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六部 梵城 第二十二章 华氏911
    易天行与猴子一样,虽然是最正宗的门派出身,走的却都不是正宗修行路子,一己肉身便自成天地,体内真元源源绝,似乎没有被用光的那一刻。

    但实际上,在同的境界层次时,他所能使用的神通,仍然有一定的上限,就像那根金棍,可以无限轻,却不能无限重,有一个上限在那里。

    此时往斩龙台气池飘过去的小火球,颜色是那种很鲜的纯火,表面光滑,隐有火丝游动,看着就像美丽的饰物,奇巧的玩意儿,感觉不到什么厉害。

    但实际上已经容纳了易天行体内大半的火元,蕴含着极为强大的能量。

    五公主眉梢一挑,细长的手指轻轻弹着袖中飘出的一件法宝,每当指头弹在上面时,便会发出咚咚的清脆响声,随着响声,先前被易天行整治的凄惨的黑金二龙开始挣扎着、咆哮着、在空中狂舞了起来,带动着密室里的空气一片激荡。

    火球缓缓地飘了过去,易天行面色平静,神识全数放在控制之上。

    在五公主的细长手指上轻轻脆响的法宝,是一金色的小三弦界,琴弦泛着幽光,琴台却是金光闪闪。这三弦古琴极小,恰恰在她的手掌之中。

    仙琴每一脆响,在她上空飞舞的两条巨龙便是神威一振,而遍布龙身的龙鳞却渐渐淡了下来,露出里面浑然仙气的龙身!

    在她上方飞舞地两条龙。受仙琴之声所召,猛然一昂龙首,喷出两道内里隐含仙尘的龙息,一道龙息极冷极寒。一道龙息极炽极烈,猛地喷向了正缓缓飘来的小小天火球!

    若这两道龙息是喷向易天行的,那肯定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因为他地肉身太过强悍。

    而此时,仙琴的清脆响声,通过他的耳朵传入他的体内,让他的心脏无来由地随着琴声猛地一跳,心神略有焕散,那粒小小天火球,在空中也渐渐颤抖了起来。

    这柄仙界显然是凡物。先前二人谈话半晌,易天行借此灌注天火于小球之中。而五公主也借此将仙识尽数度入仙琴之中。

    一旦交手,各不留情。

    ……

    ……

    龙息一触天火球,很奇异地没有发生爆炸,而像是形成一道漩涡状的气流,很温柔地将天火球托在了半空之中,柔软有如情人的手,抚摸着火球。安抚着。

    见着天火球没有爆炸,五公主的娥眉渐舒,一直有些紧张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此时的密室里,是很诡异地景象,两条巨龙龙息如诉,停往外喷着,在龙息的正中央,小小地天火球正慢慢地旋转,保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平衡——若这龙息的气漩稍有轻微移动。那蕴含着易天行大部分火元压缩而成的天火球,便会爆出惊人的威力!

    有如双龙吐珠,那珠子乃是火珠。恐怖的,随时可能爆炸的火珠。

    另一方,易天行此时正闭着双眼,脸上表情一片平静,似乎被五公主地仙界声所感染了,晋入一种安乐无求的境界,实际上却是在心中运起行者法门,与仙琴之力对抗着。

    而五公主操控仙琴,很明显也是耗去了她的绝大部分神思,无暇他顾。

    所以此时的密室之中,看似安静,实际上却是危险至极。若五公主能多出一分神思,便可以趁着易天行失神之际,另作打算。而易天行若仍留有余力,便可以以神识遥控天火焚城。

    而最险的,仍然是在双龙与火珠之间,不论哪一方面的力量稍有差池,便只会落个毁灭的结果。

    一片安静,易天行眉头轻皱。

    一滴汗珠从五公主的额上滴了下来。

    ……

    ……

    “讲和?”五公主轻轻皱眉,感觉到龙息轻托着的天火球威力太过巨大,一旦爆炸,斩龙台定将保。

    正在此时,密室里传来一声当地脆响。

    先前易天行一棍打退黑龙,坚硬的龙鳞钻进了密室的石壁之中,而此时在易天行与五公主地神识对抗中,密室石壁渐酥,龙鳞片终于落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响。

    便是这声清响,五公主略略一惊。

    易天行抓住了这个机会!佛法治心,他的心神绝对比道家仙人要稳定!

    ……

    ……

    “自性莲花法性身,右手说法左持莲。化身遍满千万境,天衣宝饰妙庄严。”

    他盘膝坐于半空之中,五年未曾用过的莲花童子手印重现!道道精妙微光笼罩他的全身,身下若有金莲绽开,无上佛息集于身后,化为隐隐光圈。

    光圈照耀里,他眼中金瞳异光一闪!瞬息间摆脱了仙琴界声的束缚。

    密室里金光一闪!一道杀气随着一枝金棍一往直前地刺了过去!,当噗哧一声轻响,非常轻,非常地温柔。

    五公主满脸惊愕,隐有一丝悲伤,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和骇然,缓缓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胸前。

    在她的胸前,一枝比手指还要细的金刺,正穿过了她手中的仙琴幽弦,狠狠地扎进胸脯之中,鲜血缓缓地流了下来!

    五公主抬起头来,看着在身前十几丈外飘浮着的易天行,轻轻摇了摇头。唇角渗出一丝鲜血,眼中是百思不得其解地眼神。

    她从开始到现在,都认为易天行只是来毁斩龙台,断然想不到。对方……竟然敢真的杀自己!

    她自认很了解易天行的性格,而自己生为天之娇女,在天庭里地位如此尊贵,对方怎么敢杀自己?难道他就不怕天庭的可怕报复?

    正因为想不到,所以当金刺刺入她地身体的时候,她才会显得那样的愕然和惊恐。

    ……

    ……

    五公主不该拿易天行在人间的家人朋友来要胁他——这是易天行的逆鳞,谁也触碰不得,即便是你是天之娇女,玉帝的女儿!

    鲜血缓缓从她的胸膛里流了出来,沿着那根细细的金刺向下滴着。

    飞翔于她头底的两条巨龙火嚎着。扭动着龙首。

    五公主淡唇微抖,无声问道:“为什么?”

    她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掌控凡人的生死,而根本不会想到,在事件平缓发展地途中,死亡却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认识让她身体发寒,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锃地一声脆响,金芒疾收而回。易天行冷冷地看着那个胸前一滩血渍的丽人,面无表情。

    一团淡淡云雾开始在他的脚下聚集。

    五主公咯了两声,鲜血从她的唇里溅了出来,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冽,本来正在不停颤抖的手指轻轻按上仙琴幽弦。

    琴声大乱!

    龙息随之大乱,本来在暴戾龙息间扭动的天火小球,猛然惩了开来!

    一股极高温极可怕地力量,充斥着密室之中。

    易天行知道五公主是想与自己同归于尽,却没有什么表情。将双脚在地上一跺,腿上云团骤然一散,一股强大的反推力。瞬息间,将他抛往高空,遥遥向着那个小小的洞口飞去。

    仙琴肃杀之音追杀而至,易天行闷哼一声,心神一乱,逃离的动作缓了下来。

    便在此时,两条巨龙也追了上来,一左一右,死死缠住了他的双腿,龙首一张,猛地向他的身体咬了下去!

    易天行怪叫一声,手中金棍横打直劈,啪啪两声将两条巨龙,震了开去,脚下天火一喷,瞬息间又提起速度。

    眼角余光里,瞥见地面上的五公主正缓缓抚胸,眼神里一片清冽。

    那粒斩龙台云池上的天火球没有了龙息的轻托,旋转之势更急,迅速帐大,竟变成了一颗发着红色亮光地小太阳!小太阳的表面,各种深浅的红色不停流淌着,就像是岩浆一样喷涌着!一股高温气息在地底深处爆发!

    易天行自然清楚地知道,当自己体内大部分天火被压缩成小球后,一旦爆炸,会有什么样地后果,所以一旦脱开双龙的纠缠,什么也不及细想,也不及确认五公主的生死,怪叫连连中,脚下筋斗云起,掌下天火苗出,以最快的速度向上方逃去。

    他速度太快,马上化作了一道素烟,嗖地一声,便从地下不知道多深的斩龙台边,窜出了地面,却不敢停下来,破空而飞,弹指间便从摘星楼的楼底,沿着那个大大的天井,唰的一下飞到了摘星楼顶,险些撞上了上方的云层。

    不知为何,他将自己随身的金棍在摘星楼顶胡乱一扔,紧接着又化为一道青烟,倏忽间逃出几百里地去!

    便在他逃亡的过程中,摘星楼地底不知深浅的密室里龙吟阵阵,气息狂乱,忽然间整个世界平静了下来。

    不过平静了数千分之一秒。

    大地猛烈震动,一股强大的震源从地底深处扩散开来,却很怪异地没有向四方扩散,只是朝着头顶的摘星楼猛袭!

    木片像雨点一样被气浪震飞,黑屑四溅,摘星楼外宫殿群里的普通仙吏们都惊恐地叫嚷着奔了出来。

    气浪越来越烈,一道流火猛地从地底下喷出,沿着摘星楼的天井往上喷去。从楼底地空洞喷出,如金如赤,高温无比,直接烧灼在上空云层之上。嗤嗤作响,竟似将云也要烧融了!

    此时近两千丈高的摘星楼,就像是一个天地之初被浑然之力筑成的喷火器!

    天火流喷了数十秒,摘星楼终于承受住这种威力,从由及外都燃烧了起来,看着就像一个熊熊燃烧的宝塔,一片通彻透明。,当……

    ……

    咯咯响声缓缓由楼顶响起,木结构地摘星楼再也承担不住本重,由顶楼缓缓向下坍塌,坍塌的速度越来越快!

    受到挤压的木片。像子弹一样往外溅飞,生生地砸碎了摘星楼外宫殿群上的瓦片。当当响声十分恐怖。

    整个宫殿群里都是仙吏们惊恐的嚎叫声。

    终于……高达两千丈的摘星楼终于完全垮了,猛然坠落在地面,激起了数百丈高的烟尘,就像是核弹爆炸后的蘑菇云一样。

    烟尘久久未曾散去,天界一片疮夷。

    正感到身体虚弱的易天行勉强飘浮在半空之中,扭头望去,眼睛微眯。心中也自震骇,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扔下的天火球竟然造成了这么严重地后果。

    地底深处的五公主被自己金棍透胸,又经历如此剧烈地爆炸,应该已然香消玉陨了。

    正这般想着,他微眯着地双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异色。

    数百公里之外,摘星楼倒塌激起的满天烟尘中,忽然闪过数声极为愤怒的龙吼……龙吼声中,两道金色和黑色的光芒从地底飞了出来!两团光芒像是太极团案一样。不停流动着,互相依偎着。

    而在光团的正中央,正是五公主那张重伤之后。惨白的脸颊!

    天火球爆炸威力太大,两条巨龙脱去肉身,化为瞬间即逝的龙魂勉强护住五公主,从地底逃了出来!

    ……

    ……

    这一层天界上空地云层忽然流动起来,就像是有人在云层里面停地搅动,云流无比湍急,在原本摘星楼矗立的地方上空,云层忽然形成了一道极大的漩涡。

    易天行沉着脸,虽然知道发出天火球后,自己的火元所余不多,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却也不肯放五公主离去。

    一应事由,人间的一切阴谋,全是这位五姑娘在背后设计,易天行必须让她死去。

    但正在此时,云层里的漩涡越来越急,漩心处露出深不见底的黑暗空间,知那条黑暗通道是通向何处。

    一道无色的天光,猛然从那个黑暗通洞里射了下来,罩住了五公主地全身。

    五公主身体一抖,似乎被灌入了某种力量,缓缓舒醒过来,望着正在极远处飘浮着的易天行,十分艰难说道:“你今日重伤我,你会承受天庭无休无止的追杀。”

    这是威胁吗?

    先前包裹着五公主地两道龙魂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低沉的龙息不分先后的同时响起,然后金光猛然一浓,黑息猛然一漆,便逐渐散去,不知踪影。

    天光正在接着五公主的身体,缓缓向那个通道遁去。

    ……

    ……

    “斩!”

    易天行的双眼闪过一丝狠煞劲儿,十只手指平摊于胸前,掐午纹,结了个极为繁复的诀印!

    一道神识遥遥向着天光处袭去!

    神识一触天火,便飘然而散,根本形不成任何威胁。

    天光罩中的五公主,面上全然是圣洁之意,毫无表情,淡淡道:“易天行,你就等着永无宁日吧。”

    易天行眉头微皱,全当没有听见她的说话,整个身体飘浮在半空中,左足踏前,踩在云丝之上,右手往后一领,比了个举火燎天的姿势,然后虚虚一比,猛然向身前斩下!

    无风无劲,一记空斩,似乎只是为了出出闷气。

    五公主胸上的创口仍然在不停流着血,显得极为虚弱,但对于易天行这个姿式分外警惕。

    破风声起!

    一道眩至极的金光由天而降!

    金光正是先前易天行扔在摘星顶外的金棍。此时随着易天行空手一斩,在高天之上,迅即化作了一把无息而至的金刀!

    金刀劈开天地,斩开烟尘,猛地砍进了天光柱中!

    嗤啦无数声碎响被连绵在了一处,听着无比恐怖。

    刀尖终于斩进了天光,在满脸绝望的五公主身上斜斜劈过!

    一道鲜血由天而降,洒在满是碎砾的宫殿群中,鲜血触即地化为淡淡光点,湮没不见。

    天光乍亮,迅即将淌着鲜血的五公主收入黑暗通道之中。

    云层里的漩涡倏然停止,回复平静。

    只剩下两千丈下的地面上一片狼籍。

    ……

    ……易天行收刀,沉着脸,往东方天路处疾奔而去,在身后留下一道云丝残影。

    许久后的空中,缓缓飘下数条幽暗丝线,正是五公主仙琴被斩后的残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