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三部 围城 第三十二章 黄雀啄了老爷子
    打狗要打落水狗,喝汤要喝滚烫汤,摘果子下手要早,莫要沽名学霸王,青山留给他人,自己以后没柴烧,只能将冬天熬——这些话是教育俺们,当强大的敌人暂时虚弱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让他们虚弱到长眠不醒。

    ……

    ……

    于是易天行拖着金光闪闪的棍子便往前去,棍子极重,在沙地上划了条深深的沟。他往掌心吐了口唾沫,举棍向天作英勇状,便要往那两位看着奄奄一息的清静天长老头上砸去。

    仙剑一架,却是一声脆响,根本挡不住那棍儿,粉成万千碎片洒落在黄沙之上。

    二位长老在金棍临身之际,唇中念念有辞,身子猛地像汽球般涨了起来,心口处那点淡黄色的保命光芒骤然放大,从他们的手掌心里飘出两粒飘渺无比的青莲来。

    难道是道心?

    易天行一面想着,手下却没有变缓,细细的金棒儿蛮不讲理地就敲在了这两粒青莲上!山谷内一阵地动山摇,青色的光芒被金色的棍影在刹那间砸的粉碎,青青丝丝的光影在谷内四处飘浮着。清静天两位长老,肉身都被震的隐隐有些变形扭曲,那两枚道心的碎裂,却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两位清静天的长老缓缓飘浮了起来,浮到了十几丈的半空中,身前身后尽是鲜血往下滴着,像小瀑布一般,两双宛如没有人类感情的双眼直直看着陈三星。

    “塞亚人变身?”易天行唬了一跳,脚尖一点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到到陈老爷子身边问道。

    “他们要去了。”陈三星悲天悯人应道,这下少年才放下心来,右手伸到额上搭着凉棚欣赏这绝世高手临死的灿烂。

    ……

    ……

    “陈长老,想不到你竟然与妖人勾结。”

    清静天的长老微微垂首,白色的衣衫在空中飘浮着,其迹渺然。

    “二十七年前,你们要我们来这省城文殊院除妖,我们来了。”陈三星眨着昏浊的双眼,“然后我悔了二十七年,而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心中的悔意,所以这次才会又喊我们来。”

    “难道你面前这少年不是妖吗?”清静天长老嘴唇未张,声音已至。

    “比人妖之分更大的……是善恶之分。”陈三星缓缓坐在了地上,平伏自己体内乱窜的真元之力,“今次来省城,这少年与我结识,我反而警惕,担心他是故意蒙骗我,所以一直没有应承他什么。但有些事情是作不得伪的,比如他身边那……”他本来想说叶相僧,但想了想还是隐了去,“比如他先前为了自己新收的徒儿,敢和我们这两个死老子硬抗。”

    “这二十七年里我想了很多。”陈三星微笑着拍拍坐在自己身旁的梁四牛肩膀,“我只杀坏人坏妖,不杀好人好妖。今天等到你们的出现,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上三天如今果然变质了,或许说,你们一直都没有变过。”

    “想让我兄弟二人成为你们手中的杀人利器……”他叹了一口气,“我们只是些喜欢种田养猪的农民,何必打扰我们?”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旁边?”清静天的一位长老双目微垂。

    “猜的。”易天行握着金棒儿插嘴道:“我知道有人想趁我与陈梁二位两败俱伤之际占便宜,但万万想不到居然是昆仑山上的半仙。”

    梁四牛忽然憨憨说道:“师哥,我的腿好象断了。”

    易天行微微皱眉,回身望去,这才知道清静天两位长老的实力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今天不是误打误撞阴了对方一道,今日之战,还真不知谁胜谁负。

    陈三星一笑应道:“腿断了不怕,就怕一颗道心染了尘,这才可怕,你二人道心已破,安心去吧。”

    这自然说的是清静天如今的行事。

    “喂,搞完了再聊天好不好?”易天行瞳孔微缩看着天上,两位清静天长老白玉如莹的脸庞竟缓缓透明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好的预兆。

    陈三星看着这情形,眉头抖了两下,厉声道:“二位道兄,难道你们要将元神拼掉?今日你们已经败亡,难道准备元神碎裂,万劫不复,这是何必何苦?”

    两位清静天长老的身体缓缓合作一处,碧光乍现……两个鲜血直流的肉身迸的一声摔到了地上,空中徒然留着一个淡青色的人影。

    清静天长老脱舍合体后,以这种元神状态在这个世上坚持不了多久,便会化虚而去,归于永恒的沉寂。但他们仍然执着地做出这样没有退路的选择,只为了争取杀掉易天行,真不知道易天行的存在对于道门,究竟有何等样的危胁。

    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得道之人,对于生死寂灭,真是看穿看透了。

    那个淡青色的人影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全无人类应有的情绪波动,便往易天行看来,轻声吟道:“陈道兄,你可知留下这少年对我们道门来讲是如何大的损害?

    易天行有了文殊院之鉴,哪敢怠慢,一抬肘便遮住自己双眼。

    这双眼,便是有如深渊,正是拘神的上清雷法!

    ……

    ……

    陈三星叹了口气,抬起有些沉重的上眼皮,一双看穿世事,平静如无波古井般的双眼,毫不畏惧地往清静天长老元神的拘神双眼望去。

    双方的目光有如磁石般拢在了一处。

    飘浮在空中淡青色的元神骤然一涨,模糊的人形突然变大,一股压力往地面霸道无比地压来。

    陈三星脸上皱纹更加的深了,双眼却是一点渣滓也没有,数十年的山中劳作,让这位农民修士的道心坚明远胜同侪,哪里能受上清雷法之拘?只见他右手手指捏了个紫薇诀,青黄破旧的上衣猛然鼓起,一道气势毫不示弱地迎天而上。

    空气中一阵嗡嗡轻纹,两股精神力量交织在了一起,做着最细微最精密的纠缠厮杀!

    看见卧牛山老农一人便挡住了对方的上清雷诀,易天行却来不及惊叹于陈三星深不可测的实力,因为他这边也在做着极炫的战斗。

    清静天长老元神合成的模糊人影,在半空中似乎可以一心二用,宛如有两张面孔……一面神目如电,与陈三星进行着精神力量的比拼,另一面,淡青色的人形背后,却渐渐显出一张面孔来,面孔上的那张嘴有如孩儿的唇,微微张合,念出一道咒语。

    “上天赐我威震万灵!”

    随着这声咒语出口,沙场上空的浮云渐渐拢了过来,云中隐隐有雷电之声,原本被金棒儿砸成碎片散落在地上的仙剑碎片,也叮叮作响,在沙地上抖动起来。

    梁四牛花白的头发在空中乱飞着,铁脚一前,便准备带伤出手。

    易天行冷冷伸出右臂拦住他,左掌握着金色的棒儿,看着前方。

    片刻后,受咒语所激,在地上像蝌蚪一样乱跳着的仙剑碎片,忽然发出了炽白的光芒,被强悍的法力重新融成了一枚枚极小的仙剑,随着清静天长老元神法像那张孩儿唇的一张一合,嗤嗤作响,离地而起,横亘于法像与易天行的中间,排成了一列剑阵。

    剑尖如林整齐排列,白光弥漫中缓缓游动,就像是时刻准备出击的蛇首!

    ……

    ……

    易天行瞳孔微缩,双掌虎口握住金棒儿,平平伸向面前,舌尖一绽,喝道:“分!”

    他不是老祖宗,自然没有天**力将传说中的金箍棒生生炼成两片。

    随着他一声喝,这金光闪闪的棒儿从中间渐渐细了下去,最后在一片烟尘里化成了几颗首尾相串的链子,而这棒儿也变成了两根通过金链相连的短棍。

    ——双截棍?!

    千万柄小仙剑破空而至!

    易天行不言不语,面色平静,忽地眉毛一挑,手腕轻轻一抖,只见那个金黄色的双截棍便化作了万千棍影,护住了身前一大片空间,将自己和卧牛山二老全数遮蔽。

    叮叮叮叮……在刹那间仿佛有上万次清脆的撞击声响起,毫无间歇。

    这惊世骇俗的双截棍,成功抵御住了小仙剑轰炸群的攻击,棍影重重,将千万柄小仙剑尽数拦在影外。

    无数泛着白炽之光的仙剑碎片缓缓落在地上。

    半空中十几丈高处,清静天长老的元神像随着这些仙剑的碎裂,而渐渐变淡!

    漫长的攻击防御……易天行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知道下意识地机械挥舞着手中金光闪闪的双截棍,忽然发现棍端一轻,定睛一看,才知道自己又捱了过去,感受着自己右臂的酸麻,他决定速战速决。

    少年低声怪叫一了声,刷刷刷抖了几个腕花,双截棍的那一头极潇洒地夹在了臂下。

    他用大拇指面在自己的鼻端从左到右抹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浑不在意生死的牛二神情——脚尖一点,便向半空中的清静天长老元神冲了过去!

    ……

    ……

    快使用双截棍,狠狠杀仙!快使用双截棍,狠狠杀仙!

    很多年以后,他在K房里当麦霸的时候,总是这样唱着歌词。

    ——————————————————

    配合着少年郎的双截棍攻势,陈三星也开始动作,他宛如自言自语般道:“一场清秋,一场花落,到你们去的时候了。”双目中并没有神芒暴出,反而是愈发柔和清润,就如卧牛山中的老泉,又如慈祥老汉看着膝前孙儿时的爱怜。

    农民伯伯很厉害很有文化,这是易天行唯一的念头。

    清静天长老与陈三星的精神厮杀,终于有了胜负之兆,两处眼光交融处,竟嗤嗤响了起来,空中平空生出了些许小裂缝,缝间幽黑无底,不知是何处空间。

    易天行当日在归元寺后园里,便曾经见过天袈裟大阵造成的空间裂缝,那日比今天的裂缝不知要多上多少倍,所以今天自然应付自如,身子东一扭西一拐,便越过空间裂缝,杀到了清静天长老元神像的面前。

    坐禅三味经一运,一道天火沿“黄金双截棍”喷涌而上,天火与神器相依相偎,直直砸向元神像的额头。

    陈三星闷哼一声,耳角裂开,有鲜血流出,精神力疾出。

    元神像的双目闪过一丝黯淡之色,淡青色的法像一淡复又浓密,显出实体。

    金棍吐火,重重敲在实体之上。

    没有声音发出,金棍就像是杀入了泥泞之中,艰涩无比地前行前……不知过了一刻还是千万年……火棍终于从这元神的体内横破而出,棍上的天火沾到了法像之上,焚焚燃起。

    漫天天火燃起,清静天长老的元神越发的摇摇欲坠,渐渐淡青色的法像被融成了一片片的碎区,就像是一个人的面部龟裂成了数百块浓淡不一的皮肤,看着十分恐怖。

    易天行重重摔落在地上,嗤的一声,金棍复又归一,勉强助他稳住身体,回头望去。

    只见清静天长老的残破元神在天火中微微摇头,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长久的沉默之后,只是叹息着道出两个字:“可惜。”

    可惜二字一出口,山谷内一阵清风吹来。

    天火倏地一灭,而火焰中的元神也化作了万千碎片,在空中淡淡化去,消失无痕……

    不知为何,易天行心有所感,沉默地站立在沙堆上,半天没有说话。

    “一切都结束了吧?”

    “一切都结束了。”

    陈三星说完这句话,从口里喷出一口发乌的血液,缓缓瘫坐在了地上。

    ……

    ……

    清静天的两位长老死了,连元神都化作了灰烬,散落在这人间的土地上,而没有被昆仑山白雪掩盖的福份。

    易天行和陈梁二位受伤极重,都坐在沙场上休息。少年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的那阴险小人,眉头一皱,便勉强站起身来,准备招呼躲在山林中的莫杀出来,然后尽快带着陈梁二位赶回归元寺。

    但……天不如他所愿。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一声极清脆的声音。这声音是从沙场旁的山林中传来,“PIU”的一声,尾音似乎还有些转弯,绵中带脆,格外动听。

    易天行感到腰间一紧,便被拉得横横移了一步,刹那之后,便感觉到自己的腰畔有一个极尖锐的东西破空而去,险险擦着自己腰际的肌肤,竟刮的有些生生作痛。

    他回头一看,只见陈三星坐在地上,掌如鹰爪,知道是这位老农民拉了自己一把。

    梁四牛艰难地挪步过来:“师哥,你蔑得啥子事吧?”

    陈三星有些艰难的笑了笑,没有作答。

    易天行的眼瞳却骤然放大,因为他看见这位可爱的农民伯伯腰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大大的血洞。

    他是个很懂轻重缓急的人,不及回身不及回首,却是先喊出声来:“变!”他手上的金棒儿呼的一声,变作了一片金光闪闪的金箔,刷的一声在沙地上展开,沿着他们三人的身体护做了一圈。

    幸亏他反应的快,不然就惨了。

    铛铛铛铛铛……一连串急促的鞭炮声响起,又像是金属敲击声,声音在约两人高的金箔圈内回复响着,震的地动沙摇,头晕脑胀。

    圈内的三人却知道情势很严峻——这是枪炮声!这是子弹与金箔撞击的声音!

    易天行看着金箔上像麻子一样重重鼓起的痕迹,知道这是外面山林上埋伏的人,用的子弹打在金箔上造成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片金箔的材质,所以也更加心惊。

    这用的什么枪?竟能将这玩意儿都打突!

    但看来这种变态的子弹毕竟打不穿这道金箔的防御,易天行放下心来,才扑向陈三星处,跪在沙地上,细细看着他腰间的大黑洞。

    子弹穿过去的速度太快,又有烧灼,所以这时候血才开始渗出来,血渗的越来越快,最后成了流淌之势,汪在陈三星那件破旧的浅绿黄上衣上。

    易天行食指吐出天火苗,手忙脚乱地给老爷子止着血。

    陈三星的脸渐渐白了,嘿嘿笑道:“这就是现代修行人的悲哀,躲得过仙剑,却躲不过子弹。”

    “别瞎扯……要让……一颗金属球就打死了,你也白在卧牛山……熬了这么多年。”易天行口齿不清,哆哆嗦嗦地说着,不知道是在安慰老爷子,还是在安慰自己。

    他将手指伸进陈三星腹腔上的那个血洞,双目中金异妖光一闪,便遁着自己能穿透**的视线,小心翼翼地在里面找着血管。

    一会儿之后,易天行急了,他毕竟不是医生,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些血管,虽然知道那里是腹粘膜,有大动脉。

    必须要回省城!

    可外面的子弹还在拼命地喧泄着杀意。

    易天行一拳砸进沙堆,从极深处摸出一粒细长的硬金条来。

    “我**的,脱壳穿甲弹!打坦克的东西!”

    他猛地站起身来,对着山林中吼道:“把他们都杀了!”

    回过头来冷冷对重伤卧地的陈三星和惶措不安的梁四牛说道:“等外面的人被杀光了,我们就冲出去。”

    陈三星有些虚弱地笑了笑:“不要杀人了……黄花落尽骷髅见,杀人从来无善终,先前这句话也是对我说的……我今天死在这里……或许……也是在为二十七年前的杀孽赎罪。”

    易天行盯着陈三星那双有些疲倦的眼,轻声说道:“叶相还活的好好的,你怎么能死?要赎罪,你就活下去,去亲口给他说。”

    回省城,回归元寺,就一定能救活你,就算你被打坦克的东西穿了膛。

    所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所以他要对着山林喊那声:“把他们都杀了。”

    他相信火妖莫杀听见了这句话,他也相信做了多年杀手的火妖,在层层密林之中一定能够完成杀人的简单任务。

    因为片刻后,金箔内的三人便听见,山林中哀嚎声和林火呼啸声开始惨烈地响了起来。

    ……

    ……

    “娃儿,喊那女娃儿莫杀人咯,你有这神物护着,应该蔑得事情。”

    “少说一句话,你也少流一滴血。”易天行不顾长幼之分,开始吼了起来。他将手放在陈三星那血肉模糊可怖之极的伤口内,压着老爷子的血管,免得他流血太多,他设此局三日,预估了多次对方的实力配备,上三天与军方有关系他知道,但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能动用如此强大的军队力量来对付自己,会用如此可怕的手段……少年双眼中寒芒渐起。

    先前若不是陈三星拉了他一把,那被这枚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击中的人就是他了。

    很明显,对方知道易天行有金刚不坏之躯,所以才想到用这种可怕的军火。

    陈三星虚弱地喘了两口气,发现自己眼前的人影渐渐花了起来,知道这是流血过多的后遗症,不由伸出手去,拉住梁四牛的手,艰难说道:“肥牛儿啊,这次事情完了,你就回山里面。把我烧成灰,带回卧牛去,就把我埋在后山竹子林里头,让你嫂子好好把孙娃儿带大,记得要让他们把初中读完,才让他们出去打工……尤其是那两个女娃儿,一定要读书,听到蔑得?”

    梁四牛慌张地看着师兄胸腹部的大血口,眼泪花花,花白的头发纠结着:“师哥,你放心。”

    “你以后再也不要出山咯,你我师兄弟出山两次,一次做了错事,杀了人。一次做了……好事,被人杀……看来山下太黑,不管做好事……错事,都蔑得好果果吃。”

    陈三星微微地笑了起来,眼前似乎出现了卧牛山的景致,后山的竹林,屋前的老泉井,自家那个胖堂客,开始读小学的几个孙儿……

    “对了。”老爷子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啥子事?”梁四牛止住了眼泪,易天行也睁大了眼睛,满脸哀容。

    “明年的年猪记得早两天杀……今年……的腊肉……薰的时间太少了……不够香啊。”陈三星老爷子眨巴了两下干枯的嘴唇。

    ……

    ……

    “老头子,能不能回城了再交待遗言?”

    浑身鲜血的赤发莫杀,在金箔外面没好气地嚷道。

    易天行闻声大喜过望,唰的一声将金箔收到尾指上,扛起陈三星,便踩着黄沙往省城方向狂奔。

    ……

    ……

    “老头儿,明年你可以亲手薰腊肉给我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