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朱雀记 > 第六部 梵城 第七十一章 燃烧吧,火鸟
    大青山上。

    大势至菩萨抬头微笑,青山上林梢复动,流水复静。

    “大帝为何执意要让北极大殿的天兵天将赴死?”

    平和的声音略顿了顿,回答道:“净土佛宗退出天界吧,本帝想纠缠在你们佛门自身的问题上,也不希望你们来影响我们的世界。”

    大势至菩萨微笑道:“从很多年前,大帝接受师兄的建议后,你我之间,便注定要纠缠在一起。”

    ……

    ……

    很久之后,那个声音才又响了起来。

    “陵光神君在彼处,有异象将生,我不允你打扰它。”

    “鹏儿本是我佛门圣物,若有事端发生,自然不允外力打扰。”

    “菩萨,只是若神君发威,一应魂灵全数炼化,那你的安排,便会落空了。”

    声音说至此时,似乎显得越来越自信。

    大势至菩萨沉默少许,合什道:“幽冥之中,万千鬼军攻城已有三百年,大帝于此时起兵,削弱天庭对地府的支援,莫非真不怕群鬼冲出地府,祸害人间?我借玉帝百万天兵入冥,鹏儿纵使炼化,又能减多少数目?”

    那声音说道:“菩萨这话未免过虑。地府群鬼有地藏王菩萨教化,轮不到你我多事。天界大战连连,地府中不知又多了多少鬼兵。若菩萨真的忧心陵光神君损你鬼兵百万,那你何必孤立此山?”

    大势至菩萨微笑道:“大帝起兵。莫是也是在往冥间送兵?”

    ……

    ……

    如果有人听见这两位大人物地对话,一定会吓得半死。

    如果易天行听见这番对话,一定会扛着棒儿上去锤这两个王八蛋。

    延绵天界的战火,居然只是为了刻意死人。只是为了往那幽冥之所里送去鬼兵。

    只是……在冥间又出现了何等样的大事?那处的战火又是因何而起,竟需要两方不惜“血本”往那处送去百万千万地生灵?

    满天神佛在争什么?如此紧张?竟布了一个如此大的局?

    而这个局,和易天行有关系吗?

    ……

    ……

    那个大帝的声音又幽幽在青山上空响起:“我怜生灵不得安。”

    大势至菩萨,合什,颌首轻声道:“我怜轮回不得开。”

    “彼此心怜一椿事,何来纷争?”

    大势至菩萨抬头,眼中清光威盛,喝道:“佛祖未回,佛光何除?一旦两界相通,六道崩坏。何人承担后果!”

    大帝的声音沉默许久后道:“便是觉得你们这些和尚总是些悲观主义者,什么事情都没做。便开始往坏的那方面想,何必呢?”

    大势至菩萨眼中威光更盛,智慧之意全祛,无上威势全数逼出,猛然喝道:“咄!”

    菩萨“咄”字出口,天地变色,狂风疾作。由大青山脚下疾卷而上,刮的林木瑟瑟垂下腰身,流水顿时散作白花,万物畏惧。

    ……

    ……

    在遥远的另一个方向,在天界战场的另外一端,也有一座大素山。

    山上站着位长发披肩的大人物。

    此人浑身颇有古意,黑衣之外乃是贴身金甲,金甲之中正是如蟒玉带,贵气十足。却又是煞气十足。在他的头后,隐隐有一圈浑浑然地清净之光,这是天仙之光。透露出了这位仙人可怕的实力与地位。

    便是真武。

    大势至菩萨地那声咄,隔着数十万公里,却过数秒间便破开了空间的隔绝,在真武大帝的头顶炸响。

    真武大帝眉头微皱,右手往空中虚虚一按,五指如龙爪,每一指节里白玉光散。

    那个咄字,被生生抓散于高天之上。

    咯喇两声,在遥远地,相隔数十万公里,却异常相似的两座大青山上同时响起。

    似乎是同时响起。

    却依然隔了数秒。

    ……

    ……

    一座青山塌。

    一座青山垮。

    水尽树烂石径斜。

    无人家。

    眼看天地间有青山,

    眼看青山尽虚化。

    ……

    ……

    大势至菩萨与真武大帝同时抬头,望向自己这方深幽的天空。

    二位至强至尊神人身后的清光,似乎同时间微弱了几分。

    一阵风过,二人各自低首,消失于空间之中。

    悄无声息间,西方净土与中土天庭的两位顶尖人物,便暗中用神识互印了一下。

    两个人都不想惊动正在战场上发生奇异变化地小易朱,所以神识之争,在路过战场的时候,绕了极大的一个弯,走了一个很诡异的空间轨迹。

    但饶是如此,易朱依然有所感应,他微微转头,向两边各望了一眼,感觉到了那两个强者的气息。

    他瘪瘪嘴,没有心思去研究那些东西。

    一股渐狂的情绪已然占据了他的识海,易天行气息的湮没让他无比愤怒。

    愤火却是渐褪,变成宁静。

    于是他小而俊美的脸庞上,表情开始一丝一丝地消失。

    到最后。还那仅存的一点惘然也没有了。

    ……

    ……

    易朱猛地往下疾飞,一脚踹在一个天将的肚子上,血肉横飞。接着一横身,一拳往空中轰了过去。

    拳风如雷。在空中破开一道幽深地通道,刹那间,绞碎了空间范围内地数十名天兵身体。

    不知为何,他没有动“火”。

    但离开了火,这种野蛮的,原始的杀人方式却更让天地觉得震骇。

    不过刹那时辰,死在易朱手下脚下的天兵已经不计其数。

    原来一直保持着微妙均势的战场,也因为他的忽然出手,而倒向了北极大殿的叛军一方。

    彩云之上,蛇女的眼角闪过一丝妩媚的笑意。手中领旗一挥,三十三天司战神各领部队。往凌霄宝殿那方杀去。

    此时的小易朱就像是一团火云,在战场间穿梭着,每一道痕迹地行走,便带走无数个生命。

    ……

    ……

    “天尊,退吧。”

    另一朵彩云之上。有天将焦急万分,对普化天尊请示道。

    普化天尊面无表情,盯着正在收割着己方将士生命的小易朱,他知道这个小家伙地真正实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如今的杀戮,只是他暴戾的本性,被某件己方暂时还不知道的事情给点燃了。

    “再等等。”

    普化天尊微微闭目,身前悬浮在空中的那柄小杏黄旗迎风飘扬。

    高空战场之下,满地的血泽微微飘拂。里面怨魂无数,正等待着下沦地府。

    其实在天尊的心里,同样也有大疑惑。

    他不明白真武大帝为何会突然发兵造反。

    更不明白玉帝为什么与净土方面过往如此亲密。

    但最不明白地是:为什么战局即开。却不动用天庭真正强大的实力,而只是让这些无数的天兵灵体们,对上完全在一个层级上的对手。

    就像是在送死一样。

    ……

    ……

    如果普化天尊知道这场战争,只是往地府战场上输送兵役的一个阴谋,那恐怕他会选择第一时间离开战场。

    想数千年前,闻仲虽然忠倔,却也不是傻子。

    ……

    ……

    “天尊,你看!”有仙官惊喜说着,手指指向远方的战场之中。

    普化天尊眼中清光一现,将那处景象摄的清清楚楚,也自心骇。

    先前北极大殿那方,本想趁着小易朱大开杀戒之时,掩攻而上,所以三十三司天神领着大部分正杀了过来。

    不料……正好遇见了正面无表情杀戳的小易朱。

    ……

    ……

    易朱轻启朱唇,一声极暴戾的尖啸从他地唇间迸了出来!

    极高频的音波,射入众人的耳中,让众人耳膜欲裂,捂着脑袋,纷纷从云头堕下,摔入那一大片血泽之中,平添无数冤魂。

    这要命地小煞星,竟是不分敌我,不分亲疏,胡乱杀人!

    小易朱的脸上没有表情,心情也没有变化,只是觉得体内正有一蓬火,一蓬想要爆发的火不停地累积着。

    他只是被动地要杀死身周一切有生的人,或者物。

    嗤的两声!

    火云巨翼再次展开,在高空上轻轻扇着,将易朱稚嫩的身躯悬停在半空中。

    翅尖不停地扇出无数火苗,像榴弹炮一样,划破长空。

    刺入生灵的肉身。

    令生命消失。

    ……

    ……

    天地间的温度越来越高。

    温度升高的原因,正是那个在天上放火的小家伙。

    他浑身都被包裹在极高温的白炽火焰之中,巨大地双翅挥舞着。面色平静着,杀戮着,燃烧着。

    整整数千平方公里的天空,被硬生生烧出一片静美无比的瓷蓝来。

    没有人敢接近这片区域。

    火焰越来越狂,越来越盛,渐渐地,光芒掩盖了小家伙的本体,只在空中留下一个惊心动魄地红色剪影!

    ……

    ……

    那是一只火鸟!

    巨大的,遮住了天,盖住了地,骇住了心,焚烧着天地间的一切。净化着血泽中的一切的火鸟。

    火鸟巨喙如血刺。

    双翼如火云。

    美丽而又震骇。

    不知是入魔还是入佛?

    或者,魔便是佛?

    战场上交战的双方。终于抵受住这种恐怖的高温,悄无声音地撤走,留下一片安静的天地。

    临走之时,双方各自投向那个高天火鸟以奇怪的眼神,都在心底猜忖着,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有许多经历过远古时期的老仙将,在心底颤抖自问:“莫非又要出现十个太阳了吗?”

    地面上两株血树怪异地燃烧着。却没有化成灰烬。

    血泽已经被高温全部蒸成了血雾,雾气中,隐现鬼哭阴号,生灵念念不舍。

    ……

    ……

    没有十个太阳,只有一个太阳。

    金色地小太阳,姓易名朱,自洪荒之初那蓬火中撷来,化为自由鸟形,幼时为雀。成长为鹏,今世为肥红鸟,为人子。

    如今因为心神震荡。天地戾气交杂,应了五百年之迹,开始蓬勃燃烧,现出真正的本形来。

    燃烧吧,火鸟!

    ……

    ……

    “又是一个五百年了。”普化天尊离开地时候,有些怅然说道,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旁边的仙官,看天尊面色沉重,不敢多言。

    火鸟燃烧着,天地燃烧着,天地间有山有血。

    山右有枯槁了的血树。

    山左有干涸了的血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血雾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血雾原。

    天色昏黄了,艳红了。(老郭写错了)

    血雾里沉沦着的怨灵们沸腾着,咆哮着,不舍着,却被充斥于天地间地极高温,阻绝了通往地府的道路。

    被这宇宙之初的火焰,烧融成了最原本的物质。

    一道青烟,两道青烟,青烟处处,血雾渐散。

    ……

    ……

    火鸟继续燃烧,焚化洁净着天地间的一切。

    天界大战造成了无数万怨灵,再也不可能加入地府那场不知底细的战争,而是悄无声音地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

    火能融一切,火能洁净一切。

    这世间的肮脏、血污,全数被火烧蚀的干干净净。

    不余一物,只有干净。

    ……

    ……

    火焰渐淡,天界地空间里空无一物,只剩下怪诞的岩浆流成的岩地,还在冒着热气。

    那两株怪异地血树伸展着晶莹红润的树枝,像是在向天空哭泣祈求。

    有生皆苦?无生如何?

    云层之中,那张神秘而慈悲的脸终于再一次显现了出来。这张脸一直注视着易天行,但在这一刻,似乎也畏惧了易朱身体里迸发出来的精纯之火。

    那张慈悲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

    ……

    那双巨大的鲜红双翼缓缓合拢,温柔地包裹住易朱疲惫的身体。

    小家伙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金红之色一现即隐,他抬头对着天上那张菩萨脸微弱说道:“我要我的爹,不然我烧了一切。”

    (传说中,凤凰五百年一焚,一说焚自身。另有一说法,凤凰五百年一焚,乃焚人间污浊,净化三千世界,回复原本。)