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一部 县城 第七十一章 神仙的跟班
    又过了一阵,老祖宗的声音又在易天行脑子里响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答应那个苦脸小和尚?这小和尚我看着他长大,为人虽然木讷了些,但也不算什么混帐东西。”

    易天行苦脸笑道:“先前是心中隐隐有些畏惧,却不知因何而惧,如今看见您这样的大人物也被关在这里面,才算明白了。当打手这种事情,确实不是很好,哪怕是当佛宗的打手又能如何?用完了只怕也就会被弃如敝履。”

    “聪明,只是又太笨。”老祖宗嘿嘿尖声笑道:“你当你的,要打架的时候你不打不就结了。”

    “耍赖啊?尸位素餐感觉总不太对。”易天行汗颜,万没料到这位前任传经者,不知名大妖,归元寺老祖宗,竟是比自己还要惫懒无赖。

    “传经者是做什么的?”

    “弘扬佛法……”刚说了四个字,易天行就说不下去了,这样冠冕堂皇的说辞说服不了自己,不由却想到了基督教的十字军,那是不是也算一种传经者?只不过好像显得比较暴力和王八蛋一些。

    “你明白就好。传经者嘛,就是凑几个人,把佛祖的意思给下面的凡人说一说,然后劝他们,你们要信佛啊……”老祖宗笑的阴森森的。

    易天行体内火元充盈,听着这语音中夹杂的无限恨意,却仍是止不住有些寒栗不安。

    老祖宗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就像当今的宣传部?哦呵呵。”老祖宗极嚣张地笑了起来。

    “您也知道宣传这两个字?”易天行也不由笑了起来。

    “废话,关了五百年,若没有点儿东西看,怎么打发时间?”老祖宗骂道:“我可不是老骨董,报纸电视这些东西我还是知道的。”

    易天行好奇道:“您出不来,怎么接触这些东西?”

    “自然有小和尚给我送进来。”

    “这个金刚伏魔圈为什么我进不去?”

    “小和尚进得,大和尚和大妖怪都进不得?”

    易天行听不明白,老祖宗也没有详加解释。

    “您真是妖怪吗?那我……真的也是妖怪吗?不然你为什么要我当传经者?”易天行的眼睛咪成了一条缝,心里有些紧张。

    “什么是妖?”老祖宗反问道。

    易天行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以前有个小和尚给我拿了几本书,其中有一出断桥,呀呀真好看,一条小白蛇儿修练成了大美人儿,你说她是妖吗?”

    易天行一听便知道这位老祖宗说的是白素贞,略斟酌了会儿道:“我喜欢这个女子还有她的丫环,但她们确实是妖啊。”

    “那敖广那厮呢?为什么龙王可以上登仙班?”

    易天行今夜受的刺激实在太大,万没想到这位老祖宗竟直呼东海龙王之名,似乎还颇为熟识的模样,难道这满天神佛真的存在于某一处吗?

    “真有神仙啊。”易天行处于一种震骇之后的迷糊状态中,额上的冷汗渐渐冒了出来,却强抑着紧张,缓缓应道:“龙飞于天,蛇行于地,自然不同。”

    “扯蛋。”老祖宗似乎呸了一口;“老敖那家伙当年刚生的时候不一样在东海底下的泥巴里寻些虾米来吃,比蛇只怕还要惨上几分。”

    易天行这时已经相信被关在小茅屋里的这位老祖宗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态度也渐渐变的恭敬起来。

    “孔雀明王听过吧?”

    “听过。”易天行意识到自己是在听一个大妖怪讲神仙们的故事,不禁骇的有些神思恍惚,不知如何应对。

    “那就是个大妖怪。观自在菩萨身边有个黑熊知道吧?那也是妖怪,佛祖身边那几个天王知道吧?也是妖怪。佛祖知道吧?娘的,他也是个妖怪。”老祖宗的语声愈来愈急,好像颇为激动。

    易天行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话有没有道理,只是这些提到的名字已经让他吓得半死了。

    “所以说啊,世上哪里有妖怪呢?大妖怪就是神仙,小妖怪就是妖怪,小妖怪变成大妖怪也就成了神仙……嗯,或者说,小妖怪你如果投*了大妖怪,那你也就成了神仙,至少也是神仙的跟班了。”

    易天行沉默良久,抬起头来,眼光宁和一片,微微一笑道:“原来当妖怪也不是丢脸的事情啊,那你为什么还要帮斌苦和尚劝我当传经者?”

    “当传经者好,妖怪来当传经者更好。”老祖宗嘿嘿笑着,似乎在做一件什么快意的事情,“妖怪嘛,如果投*了佛祖,那可就成了俺们中土最大的妖怪,自动升级成神仙,怕什么呢?”

    易天行听出老祖宗话里的讥屑之意,忍不住反唇相讥道:“你还不一样投*了,可惜现在还被人关着。”

    “嘿嘿。”老祖宗笑道:“那是因为俺不肯当神仙的跟班,你有俺这个胆子吗?小朱雀儿。”

    易天行没有听清楚老祖宗唤自己小朱雀儿,不然肯定又会生起莫大疑问。他此时还在消化今天晚上的震惊,但倔强如他实在是不肯轻易接过传经者这顶帽子。

    “我不想干。”

    “这是你的命。”老祖宗的声音有些寒冷逼人。

    易天行好生恼火:“我的命只能我自己掌控,哪能你们说是什么便是什么?”

    “是吗?可你能选择你的出生吗?能选择你遇见些什么人吗?能真正选择将来的事情吗?”

    老祖宗嘿嘿笑着,这笑落在易天行耳里却比哭还难听一些。他已经震惊的有些麻木了——自己天生便与世俗人不一样,后来遇见了古老太爷,又因为古老太爷所托来到了省城归元寺,遇见了上三天还有茅舍里这个神秘莫测的老祖宗——一切事情,发生的都是这样水到渠成,难道……自己古怪的身世,真的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