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六部 梵城 第十一章 奔月
    粘稠的空气击打在易天行的脸上,身上,将他穿着的那件道袍式样的衣服击的呼呼作响。他飞行的速度太快了,过片刻,便飞过了对流层,根本没有感觉到气流的运动,脚下的云朵产生着强大的推动力,把他往天上推去。

    又是一眨眼,平流层也过了,最冷的那一层稀薄空气也飞过了,零下八十度的大气温度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片刻后,他已经飞入了离地面一百公里以上的空间,空气已经稀薄到完全足以呼吸,他体内菩提心一蓬,道道火元从那枚菩提心中送出,运往他的四肢各处,补充着他的能量。只是此时再用口鼻呼吸,也不再用皮肤呼吸,这种感觉让他感觉稍稍有些异样。

    易天行微微眯眼往脚下望去,只见自己身后很遥远地地方,还残留着自己飞行留下的白色尾迹。

    远处,大地的轮廓已经清楚地显现了出来,浑圆的线条,幽蓝的色彩,灰蒙蒙的大气层……轮廓的背后是那无尽无限的宇宙空间,一片永恒的黑暗。

    就像是一个蓝色的巨球漂浮在黑暗而永远静止的水中。

    很美丽地景色,很让人心悸的感觉。

    千万年来。人间的凡人们都无缘接受这种感动,除了这个世纪升天的宇航员能够亲眼看到,也就只有他这种神仙层次地存在有此福缘。

    便只想得一想,脚下的云团仍然在不停加速。四周稀薄的空气里充斥着被阳光照耀形成的电离子,越往上去,温度愈来愈高。

    太阳在黑暗的宇宙远处散发着光毫,给这个小小的星系补充着能量。易天行微微眯眼,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昂首向天,享受着一千度高温的环境,享受着太阳光毫无阻碍的直射,不停吸纳着那些与自己体内真元性质极为相似的能量。

    他脚下的云渐渐淡了。

    他脚下地地球渐渐显出整个身体来了,幽蓝的。安静地漂浮在自己的脚下。

    远处,有一个半片幽暗。半片光亮的人类飞行器安静地飞入黑暗的空间里。

    易天行此时正飞在地球光亮一面与黑暗一面交接的地方,脚下仍然没有减速,过片刻便超越了所有的近地卫星。他下意识地扭头往下望去,只见脚下一片虚空,地球已经现出了她的整个面貌。

    身体地肌肤已经感觉到太多空气粒子的摩擦,只感觉着侧方灼目的太阳光线。

    身后是无尽的黑暗,黑暗的宇宙幕布下散散洒着些繁星。看上去十分美丽清晰。

    他已经身在太空。

    出了电离层之后,他脚下的云团便渐渐没有颜色,道力吸噬也无法借力而行,身体渐渐在真空之中缓了下来。

    易天行静静漂浮在太空里,扭转身子,回首对着那个蓝色的星球,看着星球上山脉河流大海沙漠,看着黑暗中某些国家城市里的微弱灯光……他微微侧侧头,皱皱眉。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张了张嘴说了句话。

    他一张嘴才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微微一笑。

    他说的是两个字:“漂亮。”

    欣赏完毕。体内菩提心微微一振,天火被挤成无数小地片段,源源不断地送往他的脚掌之下。

    哧的一声,天火苗从他地脚下喷了出来,强大的加速度让他的身子猛然一抖,然后直直如箭,朝着宇宙中的某处进发。

    太空之中,道袍不飘动,淡淡包裹着他的身体,飘然若仙。

    在很遥远的地方,月球散着光芒,上面的月海和环形山隐约能见,正在召唤着他。

    远地卫星也被高速行进中的他甩在了身后,和人类的世界真的告别了。

    上天的道路有千万条,但易天行知道的只有这一条,其它的道路似乎在这最近的数百年里都失效了。他的脑中牢牢记着美国宇航局相关的资料,此时在浩翰的宇宙空间里飞行,完全吻合着当年阿波罗的行进路线,只是起飞的时间地点与飞行的速度都不一样,所以进行了很大的调整。

    他飞的太快了,脚下喷的天火不停地加速,片刻间,已经成了宇宙空间里快速航行的一颗小行星,如果他此时还会流汗,会蒸发的话,可能会变成一颗小慧星。

    没有任何声音,身边没有任何物体,身后的地球越来越小,前方遥远处的月球却没感觉增大。一种前后无着的孤独感占据着他的心房,举目四顾,无边的黑暗中,无数的星球泛着光,远处的繁星浩如烟海,远处那颗太阳看起来也并怎么宏伟明亮。

    一片寂寞。

    或者人类的修真之所以要断情绝性,便是要学会忍受修道途中的孤独和寂寞。

    但易天行不是人类的修真,他的双手紧紧贴在自己的大腿上,双目贪婪地欣赏着宇宙里的美景,嘴里轻轻哼着无声的歌曲。

    “IeleiveInfly……,”不知道要飞多久,于是他干脆沉下心来。一面小心翼翼地喷着天火,一面在脑中盘算着自己的计划,面色有些阴沉,只是在星晖与黑暗交杂地宇宙里。这种表情有些多余。

    ……

    ……

    飞行在太空之中,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这种感觉更多地是加在心房上的。

    没有什么对照物,太阳,月亮,与地面上的太不一样,所以对于时间地感觉也有些模糊。

    易天行知道自己飞了多久,只是觉得飞的很无聊,远处亘古变的星辰再美丽也有了审美疲劳,偶尔从几万公里外掠过的小星尘才会引发他的兴趣。但他又没有时间去抓一个来玩。

    好在修成菩提心后,在省西山谷与大势至一战。境界又有了质的飞跃,斌苦那几滴甘露在这一年多的修行里发挥了作用,易天行体内的火元似乎无穷无尽,没有能源枯竭之虞。

    易天行一边飞着,一边快要睡着也,眼皮子有些沉重,迷迷糊糊想着。自己似乎很适合带领(或者代表)人类去宇宙的深处开疆辟土。

    ……

    ……

    枯燥的飞行仍然在继续。

    也许过了很久很久,或许只是离开地球几个小时而已。

    易天行双手仍然贴紧着自己地大腿,以最快的速度飞行着,下意识里抬头看了一眼。

    一个圆圆地,反射着光亮的,显得有些黄的荒凉的星球在并遥远的地方,悬浮在黑暗之中。

    微笑浮上他的唇角,脚下的天火倏地收回体内,感应着月球处隐隐传来地引力。调速着自己飞行的轨迹,*了过去。

    途中天火再出,推动着他向月球飞去。月亮越来越近了。那轮在人间看上去像个玉盘一样的家伙,终于在易天行的眼前露出了真容。

    月球,就像一个被粗糙匠人打磨的并不光滑的圆石。

    在月球的表面,有些高高的环形山和暗区清晰可见,以易天行的目力,甚至有看见大片原地上地微小丘陵。

    他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姿式,从月球的上空掠过,画了一道圆美的弧线,倏地一声,飞入了月球的背面。

    一会儿时间之后,月球背后某处地面,传来一阵震波。

    月震向来级数很低,这次月震的级数相较而言高了许多,月球正对地球这面还放着某个国家的探波仪,马上将这次震动记录了下来,传回了地球。地球上的科学家们就此次月震研究了许久,得出了许多结论,同时对于借此对月球内部结构多了些计算的资料。

    “计算失误!”

    易天行全身被埋在月球上的灰尘里,深深地砸了进去,月球灰还在他的身体上空飘浮着,像是一朵小型灰团。

    此地是月球背面的东海,月球正中央的一片大平原。

    月球的这一月永远是背对着地球,所以人类永远无法直接观测到,易天行选择此处着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数学确实是他最差的一门学科,初始速度没有算好,所以摔的比较狼狈。

    好在月球的引力小,他的身子骨结实,站起身来,拍拍身上道袍的灰,便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菩提心仍然在源源断地供给他身体能量,而他也习惯了不从外界的空气中吸取氧分,此时站在月球背面,真空的环境里,也还比较适应。

    四周极黑,看来月亮此时正运行到了地球的背后,易天行金瞳一闪,顿时将四周的环境摄入眼中。

    所谓平原,仍是荒漠,浅浅一层灰覆盖在地面上,一片寂寞,显得十分荒凉。

    易天行盘膝坐下,开始打坐冥思,恢复自己的真元,调整自己的境界。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睁开双眼,瞳中金光一闪,缓缓站起身来,一道神识洒了开去,淡淡挥拳,拳出无风,却无由带动了月面上的灰砾轻轻滚动。

    紧接着,他地身体化为一道灰色的轻烟。向着这个荒凉的月球某处疾奔而去,月球引力低,所以他飞的格外迅捷。……

    ……

    紧接着,他又狂奔而回。向着月球上另一个方向奔去。

    ……

    ……

    紧接着,他再狂奔而回,向着月球另一个方向奔去。

    ……

    ……

    紧接着,他傻傻地回到原地,嘴唇开合了几下,虽然没有声音,但很明显可以看出他说地是:“北在哪里?”

    在九江与陈叔平神识互通,与斌苦嘀咕一年,前些天又和陈叔平促膝谈心,他知道去往天界的通道。其中有一条便是隐藏在月球北极的一个深深的环形山中,应该是皮尔里环形山。

    在那个环形山脉上方。终年可见阳光,温度平均在五十度左右,十分适合。而很奇妙的,在那个环形山底,永远见不到阳光,更不可能被地球上的人类观测到。

    可问题是:

    北在哪里?

    易天行的探月之行遇见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他找到北了。

    ……

    ……

    太阳从月平面下缓缓升了起来。刺眼的阳光照耀在易天行的身体上,他微微眯眼,搭起凉蓬去看那处于我们星系之间地恒星。

    阳光照耀在月球背面,气温快速升高,易天行不再需要火元抗寒,感觉十分舒服,体内的烦闷之意也渐渐消褪了些,微微一笑,有些后悔当初对星座学不怎么感兴趣。

    他脚尖轻轻踩上月面上地一块石头。身体拔高而起,直上高空,扭转头往地球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微蓝泛着白光的天体。正远远地挂在月青面上方不远处,离月面显得特别近,感觉也不是很远,似乎触手可及。

    那就是地球,正露出发光的那一面。

    易天行金瞳再闪,强悍的目力辩识着遥远蓝色星球上的大陆形状,勉强认出一个大洲的海岸线,确定了地球上地南北极,只是很遗憾,中国的部分被隐在黑暗之中,也不知道省城的灯火是在哪一处。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

    只过分开一会儿,但与人间完全不一样的孤单凄清环境,让他站在月亮上,开始思念地球。

    依*观测到的地球南北方向,易天行校正了自己狂奔的方向,沉着脸,直接朝月球的北极奔去,问题在于,谁说地球上的南北极方向就是月球上的南北极方向?

    但易天行知道自己跑对方位了,因为和神识里陈叔平地地图记忆很相似,而且最关键的是……在他灵台深处,隐约可察前方某处有一股绝对并非人间能有,但也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能量源泉。

    ……

    ……

    向着那处能量源泉奔跑着。

    阳光愈来愈烈,温度愈来愈高。

    易天行心里充满着紧张兴奋,还有一丝丝地期盼。

    天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和传说中的天界是不是一个模样?

    每一步踏出,便有数公里之遥,片刻间,易天行来到一个环形山口,不知道这是不是皮尔里环形山,毫无蔽挡的阳光照射在环形山口上,耀耀闪光,而往下一看,却是黑暗至极的无底深渊,不知有多少米深。

    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从环形山底传了出来。

    易天行双手结了个定心手印,面色渐趋平静,整肃了一下身上的道袍,对着环形山底拱手一礼:“俺来也。”说完这句话,他便轻身一纵,往环形山底跳了下去。

    初始还有光亮在山壁之上,渐趋黑暗不可见物。

    易天行的金瞳自然能看见那些粗糙的岩壁,但他没有心情照看四周,只是沉默着,注视着脚下最深的那个黑点。

    ……

    ……

    不知道下降了多久。

    轰隆一声,易天行双脚着地,震起满地灰尘。

    这声音落入易天行耳里,却是让他吃一惊,月球上空气稀薄的等于没有,所以声波无法传递,此处却传来声音,难道这里有空气?金瞳一闪,发现黑暗的环境中弥漫着某种气状物体,比空气要凝厚一些,却比白云要透明一些,说不出的古怪。

    黑暗中传来一个老人的咳嗽声音。

    易天行心头一紧,眉尖微皱,缓缓握紧了拳头。

    “仙家,你领命下凡,却滞于人间不归,时辰已过,稍后自去天宫功曹处领罚去吧。”

    易天行眼中寒光渐盛,料到自己破漏百出的计划连实行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天界的人识破了。

    一个小光点从黑暗里亮了起来,如同荧火一般。

    易天行下意识往头顶望去,却又是一惊,上面是一片黑暗,看到出口。

    这个小光点很奇怪,散发着的毫光渐渐弥漫,却是很有效地控制着范围,在光圈之外,便是全然黑暗,全没有光线外泄的情况。

    易天行沉声对着那个小光点说道:“领罚?在下可曾做错了什么?”

    “噫?”小光点处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光点迅疾扩大,马上照亮了整个环形山底部。

    只见原本黑暗的山坑之底,竟是一片青石平地,石地之上有一个木桌,桌上放着几张黄旧纸卷,一方砚台笔墨,桌旁正有一个穿着如云大袍的老者。

    老者双眼紧闭,似是能视物,面上肌肉抽搐,无比激动:“莫非是犬仙官来了?”

    ……

    ……

    易天行一愣,这才知道这位天界的看门人以为自己是陈叔平上天复命,赶紧微笑道:“这位仙人,您可是识错人了。”

    盲眼老仙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莫非小友乃是人间修真,来赴天界?”

    易天行拱手一礼道:“正是。”

    盲眼老仙人无比欣喜,欣慰叹道:“终于有一个了,终于有一个了。”手指哆哆嗦嗦去摸桌上的毛笔,又去研墨,忙的个不亦乐乎。

    易天行有些糊涂,心想这位怎么如此开心?

    “几百年了,我道门终于又有弟子得成大道,真是老怀安慰。”

    盲眼老仙人用手轻捋颌下银须,却沾了些墨汁,看着有些滑稽。

    易天行微微皱眉,却不敢多生事端,一礼道:“请仙人多加指教。”此处终年不见阳光,也不得大放光明,以免被科技日益发达的人类探测到,或许,这便是天界为什么选择一位盲眼仙人守在此处的原因,这位盲眼仙人乃是天庭接引人间成大道者的接待人员,只是这数百年来,人间战乱纷争,繁华绕心,再也极难有人类能够凭借自身之力修道成仙——等于这位老仙人便在这个月球下藏着的接待处空等了数百年,常年的孤清无聊,除了天上强横仙官下凡时要经过此处,再也无人来过。

    然而像陈叔平这样有后台的仙官下凡,盲眼仙人只得拱手相送,从无任何机会执行自己的职务,已然无聊至死。

    不料今日,终于有个人间修真得成大道,这怎不叫盲眼老仙人喜出望外?

    只听得“啪!”的一声,老仙人肃容现于面,将毛笔重重地搁在砚台上,一板一眼道:

    “姓名,性别,籍贯,门派,年龄,有无介绍人,速速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