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三部 围城 第八章 佛塔里的爱情墙
    送走了这二位,易天行并不意外地看见先前见过的宝通禅寺方丈。

    “见过大师。”

    “护法何需多礼?”方丈双手合什。

    易天行亦是合什一礼,脸上的神情却现出一丝歉意:“对不住,那人是寻着我来的,打扰大师清修了,他此时在哪里?”

    方丈微笑道:“护法神通,果然知晓麻烦何指。如今那位正在东山佛塔前候着护法。”

    冬风渐吹尽,枝头无羁叶,易天行信步向寺后东山上行去,一路踏石阶,回首不见乱山,只见禅寺黄墙淡影,就这般在石阶之上缓缓踏着,当看到那八层的佛塔立于眼前,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调至最佳,体内火元命轮缓缓运转着,心经暗诵,随时准备出手。

    佛塔庄严,如法像逼目。塔周树木林间,自然的气息缭绕其间,塔下有一栏,栏边有一人。

    一女子,一个穿着淡色衣裳的女子。

    “即便相见,又何苦如临大敌?”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眉目如画,清洌夺目,正是秦梓儿。

    易天行走到她身前一丈远便不再*近,淡淡道:“与你相见一次,性命便有虞一回,你叫我如何不小心?”

    秦梓儿微微一笑,便把这佛寺胜景的光采夺了三分:“学校里见面似乎不曾动过手,再说你有金刚不坏之妖身,性命又怎么是我个小女子说要便要的。”

    “归元寺里那可怕的大阵似乎说明你撒谎成性。”易天行可不信她,“修道者首重修心,我不明白以你的道心,怎会做出那些龌龊事。”

    打不过她,就一定要骂赢她。

    ……但对方不骂。

    秦梓儿面色一宁,缓缓叹道:“人人皆有勘不破的关口,还请你见谅。”

    “罢罢罢。”易天行知道自己在武当山上修为又有精进,但对面这清秀佳人却不是自己便能对付的。既然不能拿对方如何,那还不如洒脱些:“怎么又回省城了?”

    “我回山中养伤,伤好了自然就回来了。”

    “敢情你私下行动害得吉祥天死了二十几个门人,对于你这位门主亲生女来说,一点儿影响也没有?”易天行讥讽道。

    秦梓儿又是一叹:“我的责罚,日后自然会领。浩然天的师兄们便要来接掌中部事务,我这次来见你,也是私下行为。”

    “回来了就来见我,有什么事?”易天行眉尖微拧,没有习惯性地开始油嘴滑舌。

    秦梓儿冰做似的人儿,听着这话却是颊畔红晕一闪即逝,好在易天行没有注意到,不然不知又会生出多少问题来。

    “在武当山上我骗了你一次,现在想来,不免心中有所亏欠,所以今天专程来提醒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易天行装作心不在焉听着,转眼看着佛塔上面生着的青苔,心想这塔也太破旧了点吧?

    “你现在很危险。”秦梓儿看着他,双眼目光灵润无比。

    “什么危险?”易天行心头一动。

    “回省城后听竹叔说了一下最近你做的事情。”秦梓儿的语气里有一丝责备,“你行事太嚣张了,这不是修行人应有的本分。”

    易天行嗤之以鼻:“我不是上三天中人,你们的门规管不到我身上。”

    “不是门规。”秦梓儿摇摇头,缓缓道:“你没有发觉奇怪吗?那些黑社会为什么忽然对古家这样有兴趣?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毕竟是一位修行者,而……”姑娘家欲言又止,“而修行者不能凭修为伤害世俗人等的。”

    “那宗思算什么?我一个兄弟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断了一条腿!”易天行有些生气,逼问着她。

    秦梓儿叹了口气道:“不论宗思是死是活,都已经被吉祥天逐出山门了,日后门内若找到他,他自然要受门规惩处。”

    易天行哼了一声,发现有些不知如何言语。

    秦梓儿又道:“你或许不了解滥用修行力的后果。”她静静看着眼前这位年青人,“修行者滥用法力,扰乱了社会秩序,是会引来浩然天出手的。”

    “浩然天?”易天行微微皱眉,调侃道:“吉祥天炼器,浩然天入世,这浩然天莫非就是多管闲事的部门?”

    秦梓儿微微一笑:“若是让我哥哥知道有人这么形容他们的济世大任,恐怕他会气的吐血。”

    “他比你的本领如何?”易天行纯粹是好奇的一问。

    “论悟力,他不如我。”秦梓儿低眉道。

    易天行亦是诚恳道:“秦姑娘对小子果然坦诚,我相信这才是真话。前些日子与姑娘几番交手,才明白姑娘道心通明,实在是小子我拍马都赶不上的。若是说有谁对道术的领悟超过姑娘,我是如何也不相信。”说是拍马都赶不上,却也是轻轻拍了一下马臀。

    秦梓儿抬起头来,有些别种意味的笑了:“可是如果要比道力,我远不如他。”

    说完这句话,不理被憋的说不出话来的易天行,向佛塔的栏里走去,她摸着栏上的青石隙,幽幽道:“认真和你说一句,日后在省城还是小心些,像前些天那样不怕暴露身份的打打杀杀还是不要做的好。不然若真惹得浩然天动手,纵使你天纵其才,也是没有办法逃脱此劫。”

    易天行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叹道:“你累不累?”

    秦梓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解何意。

    易天行有些神经质的吃吃笑了声,转身看着宝通禅寺内的冬树石阶,闭目良久,方始满是疲倦道:“我很累,很烦。”

    “看得出来。”秦梓儿微笑着,那份清丽笑意让易天行觉得好受些,“你原先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现在忽然面对这么纷杂的人或事,不累才是不正常的。”顿了顿又叹道:“前些日子你在省城做出的事情,太过暴戾了。”

    易天行冷笑一声:“暴戾?我也知道。可是谁对我温柔些?我倒是蛮喜欢那些光头大和尚,可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又不给我明说,你们道门只怕很想我死,认了一个师父,却发现这师父隐藏着别的心思。半年前我还只是个在高阳县城里面拾破烂的穷学生,半年之后,却被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烦着。”他想到这些日子来的烦闷,心情微荡,声音也渐渐高了起来:“你知道吗?我有时候晚上在学校里是个普通的学生,第二天却要和黑道上的人打打杀杀,还要和你这样一个男扮女装的丫头小公子玩些什么跑步比赛,就是刚才,还要和些官场上的无趣人呵呵对笑……娘的,前一天还要思考吃饱饭的问题,下一瞬就在考虑要不要杀人,杀人的时候还要想好是烧死人还是锤死人,再后一刻却又要愁着怎么活下去!”

    他睁着双眼,眼神中却有些迷惘:“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平常人,但现在这种生活我实在忍受不了,我不像是一个人,而像是三个人,有三个不同的身份,而自己就在这三个身份之间辗转腾挪,人格分裂啊……”

    少年郎在佛塔前难得地吐露着心声,却引来女子的一丝怜惜叹声。

    易天行听见这声叹,却有些禁受不住,骂咧咧道:“有什么好叹的!”

    秦梓儿的脸上一丝同情一现即逝,转而微笑问道:“我们是怎么成为对手的?”

    “这应该问你自己比较清楚。”

    “好象是一个关于某件袈裟的故事。”

    “是啊。”易天行微笑道:“怎么感觉好象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一般。”

    “确实好象是很久以前了。”秦梓儿有些轻微失神。

    易天行闭目,用力嗅着宝通禅寺内清洌的空气,良久之后睁开双眼,呵呵笑着,露出满口白牙,“以前的事情先别提了。我只是在想,你现在对归元寺里那位是不是还有兴趣。”

    “没有。”秦梓儿回答的异常干脆,“千金铸一错,代价太高。”

    易天行带了丝嘲意说道:“你根本不知道关在归元寺后园的那位是谁,我根本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能伤到他一根毫毛,即便是道门里执牛耳的上三天。”

    “我是一个很干脆的人,如今既然知道你的那位师傅不是凡人所能应付的,自然罢手。”

    “我始终不明白,上三天便是不进归元寺找我师傅麻烦,你父亲便会如何。”

    “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小册子。”隔了很久,秦梓儿幽幽道:“才知道,原来第一任祖师是五雷轰顶而死,第二任门主是兵解而亡,上一任门主却是死的无踪无影,而这些,听闻全是因为不能做成归元寺之事而遭了天罚。”

    易天行的眉头绞成了麻花,想不明白:“如果真有天意,不明白老天让你们门内来对付俺师傅是个什么意思,这不是白费劲吗?”

    秦梓儿唇角微绽道:“倒也不是挺白。”

    易天行不去理这个争强好胜的小女生,迳直说到:“上次武当山谈话,似乎上三天里的清静天有些古怪。”

    秦梓儿愁眉渐拢:“长老们长年不下昆仑山,实力高深莫测,而且据说能借道法上承天意,这归元寺之事,便是清静天第一任长老下的法旨。”又说道:“我找不到宗思,你要小心些,我小心观察过,此人与清静天有些瓜葛。”

    “昆仑山?”易天行眉头一挑,“看样子以后的旅游地点又多了一个。我就不明白,你老爹这个破门主当着有什么劲,居然还指挥不动门内老头子。”

    秦梓儿微微一笑,却带着两分苦涩。

    易天行默然无语,似在思琢。忽然说道:“为什么不向事情的另一个源头寻找答案?去找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诅咒套在上三天的头上。”

    “仙踪缥缈,何处问天?”秦梓儿的眼中闪过一丝惘然。

    “不问天,问那些长老神棍。”易天行抬首望天,半晌后冷笑道:“如果真有仙人,我估计他们很少会下来。”

    “为什么?”

    “你见过几个皇帝会到穷山荒野里面看猴子玩?”

    秦梓儿微笑道:“既然这事情有这么多的不合情理,你为什么不像对我说的那般,去事情的另一个源头寻找答案?去找一下,为什么你会牵涉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或者说……为什么你是现在的你?”

    秦梓儿说的很空无,但易天行却听懂了。

    他看着秦梓儿清净无尘的双眼,认真说道:“我是一个很世俗的人,与你不一样,我眼下唯一勘不破的只是生死二字,因为我见过神仙妖怪,目前还没有见过阎王,所以不知道生命是不是一次性消费品,所以最在乎的便是性命,便是遇着敌人,我也不愿轻易夺其命。”

    “所以我愿意为了报救命之恩,做些事情。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弄清楚这整件事情。”

    “可你还得小心一些,杀伐太重,我怕你被人利用。”

    他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现在也是一边过着小日子,一边寻找答案?古老太爷,归元寺,老祖宗师父……只是有一件事情,我知道是一定没有隐藏着阴谋,那就是我的朱雀儿子,想来武当山那些厉害的老道士肯定也和你说了。如果这也是个阴谋的话,我愿意承担这个阴谋,它太可爱了,所以我爱它,就这么简单。而老祖宗救了它也救了我,所以不论他是不是想利用我,我都愿意被他利用。”

    “有一个笑话想听一下吗?”

    秦梓儿好奇道:“说吧,笑话是什么名字?”

    “神奇的猪。”

    “难道是红猪侠?”

    “当然不是,红猪侠是用来看的。咳咳,总之你听吧,话说有一天,一个男人走进一家酒吧,后面跟着一只猪……这只猪的四只脚都没了,换成四根木棍当作假肢……店里的酒保就问这个男人:你的猪真奇怪,它为什么没有脚?”

    秦梓儿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易天行的表情有些木然:“那男人答道:我这只猪可是很厉害的,想当初我们家还很穷,住在草屋里,结果这只猪在后院嗅东嗅西时,发现了石油,让我发了财,盖了洋房,又盖了游泳池。酒保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又问道:对了,那他的脚是怎么回事?”

    “是啊,那只猪的脚怎么了?”秦梓儿问道。

    易天行没有理会她,继续讲着这个笑话:“男人说道:你知道,我这只猪可是很厉害的,有一天,我五岁的小孩独自一人在游泳池里溺水了,结果它跳进游泳池把我儿子叼了出来,还帮他作口对口人工呼吸!酒保更惊讶了,又问:那他的脚怎么会?……男人开始有点不耐烦:我说过了,这是一只很厉害的猪,有一天半夜我家失火,它摇醒全部的家人,并独自把火扑灭!”

    “酒保:先生!我是问你你的猪为什么没有脚……”

    “男人一脸不悦的回答:如果你有一只这么厉害的猪……你会一次把它吃完吗?”

    “你会一次把它吃完吗?”

    易天行望着有些说不出话来的吉祥天小公子,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笑容:“笑话讲完了,好笑吗?”

    秦梓儿摇摇头:“很残忍。”

    “是啊。”易天行说道:“这是我们寝室里的妇友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笑话,听说还排在什么残忍笑话史上前几名。”他顿了顿,忽然说道:“要我当神猪可以,但如果要把我的腿慢慢斫来吃了,我是不干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秦梓儿微微颌首,似乎在躲避他的眼光,“祝你一切顺利,也希望你的答案能帮助我找到答案。”

    二人忽然陷入沉默之中,不知过了多久,秦梓儿忽然问道:“我能不能看一下朱雀鸟?”眼中闪过一丝期盼。

    “稍等。”

    易天行闭目暗运心经,神思在省城的上空微微拂动着,一刹之后他睁开双眼,将手指放到唇边打了个口哨。过不多时,便看见一个小黑点从天上疾飞而进,不料临到了宝通禅寺上空数十米处却不肯下落了,盘旋着,不停发着咕咕咕咕的叫声。

    ……

    ……。

    可怜的朱雀鸟终究还是敌不过老爹的唠叨**,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降落到易天行肩头,只是那肥重的身子却是压得易天行身子险些一个趔趄:“小家伙知道咱俩以前打过架,还在记仇。”

    秦梓儿这个时候却是捂着嘴露出一双乌漆可爱的眼睛盯着他肩头浑体通红的大肥鸟。

    易天行摸摸小红鸟,不,现在算是中号红鸟的小脑袋,愁眉苦脸道:“最近营养有些过剩。”不料却听见秦梓儿从指缝里溜出来的一声叹息。

    “好可爱的雏神兽啊!”

    似乎觉着自己有些失态,秦梓儿赶紧敛了笑容,宁神静气,竟是恭恭敬敬对着朱雀鸟拜了下去。

    这般恭谨,反是让易天行直摸脑袋,有些不知所已。

    小朱雀终究还是没办法掩饰自己对秦梓儿的厌恶,毕竟在归元寺里的那一场恶战给它的印象实在太深,所以只呆了一会儿,便骄傲地振翅而飞,留下一串直彻云宵的咕咕“鸡叫”破天而去。

    “你的好恶是非,似乎还不如一只鸟儿来的强烈。”见朱雀已去,秦梓儿放松了下来,打趣道。

    “我从小便把很多事情看的很淡。”

    两个人缓缓向佛塔里走去。

    进入塔里,映入二人眼中的却是一道白生生的墙壁。白墙面上却留下了很多人的笔迹,看着有些杂乱不堪。秦梓儿皱皱眉道:“为什么现在的游客如此没公德心?”

    “你说错了。”易天行笑着应道:“这是宝通禅寺最有名的爱情墙。墙上写的都是那些前来礼佛的情侣留下的海誓山盟。”

    秦梓儿有些不信,上前一看,果然上面全是一些火辣辣的语句。

    “我爱李艳!”

    “亢亢,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玲玲儿,我明年不在中学教书了,我们去南边吧。”

    秦梓儿看着这些潦草的字句,不由面上一红。易天行也随她在看,却是笑了出来,秦梓儿异道怎么了?易天行哈哈笑着指着墙上一句说道:“你看这个,太有趣了。”

    她凑过去一看,也险些笑了出来。只见一句**辣的表白上面写着:“老婆大人,我爱你。”而旁边有一行娟秀的小字,估计就是这句表白中所提到的“老婆大人”,那娟秀小字在旁边写着:

    “知道了。”

    易天行打趣道:“像不像领导批示?”

    “很像。”秦梓儿微笑着应道,看着面前这个心神朗朗的少年郎。

    “你要不要写?”易天行忽然问道。

    秦梓儿摇摇头,清丽无比的脸颊没有太多的表情。

    “那我来。”易天行来了兴致,右手轻轻一弹,一道极艳丽的真火苗从食指指甲处吐了出来。伴着嗤嗤作响,他用食指在白色墙壁上快速写了几个字,然后看着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我们上塔看看吧。”秦梓儿发出邀请。

    二人沿着狭窄的楼梯登塔而上,从栏边向外望去,只见正午的阳光正均匀地洒在省城的天空下,远处的湖泊如同镜子一样反着清光,近处的东山密林被冬日一照,更显几分萧索。

    秦梓儿拢拢自己耳后的青丝,看着佛塔前方的天空,悠悠道:“看见这世界没有?表面上真是很干净,可是谁也不知道在天空的上方,在黄土的下方,有什么样的存在,你我或许在修行门中算是很出色的人物,但也只是这大千世界里一过客,千里逆旅中暂同行……所以还请易兄你万事小心。”

    “谢谢提醒。”易天行随口应道。

    “我不会多说抱歉二字,因为你我的立场本就不一样,若哪日你想找我讨回公道,你来找我吧。”秦梓儿有些认真地说着。

    “那得等到我打的赢你再说。”

    易天行一面想着,一面微笑着点了点头,又想抛离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便转而问道:“你会医术吗?”

    “怎么?”

    易天行将自己有心治好小肖腿的事情和她说了。

    秦梓儿静静说道:“你体内火元其实也是真元一属,只不过显得更为炽烈一些,若要用来救人,需要更为精纯的控制。烈火可以焚城,却不能烤熟一只红薯,便是这个道理,我知道有一种道术很适合你。”

    “请讲。”易天行知道这妮子是为了今后的合作,也是为了对以前的过节表示一下,所以答应的很理所当然。

    “我传你三台七星斗法门,你且用心听着。”秦梓儿望着他的双眼,一络青丝随风而动。

    ……

    ……

    不知过了多久,易天行从冥想中醒了过来。

    “呆会儿会回学校吗?”

    “原本想着去归元寺看看,但后来一想,若他们肯讲给我听,那自然会讲,我没必要去问。”易天行淡淡道,转脸看着身边这个如冰雪一般的人儿:“秦姑娘,你回学校?”

    “还记得我的名字吗?”秦梓儿微笑道。

    “记得。”易天行也笑了,“很可爱的名字,秦梓儿。”

    “秦梓儿这便要回学校了,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宝通禅寺里很安静,我很喜欢,我想多呆一会儿。”

    秦梓儿顿了顿道:“那好,禅寺门口二五四公汽刚好路过省大。”

    “你坐公汽?一个遁术不就到了?”易天行说道。

    秦梓儿摇摇头,微笑道:“从小生活在山里,过着与正常人不一样的修行生活,好不容易来到了省城,我不愿意舍弃这些烟火气。”说完这句话,她便向楼梯口走去,在那处又凝住身形说道:“都想过普通的生活,或许就是你我最像的地方吧。”

    易天行愣了一愣。

    秦梓儿拾阶往下走去,在佛塔的第一层那面白墙前驻足片刻,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渐渐行出宝通禅寺。片刻后,易天行也从佛塔上走了下来,他在佛塔口看着秦梓儿略显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山门之外,忍不住双手一合什,默默念道:“人来人往人不聚,抱歉。”

    在他身后的那面白墙上,先前他用天火指刻出的字迹醒目无比。

    “蕾蕾同学,等着俺来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