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六部 梵城 第四十八章 闲话江湖(上)
    “那又如何?”易天行耸耸肩,像人间街头的小痞子一样,“我不中的。”

    “中。”真武大帝微笑着,“你师傅是大圣,灌顶的是普贤菩萨,喝了一罐子甘露,玩的是金棍包诛仙……”话还未说完,绕着万米高峰打转的老乌龟已经转回了原来的雪谷之旁。

    真武大帝指着那边渐渐冷却的岩浆之口,淡淡道:“连老君炉里的火都被你吞的差不多了,这么多的造化,你很强。”

    你很强,三个字,戳破了易天行的表面伪装。

    易天行呵呵笑道:“先别提这事儿,我只是觉着有些好玩,听说玉帝他老人家最近在修佛,是不是这事儿把你给惹火了?”

    真武大帝呵呵笑道:“他修佛也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最近这几百年间,天庭的事务一般都是五公主在打理着,陛下一般都在凌霄宝殿的后宫里清修。”

    易天行皱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堂堂天庭,居然和佛门的净土宗勾起在了一起,实在是很没道理。”

    ……

    ……

    沉默了很久,真武大帝才缓缓叹道:“张果老是血族,这件事情你奇怪吗?”

    “是太奇怪。”易天行摇摇头,“梅岭上面的那位马生大师也是血族,还是大势至菩萨亲授法门,佛道两家都有一个厉害的吸血鬼。似乎并不出奇。”

    真武大帝微笑道:“正是因为每家都有一个,所以才有些意思。”

    不等易天行发问,他竖起一根洁白如玉地手指,继续轻声说道:“千年以降。道佛两家由最初的暗中对抗,到了如今的局势,其间知隐藏着多少秘辛,比如那西方血族,一老一少,都是在蛮荒的大陆上呆不下去,所以逃到了中土,自然成了道佛两家拉拢地对象。仅仅是血族,还有很多的人都是被拉拢的对象。”

    易天行笑了:“这事儿我知道一点点,比如我那师傅。当初玉帝开出的筹码太小,又及不上佛祖手段。所以最终好端端一个齐天大圣,变作了须弥山上到处玩耍的斗战胜佛。”

    “西行取经,一为须弥山广传佛法,还有一椿事,便是与天庭争夺那猴儿。”真武大帝笑道:“当初天庭诸仙,有多人上策要迎大圣上天,只是那猴儿太过泼辣。让玉帝面子上过不大去,所以玉帝本意是想先让猴儿吃些苦头,才给些糖果……不料佛祖横生生从中插了一手,一巴掌压了大圣五百年,又借取经一事,悄无声息,自然而然地将大圣吸纳入了须弥山。”

    易天行苦笑道:“两大猎头公司的争夺,真够写一本书了。”

    “一本书怎能写尽其间玄妙?”真武大帝微笑道:“千年之前的那次西游,一路之上诸天神佛都夹杂了进来。其中的秘密直至今天也没有谁能完全明了,只是最后的结果却是须弥山大获全胜,至少你师傅的行政归属便从此归了佛门。”

    易天行无奈地摇着头:“我该说些什么?”

    “与现在无关地旧事。听听便罢。”真武大帝微笑道:“这只是天庭争夺失败的一椿,还有很多次争夺,天庭也始终处于下风,此消彼惩,天庭与须弥山地势力对比,也渐渐失去了青衡。”

    “还有谁呢?”易天行皱眉道。

    “还有你。”真武大帝平静看着易天行的双眼,声音很轻柔,但说的事情挺麻烦,“没有人知道你的真正来历是什么,只知道佛祖某日出游,把你带了回来,然后请诸天菩萨罗汉善知识为你打开修行之路。”

    易天行沉默稍许,沉声应道:“是为五十三参。”

    真武大帝轻声道:“五十三参中,光大菩萨就出动了数位,普贤、观音、文殊都成了你的老师。试想一下,如果不是佛祖对你另有期许,又怎会下这么大的价钱?”

    易天行眉梢一挑,旋即却有些憨憨地挠挠后脑勺:“不明白哩,大帝说话的口气,好象佛祖像个商人似地。”

    真武大帝哈哈笑道:“商人逐利,牧人逐水草,像佛祖三清这样的人物,他们追逐的是什么,那就不是你我可以擅自猜忖的事情了,但……”他语调一转,“但不论如何,这就证明了你的重要性。”

    “虽然我没有前世记忆,但我知道,我只是观音菩萨身边捧瓶子的小厮。”易天行耸耸肩,“如果俺是啥重要人物,也不至于这样藉藉无名才是。”

    “捧瓶之前呢?你修成人形,经五十三参之前,是在人间历劫。”真武大帝微笑道:“当时的玉帝犹自心存高远,暗中派人下界网罗于你。大圣应该告诉过你,牛魔王夫妇乃是你的义父义母,而这位大妖,却是我们道门中人,其中缘由你应该明白了。”

    易天行皱眉道:“难道千年之前,玉帝就准备拉拢我?”

    “虽然天庭的高层一直不大明白,你对于须弥山到底有什么样地重要性。”真武大帝将眼光投向远山雪峰之间,“但当初在大圣身上吃过亏之后,天庭便有了一条不成文的暗规则——只要是须弥山重视的,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抢过来,我们再也承担起失去一个强大无比地战力的损失——所以玉帝派大妖下界,施出情之一字,意图将你拖在下界,只待某日让你理所当然地随着义父义母回归天庭。”

    “好象没成功。”易天行有些惘然。

    “如果成功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天庭里地仙君。”真武大帝微笑道:“玉帝还是没有想到须弥山对你的重视程度。本来须弥山只是任你在人世历劫。但当他们发现了玉帝对你的心思之后,便借着大圣师徒西游之机,让观音菩萨将你捉了回去。”

    易天行想到吴承恩记录下来的那个段子,忽然觉得自己地大腿好象被某个莲花座上的尖刃穿了个透。无数道冰寒无比的疼痛感从他的身下传入他的脑中,他深吸一口凉气,喃喃道:“是啊,我是被观音大士亲自抓回去的,虽然没有前世记忆但但也知道当师傅到普陀去找她时,她是无比生气,以前看书时,只是以为那童子幻成观音,让她觉得亵渎了……,当真武大帝微笑着接过话头:“观音大士的愤怒。很明显是因为发现了天庭在暗中接触你。”

    ……

    ……

    “我究竟是谁?”易天行其实已经很多年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了,在西藏上。普贤菩萨亲口告诉自己,自己就是传说中受了五十三参,在观音大士身旁捧瓶儿的那位。但今天听了真武大帝一席话,他的心中重又复起疑虑,如果自己是善财童子……那善财童子又是谁?

    他深吸了一口气,学陆小凤起身在老乌龟厚厚的龟壳上翻了四百七十二个筋斗,然后盘腿坐下。唱了一首达明一派地《十个救火的少年,脸上重归平静,唇角一翘,嘻嘻笑道:“接着说玉帝地八卦吧。”

    很明显,他这套如癫似狂的举动把真武大帝骇了一跳,大帝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才笑着问道:“在你心中,玉帝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人?他不是人。”

    “不要耍嘴皮子,仙人仙人。成仙之人,这天庭泯泯众仙,又哪个不是人?”

    这句解释仙人的话。有点儿意思。

    易天行轻轻用食指搓搓鼻梁,微微偏起脑袋:“玉帝啊,我没见过,只见过他的姑娘……传说里面,应该是个老好人,但也应该有历代昏君所具备的好色、暴戾特点?”

    真武大帝摇摇头:“玉帝,是千古以来,第一聪明人。”

    易天行一怔,知道真武大帝还有后话。

    “玉帝布局深远,谋划心细,若不是第一聪明人,又怎能在这暗涛汹涌的天界始终安坐至尊之位?”

    易天行皱眉,知道这是真话,皇帝……不是那么好当地,何况是仙人的皇帝。

    真武大帝淡淡道:“有仙人的地方,便有争轧,天庭仙人门派众多,各有心思。玉帝能让天界始终勉强保持着安定,已是前所未见之能者。试想当初,他有足够的心胸容纳你师傅上天为官,虽然你师傅性情太过暴燥,他也一直忍了许久……”

    “慢着慢着,好象俺家师傅和玉帝一直不大对路。”

    “从哪儿知道的?”

    “嗯……”易天行一窒,这些都是西游记上面写着的,但如今自然知道,这西游记只怕做不得准了。

    真武大帝微笑道:“玉帝发现须弥山对你的重视,便开始暗中安排,却好亲自出面,也不好安排天庭大仙,却被他想出了一个拐弯抹角的法子,安排了一个法力惊人的大妖怪打亲情牌,思虑如此缜密,自然是聪明之人。”

    他接着叹口气道:“只是未曾料到,须弥山一见天庭对你动手,却是施了雷霆手段,以蛮力破计谋,毫讲理地让观音大士亲自出手,将你缚了回去,这下可是大出玉帝意料,观音大士是何许人物?居然让她亲自动手,玉帝自然也不好撕破脸皮再去硬抢。”

    易天行微微闭目,有些头痛听着这些陈年旧事,说道:“玉帝若真是聪明人,又怎会转而与净土连手?”他摇头道:“这事儿做地真不聪明。”

    真武大帝淡淡道:“玉帝固然聪明,但在天庭与须弥山连绵数百年的争斗中,天庭却一直处于下风,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易天行马上变成了桃花岛上为周伯通接下句的郭靖傻小子。

    “因为他地对手更强。”真武大帝微笑道:“须弥山上有佛祖,佛祖安排身前身后事,前看五千年,后度无数劫,事事占先,玉帝……不是他的对手。”

    佛祖?

    佛祖!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那个佛。

    一股强大的压力随着这两个字,压上了易天行的胸口,使他艰于呼吸——“好在佛祖嗝了。”易天行如是想着,在心底深处,总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是被那个大婶安排着,异常悲哀和无力。

    老猴也总被那大婶欺负。

    嗯,看来这个大婶真是天上地下,最牛贝的大婶。

    “我不清楚玉帝为什么在须弥山破落之后,会与西天净土连手。”真武大帝英俊的面容里忽然闪过一丝黯然,“我曾经在凌霄宝殿里与玉帝长谈一夜,却是不得结果。”

    “玉帝的聪明,乃是大智慧,是小聪明。”真武大帝皱眉道:“所以我一直很担心……天庭越来越寂清,而他这一生最大的对手,佛祖也已经寂灭了。”

    他微笑望着易天行:“虽然这消息很震惊,但你我都知道,所以不用装成这副神情。

    易天行有些讷讷地将唇角青复,撤下惊恐无比的神情,嘻嘻笑道:“原来您知道我知道啊。”

    真武大帝微微一笑,续道:“当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忽然发现与自己争斗了上千年的对手,忽然之间寂灭无踪之后,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易天行再次耸耸肩:“如果我是玉帝,会大开蟠桃会,庆祝个三天三夜,然后派二郎神当元帅,再请出在清妙微境里闭关的三个老爷子押阵,以为佛祖报仇为名,浩浩荡荡杀向净土,杀他个干干净净,落个一片清明,哎呀呀呀,道门一统天界,唯我独尊。”

    真武大帝呵呵一笑:“佛道之箐,在千年之前已经渐渐平息,其间观音大士出了大力,两派交融,再也不像当初那般水火不相融。你看托塔天王的三个儿子,大儿子在佛祖身旁侍奉,二儿子在大士身旁侍奉,由此可见一斑,双方各自人员交融,哪里还打得起架来。”

    易天行痛苦地抱着脑袋:“那玉帝也不能帮着净土去打须弥山的可怜和尚啊,佛祖得罪了他,叶相又没得罪他。”

    八卦偶尔听听可以帮助消化,但天天听惊天八卦,就很容易消化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