”

    “前夜说过。你便是当世的传经者。”

    传经者三个字像楔子一样深深嵌进易天行脑子里,纵使他想摆脱似乎也力有不逮,他摇摇头,尽可能让自己显得轻松些,缓缓笑着问道:“大师,你是说。我是当世天生的大和尚?”

    “也可以如此说吧。”斌苦大师微微一笑,“此乃天生一段缘份,乃居士与我佛门的三世宿缘。”

    易天行很直接地问道:“讲些能说服我的理由。”

    “居士可有慈母育尔身?”斌苦微微垂下头。

    易天行一愣,又听到这越来越不顺眼的老和尚接着问道。

    “居士可有严父教尔行?”

    “居士可知自己来自何处?”

    “居士可知自己体内为何天生便有偌大神通?”

    “居士为何不进寺院,却能通过修行佛经而悟禅宗玄妙之法门?”

    “居士为何能得圣物朱雀之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