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六部 梵城 第二十五章 血战
    易天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胸膛,微微眯眼,仍然在权衡着眼下的局势在胸膛里,他吞下的空间袋中,还暗中藏着两样法宝还没有使用。

    只是天界如此之高如此辽阔,隐在幕后的老不死如此之多,这天空中的十万天兵天将看着煞人,却肯定不会是自己天界之行将会遇见的最大困难。

    不知为何,一直战到此时,他也没有想过动用空间袋里的核弹,或许,他是想把这玩意儿留给最王八蛋的人用。

    天庭的这些家伙顶多算是走狗,却不是狼首。

    而且他有信心在动用核弹的情况下,也能逃出去。

    ……

    ……

    空中五彩云朵缓缓飘着,似乎在随风而动,但十万天兵天将却依然阵势不乱,牢牢将易天行围在正中。

    雷震子浮在高空之上,眼中凶戾之色大作,厉声道:“妖人!受死吧。”

    他身后一位仙尉飞上前来,取出一面方布小旗,在空中挥了挥。

    随着战旗挥动,厮杀之声轰然而起,直彻天穹,天空中的十万天兵天将极迅速地分成五队,分层凛然而待。

    西南方的那一队因为黑面仙将已死,所以缓缓退后,而正西方的那队却踏云而前,手持利矛长枪,携着无敌的锋寒,猛然加速,向易天行的所在杀了过来!

    天界的战争方式,与人间地战争方式自然有很大的区别。无数的天兵天将像是被激怒了的鸟群一样,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无数地仙兵杀向易天行的身体。

    甫至易天行身周一里左右的空域,天兵天将的阵势又是一分!从中涌出数百战将。手持重武器,往易天行扑了过来,而在这一线猛将之后,又是一排天兵扑了过来,一层接一层,就像是永无止尽的狂浪一般!

    很巧妙的安排,毕竟上万名天兵不可能人人都能杀到易天行的身边,而这样类似于机群分层的轰炸,才最能发挥人多势众的好处。

    看着满天飞舞的天兵,易天行双手持棍。眉头紧锁。

    ……

    ……

    很没有新鲜感地一道金光闪过。

    最有勇气,冲的最快。最傻地……第一个到达易天行身边的天将只来得及露了一下狰狞的笑容,露出嘴里上下合计六颗牙齿,然后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易天行鼻子里闷哼一声,腋下夹着金棍,轻轻一扫,棍头实打实地砸在这位天将的胸膛之上,骨碎胸裂。被砸的像颗破石头一样,呼啸着往后退去,退势又生生砸在后面追杀过来的几名天兵身上。

    去势太快,那天将残破身躯与几名天兵一触,数声脆响,翘起的盔甲残片全部戳进天兵身体,接着实实在在地撞了上去。

    血肉横飞,数个人形血囊就此暴碎。

    死亡,就是这么简单。

    ……

    ……

    易天行尖叫一声。持棍周身舞动,一片金光狂舞,牢牢护住他地身周。但凡有冲到近处的天兵天将,都被这弑神之棍砸地飞了出去,速度惊人,有的斜斜被砸飞到高空,有的被狠狠砸向地面。

    砰砰响声大作,看着就像是易天行正在不停地发射着导弹,将这清静无比的天界,闹的热闹不堪。

    被砸飞的天兵天将就像导弹一样,划破了粘稠的空气,携着白烟,往四面八方飞去!

    嗤嗤……!

    轰!

    大地上被砸出了密密麻麻的无数坑洞,每一个洞里都躺着一个血肉模糊地天兵。

    但……即便如此悍勇,竟也止不住那些天兵们如波涛一般向着那片金光涌去!

    易天行脸色阴沉,挥着金棍的手微微颤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天兵竟然如此悍不畏死。

    他一斜身,举棍横打,正好击打在一名天兵的肩上,那天兵哀嚎一声,半片身子被砸成粉碎,猛然疾飞,不知被砸出了几百公里。

    金棍不停,天兵围攻之势亦是不停。此时易天行身周就像是一团金光护身云团,而那些密密麻麻,向金光杀去地天兵就像是脆弱的小鸟,被金光绞碎着,震飞着。

    场面无比惨烈。

    而天兵们仍然一波接一波地涌了过来,将易天行四周的空域全部占满了,黑压压的一片。

    无数的血团在空中爆开,易天行浑身上下全是粘稠的血水和刺鼻的腥气,火烷布做成的道袍上面不知挂着什么样的内脏,一络一络的,颜色十分恶心。

    他的表情已经有些麻木了,只知道下意识里挥着金棍,将*近自己的人一棍砸了出去。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每次轻轻的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却已带走一个生命。

    攻击仍然在枯燥而令人窒息的进行着,无数的闷响在大地上方的空中回响着,满天的血雨不停地下着。

    这是易天行这一世二十多年的生命中,杀人最多的一次。,当或许对方不是人,是来夺自己性命的天兵,但仍然是一条生命。

    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毁去许多鲜活的生命,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几络渐涸的血渍像蚯蚓一样爬在他的侧颊上,抖都没有抖一下。

    ——但他的心头已经有些反感此等让人麻木,让人莫名凄清的感觉。

    不是畏惧,只是厌了腻了恶心了,恶心于自己的麻木。恶心于生命地脆弱。

    心神随着思虑而动,他的手腕仍然灵活地转动着,但金棍的威势已经渐渐减小了些,金芒所能罩住的区域也在渐渐缩小。

    便趁着金芒缩小地一刹那。天兵们的攻势骤然猛烈起来,数百名天兵飞到易天行的身周四方,手持长兵攻了进去,也许易天行真元将尽,竟无力将这些密密麻麻的敌人砸出去。

    不过弹指,如鸟群般的天兵众便将易天行围在了正中。

    一直闪耀着煞人光芒的金棍,终于在这一刻被遮去了光彩,高空之上再也见不到闪光和像导弹一样被砸飞的尸首,剩下的——只是一个大球。

    一个大人球。

    无数的天兵天将拢在一处,堆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球中全是劲气荡漾,乌乌地一大团。竟似将天界上端云层的毫光也遮住了,悬在高空之中。

    易天行这个时候应该是被压在巨球地正中央,也不知生死如何。

    ……

    ……

    雷震子手提双锤,双眼闪着青光,盯着天空中不停飞进飞出天兵天将的“大球”,似乎是想确认易天行的生死。

    远处拦在东方的李靖,哪吒父子二人面没有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站在这父子二人身后的巨灵神一脸焦急。

    大球缓慢地在空中移动着,不时有天兵被震出殒命,马上便会有新血补充进去,球体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

    里面的情况大家都看不到,围在外围的天兵天将太多了。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过了一刹那。

    忽然有淡淡地光芒从空中那个数千人堆成的人球里渗了出来,沿着那些天兵天将的身体。扭曲着光线,幻成各种奇彩妙色,渗了出来。

    无数光线清漫。千人圆阵里柔光弥洒,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散着精光的圆宝石,看着十分美丽。

    便在此时,有一个极细微的震动声从最深处响了起来,然后声音离外面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

    到最外围的时候,这声音已经变成了龙吼地怒一般,无比惊人!

    是棍啸之声。

    天界所有的声音似乎都被这棍啸声吞噬了,四周显得无比安静。

    棍啸之声集于一点,被压缩到了极点,然后……猛地炸开!

    ……

    ……

    无数声的惨叫似乎同时响起,满天血雨骤大,成瓢泼之势!

    无数地残缺尸身从那个点里被强大的力量抛射出去,惨惨然飞往天界的四面八方。

    好惨烈地景象。

    便只一刹,原本堆满了天兵天将的天空,被突然扫光,露出一片碧色清静地。

    在那片清空之中。

    易天行傲然而立,他的眼中,异常愤怒,手中金棍变作极骇人的大树粗细,在他的身周舞着。

    ……

    ……

    金棍,横扫,千军!

    旋即又有一队天兵天将攻了上来,易天行沉着脸脚下天火一喷,迅即提速,飞得更高了一些,临近了云层,让对方无法再形成四面八方的合围之势。

    但十万天兵天将各有驻守方位,远远看着,就是用人命堵他,让他找不到逃出去的通路。

    “雷震子,你这个死人妖!”

    易天行朝着脚下数百公里外的雷震子怒骂道:“陈叔平**的!有种和老子单挑,找这些家伙来送死,老子一金棍把你妈多戳个屁眼,再给你生个妹子当老婆!”

    这话有点儿复杂,但无数天兵天将都能听明白,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恶毒最脏的话了。

    雷震子满脸铁素,他的脸本来就有些偏蓝色,此时一青,看上去更为恐怖,很明显,已经被易天行的连番脏话给激怒了。

    他一挥令旗,天兵的攻势顿时止住。双方形成对峙之势。

    易天行只怕已经杀了千余人,浑身是血,眼中寒寒冒着光,早已愤怒不堪。说话也是格外下流肮脏:“你他妈地,当将军的让手下来送死,有种来和老子单挑!”

    雷震子阴沉着脸抬头看了他一眼,身后的双翅轻轻一扇,天地间大风忽起,飞沙走石,好不惊人。

    他冷冷道:“兵者,诡道也,只要能擒下你,死人又算什么?众将士为天庭效命。岂惧生死?兵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

    易天行此时也从狂怒中清醒了过来。鲜血从他的身上往下淌着,沿着他地腿流到脚下,然后滴入空中。

    他轻踩云团,冷冷道:“兵不畏死,奈何你这大将畏死。”

    不等雷震子接话,他又续道:“你明知道我的境界不如你,却让这些可怜仙丘二来送死。只为耗我真元,如此作法,岂不令天界众将士心寒?”

    挑拔离间计似乎一点儿作用也没有,五彩云中的天兵天将们面色肃然,似乎这些话没有进入自己的耳朵。

    一阵沉默之后,易天行忽然哈哈怪声笑了起来:“雷震子,果然不来与我单挑?”

    雷震子轻轻努了努自己的尖嘴,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身后翅膀轻轻一扇。然后合了起来,天地间的风势顿时消减了许多,静静道:“你乃瓮中之鳖。我何必与你单打独斗?”

    “私生子果然比较懦弱。”易天行站在云层下方数米处,居高临下,异常轻蔑地说道。

    他自幼博览群书,总觉得某些传说中隐隐有些细节很好玩,常有些怪异荒涎不经的想法,今日身陷险境,便拿雷震子试一试,却见了效。

    雷震子面色一变,泛蓝的脸有些不好看了,快要变成泛绿。

    “我不是私生子!”

    雷震子怒嚎道,身旁劲风大起,将亲随都吹的远去。

    易天行心头一懔,暗忖莫非自己猜中了,这雷震子的出身果然有些问题?不然对方为何会幼稚地像幼儿圆小朋友一样来回答这种问题?一念及此,他赶紧逼问:“你就是私生子。”

    “我不是私生子。”

    “你就是!”

    “我不是!”

    “你生下来的时候,老爸还被关在朝歌,你妈怎么生出你来地?说!”易天行双眼如电,狠狠盯着雷震子,小心翼翼地在目光中镀了一丝上清雷诀,不停逼问。

    被这问题乱了心神,雷震子脸上一阵惘然,口中喃喃道:“我是文王在古墓旁收的义子,不是……是……不是私生子。”

    “蠢货!”易天行可不敢让对方清醒过来,劈头劈脑骂道:“姬昌在你前头生了九十九个,家产都分不利落,如果你是拣的,怎么会让你凑成一百个整数,你当你是金胎?还有你那师傅,故意蒙你去吃一杏儿,你才成了如今这毛嘴丑陋模样,这又是为何?还不是怕你父亲兄长看出来,你与他们长的不一样!”

    “你妈偷汉子!你爸戴绿帽子!你是个私生子!”

    本来这纯属一通胡说,但看着雷震子激动不安的模样,易天行好生快意,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看来雷震子的身世果然有隐情啊。

    “你个死人妖只会唆使手下送死,就不敢和老子我打一架!”

    “你娘的,老子在省城当流氓头子地时候,打架闹事也都是冲在前面,把鹏飞工贸的小弟们护在后面,你连老子这个流氓都不如,还当什么天庭大将!”

    “陈叔平是一条狗,你连陈叔平都不如,他至少还敢和老子单挑,难道你就只敢去舔玉帝的靴子?”

    “娘稀皮的……”

    “胡闹台……”

    ……

    ……

    无数骂人的话从易天行的嘴里喷涌而出,如墨汁般黑,如下水般臭,花样百出,尖酸刻薄,剜心掏肺。

    天兵天将们终于忍不住了。

    易天行也不回头,手中金棍卟地一敲,震死几个偷偷遁入身边的仙将,薄薄的嘴皮子一开,骂人的话又接着喷了出来。

    在远处东方守着去路地李靖父子微微皱眉,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缓缓摇头,略有鄙夷之色,似乎想不到大圣的亲传弟子,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无赖角色。

    易天行却不管这些,在人间地时候,他从来不骂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骂人。不骂人是因为他那时候可以随便打人。

    到天界了,好象不够人打了,至少要先骂上一通再说。

    骂归骂,但他的眼神却是异常宁静,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身上的血水也都已经干了,那件道袍已经多了些破烂的地方,被冷血一浸,像浆洗过一般,硬绉绉的。

    ……

    ……

    “够了!”雷震子一声暴喝。

    易天行眼中闪过一丝喜意,马上回复平常。

    “你以为激我出战,便有机会伤我,然后趁机逃命吗?”雷震子冷冷的望着他,出乎易天行的意料,面上竟然看不出来多少激动之色,“你大错特错,你既然激起了我的怒火,那我自然会让你承担这份怒火。”

    易天行先前眼中的喜意是刻意装出来的,此时见着对方如此冷静,反而唇角绽出一丝微笑来,不知道他想了什么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