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三部 围城 第六章 小易的乱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任何一方枭雄的失败总是源于他们不合时宜的自信心。虽然在观河公园茶棚里怀着不同心情在赌钱的诸位在历史上肯定没办法留下什么名字,但这一点也不例外。

    如果刀疤脸和他的兄弟们知道易天行在省城大学里“牌坛东方不败”的绰号,如果他们知道易天行是省城大学第一届棋牌大赛的扑克麻将中国象棋三料冠军,如果他们知道易天行有一双火眼金睛,如果他们知道易天行拥有比美国西部拓荒还要更狂野一些的记忆力,如果他们知道易天行……那他们可能宁可和传说中的硬气功比比运气,也不愿意和这个省城大学的大学生坐上牌桌。

    刀疤脸一方除了他本人之外,还有两个老千上桌,正是骗了纳木兄弟二十三万的设局人。

    这个时候三个人额上冒着黄豆大小的汗珠,脸色有些惨白。

    “二百三十万。”易天行也有些累,一百块钱一番的麻将牌,要在这几个小时之内赢到二百三十万,确实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而算番数这种计算活儿又不是他的强项。

    “要不给钱,要不我们继续玩。”他端起有些凉的茶碗喝了一大口,咕嘟咕嘟的声音像是在嘲笑茶棚里的这些东城混混儿。

    这一场赌局从早上一直赌到傍晚,此时暮色已至,淡淡金晖照在观河公园美丽的竹海上,如同金波里夹着青色的蒿绿,十分美丽。

    “我没钱。”面有土色,迅而转为惨白雪色,又硬生生挣出无赖红色的刀疤脸直着脖子嚷道。他将装着七万元钱的黑色塑料袋往易天行面前一推:“今天兄弟们认栽,论打,我们十个人好象还不够你打,虽然没真的动手。论赌,我们更不是老弟你的对手。”

    他看着易天行的脸,面上露出服软之色:“二百三十万,我是拿不出来的,兄弟给条路走。”

    “成。”易天行将自己面前的麻将子儿轻轻敲弄着,“你自然是拿不出来这么多,可你刚才那小兄弟偷溜出去,难道不是去喊人?外面围的那些人怎么不进来?”

    话音甫落,从黑黑的竹林边间走出很多汉子,围住了小小的茶棚。

    从人群里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和一个打着绷带的家伙。

    打绷带的家伙一见易天行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对旁边的人说道:“大哥,昨天晚上在M塘就是这小子坏事,他身手很好。”

    易天行看见那中年人也笑了起来,站起身迎上前去,还没忘了将包着七万块钱的黑色塑料袋放进怀中,只是鼓囊囊的看着有些滑稽。

    “那天在校医院看见彪哥的时候,还没见您戴眼镜,怎么今天变的如此文绉绉了?”

    东城彪子扶了扶眼镜架,说道:“古家的当家少爷都躲在省大里面读书,咱们这些跟着古家混饭吃的,当然也要学学这股风气。”

    “您不是去香港看大佛去了吗?”

    “佛祖难见,还是见见您比较合适。”

    刀疤脸这时候才畏缩缩地走到东城彪子身旁,开口道:“彪哥……”话还没说完,彪子已经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

    “记好了,以后做事情,至少得了解一下对方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人物。”彪子微笑着说道:“你既然要打省城大学学生的主意,怎么能不事先弄清楚,我们这位古家少爷也在省城大学呢?”

    城东来的众人,这时候才知道和自己赌了一天牌的年青学生竟是省城龙头古家的少爷,不由俱都傻了眼。

    易天行笑了笑,到茶棚旁边的水龙头洗了把手,在身上胡乱擦擦,道:“真没想到今天彪哥亲自来了。”

    彪子离他有三米远便不再*近,想来也是有些忌惮,他笑着说道:“古家少爷在这儿,我怎么能不来?”

    “二百三十万?”易天行觉得今天晚上肯定会有些意思。

    “不可能。”彪子摇摇头。

    “昨天晚上M塘那场火是你放的吧?”

    “不错。”彪子回答的很干脆。

    “我很不喜欢这种做法。”易天行摇摇头,“会伤及无辜的。你我之间有私怨?”

    “没有。”彪子应道:“这场火是我手下放的,自然也就算是我放的,至于他们为什么放,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

    “别争了。”易天行耸耸肩看着这个沉稳异常的中年人,“你斗不过我的。”

    “你很有气魄胆量,难怪古老太爷会安心在县城养老,而将省城的生意交给你。”

    易天行苦笑了一下。

    “可是你今天做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易天行眉梢一挑。

    “你不该一个人来,而且你不该逼的太凶,你这是逼我和古家摊牌。”

    “怎么摊?”易天行颇有兴致地望着他。

    ……

    ……

    回答易天行的是一声清脆的枪响。

    ——易天行很容易挨黑枪。因为他从来没有现实社会中自己可能会受伤的那种意识,所以在厮斗的时候,总是没有万事要防守为先的概念。于是乎,这一刻被被一枪牢牢地打在胸膛之上。一股力量将他冲地向后坐去,咔噔一声,压散了凳子,一屁股坐在湿湿的泥地上。

    易天行只觉胸中一阵剧痛,伸手一摸,发现湿湿的,举起手掌一看,才发现……是殷红的血水!

    “原来子弹还是挡不住啊。”

    杀手用的枪果然比古老太爷当年用的那把枪要猛上许多,易天行剧咳数声,抬头似笑未笑地望着彪子:“杀了我,就是开战了。”

    彪子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易天行,身边一个枪手走上前去,抬起右臂,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易天行额心。彪子煞气十足说道:“杀了你,便是开战。”

    “开战会死很多人的。”易天行又咳了数声,低头看看自己胸口,发觉厚厚的棉袄被打了一个洞,洞口的棉花向外绽着,白色的棉花被枪头的火力灼的焦黑一片,看着十分恶心。

    他忽然抬起头来,眼瞳中掠过一丝妖异的光芒:“如果杀不了我,怎么开战?”

    彪子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面色一变,急声促道:“毙了他!”

    话音甫落,易天行膝盖在泥地上一转,整个人的身体非常怪异地扭曲着站了起来,用肉眼极难看清的速度向前一纵,身在半空,右臂便向前探去,落地之时,他的右臂已经紧紧缠住了那位枪手的右臂。

    他闷哼一声,微一用力,只听着一连串的劈劈啪啪之声响起。

    枪手一声惨嚎,整枝右臂被这沛然莫御的力量挤压的粉碎,没有一片完整的骨头,手枪更是拿不住咯噔一下掉到了地上。

    易天行接着一拉,那位枪手的身躯像风筝一样被拉了过来,飘了过来——迸的一声——两个人的身体撞在了一起,易天行安然不动,那枪手被撞上的半片身子却像是瘫软了一样,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根,血染草地。

    “要杀我,就要做好送命的打算。”易天行冷冷想着,抬步向彪子走去。而一旁的大汉们看见这位胸口染血的年青人仍是生龙活虎,一出手便是威力惊人,心里面大是惊恐,却是仍是狂嚎着冲上前去,刀光如雪纷纷洒洒向易天行笼去。

    易天行一个侧身,捏住一人肘关节,两个指头一用力,那人的肘咯喇一声便碎了。惨呼声大作,易天行感觉胸口疼痛未减,下手再不留情,只是顾忌着斌苦老和尚以前交待的修行戒律,又不想弄得世间太过恐慌,所以一应天火法门未用,只是凭着自己强悍到极点的体质和敏锐无比的速度,与这些黑帮中人打斗着。

    即便是这样,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在观河公园的茶铺四周,便躺下了一大片的人影,俱都哀嚎不定,身上总有一处关节被易天行的铁指捏碎。

    这是一场一对数十的战斗,可惜还是没有太多挑战性。

    人与妖怪的争斗,就像是蚂蚁试图撼动大树一般。

    在地上翻滚的人们此时投向易天行的目光里除了惊骇,还是只有惊骇。

    好强的身手,好霸道的力量,好快的速度,这……是人吗?

    易天行毫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彪子的身影。他闷哼一声,脚在竹林尖上一弹,身子便隐入树丛之中。在蔽天的树枝里,他撕开自己棉袄,发现一枚弹片正深深地嵌在自己胸口,比高阳县城里古老太爷打自己的那枪要嵌的深了许多,血虽然流的不多,却也染红了左边的胸膛。

    鲜红的血流了两滴下来,染在棉袄上,嗤嗤作着响,竟是高温之极。

    易天行用两根指尖细细夹住那枚弹片,使劲拔了出来,看了两眼放进自己裤兜里,他这时候才有些后怕,原来世间的兵器还是能给自己造成伤害。

    但此时已顾不得后怕了,既然东城彪子要杀自己,那他没理由不反击,他不惹事,不代表他怕事,事实上,他应该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典型,只是怕麻烦而已。既然如今麻烦已经上身,那就要想办法解决麻烦,而如今看来,要解决省城这点儿芝麻麻烦事儿的关键,就在于彪子。

    如果能将这彪子捉住,古家和城东之间还怎么开战?

    开战不好,开战要死人,开战自己就要去坐在公司里学诸葛摇扇扇,开战自己就没时间给蕾蕾写情书了……

    总之,为了大的小的有道理的没道理的理由,他必须在今天晚上捉住彪子。

    而这时候彪子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夜色已至,清淡的月光照在观河公园的竹林上,远处传来阵阵哀鸣,更远处传来府北河缓缓流淌的声音,易天行闭目坐在一株大树的枝头,左腿轻轻吊在树枝下,右腿坐于臀下,盘了个奇形怪状的散莲花,右手左手无名指与食指搭了个意桥,坐禅三味经渐运,将自己体内的真火命轮缓缓催动起来,再借着体内充盈真元淡淡洒洒地将自己的神思递延开去,小心翼翼地用心经法门控制着搜寻的方向的面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月光穿过疏离的枝枝映上他的眼帘,他睁开了双眼,露出了古怪的脸色。

    省城大学的夜晚总是安静中夹杂着躁动。

    走在荷花池旁的男女们似乎毫不畏惧寒夜会减弱他们的热情,而几栋教学楼里灯光证明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里总有孤独的男女在借助学习麻醉自己。更多自我麻醉的地方是校外的小酒馆,录像厅,还有宿舍楼里一声高过一声的扑克牌声。

    年青人总是善忘,或者说是善于忘记。早晨还是剑拔弩张的东门摆阵已经被大家抛诸脑后,而易天行跟着这群混混儿们说了些什么,虽然引起很多人猜忖,却没有引起很多人关心,哪怕他一整天都没有回来。只有他们班上的同学整齐地凑在二四七宿舍里,心中惴然。

    引发这个事件的民院十二个藏族学生不在其内。

    这十二个带着高原煞悍气息的男儿这个时候正堵在校园里一处僻静的所在,他们对面是一个故作镇定的中年人。

    “你们想做什么?”

    一个藏族学生的汉语不是很好,说话的声音有些生硬:“今天早上来学校要钱的人,是你的手下?”

    中年人就是彪子,他刚才远远看见易天行在观河公园里面折手断臂的可怖景象,很识机的早早溜走,并且打算从学校里面穿过去,心想这种平静的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潜伏的危险。没想到……却被十二个藏族小伙子给堵住了。

    “蛮子!”他在心底骂了一句,脸上却仍然是宽厚的笑容:“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你们还拦着我做什么?莫非藏族的规矩就是以多欺少?”

    “我叫纳木。”一个藏族学生走上前来,“我们这里十二个人,都是从日喀则保送来的学生,我是领头的。来之前县长让我照顾好大家,我说过,我们十二个人来省城,将来也要完完整整十二个人回家乡。”

    “可惜,今天早上看见你们这些汉人聚了这么多人,我真的没有信心了。”纳木叹道:“这个时候易天行帮了我们,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帮我,但我纳木……”他加重了一下语气:“是有恩必报的,我不放心他一个人,所以下午在观河公园,我也偷偷去了,后面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你带了很多人来,所以我回来找兄弟去帮忙,原想着把这条命还给易天行也就好,没想到这小子不知道怎么竟能把你吓得逃跑。”

    纳木笑了笑,黝黑的脸上透出丝坚毅的味道:“我不怕死,但也不想死在你们这些人手上。我估计易天行一定很想抓住你,所以我们在这儿堵着你也算运气不错。”

    彪子笑了笑:“这世上原来还真有两肋插刀这种事情。”然后举起手中的手枪对着面前的纳木。

    纳木虽然悍勇,但也是个涉世未深的藏族学生,一时有些愣了。

    其余的藏族学生却是不退反而围拢上来。

    唰唰几声响,十二把明晃晃的藏刀被从腰间抽了出来,对上了一把冷冰冰的手枪。

    纳木的额角渐渐有些汗珠,却仍是冷静说道:“你有几颗子弹?我们这里有十二个人”

    城东彪子万万想不到这些学生竟然如此悍不畏死,今日他原本想着将古家那个后生仔干掉后,便借势与古家开战,哪料到古家那位后生仔竟然如此霸道骁勇,心里本就颤了,此时又碰见了十二个不怕死的藏族学生,更是暗自骂着老天不长眼。

    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先逃了性命再说。

    “迸”的一声清脆枪响,划破了校园的夜空,惊起夜鸟三四只,吓坏情侣五六对。

    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样安静的角落里是怎样容下那么多热恋中的男女。

    当易天行借着夜色的掩护疾速跑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乱糟糟的景象,和险之又险的局势。

    彪子自然无法发现他的*近,叫嚣着吼道:“我就不信真有他妈的往自己身上插刀的事情,有本事上来啊。”说完这句话便握着手枪往前面缓缓走去。

    纳木握着藏刀的手更是紧了,脚下却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后退,心中紧张无比。便在这时却忽然觉得手中一轻,定睛一看,手中的藏刀不知为何不翼而飞。

    “不叫两肋插刀,这叫倾盖如故。”

    易天行说完这句话,城东彪子的一声惨叫才出口。纳木这一干藏族学生才发现这位中文系的学弟不知何时来到场中,而城东彪子那只握着手枪的手已经被生生地斫了下来!

    易天行冷冷看着在地下捂着右腕的城东彪子,将锋利的藏刀上的血液擦干净,反手丢给纳木,转头对目瞪口呆的藏族青年们说道:“学校的保安马上就会来了,你们快走吧。”

    藏族青年们对视一眼,向易天行点头示意,便离去。离开之前纳木望着他诚恳道:“易,你是很厉害的人,希望以后有机会去我们家乡作客。”

    “好的。”易天行微笑着应下。

    ……………………………………………………………………………………………………………………………

    易天行提着右手腕还在流着血的彪子在黑夜里的省城中奔行,穿过街角小巷,在黑暗的角落里像一阵风掠过,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将他扔到了地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这样残忍哩。”他看着彪子带着无穷恨意的双眼。

    “不要怪我下手狠。”易天行说道,“你不该放火的。如果你杀我我都无所谓。杀人放火,人间最大的两椿恶事,昨天如果不是我在,你知道M塘里会死多少人吗?断你一支手,教会你尊重一下生命。”

    彪子强忍着断手的痛苦,嘶着声音说道:“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易天行淡淡道:“这种需要费脑筋考虑的事情,我向来懒得想的,估计你以后想这件事情的机会比较多。”

    彪子手腕间剧痛,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想怎么处治我?”

    “整件事情里没有我关爱的人因为你送命,所以我也不会要你的性命。”易天行看着他静静说道:“善后这种事情我不大擅长,所以我通知别人来处理一下。”

    一个妖异的少年郎和一个落难的江湖大佬在省城一处安静的巷子里死寂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从角落里走出几个人,打头的是袁野,众人面色肃然。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彪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我跟你说过,彪子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现在我处理完了,至于善后由你负责。”易天行丢下一句话,便想离开。

    袁野苦笑道:“我还在暗中筹划着分派人手,少爷您这像是玩一样的就把他拎到我们面前,还真是让人有些吃惊。”

    “有实力的时候,当然是要*实力说话,阴谋诡计那一套是不起作用的。”易天行看着他:“鲁迅说过,有力量的人用枪,没力量的人才用笔。你让诸葛亮和典韦到小黑屋单挑一下试试?”

    “下面该怎么办?”

    “他欠我二百三十万,你让他写张欠条,然后想办法把帐要回来。”接着把自己怀里的七万块钱递给袁野,“帮我再存进去,我最近很憋屈,很郁闷,所以不要来烦我。”

    易天行又看了一眼快要疼晕过去的城东彪子,微微皱眉。这人倒也算是个狠角色,自己在观河故意引他过来,他杀伐决断,立即决定杀了自己,如果去玩阴谋,倒可能是一把好手。

    可惜,有力量的人,从来不需要玩阴谋,一力降十会,足够的蛮力能撕开所有的结。

    可惜,易天行就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