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三部 围城 第二十六章 农民
    在省城的大街上走着一胖一瘦两位农民伯伯。

    这两位农民伯伯,胖的那位姓陈名三星,瘦的那位姓梁名四牛,二位均是川中人士,世代居住卧牛山中,习得祖传功法,练的是铁板硬桥,以养猪为业,以种地为生,脚踩黄土背迎天,汗滴下土且肥田,小村寡民的日子过了几十年,身子康健,生活乐无边,吃饭不缺盐……咳咳……总之是很幸福的两位老人家。

    之所以这次会别了家中结发妻子,放牛孩儿,来到这繁华销骨的省城,全因为数日前这二位隐于乡间的高手接到了一块千里传令。

    令牌是木做的,上面纹着一面清静天境。

    陈三星和梁四牛明白自己平静的生活结束了,上一次他们出山还是二十几年前,那一次他们也是来这座省城,这座有个文殊院的省城。

    他们二人无门无派,打小便跟着村子里的一个老人家学习道法。七十年前,他们的师傅还不是老人家,是川中意兴飞扬的高手,和昆仑派杀出来的一位高手大战三天三夜,一招惜败,就此隐于伏牛山不出,那昆仑弟子惜他大才,邀他出山,他坚决不应,只是答应若以后若有事,可以木牌传令,不论自己或是门人弟子绝无二话。

    那名昆仑弟子便是惊才绝艳的上三天首任门主。

    木牌在上三天首任门主兵解后,便归清静天长老掌管。

    自然,这二位面相朴实的农民伯伯便是清静天派出的高手。

    —————————————————

    陈三星牙齿很好,五十多岁的年龄了,还喜欢啃猪肘子,这时候他领着师弟在省城著名的好吃街上走着,看着旁边摊贩呦喝的食物,不禁咽了咽唾沫。

    “师弟,二十几年没来,省城东西的味道还是这么香。”

    梁四牛闷声闷气地应了句,两个人便扛着编织袋往摊上走去。

    “两位吃点儿啥?”摊主是位中年妇女,看着面前这两个穷酸的农民样,说话有些阴阳怪气。

    陈三星有些困难地想了想,把手伸进自己黄绿上衣里,捏了捏里面用回形针别着的手绢厚薄,嘴唇微张道:“给我们来两碗面条吧。”

    一会儿后,“砰砰”两声炮响,两碗红油面条被那中年妇女扔在了桌子上。

    面条从红油里露出白生生的腰身,似乎在嘲笑着穷人的寒酸,上面星星点点的葱花倒是颇为诱人。梁四牛闻着面碗里的香气,极憨厚地笑了笑,拿起筷子便开始风卷残云,不过是四筷子,一海碗又麻又辣的面条便被这位仁兄吞落肚里。

    陈三星吃法又与他不一样,用黑木筷尖小心翼翼地将面条挑起、微微卷动成一团一团的小面圈,然后再在面汤里荡荡,沾上些葱花红油,再美美地送入唇齿间,细细咀嚼着,半晌之后吐一口热气,面上回味良久,竟像吃鲍鱼龙虾般享受。

    吃的秀气,速度却也不慢,不一会儿功夫面碗也见了底,他端起碗来,一仰脖将碗中的剩面汤一滴不漏地喝了。

    梁四牛几口吃完了这面,便眼巴巴看着师哥慢条斯理地享受,陈三星放下碗来,温和笑道:“胖牛儿,要不要再来一碗?”

    “师哥,不要了,我们先去找住的地方吧。”

    陈三星从内衣里摸出手帕,慢慢打开,从里面取出三张一元钱递给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余光里看着他手指甲中的黑泥,像看见蟑螂似的神经质一抖,这三张钱就飘到了地上。

    如果易天行在旁边看着,肯定要问问她,你家天天在摊子上和小强跳舞,在这扮啥纯洁呢?

    中年妇女手上本来还端着只客人吃剩后的碗,这一抖便抖出了问题,碗中的冷剩油汤全部泼在了旁边桌的客人身上。

    好巧不巧,旁边桌上坐的恰好是染红发穿单夹克在温柔春天里戴墨镜的那类人——俗称混混儿。

    中年妇女演技绝佳,马上从不屑一顾避之不迭转成惊骇莫名声嘶欲裂:“不关我事,是这两个人。”

    浑身被泼满了冷油汤的小流氓可不管这事儿,甩手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中年妇女脸上挨了一个耳光,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憨厚的梁四牛眼睛圆睁,便想上前,却被他师哥拉了下来。陈三星轻声说道:“忍。”

    流氓还不肯罢休,要这中年妇女赔偿损失,陈三星好不容易挤了过去,腆着老脸道:“这位小兄弟,这件事情我们也有不对,要不然洗衣服的钱,我们给出了吧。”

    流氓看了这瘦巴巴的老头儿两眼,极轻蔑地笑道:“你这乡下老头,要赔吗?我这衣服可是名牌,两千块钱一件,你拿钱来吧。”

    陈三星脸上的皱纹深成了问号:“啷个恁贵噢。”

    “冤有头,债有主,我兄弟是明眼人,这事儿跟你没关,快滚开。”流氓一把将陈三星推的老远,明知道这些老农民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来,自然不会愿意浪费时间。

    梁四牛赶紧上前扶着,憨厚问道。

    “还忍不?师哥。”

    看着人群里被推搡地无助哭泣的中年妇女,陈三星咳了两声,有些黯淡地说了声:“忍。”

    两位二十多年没有进过城的老农民相携着离开了这里,沿着省城漂亮的马路缓缓向前走着,背有些佝偻。

    离开了二十多年,才发现原来的人民旅社早就不见了,才发现如今的招待所都流行标间了,才明白自己身上带的盘缠已经不够找到处住了。

    ————————————————

    春天到了,省城忽然下起雨来,一阵雨携一阵寒,街道上的空气顿时显得寒冷了数分。陈三星和梁四牛两个人已经在人防工程改的小旅馆里住了两天,这两天里他们饿了就吃两个馒头,渴了就喝点儿自来水,日子过的挺苦,但却没有想过要回去。

    因为他们此行是受清静天之请是来除魔卫道的,而这些天在省城看见的诸多不平事愈发让这两位老人家相信,如今这世道果然不太平,如果不能在省城除去那两个杀人如麻的魔头,不知这世间百姓还要受多少苦。

    于是他们忍耐。

    这天中午,为了省钱的两个人主动出了地下通道,背着两个编织袋,蹲在街旁的报亭下啃着馒头,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水,陈三星又咳了两声,缓缓说道:“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吧?”

    “嗯。”梁四牛一口塞进去了半个馒头,含糊不清地应着,头发上面满是灰尘。

    陈三星又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衣裳上的青黄之色已经被洗的糊成一团:“最近这几天一直有人盯着我们。”

    梁四牛抬头看了一眼正坐在街对面咖啡厅里的一个年轻人,点了点头:“师哥,现在坏人太多,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

    “能忍则忍。”陈三星把被水星溅湿的头发往后胡乱络了下:“不要忘记师傅和那位昆仑派的高人定下的规矩,我们修行人,不能胡乱对凡人出手,我们比他们强的太多,随便动一下就可能要了他们的命,这样不好这样不好,何况我们都是种田的,晓得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不好欺侮弱小,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我更要学会忍耐。”

    他嚅嚅说着,就是一个在村口讲古的老头儿。

    “喂喂,那谁,快起来,不要蹲在这里。”有披着雨衣的城管隔着老远呼喊着这两个老农民。

    梁四牛疑惑问道:“蹲哪儿也要管?”

    “城里的规矩是多些。”陈三星牵着他的衣袖站起身来,走入了雨中,雨水渐渐大了起来,冰凉的雨水混着省城的气息淋湿了他们全身。

    二人走进巷口,头顶上的天空有一架飞机掠过。

    二人有所感应,同时抬头,对视一眼,极憨厚地笑了。

    他们等的妖邪,清静天长老们郑重告知的妖邪已经坐飞机到了省城,他们马上就可以开始除魔卫道,然后回家种田养猪,离这古里古怪的省城远些。

    想到这些,两个人很高兴。

    人一幸福,老天便不开心了,两位农民伯伯正在巷子口相视傻笑,里面便跑出来了几个流氓。

    “滚远点儿!”

    即便是农民,这也是修行后的农民,纵使乱雨迷人眼,梁四牛仍然一眼穿透层层雨帘,看见巷子里一间自行车棚里正热闹着,有人叫着有人打着。

    “师哥,有人打架。”

    “噢,那我们走吧。”

    ……

    ……

    “师哥,有个男娃儿遭抢咯。”

    “噢?那我们去劝哈。”

    “这几位小兄弟,行善积德……”

    “砰”的一声,一块砖头在陈三星老爷子的头上碎了。

    鲜血缓缓流了下来,染红了他花白杂乱的头发。

    “你娃儿遭捶!”梁四牛暴跳如雷,睁着一双牛铃大的眼往手上拿着半截破砖的流氓逼了过去。

    陈三星一手扶墙,一手捂着额头,轻声唤道:“胖牛儿,忍到,忍到……”

    “师哥,我忍不住了。”

    “忍!”陈三星咬着那嘴被旱烟薰黄了的牙。

    巷子里传了一声女性的惊叫:“救命啊……”

    两位老农民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愤怒。

    ……

    ……

    “还忍不?”梁四牛碗大的拳头捏地咯吱作响,紧张地盯着师哥。

    “欺凌妇孺,忍无可忍!”

    陈三星想到这些天来看见的不平事,心头火起,终于不肯再忍。他一脚踩在小巷的墙上,下一刻人却不知为何到了巷内,一手提着正被殴打的年青男子,一手提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两只手上泛着淡淡的黄光,黄光由上向下流淌,将这两名被害人牢牢地护住。

    一干小流氓们傻了眼,有的掉落了手上的砖头,有的提着正准备解裤子的双手发呆。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露出惊愕的表情。

    因为梁四牛跺脚了。

    梁四牛闷喝一声,跺脚!

    这双在田地里行过万里路的大脚板,跺在了小巷里的地面上!

    脚板与地面一触,刹那间时光仿佛停止,右脚上套的那只解放鞋寸寸裂开,露出里面那只满是老茧皮的脚板,鞋下的水泥地也仿佛变软了,扭曲着吱呀着变着形,荡起水泥地面上的水泊。

    这时,声音才响了起来。

    “迸”的一声巨响在小巷内响起。

    地面上积着的雨水都被这一脚给震了起来,化为无数浑圆的水珠,挟着呼啸的破风之声在巷内四处横行,风起处,正由天而降的雨丝似乎也被这一脚之威吓的倒流,在巷内胡乱击打着。

    巷中响起了密集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像机关枪一样。

    声音停时,巷内的双侧墙壁上全是坑坑洼洼的小洞,洞内可以看到新鲜的砖头渣子!

    一脚震起的雨水便能将砖墙打成麻子脸,好可怕的力量!

    巷内所有的流氓只来得及闷哼数声,便身上血花四溅,带着无数细细的血洞死去!

    ————————————

    将已经昏厥过去的一男一女放置在巷外一个避雨处,两位衣着破烂的老农民便背着编织袋迎着雨离开。此时雨渐渐大了,一片水雾中的省城高楼像是奇形怪状的怪物,似乎想要吞噬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

    ……

    ……

    “师哥,又要买鞋咯。”

    巷内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浑身血洞的死人。

    巷外一胖一瘦两位老农民走进了省城的层层雨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